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八章:暗流汹涌(三)

红色猎隼 收藏 18 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漆黑的印度洋海面上,一座座印度工业和军事力量赖以生存和运转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在中国空军的机翼下熊熊燃烧着。升腾的烈焰中不时可以看见被困的石油工人无助的跳入大海,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有祈祷印度海岸警卫队的救援船只会与鲨鱼更早找到自己。

除了海上油田之外,位于孟买的印度海军马扎冈造船厂也是中国海军航空兵今夜的重点攻击目标之一,印度军方在印度洋上拥有三座现代化的大型造船厂,它们是印度政府称霸印度洋之梦的根基,是孕育了印度海军庞大舰队的子宫。而其中马扎冈船坞有限公司无疑是其中最大、建造能力最强,同时也是最为古老的一个。这座始建于1759年的船厂,曾为大英帝国支撑起了不列颠之湖的霸业。此刻它的3座船台上正有2艘“班加罗尔”级驱逐舰正在全速建造着。

中国海军的飞行员在它最大的一座全长191米,可以建造3万吨级航空母舰的船台上意外的发现了一艘航母的身影。不过它并非是印度海军新近建造的新锐战舰,而是长期以来被封存在孟买港内的退役战舰—“维克兰特”号航空母舰。

这艘昔日英国皇家海军的“尊严”级航空母舰,它的诞生可以追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1961年印度海军之后,它也曾在印度洋上咤叱一时,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这艘老舰不得不于1997年退役,舰上有用的设备大多被拆走,只剩下鸽子和乌鸦停息在它宽广的甲板之上。

不过此刻连遭重创,早已捉襟见肘的印度海军不得不重新启封这艘古董级的战舰,虽然修复和改装它所耗费的金钱和物力未必低于新建一艘现代化的航母。但是毕竟印度可以节省下最为宝贵的时间。

“维克兰特”号最大的问题在于其甲板的结构强度不够,不能充分承受“海鹞”等现代化战机的载荷。所以马扎冈造船厂的任务是将其改造成一艘装载有包括20套SS350海军改进型“长弓”海基弹道导弹垂直发射系统及直升机起降甲板的“武库直升机航母”。

显然完全摧毁一个现代化大型造船厂绝不是一个攻击波次可以完成的任务,挨上1~2枚500公斤的精确指导炸弹对结实的大型船台来说并不是什么伤筋动骨的大事。不过中国海军航空兵所投下的激光指导炸弹却主要用于摧毁了这座船厂赖以运转的供电系统和几个拥有进口大型精密制造机床的铸造和组装车间,这些损失将是本国制造业欠发达的印度在短时间内难以弥补的。

与防火火力严密的印度海军卡达姆巴基地相比,孟买的天空简直就是中国海军航空兵不设防的花园。虽然印度军方在孟买地区也部署着相当数量的防空部队,但在军官们将这些士兵从睡梦中唤醒驱赶着他们跑上战位时,中国海军的攻击集群早已飞出他们导弹的有效射程之外了。

孟买附近的印度空军也没有起飞任何的战机进入追击,在目前的情况印度空军可以称道的力量不是在远东的战场消耗待尽,就是在与巴基斯坦长期对峙的西北部一线机场上。中国军队正是抓住了这一有利时机在印度防空的软肋—印度半岛的南部给了印度人以沉痛的打击。

在卡达姆巴基地附近军用机场上部署着的印度空军第6海上攻击机中队是今夜中国海军航空兵的另一个重要猎物,这个中队不久前刚刚换装了俄制图-22M型“逆火”型战略轰炸机,这些战机原本被一直被作为印度空基战略核打击平台而秘密部署于新德里周遍的空军基地内。

但是俄罗斯有意提供图-160型战略轰炸机的喜悦,令新德里希望将这些战机从战备值班中解放出来,更多用于常规作战。毕竟可以同时携带多枚远程对地/对舰导弹的图-22M型“逆火”型轰炸机可以对正在集结的中国海军大舰队构成毁灭性的威胁。

“东海之箭”中队的副中队长童一鸣中校和他的僚机负责对这个机场的空袭行动。虽然机场距离卡达姆巴港区并不远,但是已经逐渐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印度军队显然可以组织起更为有效的防空火力来保护这一战略要点。虽然攻击编队中有专门负责压制地面防空雷达的歼轰-7E型电子战机,频频发射的反辐射导弹也令印度陆军的众多防空导弹失去了目标。但是越来越多的自行高炮和肩射式单兵防空导弹的却成了最为危险的杀手。

中国海军航空兵战机上的雷达告警器在此刻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能够保护自己的只有飞行员的经验和各自的运气。“我们看见它了,一共是6架全部停在停机坪上。”无线电中传来了僚机兴奋的声音,显然印度政府应该后悔还没有为这些昂贵的战机修建大型的机库工事,只要一个俯冲投下一组集束炸弹,就可以完全摧毁它们。

显然这难以抵抗的诱惑令僚机上的飞行员有些太过于兴奋了,他抢先爬升进入俯冲投弹的程序。童一鸣还来不及作出指令,那架银白色的歼-11H型战机便全速冲入向了目标。两枚印度陆军萨姆-14型单兵反空导弹迎头射来,俯冲中的战机艰难的摆脱了死神的追逐,就在飞行员们暗自庆幸的刹那,一排自行高射炮射出的曳光弹在夜幕中击中了这架战机的机翼,脆弱的战翼被无情的折断。战机瞬间失去了控制,旋转着坠向地面。

飞行员们仍有时间弹射出正迅速失去高度的战鹰,但是此刻他们却选择驾驶着战机继续瞄准着自己目标冲去。“不要!”童一鸣在无线电频道上嘶哑的吼道。“我们不想成为俘虏,永别了队长,永别了祖国!”烈士并没有更多言语,燃烧着战机便一头撞在停放着的一架图-22M型“逆火”型轰炸机的机身之上,冲天而起的巨大火光之中,刹那间所有的防空火力都停滞了下来。所有的印度士兵都在那个刹那被惊呆了

“炸高30米,间隔10米,连续投放。” 童一鸣中校的战机掠过燃烧着的机场,仍有5架图-22M型“逆火”型轰炸机毫发无伤的存活着。战机转回战场的上空低空飞向机场“60秒倒数!”后座的武器操控员迅速设定完炸弹的投放顺序,开始读秒。

机场上的小口径高炮再度活跃起来,曳光弹不断撕裂着夜幕。炮弹不时在战机的两侧爆炸着。透光坐舱童一鸣中校此刻甚至可以看见印度空军的地勤正慌乱的在机场上奔跑着。“5秒……2秒……0!”随着距离和时间同时切向零点,战机两翼的集束炸弹同时脱落,歼-11H型战机的发动机怒吼全速爬升。

集束炸弹在预定的高度炸开,散布出无数子弹头绚烂的宛如美丽的烟花。机场的跑道在这片死亡烟花笼罩的区域瞬间变成死神的鬼蜮,没有人可以逃脱惩罚。燃烧着的图-22M型“逆火”型轰炸机被殉爆的油箱炸成数截,摊在满是火焰和碎片的跑道上。

印度空军升空的战机试图拦截,但是战机间巨大的代差让他们只有为中国海航的飞行员们累计击坠数的份。在返航的途中刘庆征又击落了2架印度空军的米格-21型战斗机,但并非所有的飞行员都那么幸运。最后赶到战场的印度海军的2架米格-29K型战斗机也击落2架打光了所有对空导弹的歼-11H型战机。

“第一攻击波次的机群已经开始返航了,正在预定空域进行第二次空中加油。”当战场上空的E-7N型舰载预警机上的航空管制人员将编队返航的消息传达到“上海”号航母的舰桥上,一夜无眠的徐杰大校和马澜中校同时站起身来。整个舰桥上一片掌声雷动。此刻距离攻击机群起飞已经过去了7个小时了。印度洋上绚烂的阳光已经照耀在“上海”号航母的甲板之上了。

第二次空中加油任务主要由加装了加油吊舱的歼轰-7H型和歼-10H型战机完成。当第一架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战机出现“上海”号航母的前方,着舰的刹那整个甲板上一片欢呼声。水兵和地勤疯狂打开一箱箱的啤酒为凯旋的飞行员们接风庆祝。

“完成攻击目标85%以上。孟买方向的攻击机群几乎毫发无伤,不过攻击卡达姆巴的机群损失了5架战机。飞行员无一跳伞。” 马澜中校接过统计数据,不无遗憾的对徐杰大校说道。

“这就是战争。不过是谁提出要求我们攻击孟买油田的呢?” 徐杰无意的翻看着手中的统计数据,无意的问道。“我也不太清楚,这不是战区司令部的命令吗?” 马澜中校有些不自然的回答道。

“黑棋前面这一联串的打劫虽然漂亮。但要是就此止步。下几个缓手的话就未免显得有些稚能了吧?”北京的早晨,一个精致的棋盘上两个老者正颇有兴致的对弈着。持黑子的老者摸出一颗黑棋却有些举棋不定。对着持白的中国人民国防军总参谋长曹阳上将笑道。

“白棋西边的大势已成,黑棋正的要屠白棋的这条大龙恐怕自己也不免伤筋动骨。” 曹阳上将微微一愣,看了棋盘上的大势答道。“这个世界上,永远是看棋的比下棋的操心。好不容易下成这样个局面了,难道就此收关吗?!我们不妨为他补上一手。”持黑的老者在西侧白棋的大龙旁猛下一子。“紧气!”

“好棋!果然是国手风范。不过这次的行动马澜中校可是功不可没啊。” 曹阳上将一笑媚笑的说道。“马澜的确是个可造之材,不过我心里还是放不下任令羽这个人。” 持黑的老者手里把玩着几颗棋子,微微冷笑着。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