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十三章

巴渝 收藏 17 3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十三章


江海洋和“眼镜”划着小船,借着姣洁的月光来到牛岛,走进牛棚。牛岛面积很小,呈橄榄型,离岸边稻田大约有五十米左右,离营部的大岛直线距离有三百公尺。所谓牛棚,其实是用石头垒的墙,再用几根大楠竹做房樑,铺上稻草就完事,修建得既不规范也很简单。一间用来做牛圈,一间用来装饲料,一间用来住人。这使江海洋想起了鲁迅先生的对联:“一个南腔北调人,三间东倒西外屋”。他想,用它来写照自己现在的处境,是最恰如其分的了。

几头饱经风霜的耕牛默默的在嚼食,显得是那样安祥;一盏昏黄的电灯在它们头上摇晃,那是被吹进来的晚风所致。

江海洋从来没有与牛这样零距离接触过,想要亲近它们又摸不准脾气,也怕这庞然大物万一撒野,自己还得当“斗牛士”。于是耍起了新“队长“的威风,在一旁“哦——哦——”的吆喝,谁知这才是真正的“对牛弹琴”,没有一头牛理他。

正在自找没趣时,牛队长朝他喊道:“老弟,过来坐倒吹。”

牛队长已泡好一缸茶,找出一瓶白酒,掏出一包晚餐时剩下的花生米来,笑眯眯地看着进屋来的江海洋。

“来先喝一口,然后我们一边喝,我一边给你讲啷个喂牛。”眼镜呷了口酒,拉长了声音说,“我先声明一下,我不姓牛,而姓刘,叫刘有法。小时侯在农村放过牛,现在又喂牛。因为有这几头部下,所以大家都叫我‘牛队长’,把姓都给我改啰。这个喂牛呐,很简单。夏天的上午你给它们喂过饲料后,就把它们牵出来在岛上吃草饮水,下午赶回棚里加点草料,傍晚又牵出来到湖边饮水洗澡,半夜再加一次草料,中途打扫一次牛圈,把牛粪运到湖边堆起,一天就万事大结啰。冬季一般不要把牛牵出来,除非有太阳,饲料就用湖水泡涨的胡豆喂它们就行了。记清楚了吗?”

“记清楚了。” 江海洋没有把握的答道。

刘有法说完端起酒瓶“咕嘟”一声灌了一口,魔术般的朝嘴巴里丢进两粒花生嚼得很香。“你也来他一口?”

江海洋从未喝过酒,在对方不断的催促下,抓起酒瓶喝了一口,呛得他差一点儿没把嘴里的酒喷到牛队长的身上。

“我不能喝酒,真的不能,抽烟可以。”他擦干呛出的眼泪,掏出一包许昌牌香烟来,递给刘有法一支,并且帮他点燃。虽然两人不算那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朋友,但也称得上是一见如故。

“喂,未来的法学家,你给我讲一讲这里发生的爱情悲剧噻。”江海洋提起一直萦绕在脑海里的话题。

“要得,”他缓缓地转过身去看了看背后的通铺空位,反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学会了喝酒?原来是我和他在一起放牛,现在他永远的走啦。”刘大哥有些伤感,娓娓道来故事的前因后果。

“李志国和吴越都来自江南水乡,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和大学都在一个学校,两人又是邻居,可谓亲梅竹马,这是许多同学都是知道的。有一天晚上,我故意躲到连部去吹牛,好腾出空间让他俩幽会。谁知事又凑巧,被两个游泳到牛岛小憩的男生遇见了他们在行亚当与夏娃之事,悄悄又游回去报告给了系里带队的辅导员。他们包围了小岛,逮住了这对孤男寡女。现在的政治气候你又不是不晓得,男女之间的感情稍微越轨,动作大点,就会被人视为洪水猛兽。他们马上召集全连开批判大会,大有把这对有损校风道德败坏的‘奸夫淫妇’打入十八层地狱之势……。我呆呆的望着台上,他俩差不多把头都弯到腿里去了,这种羞辱让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想为他俩鸣怨叫屈,打抱不平,但当时我确实不敢引火烧身,那样会影响我的分配。唉,也怪我私心太重。再说了,这年月我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哎,我只不过是打个比喻,不是指你哈。”

他又喝了一口酒,抹了一下嘴,又点上一支烟,愤愤不平地说,“爱情有什么错?那么纯洁真挚的爱情,一夜之间就被那些“左”得可爱的人给玷污了,也让一颗年青的心永远停止了跳动。这样的悲剧还会发生吗?还会发生多久?还会发生在多少人身上?这正是我所学的专业需要我认真思考的一面。”

他猛吸一口烟,然后长长的吐出,让整个房间都烟雾弥漫,接着又说,“当晚批判会后,我就找到给养员,买了两瓶白酒,等着志国回来给他压惊。谁知一等不来,二等不回,我就各人喝了两小杯,从未喝过酒的我结果酩酊大醉,睡到第二天上午太阳晒屁股。得知志国投湖自尽后,从此我学会了借酒销愁,那晓得是愁更愁哦。吴越也是第二天早上得知这一恶耗的,送走志国遗体后,她整整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夜,滴水不进,流干了眼泪。第四天才下床,第五天就被罚到伙房做粗活,接受所谓的群众监督,思想改造。当时我真担心她能否继续的活下去,于是悄悄地叫了一个要好的女同学注意和关心她,一些对此事处理持有不同看法的男女生也暗中关照帮助她,才使她快要死去的心灵慢慢扶苏,受伤的心才渐渐愈合。但是,明天以后还不知道是什么厄运在等待着她,这个我无法预测,但愿她在任何时候都要经住磨难,千万不要步志国的后尘。志国已经走得太怱忙了,什么都没留下,那怕是一句话。他只不过是在错误的年代,做出了错误的事,还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刘大哥讲述的故事,让他俩都沉浸在痛苦的思索中,好久谁都不说话。

隔了好一阵,他看了看枕头边的几叠书说道:“老弟,明天我就要走啦,这些书就算送给你作个留念。也许看了以后,对你今后人生有一定影响。我向你保证,以后再碰到世上不平事,我决不会就此袖手旁观,也决不会再保持沉默了。我们国家太需要法治了,而不需要人治。”

“谢谢。谢谢你刘大哥,我也不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看他一脸雾水的样子,江海洋认真的告诉他,自己就是因为看禁书,前不久被副政委在全团大会上点名批评,从当“猪司令”降职到当“牛队长”。

“哈哈哈!”刘有法听了大笑起来。连连说:“好好好,有种,有志气。你说,人不读书,啷个获取知识?你晓不晓得,知识就是力量,知识来源于两个方面,一种来自书本知识,一种来自实践经验,缺一不可,相辅相成。嗯,反正多看书没害处,不要怕,这里就是你的‘孤独书屋’。放心,一般不会有人来。不过,还是要警惕一点好些。”

这一晚上,他俩谈了很多,父母,家庭,名人,名箸,各自的经历,社会现状,未来的理想,还有政治的,经济的,历史的,军事的,文艺电影,体育运动等等,几乎包罗万象且又漫无边际,直到两人都没有讲话的力气为止。

第二天清早,刘有法把江海洋叫起床,两人来到屋外后,他指着湖对面的青龙山下说:“你看那炊烟袅袅的村子,后面是一所破旧不堪的小学,在往后是一个小山头,李志国就埋在那里。我和同学们为他立了一块碑,以寄托我们的哀思,也作为将来有机会来凭吊的依据,也算是同学一场。由于当时天气炎热,方圆几百里又没有火葬场,所以只能把他草草安葬在那里,因此志国也只能魂归故里了。”

刘有法静静的朝着埋葬李志国的方向默哀后,轻轻的抹掉了眼里溢出的泪水,然后徐徐的说道:“我走了后,老弟,你要多保重。”

中午是会餐,军民共进午餐的场面也只能用歌里唱的那样来形容,“军爱民来,民拥军”。大家互相礼让,共同举杯,欢声笑语,和睦相处。没有嫉妒,没有烦恼,没有痛苦,没有丑恶,似乎人间一切假的,恶的,丑的,统统不复存在,就好似在水泊梁山的聚义厅里举行的一次捷后大餐,真可谓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但是说这话的孔圣人,两年后就被在座的与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一起批判的臭名远扬,不管你是真心的,还是违心的,总之,都要对他口诛笔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