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210章 钱即将到手

妖刀 收藏 0 19
导读: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210章 钱即将到手


第二百一十章 钱即将到手

在西石嘴村头,我把车倒进一个偏僻的胡同,站在车下长吁了一口气,突然感觉全身一麻,随即过电般释放,如同经历过一阵窒息以后,突然获得悠远的宁静,仿佛一阵微风极其舒畅地吹散我的身体,感觉自己化做了无数水滴,飘然消失在无尽的夜空。月光如水,眼前满是残雪,月光下发出幽蓝的光。我挺了挺胸脯,迈步进了晒鱼场旁边的那个院子。这个院子可真僻静啊,西面是那个很大的晒鱼场,晒鱼场里静悄悄的,东面是一条淌着污水的小河,除了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什么动静也没有。因为没有街门,我直接就到了房门口。这幢屋一共四个房间,东面两个黑漆漆的,西面一个开着灯,窗帘是拉上的,里面什么也看不见。我站在外面听了一阵,里面没有一丝声响。我抬手拍了拍门。


“谁?”是董启祥的声音。

“我,杨远。”

“我操,敲什么门,打个电话多好?”董启祥一把将我拉了进去。

“忘了,人都在吗?”

“在,”董启祥拉住我,“东面的房间一间屋一个,老唐在最里面的那间……你想怎么办?”

“你给他解开胶带了没有?”

“还没呢,我不想让他看见我。”

常青从里面探出了脑袋:“远哥来了?”董启祥嘘了一声,示意他回去,对我说:“我先说说我们是怎么行事的啊……常青这小子很精干,我和林武躲在车厢里,他一路跟着唐一鸣的车,一直保持着隔了两辆车。到了单行道,前面的两辆车已经拐到别的车道上去了,我给你发了信号,后面就再也没有车跟上来了。常青加了一下油门,车头稍微碰了他的车一下,常青就破口大骂,骂唐一鸣的司机不会开车。本来的打算是,如果唐一鸣的司机不接茬儿,常青就装做生气的样子别他的车,引逗司机停车跟他口角,我和林武就开始行动,谁知道那个司机是个傻逼,常青一骂他,他就停车了,可能是他觉得常青的车上只有他一个人,没什么可怕的,一摔车门就下来了。常青没等他说话就亮出了家伙,我和林武已经窜到了他的车前,一把将唐一鸣拽了出来。这两个傻逼全吓傻了,没怎么反抗就被我们架到了车上,一上车我们就把他们的眼睛用封口胶缠上了,手脚也缠了……天黑,人又紧张,估计他们连我们的模样都没看清楚。架到这里以后,我把他们分开押着,老唐很听话,除了问我找他干什么以外,连喊一声都没有,那个司机起初还反抗,被金高踢了两脚以后就老实了,呵呵,这个混蛋也许是没经历过什么场面,刚才还抽抽搭搭地哭,这阵子竟然睡他妈觉了……接了你的电话以后,我让唐一鸣给他老婆打电话,要五千万,唐一鸣不答应,说,杀了他他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跟他磨了一阵嘴皮子,最后他说,他可以拿出三千万来,我答应了他,我主要是怕夜长梦多,你能理解我吗?好……我的任务基本完成了。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已经明了,干脆后面的活儿你来干吧,我暂时隐一下。”


我点了点头:“就这么办,他还清醒着?”

董启祥说:“这家伙清醒得很,刚才还跟我要酒喝呢,我给了他两瓶,别把这个混蛋喝大了。”

我点了一根烟:“你去把常青和金高喊到司机那屋呆着,我直接跟唐先生见面。”

金高和常青被董启祥喊了出来,刚想跟我打招呼,我摆了摆手,直接进了最东面的那一间。里面亮着一个昏黄的灯泡,窗上挂着一床厚厚的棉被。一个头发凌乱的胖子歪躺在炕上一动不动,因为他的眼睛是蒙着的,我看不出他的表情。他似乎没有觉察到屋里进来了一个人,我站了很长时间他都没有动一下。我咳嗽了一声:“唐先生你好啊。”


唐一鸣猛一激灵,想要翻身,无奈手脚都被缠着,他只是蠕动了一下:“你是哪位?”

我坐到炕上边给他解眼睛上的胶带边笑道:“睁开眼你就知道我是谁了,慢点儿睁啊,别晃了你的眼。”

这小子很懂得保护眼睛,我已经给他解开了胶带,他还是不睁眼:“让我闭一会儿眼,你是谁?”

我发现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家伙,如果再年轻几岁,他应该跟刘德华有的一拼。

“别问了,把眼睛睁开,好好看看我,记住了好去报案。”我拍了拍他的脸。他最后收缩了一下眼皮,慢慢把眼睛睁开了,转悠着眼珠子上下打量我:“咦?面熟……你是?想不起来了……好象不认识。”我把嘴上的烟拿下来给他插到嘴里,淡然一笑:“我叫杨远。”唐一鸣猛一哆嗦:“杨远?蝴蝶是你吧……我认识我认识,当年跟孙朝阳……”我打断他道:“唐先生认识的人还真不少呢,呵呵,你以前见过我?”唐一鸣眼珠一转:“没见过,不过我经常听大家说起你,你很了不起……杨先生,能把我的手解开吗?太难受了。”我笑道:“可以啊,难受的事情咱们不干……唉,你可真是个大老板啊,当年我蹲监狱的时候,整天被人绑着呢,好了,活动活动手。”唐一鸣摔摔手腕子,撑着窗台把自己的身子坐正了,姿态优雅地做了几下扩胸运动,脸上立马有了笑容:“杨先生是个懂道理的人,要钱不要紧,人的尊严也要保持嘛。”我不明白他这话是表扬还是挖苦,单刀直入:“唐先生,刚才我跟你太太接触上了,她很懂事儿,你交代的工作她正在为你做呢。我来问你,你拿出这三千万来有没有困难?”唐一鸣苦笑了一声:“要说有困难那是肯定的了,可是……刚才那位朋友对我说了你们的情况,说实话,我不是英雄,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商人,我很珍惜自己的生命。杨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有所耳闻,你要钱,我要命,这就是咱们的生意,我没有话可说。”


“哈哈哈哈,”我仰面大笑,“痛快,唐先生是个痛快人!”

“呵呵,”唐一鸣也笑了起来,“别的我不想说了,我只问你一句,你想扣我几天?”

“这就得看你的表现了,”我打开一瓶啤酒递给他,“也许一天,也许两天,也许……”

“我能给我太太再打个电话吗?”唐一鸣用手擦着瓶嘴,声音相当沉稳。

“可以,”我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先让我打一个,”随手拨通了春明的手机,“兄弟,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我和姐姐在他们家里,已经凑了几百万了,就等明天去银行了。”

“好,好好对待姐姐,咱们都是文明人,”把手机递给唐一鸣,“来吧,该你了。”

唐一鸣推回了我的手:“我用自己的。”我关了手机,把窗台上他的手机递给了他,“唐先生很讲究嘛,打吧,说话要迅速。”唐一鸣的手机是关着的,他开了机,边拨号边嘟囔了一句:“伙计们真是的,好几个电话没接呢,耽误事儿啊……喂,燕子吗?我是一鸣,钱准备得怎么样了?哦……你听我说,你马上去找小蔡,他那里有一千五百万,加上咱们家的那些,可以先凑两千多万,剩下的明天一早你去建行……”我一把给他关了机:“唐先生,对不起你了,我要给你上一堂政治科。哈哈,跟我玩儿脑子是不是?小蔡是谁,谁是小蔡?我告诉你,你也是在生意场上滚打了几十年的人了,跟我来这一套就没考虑一下后果?我想接触的人只有你们两个,除了你们两口子我一个人不想牵扯,明白我的意思?”唐一鸣委屈得像是要哭:“杨先生,你误会我了,小蔡是我公司管财务的,现金几乎全在他那里……有些钱没有他的条子连我都拿不出来……”我笑了:“真的吗?你以为你的生意是国营企业?哈哈,你他妈跟我一样,干的是自己的买卖,你自己的钱为什么还支配不了?”唐一鸣急了:“真的!撒谎我是小狗……不,我是……”


“你是什么我不管,我只知道你现在是我的肉票,出了一点差错我就撕票。”

“杨先生,刚才咱们谈得好好的,这怎么一下子就……”

“我跟你不是一路人,你是个商人,我是个强盗,你最好把咱们各自的位置弄明白了再说。”

“我明白了……可是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诚信,我给钱,你放人,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咱们早一点结束。”

“可是我要是不答应你这么做呢?”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只好拖几天了,我忍着。”

我刚要发作,手机响了,是春明的:“远哥,这婆娘要去找一个姓蔡的……”我打断他道:“哪里也不许去,安抚着她,一会儿我让老唐给她打电话。”挂了电话,我眯着眼睛看唐一鸣:“再好好想想,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唐一鸣颓然倚到了墙上:“我真的没有办法了……那就等我太太明天去银行,然后再去我的几个企业凑凑。说实话,我有钱,可是一天之内让我拿出三千万来确实有困难。”我直直地盯着他看,感觉他似乎不是在撒谎,刚才他说小蔡那里有将近两千万,加上他家里的,应该是接近三千万……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完全可以把这些钱先拿到手,拿到这部分钱,后面的不要了都可以,毕竟这样的事情是不可以拖很长时间的。这事儿值得冒险!起码他家里那几百万已经在我的手上了,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事儿办砸了,我完全可以拿着这几百万远走高飞。记得在监狱的时候,我曾经产生过这样的念头,一旦呆不住了,我就学小杰,混他妈真正的江湖!那时候,我就是一条狼,什么李俊海,什么世上的恩怨,我全可以明着跟他们来,活一天算一天,兴许活得还很潇洒呢……实在不行我就出国,去俄罗斯,去罗马尼亚,甚至去越南、缅甸、柬埔寨。我手下的兄弟无非是少了一个带头人,可是离了我,他们照样活……二子快要成家了,我可以给我最妥实的兄弟一百万,让他照顾二子一辈子。想到这里,我笑了笑,慢悠悠地抽出了那把67手枪,手指套在扳机孔里,一圈一圈地转着:“唐先生,其实这事儿我不着急,我有的是时间陪你玩儿,可是你呢?你有时间跟我玩儿吗?你人在这里,可是你的生意怎么办?你不担心你太太和你儿子吗?呵呵,好好想想,哪头上算。”


“杨先生,我倒是想快点儿结束,可是你不跟我合作……那咱们只好耗着了。”

“话是这么说的吗?”我慢慢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你还真的以为我想跟你就这么耗着?”

“我相信你不会打死我,”唐一鸣的额头开始出汗,“为了区区三千万,你就……”

“哈哈,我会的,”我慢慢打开了保险,枪身后面的红灯亮了,“看清楚了吗?我只要手指一动,哈。”

唐一鸣闭上了眼睛:“你不会的,你不会的……我不相信。”我用两根手指扒开了他的眼睛:“好,祈祷一下吧。”唐一鸣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你不会的,你不会的……大哥,等等!”我没理他:“祈祷吧,我开始数数,一,二……”“大哥,你听我说!”唐一鸣的虚汗连同眼泪一下子流了个满脸:“你放下枪,听我对你说,我要是敢跟你耍一点儿心眼,你马上打死我……”我把枪筒顺着他的额头滑到了他的嘴唇上:“说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杨先生,”唐一鸣虚弱得比一个垂危的病人抬上手术台还要糟糕,他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了,“杨先生,刚才我对你说的话,没有一丝虚假……小蔡那里的确有一千五百万现金,其中一部分是我准备明天送给梁书记的,还有一部分是给……总之,这部分钱全是明天用的,不然我也不会把那么多现金放在他那里……杨先生,这样好不好,请允许我给小蔡打个电话,我就说我在下班的路上碰见梁太太了,正请她吃饭,我想一次性把这些钱全给她……反正你听我怎么对他说就是了,要是你感觉不对,马上打死我,我死无怨言。然后就让你兄弟跟我太太一起去拿钱,让我太太对他说,你兄弟是梁太太的亲戚……如果拿不到钱,你可以让你兄弟直接开枪。杨先生,请你相信我……”


我用枪筒挑了挑他的嘴唇:“那我就相信你一次,打电话。”

唐一鸣哆嗦得不成样子,先把手机打开,然后抓起酒瓶子咕咚咕咚把整瓶酒喝了下去,大口地喘气。

我扯过他的领带,一下一下擦着我的枪,冷眼看着他。

唐一鸣喘了一阵气,颤抖着手拨了一串号码,没等他开口,我一把将电话夺了过来。电话里传来一个谦卑的声音:“唐总吗?刚才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关着机?荣昌花边的朴老板想请你吃饭……”看来这小子没有骗我,这个人应该就是小蔡,我把电话递给了唐一鸣,示意他沉稳着说话,唐一鸣清了一下嗓子:“小蔡,不说别的了,我现在一点儿时间都没有,我在跟梁书记夫人一起吃饭呢。这样,一会儿我让你赵阿姨去你们家,你把全部的现金给她,我有用……别问那么多,这些事情是你该打听的吗?准备一下,一会儿梁书记的亲戚和你赵阿姨一起去取钱,我想一次性把这事儿办了……好了,别罗嗦了,照办。”唐一鸣不愧是商海高人,整个电话没有一句罗嗦的。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呵呵,你是个诚实人。好,给你太太打电话吧。”唐一鸣直接拨通了赵淑燕的手机,开口就说:“我跟杨先生谈妥了,你跟他朋友一起去小蔡家,小蔡已经把钱准备好了,拿到钱以后就给我打个电话。”我接过了手机:“姐姐,是我,杨远。这样,你把钱连同车一起交给我兄弟,我跟我兄弟通了电话就放唐先生走……什么?呵呵,不会的,我杨远既然敢于亲自见你们两口子,目的就是想让你们相信我的信誉,如果我不守规矩,你完全可以去报案,那就等于让我死,我的话你听明白了没有?”赵淑燕在那头哽咽了:“谢谢杨总……我都糊涂了,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我用一种哄小孩似的口吻说:“姐姐,别这样,你先生不是已经告诉你应该怎么办了吗?去吧。”


挂了电话,我用我的手机拨通了春明的电话:“跟着姐姐去小蔡家,路上注意着点儿,走吧。”

唐一鸣双肩一松,吼地吐了一口长气:“谢天谢地……”

我收起枪,用牙齿起开两瓶酒,递给他一瓶,砰地跟他一碰:“干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