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种兵之狂战伊拉克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二十九章 闯下大祸

tdxs6916 收藏 0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情况危急。

虽然看样子几个背枪的人并不像是冲他们来的。但是阿塔克翻上墙头却被逮个正着。

“什么人?”其中一人大叫着,他的同伙们立即跟上来。

看样子他们是伊北部库尔德人,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工人党还是民主党。

只听见哗啦哗啦拉动枪拴的声音,几个人端着枪围了上来。阿塔克和莱克知道此路不通,他们迅速地将身形退了下来。“一定不能让他们开枪!”莱克说。如果枪声一响,肯定会吸引更多的敌人到这里来。那样他们将会被困在这个小院子里,跑都跑不掉了。

敌人就在墙外,只听见一阵叽哩哇拉的命令声,一阵脚步声远去了。阿塔克知道,他们一定是绕过来包抄了。

阿塔克换了个位置,他踩住莱克的肩膀,借着一棵小树的掩护向墙头外面望去。只见一个端着枪的库尔德人正如临大敌地对着阿塔克露头的地方,另一名库尔德人跟他背对着,他们准备着随时到来的攻击。

墙外只有两个人,他们可以下手了。阿塔克操起手中的匕首,对准了库尔德士兵的喉咙。一道寒光过去,那枚匕首已经钉在他的咽喉上。他的队友一回头,阿塔克手中另一把刀子射过去。他漂亮地结果了这两个库尔德人。知道此地不宜久留,阿塔克攀上墙头,拉住莱克的手将他拖上来。两个人拔下死尸身上的刀子,迅速消失在小镇外面的小树林里。

当那几个包抄的库尔德人绕进院内,他们发现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其中一个人骂骂咧咧地向他的队友们抱怨着,看样子他是怀疑自己的队友们看花了眼,这个院子里怎么可能有人呢?就在这时,他的一名队友发现了倒在草丛深处的两具尸体。他哇哇大叫着,他的队友们跟了过来。

将两具尸体拖出来,他们发现死的这两个人是自己的战友。两个人都是一刀致命。

什么人干的?一名队员抬起枪口,向着空中放了一梭子弹。他在召集自己人。与此同时,他们迅速地组好队形,向屋子里包抄着。

屋里没人。

突然,另一个队员大声叫道:“不好,他们从围墙上跑了!”他发现了围墙上有人爬过的痕迹。

几个人忙又绕到墙后,此时他们看到的却是他们倒在血泊里的战友的尸体。

小镇被惊动了。几十名背着枪的武装人员围过来。这时,有两个人报告说方才他看到有两个陌生人到镇上来过。

“是他们,一定是他们!”一个头目模样的人大叫着,“那些该死的工人党,他们一回来就对我们下手了!我们一定要报仇!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我看见他们好像朝东南方向逃去了。”

“东南方?那是拉德巴的地盘,我们赶紧追,绝不能让他们跑回去!”

这时阿塔克和莱克出现在离此不远的另一个镇子里。虽然知道那些库尔德人发现自己人被杀之后他们一定会追过来,但是莱克知道自己必须要搞清那个所谓的哈德尔在什么地方。

看样子这是一个大镇子,镇子里面都是穆斯林。他们走进镇子,望见远处有一位老人。阿塔克和莱克走上前去。

他们要向这位老人询问哈德尔在什么地方。老人花白的胡子,正一个人静静地靠在墙根底下。他一脸沧桑,抬了抬眼皮看着这两个远道而来的年轻人。他问:“哈德尔在此西南六十里,年轻人,你们为什么要到那里去?”

“我们去找一位朋友。”莱克说。

“年轻人,你们身上杀气很重,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那个地方。”

“为什么?老人家,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我们不能到那里去?”

“那里是库尔德民主党的总部,那里杀气很重。”

莱克一惊,他顿时明白了什么,那个该死的库尔德人给他们指错了路。他问道:“老人家,那工人党的总部在什么地方?”

“他们在东北方向的埃尔比勒,我想你们一定迷路了。但是,你们最好不要到那里去。”

“为什么?”阿塔克问。

“听说库尔德工人党又杀回来了,我还听说那里发动了政变,死了好多人。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到那里去了,年轻人,生命对一个人来说只有一次,你们应该懂得去为它做些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有许多事情比杀人更重要。”老人不紧不慢地说。

“什么?老人家,你是说那里发生了政变?”

“是政治都会有流血牺牲,可惜有些事情是表面上的,有些事情却是我们看不到的。今天你杀死了你的对手,明天,他的人就会来找你报仇,年轻人,愿真主安拉原谅你们这些年轻人,你们赶快走吧。”

“听起来你多像一个预言家,”阿塔克笑着,他看了看莱克。莱克突然叫声不好,他连忙去拉阿塔克。

然而还是晚了。阿塔克手中的匕首已经刺中了老人的心脏。

“你……”莱克有些惊讶。

“阿塔克手下从来都不留活口。”阿塔克得意地吹了吹刀子上的血,这已经是他的一个习惯:“难道我们让他留下来,让他们告诉那些库尔德人我们去哪里了吗?那些预言别人死亡的人,往往会死在别人前面。”

莱克回望一眼,老人安祥地靠着墙根坐着,那表情就像是在闭目养神。

“愿你安息。”莱克说着,拉上阿塔克沿着小路向远处奔去。

从老人口中得知库尔德工人党又杀了回来,那一定是哈达维一行人了。发动了政变?是谁发动的政变?为什么发动政变?长官现在的处境怎么样?这些都是无法不考虑的问题。

当莱克还想向老人问点儿什么的时候,阿塔克却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这时候,莱克面前的阿塔克终于恢复了本来的面目。“谁如果选择他作为对手,那一定是这个人的灾难,”莱克笑了一下。

他们刚离开镇子不远,就听见镇子里传来一阵喧哗,还伴随着女人们的尖叫。或许是有人发现老人的死了,或许,是那些库尔德人已经追到了这里了。此时不管那里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对莱克来说最重要的是赶到埃尔比勒库尔德工人党的总部去。

此时鲁莽的阿塔克不知道死在他刀下的是什么人。如果事先知道,那一刀他是无论如何也刺不下去的。

自从那天晚上死里逃生之后,阿塔克变得越来越残忍。以前在三角洲部队的时候,他总是将自己的暴躁的一面让别人看。这是因为他故意要这么做的。

阿塔克是一个从贫民窟走出来的孩子,跟那些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北们相比,他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强烈的自卑感。在美国,穷人的地位是很低的,阿塔克一直感觉自己在队友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他羡慕那些招摇过市的年轻人的同时,心里又恨得他们要死。在三角洲部队里,阿塔克没有一个朋友,他更不主动同任何人交往。他总是没完没了地暴躁地向他的队友们发着脾气,只有他自己知道,在强悍的外表下面,掩盖自己一颗自卑的心灵。

一个极度自卑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极度自尊的人。阿塔克不容许任何人对他有丝毫侵犯。所以,在三角洲部队里,他是一个出名的恶棍。酗酒、打架、我行我素,但是,这并没有妨害他成为三角洲最好的侦察兵。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他的本领越来越强,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大。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够制服他,这个人就是克拉克。

阿塔克之所以佩服克拉克,是因为这个长官跟自己一样,也是从贫民窟里走出来的。他把克拉克当成了自己的榜样。

那天晚上,阿塔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莱克面前丑态百出。虽然喝了一些酒,但他感觉自己醉不至此。内心深处强烈的委屈让他不能自已。一个人,总会在特定的时间或者特定的场合被某件事情打动。那天晚上,当莱克向他说起自己的往事,阿塔克被莱克的话深深打动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个队友家里会有这么深的渊薮,他更不知道,一向在三角洲部队里温柔得像个女人的莱克心里会有如此强烈的复仇的信念。从那一刻起,他在内心里把莱克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一个像他这样的人一旦恢复了自信,对别人来说将会是一种灾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