文/沧海wmk119






家有一只会说话的非洲鹦鹉,是受国家保护的鸟类,因为濒临灭绝,所以我给它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生存环境。温度、湿度、光照、树木、新鲜的空气以及饮食,为了让它学会更多的词语,取乐于我,每天我都定时给它播放规定的词句,时间长了,鹦鹉就会按照我计定好的方针,用鹦鹉特有的声音逗你一笑,现在这只鹦鹉会说很多日常用语。


今冬气候干燥,感冒的比较多,我经常把卧室的门窗打开通风。晚上关门要休息了,就听到我的鹦鹉在那里不停的喊:“床下有家chei,床下有家chei(麻雀的意思)”,老婆就和我说:“咱家的鹦鹉说床底下有麻雀,你看看是不是真的,要是它骗人,明天就把它炒着吃了,让它整天在这里瞎吆喝。”


这可是我的宝贝呀,吃了多可惜,赶紧打圆场说:“它不会骗人,一定是真的,我去看看”于是找了一根细竹条,在床底下拨拉,折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此时心里在打鼓:“难道这个畜生真的会撒谎?如果是这样,明天吃了你可怨不得我”正在那里琢磨哪,“扑楞~~”一声,从床下飞出来一只麻雀,落在了我的杜鹃花上,“哈哈哈~~”我那个高兴呀。


“还在那里傻笑,赶紧捉住它呀”妻子在那里嚷嚷着。


上窜下跳的一半天,麻雀还在屋子里到处周游,本来就很着急,再加上这个讨厌的鹦鹉在那里不停的喊:“真笨,沧海笨死了,真笨,沧海笨死了”你说什么人不急?此时我才体会到孙悟空在炼丹炉里的感觉。


沧海非常人也,紧急时刻绝不会慌乱,“亲爱的,你把房间灯关掉,站在那里别动”。麻雀和鸡差不多,黑夜里眼睛不起作用,我悄悄的走到杜鹃花前,稳、准、快,麻雀束手就擒。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到鹦鹉和麻雀吵架。


鹦鹉骂麻雀:“你们这些小东西,长得不好看,个头不威武,身份低劣,还到处吵吵,和80后的作家一样烦人”


麻雀说:“你们算什么,整天吃着主人的饭,说着主人的话,逗着主人开心,也不劳动,更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就像一个蛀虫,你们就是一个漂亮的花瓶,如果暴露在蓝天下,你们很快就会灭绝”


鹦鹉说:“胡说,我们是主流,我们最高贵,我们有漂亮的羽毛,我们有美丽的声音,(虽然是学来的),只有我们才能带动你们前进,只有我们才能带动你们走向辉煌”


麻雀说:“你们最可怜,因为你们已经失去了鸟的本能,你们不能自由的飞翔,你们不能在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你们只能被关在笼子里活着,在城市里,在大街小巷,人们看到的是自由飞翔的小鸟,几乎都是我们麻雀的身影,而你们只能供极少数的人享乐,所以你们不配做鸟类,灭绝也是难免”


“你们两个吵什么吵?有本事拿一个诺贝尔奖让我沧海看看”


“深更半夜的你不好好睡觉,在那里嗷嚎什么?赶紧睡觉”


明天海澡是不能去洗了……


(保护野生动物人人有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