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207章 精密策划

妖刀 收藏 0 20
导读: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207章 精密策划


第二百零七章 精密策划

说话间金高就到了,我让他坐下先喘口气,将董启祥说的事情简单对他说了一下。金高垂头想了一会儿,目光炯炯地问董启祥:“这个唐一鸣认识你吗?”董启祥笑道:“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就像你认识李嘉诚,李嘉诚不认识你一样。”金高说:“我不太注意这些港上的大款,他是最有钱的吗?”董启祥说:“据我了解,他不算最有钱的也差不多,反正最近风头很劲,我也了解过了,别看这个人那么有钱,可是他没经过什么风浪,属于一帆风顺起来的那种,这样的人是很容易对付的。”金高说:“那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这样的事情风险太大了,一旦出事儿就不是一年两年的‘口子’……刚才我想了想,你的设计有漏洞,你让蝴蝶在别的路上等着,你跟常青他们去绑他,那可是在大白天,一旦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蝴蝶想过去帮你都没法帮……反正我觉得这样的设计不是那么完美,最好是去他家里绑,或者在晚上行动……我没干过这样的事情,心里没底,应该好好商量商量再说,任何事情不能操之过急。”


董启祥哦哦了两声,起身走到窗口,我的目光跟着他瞟向窗外,外面飘着很大的雪花,像是楼上撕开了一床鸭绒被。董启祥把窗帘拉上了,房间里顿时朦胧起来,我想去开灯,董启祥摆了摆手:“别开灯,策划这样的事情需要的就是这种环境,黑暗中寻找黎明嘛……蝴蝶,刚才金高说得有道理,你再想一想,应该怎么办才是最稳妥的?”


“刚才我看了一下张子强绑架郭公子的那段情节,里面有个细节我注意到了,”我说,“当时他们决定动手的那条路是一条单行道,张子强让手下的一辆车卡住了路口,这样,别的车就进不来了,完事儿以后把郭公子的车丢弃在一个停车场里,他们很从容地走了。我觉得咱们也应该这样。我想过了,从前海到海园别墅,起码有两公里的路程是单行道,路很窄,两旁全是松树,僻静得很。我可以提前到路口等着,一旦接到你发出的信号,我就装做车坏了,把车停在那里,后面的车就被我卡住了,等你得手以后,我就在后面跟着你,一直护送你们到咱们租的房子里。注意,房子不能租得太远,康家洼棚户区那边就很好,人多,但大部分是外地的生意人在那里租房子……”董启祥微笑着打断我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我已经踅摸好了哪里有房子,也不远,不经过海园别墅,在别墅后面的一个渔村,村头有一个晾晒鲅鱼的农户,我看见他家门口的电线杆子上贴着有房子出租的小广告……”我挥了挥手:“这是后话。接着说,万一你失手了,我可以马上过去帮你。再就是,这次行动咱们得作好一切准备,带上重家伙,防备出大乱子。”


金高赞同道:“应该,万一出事儿,保命要紧,指不定会跟警察遭遇。”

董启祥摇头道:“你想得也太多了,就算是失手,警察赶到的时候,咱们早已经跑没影了。”

金高说:“不管结局怎么样,防备着点儿不吃亏。”

话音刚落,常青进来了:“老哥儿几个在这里研究什么呐,神秘得很嘛。”我示意常青坐下,让董启祥把事情对常青说了一下,常青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我操,老唐?那可是一条大鱼!干,不瞒哥哥们说,我早就惦记着他呢,去年我就想办他,一直没有合适的帮手,这样就好啦,高手们全部出马,老唐就等着拿钱来保命吧……远哥,什么时候动手?”我笑了:“你小子更急。我来问你,你的人把老王怎么着了?”常青皱了一下眉头:“大头这个混蛋真没有脑子,昨晚我没在歌厅,老王在那里耍酒疯,他竟然上去把人家砍了……操,老王是个出名的不吃亏,警察也认识不少,当天晚上就报案了,警察要封了我的歌厅呢。一大早我就去找他了,其实我跟老王的关系还不错,他是我的财神爷呀,老王不听我的,非要让我把大头交出来不可,连长法也去了……长法不向着我说话,说要去抓大头,我对长法说,法哥你别这样,咱们都跟远哥挺好的。长法说,远哥是远哥,你是你,大头是大头,我只想要大头。操他妈的,他忘了当年我是怎么绑他的了……有心跟他们乱来,后来一想,没意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妈的,好话都让我说尽了,正好你来了电话。”我说了他两句,让他赶紧开除大头,算是给老王一个说法,顺手拨通了长法的手机,长法已经回家了,说他把事情压下了,老王一听是我在替常青讲和,二话没说就答应不再找常青的麻烦了,我对长法说:“你告诉老王,就说常青已经把大头开除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以后喜欢唱歌吃花酒到万水千山去,不用花钱,算是杨远给他赔个不是。”长法说:“不用管他,他算个什么鸡巴毛?刚才我去这一趟,什么事儿没帮他办,他还给了我一千块钱呢……”我直接挂了电话,冲董启祥一笑:“他懂个屁,去了万水千山他敢不花钱嘛,给你拉个财神去。”


常青也笑了:“就是就是,他从我那里走了,去了祥哥那里,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金高突然冒了一句:“如果人抓到了,钱怎么要?”

我一怔,方才反应上来:“我操,原来你一直在惦记着这事儿呀,你说呢?”

“绑到咱们‘家’以后,直接让他给他老婆或者他手下管钱的打电话,”董启祥说,“不能跟他罗嗦,夜长梦多,限制时间,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凑足五百万,不然撕票。”金高摇了摇头:“绝对不能让他给手下的人打电话,那样肯定出事儿。他的手下会问,你一下子要这么多钱干什么?他只要一吞吐,那个人马上就会联想到什么,咱们又不在身边,那个人一冲动就容易报案,只要惊动了警察,这事儿办起来就困难了……再就是,咱们都不了解他们内部的事情,也许那个人巴不得咱们撕票呢,就像当年李俊海琢磨蝴蝶一样……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这事儿我已经想过了,这个电话就打给他老婆,任何人不牵扯。”董启祥说。

“万一他老婆也是李俊海式的人物呢?”我笑道。

“我了解过了,他们是一起下过乡的患难夫妻,感情铁得很,她绝对不可能是李俊海。”

“消息准确?”

“绝对准确,我董启祥打从十五岁就策划过绑架的事情,我办事儿很仔细的。”

“他老婆是干什么工作的?”

“以前在商场里干出纳,唐一鸣发达了以后,她就辞职跟着她男人干,”董启祥说,“唐一鸣是以卖电器发的家,后来接二连三地开了几家卖电器的商店,前几年开了一个电子工厂,生产环保仪器,他老婆一直在环保仪器厂工作,那个厂目前由她管理着。她每天都在那里上班,据说是个女强人。他有个儿子,在英国留学,平常就夫妻二人在家。”


我稍一思考,开口说:“我有数了。听听我的设想啊……我想这样,在绑架唐一鸣之前,我亲自去接触接触他老婆,用拉广告的形式。她不是开着一个工厂吗?咱们公司又是干广告的,我可以亲自去她厂里,以最优惠的价格跟他谈广告的事情,女人都喜欢沾点儿小便宜,兴许就跟我热乎上了。然后我再利用这层关系,跟她吃吃喝喝……”


“我怎么越听越糊涂?”金高纳闷道,“咱们想要绑架的是他男人,跟她有什么关系?”

“别打岔,听蝴蝶说,”董启祥似乎听出了我的意思,“蝴蝶,继续说你的。”

“我明白了,”常青猛地拍了一下大腿,“老婆汉子一起绑啊,万无一失!我跟杰哥当年干过这事儿。”

哈哈,原来小杰也干过这样的买卖,我很感兴趣,示意金高不要说话,让常青说说当年他们是怎么干的。常青说,有一年春天,他跟小杰还有老猫三个人盯上了一个郑州人,那个人是个倒腾棉花的,土财主级别,要钱不要命,五十多了也没有个后代,正赶上他刚娶的媳妇怀孕了,把他高兴得买卖都顾不上做了。小杰就计上心来,把两口子一遭绑了。他本人陪着土财主,让常青和老猫陪着土财主他老婆,没几天土财主就蔫了,乖乖地交出了八万块钱。我笑了:“还是小杰厉害,这是捣了人家的老窝了嘛……你们具体是怎么拿的钱?”常青说:“那还不容易?杰哥让他们两口子整天通电话拉家常,拉着拉着心理就崩溃了。然后我和老猫就跟着他老婆去取了银子,全他妈现金,长毛了都。”


“哈哈哈哈,”董启祥疯狂地笑了,“好,好好,值得借鉴,值得借鉴啊,蝴蝶你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异曲同工啊,”我矜持地笑了笑,“记得当年我跟小杰策划‘黑’孙朝阳的时候,我们也曾经心有灵犀过,小杰还说,这叫英雄所见略同,呵,没想到在唐一鸣这事儿上我跟他也有共同点。我是这样想的,等我跟唐一鸣他老婆接触上以后,就可以编个理由让她出来了,为什么这样?有我的想法。如果他老婆是在没有咱们的人的情况下接到了唐一鸣要钱的电话,她第一反应就是找亲戚朋友商量对策,这样一来是拖延时间,二来是,万一这帮人里面有个‘吃生米’的,不顾唐一鸣的性命,直接报案,那么咱们的行动必将以失败告终。我这不是在表扬警察的本事,我是想安安稳稳地活着,我不想在任何问题上出一点儿差错,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好了,我继续说,他老婆当着我的面接了电话,我就可以亮明我的身份了。他一定听说过我的名字,甚至我还可以把身份证拿给她看,当她确定是我在干这件事情以后,你猜她会怎么着?求我放了她男人。那么我就可以跟她谈条件了,具体怎么谈我还没想好,总之,这么做万无一失。”


金高的脸色凝重起来:“蝴蝶,这样做太危险,就算咱们把钱拿到了,你也就暴露在他们的眼前了。”

我把董启祥带来的书丢给他:“看看张子强是怎么干的再说。”

金高把书又给我丢了回来:“我不看,香港的情况跟咱们这里不一样,香港人也不是大陆人。”

我暧昧地笑了:“但是人都知道保命吧?这一点无论哪里人都一样。”

“远哥,金哥说得有道理,你想想……”常青猛吸了一口烟,“你想想,当年我跟小杰是什么处境?我们这样干了谁也不知道我们是谁,干了一票就远走高飞了。可是你呢?你不可能跟杰哥一样吧?所以我觉得还是慎重点儿好。”


“你们都错了,让我来给你们分析一下,”我悠然翘起了二郎腿,“刚才祥哥说咱们要的数目是五百万,我说,少了,哈哈,少多啦。我他妈要五千万!这样的数目他在很短的时间内能够拿得出来吗?拿不出来怎么办?咱们有时间跟他们玩儿捉迷藏的?没有,时间就是生命。所以咱们必须有一个人亲自出面,这就叫做赌,赌什么?你们以为这是赌命?非也,这是赌钱,让他们感觉我是在赌命,他敢跟我赌吗?答案是,否。唐一鸣和他老婆在商海上混了这么多年,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如果咱们在跟他耗时间,还真不一定是他们的‘个儿’,那么怎么办?我刚才说的是唯一速战速决的办法。我想过了,只要咱们把钱拿到了手,他们把命赎回去了,就万事大吉了,他们没有胆量继续跟咱们斗。大家可以分析分析,五千万对于他们来说是很小的一笔数字,他们永远不会为了这已经出去的五千万再去玩什么花招,因为我可以把话给他们撂在那里,想好好做你的商人就乖乖地听话,不然……哈哈哈。这样,以后即便是经常见面他也会守口如瓶的,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他,盗亦有盗,这事儿过后我不会再纠缠他了。祥哥,你不是仔细研究过张子强吗?看看他是怎么做的……好了,我决定了,这叫不大胆不赢杏核,大家放心吧,我杨远从来不干冒险的事情。”


“不行,你不能亲自出马,”董启祥忽地站了起来,“让春明去,你可以在最后关头出面。”

“春明顶事儿吗?”金高摇了摇头,“够戗,太年轻了……我去?”

“你?”董启祥笑了,“你像个做广告生意的人嘛,就让春明去,长相斯文,能说会道。”

“我赞成春明去,”常青也站了起来,“我了解春明,胆大心细……”

“你们都别说了,让我考虑一下。”我坐正了,点上烟,细细地想了起来。

董启祥一把拉开了窗帘:“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猛一回头,“蝴蝶,别费脑子了,听我的,就让春明去,他是义祥谦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老板,完全有理由接近唐一鸣的老婆……对了,我还忘记告诉你了,他老婆叫赵淑燕,是个半老徐娘。”突然一阵淫笑,“嘿嘿嘿,也许春明这漂亮小伙儿一去,她立马转了腿肚子呢,这世道什么事情没有?唐一鸣五十来岁的人了,鸡巴好不好使还是个事儿呢。妈的,我真想亲自去完成这个任务。春明呢?上班了没有?”


我想了一会儿,觉得这是个万全之策,赵淑燕说不定见过我,或者在我去跟她接触的时候,她身边的人有认识我的,万一多嘴告诉她我是谁,说不定会引起她的怀疑。春明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影响力,即便是有人认识他也无所谓,最终目的是在董启祥他们动手的那一天把她引到外面来……如果不需要我出面就能把事情完结了,那更好。万一赵淑燕提出她想见见顶事儿的人我再出面也不晚,我可以先跟她通电话,根据情况再实施下一步的计划。对,就这么办吧。我顺手拨通了隔壁春明办公室的电话,春明过来了:“呦,哥哥们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什么事儿都让你知道,那还叫义祥谦?”董启祥上前抱了他一下,“年轻人,交给你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祥哥又在忽悠我,”春明推开了他,“不会是像上次那样,让我冒充你去相对象吧?”

“啊?”董启祥故作震惊地张开了手,“真有你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会吧?”春明倒退了两步,连连摇手,“我不干我不干,你拿我当什么人了?”

“鸡巴操的们在商量什么呢?”林武一步闯了进来,“春明想要不干什么?我干,给钱就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