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出的洞敞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呵,给尔自由!

我渴望着自由,但也深知道

人的身躯那能由狗的洞子爬出!

我只能期待着,那一天

地下的火冲腾,

把这活棺材和我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

得到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