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磐 第二章 磨锋 第七节 开学

清逸轩主人 收藏 3 21
导读:涅磐 第二章 磨锋 第七节 开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07/


第七节 开学



一个月后,盛京北大营.骄阳如火,人马如龙.

方圆近十里的北大营被修缮得焕然一新;"中国陆军军官学堂"八个烫金大字嵌在高大的门楼上闪闪生辉,与四周排列整齐的校舍营房相映生威.中央巨大的操场上,一万五千名精挑细选而来的强悍兵勇各挺胸膛,将宽广巨大的操场栽成了一片纵横分明的兵林.一百四十一名蓝眼睛白皮肤身着不等朝服的大清武官在标示着步,炮,马,工,后勤,医疗的牌下站挺着同样威武的军姿与兵林相对而立.高耸入云的旗杆顶部,一面黄龙军旗和一面绣着"石"字的帅旗随风飘扬猎猎作响;除此之外,诺大的操场上静悄悄地,听不到一丝的杂声人语.

"嗵嗵嗵嗵....!!!"九声号炮如霹雳般连珠炸响!掌槌的军士随即将鼓槌错落有致雨点般地落在战鼓上;上将军石之轩大步步上位于操场正北的主将台居中负手而立;台下的中军军政官立即发出悠长却不失威严的唱喝声:"上将军大人到-----!"

兵林立时矮了下去,爆发出一声海啸般的山呼:"请上将军安!!!"

石之轩将手一抬,跪着的人群"忽"地一下又栽成了兵林.石之轩满意地点了点头,漫声问道:"你们谁能告诉我,你们是谁?!"

兵勇们被问得糊涂起来,眼角的余光你扫扫我,我扫扫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将军大人的奇问,兵林静默着.

"你们不知道?好!那我来告诉你们!在遥远的大汉朝,被你们打得望风披糜的强悍匈奴尊称你们为铁骑天兵!在唐朝,你们是天可汗的王师!征高丽平东海剑锋之下四海慑服!在元朝,你们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的无敌铁骑!整个世界都曾在你们的脚下颤抖!在明朝,你们是举世无双的远征舰队!战舰征服了整个的太平洋!使无数的蛮夷小国臣附于中华民族!在本朝的康乾年间,你们是战功赫赫的无敌雄师!尼泊尔拒英夷,辽东血战驱罗刹!因为那时的你们,我大中国被尊为中央之国!因为有了那时的你们,我华夏才得以享受万国来朝的无上尊荣!------那些时候,人们叫你们是----天朝王师!!!"整个大营里静悄悄地,兵勇们的呼吸渐渐地急促起来,脸上开始放出光彩.

"可是现在,我们败了;尽管我们的弟兄们悍不畏死地在疆场上抛头颅洒热血浴血奋战,可是还是败了,而且是一败涂地!打败我们的人叫英国,说来令人蒙羞啊,这个国家的实际国土面积仅仅只有我们的一个下等省份那么大.他们强占了我国的海疆和土地,任意地杀戮我们的老人和孩子,奸淫我们的女人,把被占区的青壮丁当成猪羊来贩卖!他们甚至还在他们的住宅区前立上'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来羞辱我们!!!使我中华天朝自此蒙羞!也使得原来藩属于我朝的那些个藩属国们开始不尊圣令!这些自以为自己高贵的卑鄙无赖正当的生意比不过我们就向我们倾销鸦片,为了赚几两银子就不顾我们的死活!我们反对他们就敢来打我们!这是我天朝从所未有的莫大羞辱!!!他们凭得是什么?!"石之轩"唰"地从台上抽出一支步枪高高举起:"他们凭得是这个!洋枪!洋炮!凭得是我们的武器不如他们的好!"

"器者,物也!英国人凭借着巧器之先就敢来辱我中华!可是很遗憾啊,一时的利益蒙蔽了他们的眼睛,他们忘了在事前先比比两者之间的分量和后果!那是无知的愚蠢行为!我们有句俗话,叫做受人滴水还之于涌泉!"石之轩放下步枪,满意地看着兵勇们眼里冒出的火焰:"现在,我们自己也有了这个东西,弟兄们说说看;作为蒙受耻辱的天朝军人,我们该怎么办?!"

"踏平英伦三岛!!!血债血还!!!"

"好!这才象是我中华民族的好儿郎的志气!"石之轩大喝道:"一时的胜负不算什么.跌倒了,能够自己爬起来的,就是英雄好汉!器不如人,我们可以造!技不如人,我们可以学!既然我们能在弓马的年代里征服世界,那么只要我们肯低下头来诚心学习,又为什么不能在这枪炮的年代里再次睨视天下呢?!能不能?!"

"能!!!"

"好!!!"石之轩将手一挥,一百四十一名教官齐刷刷地向前一步立正."这是我为你们请来的军事教官!大家看清楚他们身上的朝服,同时我要提醒你们;在这里,连我在内无论你是什么品级都不作数!都必须无条件地听从他们的命令和指挥!你们将来的前途如何,就要看他们为你们的学业所评的等级是如何的了."石之轩顿了一顿,环视了一遭后道:"如果有后悔和怕苦的,现在可以站出来.我可以成全他把他原职调离我盛京辖区.有没有?!"

"没有!!!"

"只要当官的不怕死!老子还怕他个鸟啊!"兵林中一个洪亮的嗓门大吼着,使得周围的兵们都为他涅了一把汗.

石之轩闻言心中一动,冷喝道"那个自称老子的给我站出来!"

一个身材魁梧满面虬髯的黑脸壮汉从右列的马队中控骑而出至台下滚鞍请安:"标下盛京巡防营马兵一棚管带冯大喜.请上将军安!"

"为什么自称老子?!"

"回上将军话!标下原是我大营前营五品正管,只因前任哈都统昧功欺下我不服申辩了几句才被他贬为七品守备.标下的功名是靠卖命得来的,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吃苦!"

"你说哈同昧功欺下,可有人证明?!"

"有!中军处有案可查!我带的弟兄们都可以作证!"

"中军何在?!"

"标下在!"中军军政官应声而出.

"冯大喜所言属实?"

"回上将军话,属实!冯大喜曾以血战之功力剿四县之匪患;其上司原大营都统哈同却将功自报.我等因是属从,只敢怒,不敢言."

"好!打从今儿起,我就立一条规矩:军政司官担负着勤考之重责,自今日起有越级上报之权!再有隐瞒不报贪功自昧瞒上欺下者,满门抄斩!听明白了吗?"

"嗻!"军政官在心里摇了摇头;贪昧的都是你们这些大官儿,我倒惹了一身的臊味儿!不过也好,以后是好是坏就全看你自己的了.

"军政官听令!"正自松了口气的中军忙再跪下应是.

"原前营都司冯大喜剿匪有功,着由都司赏升游击,实补原任之都司缺.但他在我开校大典上出言粗鲁坏我军纪,着依我大清军律赏责五十军棍,以曔效由!并限三个月内将孙子兵法和二十四史读完."

"嗻!"

"冯大喜,你服不服?"

"上将军赏罚分明,标下心服口服."

"来人!拉下去!"几个执法兵勇一拥上前把这位新任的游击将军按在地上,便在台下"一五一十"地行了军棍,操场上立时响起一阵"噼噼叭叭"的着肉声.

这冯大喜倒也是条硬汉子;五十下军棍直打得他背上股上血迹斑斑衣破肉裂硬是哼都不哼一声,军棍行完便爬起身来,向台上谢赏后一跃上马回阵控骑而立,创口上的鲜血兀自滴流不已.

"好汉子!"石之轩心中暗暗挑起了大拇指.

堂堂的游击将军竟被当众责罚!见这位细皮白面的上将军军令竟是如此严明,众军不禁相顾骇然.忙不迭地手起了轻视之心,一个个挺胸凸肚地便拿出十二分的精神来.


号炮再次响起,在森严的军威中石之轩为一百四十一名各科军事教官亲手颁发了官凭印信并向全体重申了军纪,然后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剥下了身上九蟒五爪的一品朝服走下台来站在众军的前列面对一众教官喝道:"学生见过老师!"喝罢两袖一扫,恭恭敬敬地请下安去.

主帅尚且如此,部属岂敢不敬?!一万五千名官兵收起了桀傲之心整整齐齐地将马蹄袖扫成了节奏.


从未领受过如此荣耀与光荣的史蒂夫和他的教官们被眼前的盛况激励得一个个满面红光两眼噙泪;在朦胧的泪光中史蒂夫一个正步踏前立正喝道:"全体---立正!现在开始进行分科项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