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215章 老七带来的消息

妖刀 收藏 0 9
导读: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215章 老七带来的消息


第二百一十五章 老七带来的消息

这一觉睡得真沉,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起床简单洗了一把脸,我躺回床给酒店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是天顺接的,我问他有没有人去找我?天顺说,老七一大早来找过你一次,我说你出门办事儿去了,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他就走了,让你回来以后给他打个电话。我让天顺把金高喊来接电话,天顺说,金高今天没来。我的心一紧,这个混蛋为什么不去上班?莫非出了什么事情?我嘱咐天顺,不要随便离开酒店,要过年了,别出什么事情,再说各种关系都得打点,有些耐不住性子的家伙难免要去找我,想要沾点儿什么便宜,谁去找过我或者打过电话都要告诉我。天顺说,这个我明白,我会应付的,你换号码了?我说,我的那个号码连同手机都丢了,没有办法就换了一个,你别打听了,我过几天就回去。挂了电话,我想都没想,直接用春明的手机拨通了金高的电话,问他为什么不去上班?金高嘿嘿地笑:“我就在酒店里,反锁着门点钱呢,嘿嘿,怎么会这么多钱呢?点得我手疼才点了不到一半。你放心,我天没亮就去了海园别墅,什么动静也没有,七点多的时候我看见唐一鸣跟他老婆一前一后出了门,各自上班去了,没有一点儿异常。祥哥刚才给我来过电话,他说胡四已经派了内线,里面也没有一点动静,祥哥的人在盯着唐一鸣和他老婆,一旦发现异常就下手除掉他们……你别管了,好好在外面呆着,该让你回来我会打这个电话的。”


我嘱咐他别点钱了,赶紧上班,这种时候应该格外谨慎。

金高笑道:“没事儿,要过年了,谁都想过个安稳年……见到五子了吗?”

我的心又抽了一下:“没见到,他死了……”

金高惊声叫了起来:“死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把情况简单告诉了他,金高闷声说:“这事儿不能算完,过了年我去济南一趟……”

我打断他道:“你活够了是不是?好好上你的班,这事儿不归你管。”

金高还想罗嗦,我说声“随时跟祥哥联系”就挂了电话。

春明在旁边说了一句:“金高什么意思?想给五子报仇?”我笑了笑:“他以为他是个侠客呢,操,自己还顾不过来呢……”春明说:“是啊,咱们跟五子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种程度。”我随手拨通了老七的电话,响了好长时间老七才接起了电话:“喂,你是谁?”我骂了一声:“我是你爷爷。”老七一下子听出了我的声音:“呦,远哥换电话了?你在哪里?”我说:“在外面嫖娼呢,你去店里找过我?”老七一惊一乍地说:“你真的在外面嫖娼?不能吧,远哥你不是那样的人……”我打断他说:“你怎么那么多毛病?我忙,有什么话赶紧说。”老七怏怏地笑了两声,神秘兮兮地说:“还记得上次我对你说过的那件事情吗?有眉目了。小三昨天晚上对我说,恭松明天晚上在火车站广场跟一个新疆人接头,百分之百是贩毒的事情。小三说,这次他们可能交易的是麻古,量一定不能少了……远哥,咱们要是出马的话,除了能敲他一笔,也许能抓住李俊海的把柄……”如果这是真的,这倒真是一个砸李俊海的好时机,我说:“小三不是没法接近恭松了吗?他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老七哼了一声:“远哥你太不了解这些磕粉的了,他们一个个跟他妈警犬似的,哪里有白粉味他们的鼻子就伸到了哪里,消息灵通着呢……一样,他给我这么个信息,又‘滚’了我二百大元。”我想了想,开口说:“这样,你再找他落实一下,消息要绝对准确,不行就再给他二百,如果验证了这个消息,我给你十倍的钱。”老七高声嚷嚷道:“远哥你见外了,我是贪钱的人?只要你罩着我老七,多少钱我不在乎……远哥,这事儿你就别操心了,今天晚上我就给你个准确信,我有的是办法。”我说:“别太大意,这帮毒贩子很精明的,让他们知道你在侦察他们,弄不好就没命了,办事儿的时候多长个心眼儿,好了,挂了。”


“别挂,”老七期期艾艾地说,“兄弟我还有件小事儿想麻烦你,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有话你就说,”我烦了,“你他妈不知道我的脾气?再罗嗦我挂电话啦。”

“远哥,前几天常青‘诈厉’我,因为小广的事儿……”

这事我多少知道一点儿。常青因为小广让关凯住在他的家里,心理很不舒坦,碍于我的面子没有直接去找小广,一直想背后把关凯“钓”出来,可是关凯跟谨慎,常青一直没有机会得手。有一次小广对我说起这事儿,我劝他说,关凯那种人你去管他干什么?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当初你被常青打那一次还不是他在背后“捣弄”的?这种人你帮他也白帮,帮了他他还以为你是个膘子呢,你还不如找个理由把他轰出去,他跟常青爱怎么拼就怎么拼。小广说,事儿不能那么办啊,关凯现在处在这种情况下,身边没有一个朋友,他把命都交给我了,我如果不管他,于心何忍?这个混蛋现在真“膘”得有些可笑了,我笑了笑不跟他提这事儿了。小广见我不表态,悻悻地走了。我抽空给常青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放弃关凯的事情。常青说,远哥,不是我放不下这事儿,是关凯一直在跟我纠缠,他放出风来说,如果我不把歌厅和车还给他,他就要我的命。我跟他是早晚的事情,这事儿你就别管了,我非把他一次性砸挺了不可,这也是为了我以后好。我说,咱们现在的心不能用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上,万一在这些小事儿上翻船,那可就亏大发了。常青不以为然:“这是小事情?我不把这事儿处理了,弄不好我会死在他的手里。”我说,要不你就把歌厅还给他,小杰也不追究那八十万了,你可以用这部分钱再开一个别的买卖。常青苦笑道:“哥哥,你还不明白那天我对你说的意思?那钱太烫手了,我坚决不能用……你不是说要捐给敬老院吗?全给你,算是我对公司的一点诚意。”


这事儿谈不下去了,常青与关凯的事情早晚得有一个了结,我跟关凯又说不进话去,直接出手砸他,感觉又有些欠妥当,毕竟我的目标是李俊海,我不想把他逼到李俊海那边去,看来只好随他发展了,但是有一条我敢肯定,关凯不是常青的个儿,起码目前是这种状况。我打定了主意,一旦他们俩到了紧要关头,我就亲自出马砸关凯,管他结局如何呢,必要的话就直接废了他。我叮嘱常青,办事儿千万谨慎,不能出任何差错,万一折腾进去就得不偿失了。


今天老七又提起这事,我的心里难免烦躁,催促他道:“别罗罗嗦嗦的,直说,常青是怎么‘诈厉’你的?”

老七颤着嗓子说:“前几天他来找我,编了个理由说我发财了,没去看他,就把我……我不好意思说呀。”

我啪地挂了电话,什么鸡巴玩意儿,这还是个男人嘛。

手机又响了,我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快他妈说,再罗嗦我就彻底不管了。”

“远哥,你可别笑话我,我很害怕他……”老七终于把话说溜道了,“那天他当着很多人的面踢我的蛋子,我都勾勾了,他还踢,踢累了就拖着我,让我去他歌厅,说要给我上课……我哪敢去呀。我就说,我跟远哥是兄弟,你这么对待我,能对得起远哥吗?他说,我不管你是谁的兄弟,你敢跟我拿‘怕头’我就弄你。我让他给你打电话……”


“这事儿我知道,”我想起来了,前几天的一个下午,常青给我打电话说,他在跟老七开玩笑,老七说他是你的兄弟,我说,杨远怎么了?惹急了我,我照样跟他干。我有些生气,说,你他妈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常青笑嘻嘻地解释说,我傻了?哪能说这个?不过我还真没给老七面子,我想通过他把关凯提溜出来。他不是经常跟小广联系吗?我想让他提供哪天关凯跟小广在一起。我说,你想要办什么事情我不管,可是别打老七,我正用着他,把他打伤心了对我不好。常青说,那就不打了,我请他吃饭还不行嘛。我以为这事儿就此过去了,谁知道还有事情发生,“老七,常青那是在气头上,那天他给我打电话我劝过他。”老七好象是哭了:“远哥,哪那么简单呢?打,他倒是不打了,开始污辱我了……他把我架到车上,拉去了他的歌厅,给我倒了一杯尿让我喝,他说,你也就是个吃屎喝尿的主儿,跟着关凯和陈广胜也就能混成个这样的人。我不喝,要给你打电话,他不让,把尿倒在我的头上,让我帮他办事儿……远哥,那天我死的心都有了……我活到快要三十岁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污辱?可是我真的害怕他,我怕他一不冷静,一枪崩了我……后来他让人给我洗了头,给我安排了任务,让我接近小广,他想知道关凯什么时候去小广家。”


常青这小子也太不象话了,为了达到你的目的这我理解,可是你不知道老七在帮我办事儿?妈的,我应该好好给他上一课了。我突然就理解了小杰,也许以前常青跟着他的时候也有这方面的毛病。尽管这不是什么大毛病,可是这样的毛病我不给他根除了,将来他会“坐大”的。我沉声对老七说:“暂时别管他,以后他再找你,你马上告诉我。”


“这我就放心了,”老七杀猪似的嚎了一声,“好了,远哥,我的话说完了。”

“记住,这事儿别对别人讲,很难听的,好了,挂电话吧。”

“对了远哥,”老七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关凯不是得罪过你吗?我发现了他住的地方。”

“他没得罪过我,你还有话吗?”

“我听说当年他带人帮孙朝阳去济南绑架过你,让我想想这是谁说的……对,小三。”

小三?小三怎么会知道这事儿?我的头皮一麻:“你说什么?小三知道这事儿?”老七兴致勃勃地说:“对,就是小三说的,昨天我跟他在云升餐馆吃饭,看见关凯从门口走过去,带了好几个人,因为常青让我打听关凯的下落,我就和小三一起跟上了他,他们几个人住在一个小区里……后来我跟小三谈起关凯,小三说,他以前也是李俊海身边的人,他亲耳听见李俊海说,关凯早晚得死,因为他曾经带着几个济南人去绑架过杨远,被杨远发现了……”


“胡说八道,”我喝住了他,“老七我告诉你,以后凡是牵扯孙朝阳的事情,你他妈少叨叨。”

“我也没说别的啊……算了算了,好心当成驴肝肺了……远哥,对不起。”

“好了,这事儿暂时就这样了,记住,别告诉常青关凯住在哪里,以后我会处理这事儿的。”

“常青再找我,我就告诉他这是你的意思?”

“随便你怎么说,操你娘的,再罗嗦我让你喝尿!”

挂了电话,春明忿忿地说:“你跟个鸡巴老七罗嗦什么?那整个是一个膘子。”我摸了摸春明的肩膀:“别这么说,有些时候膘子能办大事儿呢……比如说他刚才给我提供的这件事情。”春明哧了一下鼻子:“哪件事情?我都听见啦,常青让他打听关凯的事情?操,不管,哪有心思去管这些糟烂事儿?”我笑道:“这还叫事儿?不是这件事情,你听我说……”我把老七告诉我的关于恭松明天晚上要跟一个新疆人接头的事情简单一说,仰头大笑,“哥哥我是这么打算的,如果这事儿是真的,我让李俊海直接趴下……我他妈玩儿劳改队里的那一套——点眼药!把这事儿‘戳’给警察。哈哈哈,警察一得到消息就会盯上恭松,到时候,嘿嘿……你想想,警察是干什么的?他们办事儿比咱们可仔细多了,人家懂法律呀,懂得什么叫做人赃俱获!他们一定会很有耐心地跟踪他们,除非他们不交易,只要一交易就他妈完蛋啦。抓起来一审,什么事情全出来了,那时候,李俊海的老巢就像被人捅了的马蜂窝一样,他娘的。”


“远哥,真有你的,这招儿比李俊海掂对你的那些招数可狠多了,嘿嘿。”

“狠吗?我记得林武曾经说过,人要有一百个心眼儿,九十九个是坏心眼儿,只有一个是好的……”

“谁对你好,你就用那个好心眼儿对他,”春明哈哈大笑,“谁对你坏,你就……”

“你就九十九个坏心眼儿全对他,哈哈!”

“林武可真有意思,这些话他都是跟谁学的呢?真他妈至理名言啊。”

“至理名言不假,可是这个道理谁都懂,哈哈哈哈。”

胡乱笑了一气,春明帮我披上了大衣:“远哥,昨天没怎么吃饭,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吃好的咱们,花他妈老唐的钱。”我穿好衣服,捏了一点牙膏,用指头在牙齿上胡乱搓了两下,拧两把嘴唇,开口说:“枪呢?”春明说:“不急,晚上回来再拿,哪有白天爬房顶的?”我走到门口又站住了:“不行,你必须去把它拿下来,万一咱们出门的这段时间有什么人上去打烟筒怎么办?再就是,身上没有家伙,我的心里不塌实……想起五子来,心就发凉。”


春明转身就走:“你在这里等会儿,我上去拿。”

我拉了他一把:“对老板编个理由,别让他起疑心。”

春明不回头:“我知道。”

在门后呆立了一会儿,心忽然就空虚起来……要过年了,我会把这个年安稳地过下来吗?二子说要在元旦结婚,他傻成那样了,结了婚怎么办?他媳妇会好好照顾他吗?有那么一刻,我真想就此罢手,什么违法的事情也不干了,老老实实过我的日子。我会在郊区买两套房子,依山傍水的那种,我跟二子住邻居,满山野花的时候,我会跟芳子一起带着二子两口子爬到山顶上,大声地唱歌,像我爹从前唱的一样……春明夹着盛枪的塑料袋回来的时候,我猛然觉醒,杨远,别想得那么美妙啦,你已经无法退却了,现在的你只要一退却就……看见你的“前辈”了吗?你的下场不会比他们强到哪儿去。继续沿着这条路往下走,越是这样走下去越是安全,兴许走着走着你会找到一条更好的路,但是目前你绝对不可以停下你的脚步……我拽着春明躲到窗帘后面,把枪掖到腰里,紧紧大衣,迈步出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