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七十二章

日蚀 收藏 11 17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滦县鬼子暂时没有动静,丰宁陷入苦战,空军分不清敌我没办法支援,无奈中只好腾出手来准备招呼从密云来的客人。

今天陆航出勤率也超负荷了,空袭日军机场,为地面攻击部队提供火力支援,侦察滦县、密云的鬼子动静,不亦乐乎。不知飞出多少红眼航班。

几架“耻辱烈火”的机身上已经留下弹痕,好在只有一架因为供油支管被侧穿,油气少量喷溅,需要紧急抢修,其他的还没什么问题。

——

高潮顺本来想把敌人让进由东侧丘陵和西侧云雾山余脉夹成的狭长河谷,分别由东侧丘陵的1营,云雾山余脉的2营,口袋底的3营和山顶的团高机连、山后的团迫炮连一号阵地发挥最大火力。为引诱鬼子特意没有在公路上布雷。

没想到狡猾的鬼子在发现侦察机后已经有所戒备,大队在进入冀北山区前嘎然停住,派出2个中队分头试图强占制高点。驻守东侧623高地半山腰的3连与驻守西侧老鸦山半山腰的5连首先与敌人打响。

高潮顺气的直跺脚,丑陋的半边脸抽成了紫茄子。全团拼死拼活费了老牛劲布下的口袋阵成了摆设,能不火吗?发挥全团火力的算盘被打乱了,与敌人的接触面缩窄到相对狭小的两个正面,团迫炮连一号阵地因为位置不合适要急忙拆炮扛上老鸦山主峰的二号预备阵地,预定可以直接炮火支援的军152炮团也要重新调整位置。

“妈的,让1营和2营各派一个连下到山腰阵地,团迫炮连上二号阵地。小王,要空军,给我轰。”说罢,扣上钢盔拎起大刀就要往掩蔽所的门外走。

团政委许仲昌一把把他拉住:

“老高,你要去哪里?”

“老许,战斗在前面打响了,我们在这后山的指挥所有啥用,我带指挥组上老鸦山顶前沿指挥所。你留在着守着团部。”

“胡说,你都上山顶了,我还守个屁团部,要走一起走!”

高潮顺不想让许仲昌这些上边派下来的干部去有危险的地方的,他怕有点闪失对不起首长的信任。但看到许仲昌已经在张罗参谋收拾家伙,也不便阻拦。许仲昌未尝不是这么想的,教导团本来是总部想树立的一个样板——看!投诚将士一样可以得到重用。也是为将来大批重用三十年代将领作的一个实验场,所以高潮顺才可以在27岁的年龄上到团长的位置,其他团团长一色都是原解放军三十岁左右的营连干部。不过这小子还真不是善茬,军事学习、政治学习样样不甘人后,就是冲动点,军长特别交代许仲昌要看紧他。

暗夜中,鬼子没有发现寂静的群山中有什么动静,蹬着大头皮鞋忽忽拉拉地往山上爬,山石稀里哗啦地往山下滚。飞机撒布的地雷不时被踩响引爆,接二连三的鬼子惨叫着飞上半空。鬼子显然犹豫了半天,骑兵躁动不安。最后大概还是坚持要先占领制高点,在工兵的指引下慢慢向山上爬。

3连长周黑强趴在掩体里,努力瞪着眼睛查看敌人的距离,刚刚翻上来的泥土散发着清新好闻的土腥味。从广东四会老家出来当兵快四年了,总算可以面对面跟真正的敌人打照面了。

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人影晃动,鬼子叽哩哇啦的鸟语撞入耳膜。怎么耳机里还是没有传来团前指的开火命令?这可不是连一级的阻击战,他这个连长没有权利命令开火。周黑强狠狠地咽口唾沫,汗湿的手掌想在屁股上用力抹干,吊,裤子也是湿的。旁边的60炮班长举着照明弹的手放在炮口十来分钟了,累的直打晃。连部几个通讯兵紧张的喘气吹到他的脊梁发凉。

再不打就得抡大刀了!

“打!”终于——

半山腰被几颗照明弹照的雪亮,寂静的山岭突然被密集的枪炮声惊醒。老鸦山那边也同样传来爆豆般的枪声,同时打响了。

半山腰的鬼子兵还没从惊讶中回过味来就被不到50米处骤然袭来的弹雨纷纷扫倒。

不知道是仇恨还是紧张,大多数战士都在第一次开火时将扳机一搂到底,直到把供弹具里的子弹全部放完。

一个中队百多号鬼子不及防备,伤亡大半,剩下的被压的抬不起头,不时顽固地凭借地形用精确的射击杀伤我军没有作战经验的战士,鬼子中队长狂妄的挥舞着亮闪闪的指挥刀指挥手下,周黑强正想叫连狙击手瞄准,却发现鬼子中队长的头部令人惊讶地突然炸开,邪门了!就象被团高机连的14.5高射机枪弹一发命中似的干脆利落。

团前指心也太狼了,光想把鬼子放近了打可以尽量发挥我军炽烈的火力,可以尽量用一次齐射杀伤更多敌人,没想到给前沿带来不小压力。十多个鬼子兵沿着一条山沟,躲开火力齐射,不做声地扑向东侧战壕。这正是何麦冬打游击的地方,3连2排5班两挺机枪的火力死角。

鬼子突然出现在壕沟顶,吓了何麦冬等人一大跳,半米长的三八刺刀在头顶闪动,何麦冬的烟屁股一哆嗦掉了下来,娘啊,鬼子哧牙咧嘴瞪着血红的眼睛好不吓人。

蚝仔最先反应过来,“哒哒哒”一串长点射,扑到壕边的两个鬼子被打的前仰后合,不提防另一个鬼子摸到侧边斜刺里一刀,刺刀在蚝仔的防弹背心上一滑,从小腹直刺没柄。

狗日的,何麦冬眼睛立刻红了,端起纳甘手起一枪,将那鬼子前胸打的稀烂。眼前一晃,顺子、阿贵已经扑上去扭住另一个刺上来的鬼子,那鬼子左一拨,右一晃,把两人闪到一边,大声嚎叫着挺枪直向何麦冬扑来。再拉枪栓上子弹已经来不及了,又腾不出手来拔手枪。按说何麦冬在部队拼刺也练的不赖,可是过于惊慌,又没上刺刀,加上看见其他鬼子也接二连三的跳进来,手上就乱了阵脚,慌手慌脚挡了几下。鬼子的拼刺技术十分娴熟,两三下把何麦冬的枪挑脱手,一刀正刺中左胸。

何麦冬惊恐中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前胸防弹背心一阵锐物挤压滑动的战栗,脚下发虚就要摔倒,紧接着左肩窝一凉。鬼子也正纳闷,怎么刺刀明明刺中心窝,却滑去肩窝?正准备拔出来再捅,一阵寒风扑过,不自觉眼前的东西怎么变成了在天空中打转?

亲娘哎!你们可算来了!

2排长带着二十几个弟兄光着膀子,拎着雪亮的大砍刀象小老虎一样向鬼子们扑了过来。

冲在最前头一个光头壮汉斜劈一刀,将没反应过来的鬼子连脑袋带脖子齐肩劈飞,躯干咕咚一声砸在何麦冬身上,热乎乎的液体狂喷了他一脸一身,失去头颅的身体临死前的肌肉痉挛使它一只手死死抓住何麦冬胸前的衣襟。何麦冬彻底晕了过去。

2排舞成刀花的雪亮大刀在鬼子熟练的拼刺技术下丝毫不落下风,5班紧急调集的火力将后来的鬼子打倒了一地,冲进战壕里的四、五个鬼子在狭窄的战壕里步枪太长施展不开,稍有漏洞,立刻就被弟兄们凶神一样扑上来乱刀剁成几段。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