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四)

bigstore 收藏 5 34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当北非德军装甲部队才从沙尘暴的肆虐下那混乱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正在集结部队,准备继续向预设阵地前进的时候,隆美尔派出寻找他们的飞机找到他们了,飞行员在空中观察到他们后,地面部队在认出空中的飞机是隆美尔指挥部的飞机后,开始向隆美尔的指挥部报告他们的大致方位和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停留的原因,但是他们接到的回电是‘继续加快速度前进,我不希望是什么东西能挡住你们的去路。’

当装甲部队到达预设阵地后,跟随装甲部队的德国工兵部队开始在沙漠里修建工事,为德国坦克和88毫米高炮还有伴随坦克的掷弹兵部队开始挖掩蔽工事,并在阵地前布设反坦克雷区。

当满载德国军事代表团成员的JU-52飞机在塞瓦斯托波尔市机场降落的时候,周天雷透过舷窗看到在机场上欢迎他的黑海舰队的欢迎队伍。

当飞机停稳后,JU-52的舷梯放出来的时候,周天雷步出机舱的时候,站在欢迎队伍前列的两个人大步流星的走了上来。领头的一个人向周天雷行了一个礼,然后开口说:“欢迎您,高特将军,我是尼古拉。格拉西莫维奇。库兹涅佐夫,苏联苏联海军人民委员和海军总司令。这位是黑海舰队司令员奥克佳布里斯基同志。”随着跟在周天雷后面的俄语译员卡什娜小姐的翻译,周天雷知道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位苏联海军将领的身份。

奥克佳布里斯基向周天雷敬礼道:“欢迎您,高特将军,您是第一位到访我们黑海舰队的德国海军高级将领。欢迎您到黑海舰队,塞瓦斯托波尔市也热烈欢迎德国盟友的到来,苏德友谊万岁!”

周天雷说:“我也很荣幸到苏联黑海舰队这支有着光荣历史传统的部队来访问。贵舰队作为在沙皇时期建立的海军舰队,贵舰队功勋卓著,特别是在你们对抗国内叛乱力量的时候。现在德苏两国作为盟国,我们更应该加强我们两国军队的联系和发展。”说完后周天雷也将自己的随从向库兹涅佐夫和科扎诺夫做了介绍,并在奥克佳布里斯基的陪同下检阅了苏联黑海舰队的海军步兵仪仗队。

宾主双方结束了在机场的仪式后,乘上汽车向塞瓦斯托波尔市区飞驰而去。

在汽车上陪同周天雷而坐的是苏联海军司令库兹涅佐夫,他转过头来问:“请问高特将军,您现在是打算先去休息还是到哪去参观?我们接到克里姆林宫的命令是配合你们。”卡什娜小姐把库兹涅佐夫的话翻译成了德语给周天雷。

周天雷说道:“当然是去你们的黑海舰队去,休息的地方你们早就给我安排好了嘛,还用的着我去操心。”卡什娜小姐连忙将周天雷的说的德语翻译成俄语给库兹涅佐夫听。库兹涅佐夫在听完翻译后转头对司机说:“改变方向,去基地。”由于他们所坐的汽车是车队首车,所以当他们的车在下一个路口改变方向的时候,其它汽车也跟在他们后面改变了方向。

当汽车开进黑海舰队基地的时候,一个庞然大物映入了周天雷的眼帘,那就是黑海舰队的旗舰—‘巴黎公社’号战列舰。

早就得到德国贵宾即将来基地参观的消息的苏联海军士兵和军官已经在军舰停泊的码头上列好了队。当车队开进基地大门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当在车队后面的卡车上跳下的两个班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员们肩背98K步枪,MP38冲锋枪,火力组手持的MG34机枪和50毫米迫击炮在他们面前威风凛凛出现的时候,在苏联水兵队列里站着的苏联海军步兵眼里发出了一种想比试的神情。

一个苏联海军军官拉开库兹涅佐夫所坐车坐位边的车门,库兹涅佐夫下车后,然后拉芬赶忙绕到周天雷这一侧,打开周天雷所坐侧的车门,周天雷下车后,看见‘巴黎公社’号战列舰就停在他面前的码头上,这时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转了过来,他们邀请周天雷一行人去‘巴黎公社’号战列舰去参观现在苏联海军这最强大的战列舰,并想听听他对这艘战列舰的改进的想法。

一行人通过战列舰的舰侧舷梯上了军舰,‘巴黎公社’号战列舰随着黑海的波涛上下左右摇晃着,第一次上军舰的俄语译员卡什娜小姐觉得喉咙一阵恶心,连忙跑到‘巴黎公社’号战列舰的舷侧,手抓着它的护栏,对着黑海碧蓝的海水大吐起来。拉芬见状连忙跑过去照顾她。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看到此场景后连忙叫陪同他们的‘巴黎公社’号战列舰舰长彼加偌夫海军上校去拿淡水和干净的毛巾,并要他去找懂德语的军官来。一会几个苏联海军水兵拎着一桶淡水,拿着雪白的毛巾从‘巴黎公社’号战列舰的一个舷侧门出现了。拉芬从苏联水兵手中接过一个杯子,舀了一杯淡水为卡什娜小姐漱口,并拿过毛巾为她擦去在嘴角残留的污物。柔声的问她现在的感觉好了一些没有。卡什娜小姐想站起来,但是腿一软,又倒在拉芬的怀里。

周天雷看见后知道卡什娜小姐是不可能继续了,他要拉芬陪同卡什娜小姐下船去休息。拉芬有些犹豫的说道:“将军,我是您的副官啊,有责任陪同您啊。”周天雷说道:“叫你陪卡什娜小姐下船就下船,这是命令,你想抗命吗?我一个人不会有事的。”拉芬见周天雷如此说,也只好扶起卡什娜小姐向舷梯走去。

这时彼加偌夫海军上校领过来一个苏联海军少校军官,他对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说:“司令员同志,这位是米卡基同志,他曾经在德国的军校留过学,精通德语。他可以做我们的翻译。”米卡基先向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向周天雷行了一个军礼。几个人也向他回了军礼。

库兹涅佐夫对周天雷说:“高特将军,现在翻译有了,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参观这艘军舰吧!”

他们首先来到了舰首,周天雷看着舰首那门三联装的305毫米大炮说:“现在你们的大炮口径已经小了,而且舰首只有这一门炮塔,在海战中火力强度不够啊!”米卡基将周天雷的话翻译给几个苏联高级海军军官听了,彼加偌夫海军上校说:“高特将军,这是我国在沙皇时期所造的军舰,它参加过一次世界大战的。我们想听听您对这艘军舰进行现代化改装有什么看法?”

周天雷说:“根据我们德国海军在和英国海军的交战经验看,当然这艘军舰有些固有的毛病已经是很难通过现代化改装来改进的,我说的你们军舰上主炮口径小,数量少就是其中一个。不过这不意味着它不能做其他的改装。”

彼加偌夫海军上校在听了米卡基的翻译后问:“高特将军,那您认为我们这艘元老军舰可以做什么样的现代化改装呢?”

周天雷说:“我军在挪威的作战就给英国皇家海军上了一课,告诉他们如果舰队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当然我还并不清楚你们的海军航空兵的状况,如果和敌人的舰队在海上交手,是由你们的空军对海军舰队进行支援还是由海军航空兵来做这件事情呢?如果是前者,那意味着你们的黑海舰队只有在空军建立前进机场后舰队才能到更大的海域进行战斗。”

“所以你们要做的第一个改装就是在军舰的甲板上加装大量的防空火炮,这样至少在面临敌军的轰炸的时候,你们能有比较强的抵抗能力。”

库兹涅佐夫转过头问彼加偌夫海军上校:“现在‘巴黎公社’号战列舰上到底有多少门高射武器?”

彼加偌夫海军上校轻声回答道:“我们现在只有2门76毫米高炮、4门47毫米高炮和8挺高射机枪。”

周天雷说道:“我们德国军舰上现在有大量的防空火炮,就拿我们的‘沙恩霍斯特’级战列舰来说它所拥有的防空火炮有7门65倍口径105mm双联高平两用炮,8座双联装37mm高射炮,另外我命令拆除了它原装的16门20mm机关炮,改装了6门6管30毫米的‘加特林’机关炮,我们德国海军为它取的名字叫‘密集阵’防空火炮。”

彼加偌夫海军上校问道:“‘加特林’原理的火炮,你们是怎么想起来在古董堆里把它复生的?”

周天雷笑笑说:“这种炮有它的好处,只是很多人都没有发现而已。而我们德国海军发现了它所具有的好处,特别是在对付空中轰炸的时候。”

库兹涅佐夫问道:“那贵国海军能否向我们提供一些样炮以供我们做试验。”

周天雷说:“这个没有问题,到时我们可以在协议上列出清单。”

周天雷说:“现在要做的另外一个改装是你们军舰的舰炮射击火控系统,这艘军舰上我没有看见舰载雷达,不知道你们防空的时候是怎么办的。你们的防空炮火火力强度又不够大。”

奥克佳布里斯基问:“我听说你们新服役的‘俾斯麦’号战列舰上就装备有雷达,能否为我们生产贵国的舰载雷达呢?”

周天雷说:“这个可能比较难,我们的大型军舰现在都在接受改装Seetakt舰载雷达的现代化改装。研制生产它的Gema公司生产任务排的非常紧,他们除了向我们海军提供外,也向空军提供雷达。如果为贵国提供这种雷达,我认为按照他们的生产进度可能要到42年去了,不知道你们是不是能够等那么久呢?”

周天雷心中在想,其实现在德国海军改装的雷达是在1943年出现的Fumo61HohentwielU1舰载雷达,它由19个真空管组成,在桅杆上有一个1米宽、1.4米长的旋转天线,探测范围对舰为20公里,对飞机为40公里。方位分辨率3度,近距离测距精度100米,而且它的显示装置十分近似现代的雷达,为了研制这种雷达,德国军械部可是花了不少的力气,不过这种雷达怎么能提供给苏联呢!所以周天雷先说生产任务紧,然后就打算用德国最早的舰载雷达FuMo29Seetakt到时来应付苏联人。

周天雷说:“不过有了先进的装备是一回事,有没有能够正确使用这些装备的人,可以发挥出它们的战斗力的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走到船舷边,伸出右手在‘巴黎公社’号战列舰的护栏上摸了一把,然后将手摊开,只见在他手上戴着的白手套上赫然可见几道黑黄的痕迹,可以明显看的出来那是生锈的铁屑。

周天雷脱下自己右手戴着的白手套,笑着对几位苏联海军军官说:“按照你们的水兵保养军舰的程度看,即使我们德国为你们提供了上述的先进装备,你们的水兵有没有能力去运用好它们和保养好它们,我在这里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随着米卡基不断将周天雷的话翻译成俄语,彼加偌夫海军上校的脸色在不停的变化,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而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则恼怒的看着他。

“彼加偌夫海军上校,您能让这军舰上的水兵和低级军官在军舰上集合吗?”周天雷转向彼加偌夫海军上校对他说道。

彼加偌夫海军上校看了看自己的长官,见他们没有反对的意思,于是要米卡基去通知军舰上的值勤军官,要军舰上的水兵和军士长和各部门的负责军官到后甲板集合待命。在米卡基跑步离开后,然后一行人向‘巴黎公社’号战列舰的后甲板走去。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