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二章 “大军阀” 第十七章 耳光响亮

天军指挥官 收藏 0 17
导读:怒风 第二章 “大军阀” 第十七章 耳光响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拐角处,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拉着一个大家闺秀打扮、披着蓝披风的女子,惊惶地逃跑着,一群人在后面追赶着。

蓝披风女子看样子是体力不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西装男子忙回身拉起了她。

“你快走,别管我,否则你会被打死的。”

后面的人越来越近,蓝披风女子实在跑不动了,一推西装男子,焦急地说道。

“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西装男子紧紧搂住蓝披风男子,坚毅地说道。

蓝披风女子也抱住了西装男子,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王洛飞等人恰好来到两人的面前,而那些追赶而来的人也冲了过来,把两人团团围住。

“老爷说了,把这个小子的腿打断。”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随即气喘吁吁地赶到,用手一指西装男子,气势汹汹地说道。

周围的家丁得到了命令,一拥而上分开了西装男子和蓝披风女子,继而对着那名西装男子拳打脚踢。蓝披风女子拼命挣扎,想要冲上前保护西装男子,但是被两名家丁牢牢抓住。

“放了他,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西装男子已经被打翻在地,蓝披风女子情急之下拔下了头上的发簪,对准了自己的颈部,转向那名管家。

“住手,都住手。”

管家见状,连忙喝止了那些打人的手下。

蓝披风女子哀怨地望了倒在地上的西装男子一眼,一咬牙,随着管家离去。

“思懿!”

西装男子支撑着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追向那名绿披风女子,还没走几步,就被一名家丁一脚踹倒。

又有几个家丁上前踢了西装男子几脚,确定他已经不能再站起来,这才骂骂咧咧地走开。

西装男子无力地躺在地上,忽然,像受伤的狼一样,仰天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厉嚎。周围的行人顿时好奇地围了过来,冲着西装男子指指点点地议论个不停。

“听说这小子想诱拐张老爷家的小姐。”

“张老爷家的小姐不是许配给顺天府知府马大人的公子了吗?”

“这小子穷光蛋一个,竟然想诱拐大户人家的小姐,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俄肉。”

“听说他以前和张家小姐有婚约,可惜家道中落。”

……

王洛飞看出来了,估计西装男子以前跟那蓝披风女子青梅竹马,后来西装男子家道败落了,女方家开始变心。想不到在这里遇上这么“经典”的事件,王洛飞顿时来了精神,下了马,推开围观的人群,来到西装男子的身前。

西装男子跪在地上,仰天发出一阵阵嚎叫,里面充满了伤心和无奈。

王洛飞就势蹲在西装男子的身旁,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嚎叫。秦山河等人也挤进了人群,把王洛飞和西装男子围在了中间,周围的百姓见秦山河等人个个人高马大,虽然穿着便服,但是绝对不好惹,顿时退开,远远观望着,窃窃私语。

好一会儿,西装男子停止了嚎叫,双拳使劲砸在了地面上,王洛飞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已经过了四十多分钟。

“好了,我请你喝一杯。”

王洛飞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冲着西装男子说道。

西装男子闻言抬起了头,双目无神地望向了王洛飞,他已经感觉到这个男人在旁边一直观察着他。

以为王洛飞是来看笑话的,西装男子没有兴趣跟王洛飞纠缠,吃力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一旁走去。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我倒想从中当一个新娘,不过,某人首先要请我喝酒。”

王洛飞微微一笑,耸了一下双肩,扭头向另一方走去。

西装男子的身形一滞,呆在了原地,随即扭身踉跄着追向王洛飞,伸手拦住了他。

“不管你是什么人,就因为那两句诗,我请你喝酒。”

双目血红地盯着王洛飞,西装男子伸出右手一指他,大声说道。

“好,我接受你的邀请。”

看着西装男子由于伤心激动而有些狰狞的面容,王洛飞微微一笑,说道,他开始有些喜欢西装男子的痴情和豪爽。

找了一家小酒馆,要了几样酒菜,王洛飞和西装男子面对面地对饮起来。西装男子大口大口喝着白酒,最后竟然大哭起来。


断断续续,王洛飞知道西装男子的身世:西装男子名叫孙云昌,原本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十岁那年父亲和洋人做生意时中了圈套,赔得一塌糊涂。一气之下,孙云昌的父亲上吊自杀,母亲也随即病逝,孙云昌从一个阔少变成了穷孤儿,亲戚们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

尝尽了人间冷暖,孙云昌竟然被以前一个不怎么来往、家住天津的穷亲戚收养,那个穷亲戚想方设法把他送进了学堂,也许是父亲因洋人而死,他投身于和洋人打交道的事业中,成为了一名被当时大部分百姓所不能接受的“中间人”――帮办。

绿披风女子名叫张思懿,孙家和张家原本世交,双方家长在小时候就为两人定下了婚约。可惜孙家风光不再,当孙云昌拿着婚约去拜见张思懿的父亲张保时,张保假意要为两人办婚事,在骗取了孙云昌的婚约后把他赶出了家门。

张思懿和孙云昌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儿,孙云昌找上门后,两人很快就坠入了情网。虽然张保极力反对这门亲事,执意要把张思懿嫁给顺天府知府的女三公子,但是张思懿的母亲马氏和孙云昌的母亲却是一对好姐妹,她在暗中帮助孙云昌,并且协助策划了这次逃跑,可惜没有成功。

伏在桌面上,孙云昌不断念道着张思懿的名字,他喝得太多了。

“把他带回去。”

喝光了酒杯里剩余的酒,打了一个酒嗝,王洛飞站了起来,冲着另一桌上的石三笑道。


第二日。

一大早,王洛飞便被人喊了起来,紫禁城里来了两个太监,奉命传王洛飞前去养心殿见驾。

王洛飞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在他的印象里,只有在上高中的时候起过这么早。洗漱完毕,王洛飞穿上军装,从食堂里拿了几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骑着马随着随着两名太监和一群侍卫奔向紫禁城。

其实,王洛飞不是最早的,王公大臣们四更天就得从被窝里爬出来,五更天以前就的站在朝堂下等候皇帝临朝。五更天相当于清晨的5点到7点,家住的远的大臣由于担心迟到,甚至要半夜爬起来。

明代上朝的时候大臣们从南城、东城出发,先到午门,经过金水桥到皇极门,就是今天的太和门。皇帝的路线是从居住的乾清宫来到皇极殿,或者皇极门,大约500多米的路程。

清朝时大臣由东华门进入紫禁城,穿过景运门来到乾清门,而皇帝从乾清宫到乾清门仅有50米的距离。明清相比:清朝皇帝走的路比明朝皇帝近得多。

当午门城楼上的鼓敲响时,大臣就要排好队伍,钟声响起时,宫门开启,百官依次进入,过金水桥在广场整队,官员中若有咳嗽、吐痰或步履不稳重的都会被负责纠察的御史记录下来,听候处理。

在乾清门广场旁边一排房子叫做九卿房,是清朝大臣等候上朝的地方,按清制,四品以上的官员才能进入紫禁城。

随着两名太监来到紫禁城的东华门时,守门的官兵拦住了去路,一名太监从腰里抽出一个腰牌递给了领头的一个军官,军官查看了一下腰牌,在好奇地打量了一眼身穿军装的王洛飞后,让士兵让出了一条路来。

景运门和乾清门的守卫同样验看了太监的腰牌,进入乾清门广场,两名太监把王洛飞领进了九卿房的一个房间,让他在里面候旨。

此时九卿房里的大臣们都已经去乾清宫上朝,诺大的一个房子里空空荡荡,不过里面倒有几盆炭火,把房里烤得暖暖和和。

不知道坐了多久,王洛飞感觉浑身懒洋洋,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在这里等待真是一件极度无聊的事情。打了一个哈欠,王洛飞信步走出了房间,在乾清门广场上闲逛起来,顺便欣赏一下紫禁城里的风景。

一些太监和宫女正在广场上做清洁,王洛飞好奇地走了过去,以异样地眼光暗中窥视着那些埋头苦干的太监,想看清楚他们和普通男人有什么不同。

哗啦!

正当王洛飞专心致志地偷窥一名扫地太监的时候,一盆冷水一下子泼在了他的身上。

王洛飞不知不觉间走到一个高台下,上面的一个宫女往下泼了一盆水,恰好泼在了他的身上。

“大人赎罪。”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绿衣、十三四岁的漂亮少女一脸惶恐地走下了台阶,惴惴不安地跪在了王洛飞的面前。

周围的太监和宫女一起停住了手里的工作,愕然望着眼前的这一幕,看来那名宫女要倒大霉了。

“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快起来。”

王洛飞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水珠,一边向那名少女说道。

少女还以为王洛飞会大发雷霆,见他竟然为自己开脱,不解地抬起了头来。

刹那间,王洛飞如遭电击,一下子傻在了原地,双目直勾勾地盯着那名少女,少女竟然和秦兰长得如此相似,简直和少女时代的秦兰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一样。

“大人!”

望见王洛飞失魂落魄地盯着自己,少女不由感到一丝害怕,怯生生地喊道。

“快起来吧,地上凉。”

王洛飞浑身一颤,回过神来,见少女还跪在地上,下意识地上前扶起了她。

少女被王洛飞扶起后立刻后退了几步,不安地垂手站立着。

“阿嚏!”

冷风一吹,王洛飞打了一个喷嚏,见少女如此惧怕自己,微微一笑,无奈地耸了耸肩头“你总不会让我穿着这一身湿衣服吧。”

“跟我来。”

少女明白过来,望了浑身湿漉漉的王洛飞一眼,冲着他一躬身,向一旁的一个门走去。

王洛飞冲着周围那些望着他的太监和宫女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继续,哆哆嗦嗦地追向那名少女。

沿途的太监和宫女不是低着头做清洁就是低着头列着队急匆匆地行进,好像根本不关心周围的事物,少女领着王洛飞穿过几道门,进入了一个院子里,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影,显得有些阴森。

“这里是宝钞司,专门管理宫中的粗细稿纸,平常很少人来。司值的管事很好喝酒,现在还在床上躺着。”

小心翼翼地进入中间的房子查看了一遍,少女松了一口气,把王洛飞领进了旁边的一个小房间。

房间里面摆着一套桌椅,像是一个休息室,少女出去拿了一个炭盆来,示意王洛飞脱下外衣。等王洛飞脱下外衣后才发现,原来里面的衣服也被水打湿,这使得两人变得都有些尴尬。

“没事,烘烘就干了。”

少女见状就要走出去给王洛飞找衣服,想到少女很可能给自己拿来一套太监的衣服,王洛飞连忙制止了她,揉搓着双手靠近了炭盆。

少女随即返过身来,拿起王洛飞的外衣,一丝不苟地在炭盆对面烤了起来。

王洛飞一边把手伸在炭盆上烤着,一边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少女,红彤彤的火光印在她那白嫩的脸颊上,印射出少女的清纯。

“哎呀!”

盯着少女看得太过入神,王洛飞的双手不知不觉间垂了下去,被高高窜起的火苗烫了一下,使得他连忙缩回了双手,拼命吹着被烫伤的手指。

“咯咯……”

少女望见王洛飞龇牙咧嘴的狼狈模样,忍不住噗哧笑了起来。

王洛飞忘记了手上的疼痛,惊讶地望着少女灿烂的笑容。少女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脸上一红,低下头又烘烤起了衣服。

“你叫什么名字?”

沉默了良久,王洛飞还是忍不住,试探性地问向对面的那个少女。

“晓玲。”

少女低着头,轻声应了一声。

“为什么进宫?”

王洛飞见少女开口说话,顿时来了精神,继续问道。

“家里穷。”

少女不敢望王洛飞,低着头说道。

“想出去吗?”

王洛飞用铁钳拨动了一下盆里的木炭,看似随意地问道。

少女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既然已经入宫,那么这辈子是别想出去了,再说,每年她还能给家里寄去一些银钱。

“你就不想去看看外面额世界。”

王洛飞有些诧异,放下手里的铁钳,有些意外地望向少女。

少女摇了摇头,头垂得更低了。

“你知道月亮上有什么吗?不会不知道吧!”

看出少女得局促,王洛飞微微一笑,转移了一个话题。

“嫦娥仙子,桂树和玉兔。”

少女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几丝童真,娇声说道。在望见王洛飞的眼神后,少女慌忙又把头低了下去。

“那些只是传说,月亮上除了岩石山外其实什么都没有,你以前知道的那些都是骗小孩子的。”

看出有门,王洛飞故意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耸了耸双肩,继续逗着少女。

“你才是小孩子,月亮上住的就是嫦娥仙子。”

少女有些不乐意了,一撅小嘴,抗议似地望向王洛飞。

“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将登上月球去探险。天上还会出现一种大鸟一样飞行的飞机,水里会有一种像鱼一样潜行的潜艇,地上跑着的是四个轮子的汽车,人们在万里之外就能通话,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拔地而起……”

看出少女中了自己的圈套,王洛飞拍了拍双手站了起来,一边来回踱着步子,一边滔滔不绝地把现代社会讲给少女。

少女被王洛飞所讲的新鲜事物吸引住了,好奇地抬着头,忽闪着大眼睛,津津有味地听着。

正当王洛飞口若悬河地讲着“故事”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少女的脸色顿时吓得苍白,惊惶地站了起来,匆忙跑到王洛飞得身前,一拉他的衣角,示意王洛飞不要出声。

王洛飞随着少女来到房门前,伸长了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几个太监来宝钞司拿稿纸,相互间还小声议论着什么。

“听说太后老佛爷要退居颐和园,要把大权交给皇上!”

“可不是,我听说老佛爷有意要让皇上主事,让皇上挑选大臣接任李鸿章的职位。”

“你们知道什么,说是让皇上挑选接替李鸿章的大臣,可是老佛爷心中早就有了人选,虽然口上没说,你没看西安将军荣禄已经奉了懿旨进京给太后请安。”

“不会吧,你是说太后有意让荣禄大人接任李鸿章的职位,可是现在户部上书翁同和、庆亲王奕匡和礼部上书徐桐不都被皇上招到了养心殿,并没有召见西安将军荣禄呀。”

“哼,皇上还是要听老佛爷的。”

……

议论着,几个太监抱着稿纸离开了宝钞司。

少女这时候才松了一口气,猛然发现自己紧紧握着王洛飞的手,连忙松开,退到了一边,紧张地垂手站立。

王洛飞微微一笑,来到炭盆前烤着火,少女也随即过来烘烤着王洛飞的外衣,两人都不再说话。

“大人,已经干了!”

终于,在一片沉默中,少女烘干了外衣,整理了几下,起身交给了王洛飞,脸上飞扬着两片红晕。

“谢谢!”

接过了衣服,王洛飞笑着道谢,少女走到门前探听着外面的动静。

穿上军装,抬头望见了少女娇俏的背影,王洛飞心中忽然感到一阵激动和兴奋,大步上前,伸开双臂,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

“你……你快放开,要不然我喊人了!”

少女浑身一震,连忙奋力挣扎,小声呵斥着王洛飞。

“知道吗?你不该把水泼在我的身上,更不应该带我来这里烤衣服,既然你招惹了我,那么我就永远不会放过你。”

少女哪里挣脱得开王洛飞的双臂,又不敢大声叫喊,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王洛飞凑到少女的耳边,轻声说道。

像是九天中一个炸雷,少女浑身僵住了,惊讶之中竟然忘记了挣扎。王洛飞低头在少女的左脸颊上吻了一下,随即松开了她。

啪!

少女扭身甩了王洛飞一个响亮的耳光,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随即又使劲踢了王洛飞的左腿一下,打开房门飞奔了出去。

王洛飞连忙蹲下身子揉搓着被少女踢中的地方,他没想到看似娇弱的少女竟然这么有力,被踢中的地方火辣辣的痛。

“晓玲!”

好一会儿,王洛飞站了起来,口中念叨了几句,耸肩一笑,一拐一瘸地走出了宝钞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