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09.要钱省钱挣钱[下]

7821144 收藏 9 56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09.要钱省钱挣钱[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朝会散后,将八大臣召至大书房,只说了一句话:"除了杜大人,你们几位就不用到齐天远那儿了.等下次朝会,拿出一半儿来,本王就说是各位捐地."

哪个不是明白人,除了叩谢还有什么?

齐天远从三月七号开始忙着收赃款,头一天就追到了个掌实权得吏部从三品官员家中.因为这家伙抱以侥幸之心,只交出了一半赃款.坏就坏在掌实权上,情报局对其调查比较详细,哪有个跑儿啊!

好吗!抄家加撤职查办,一两银子没留住,还得进牢房待几年.而且,专门特别强调了犯罪代价必须要大,要让贪官污吏出了牢房还要还一生得罚款.所以,刑部判这个贪污三十万两,却已一文不名得原吏部官员六十万两银子的罚金,人不死债不烂.

九号,刑部准备了三天后,在情报局配合下开始了直隶省的反贪运动,但不包括天津.前线还是悠着儿,派几个情报员,由左宗棠叫人处理为好.

十号,转到齐天远那儿看了看,如见亲人一般和几个交赃款的官员打打招呼,一个个白净斯文啊!怎么都是贪官呢?看来,官府的确没黑社会的莽汉们组织纪律性好.

齐天远神神密密带我进了密室,拿出帐本儿.扫了几眼,俺这眼睛啊快和眼眶分家了,别不信,就四天时间,光银子就一千七百多万两.至于古董和房地产一类,价值一时哪算得清.让齐天远估计一下,他摆了个手枪的姿势,说八千万两军费回来了.嘿,我那儿还有七大重臣一千万两[捐款]哪!靠!再靠!还以为搞个两三千万两就不错了.真没错儿啊!清国官员之富,天下第一.

齐天远嘿嘿阴笑,说是该记那个被抄了家还罚了六十万两银子的吏部官员头功.

深以为然!感慨那么早有人以身试法.不过,最多也就搞一亿多两吧?京官们太积极的说.不想死抗得,绝大多数在这几天来报到了.敢顽抗到底,十个八个总是要杀,抄抄家还能挖出点儿来.

十一号,进宫.刚进后宫,被俩太妃发现了,恨不得拖着我坐了会儿,问问她们对节约换自由得看法,某太妃如此回答:"......宁愿做穷人家的女儿,也要看天看地看山看树......"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任嘛儿都不要啊!

哦凯哦凯,给你们自由!何况,还不会让大家受穷呢!

然后,去给两位太后请了安.慈安对自由没发表感叹,但眼中的渴望明显.慈宁就直接多了,先是表功,说自己怎样操劳了五天,宫内是个人物就传达了,没睡过好觉.接着问我打算给后宫中人怎样个自由,且一样样细问.二十五岁,尚留有一丝少女天真吧!

自由面前,没有人心老.在后宫转了一天,只有两个太妃故作姿态,装出一副无所谓得样子,但被引诱着谈起少女往事,难免向往之极.其他众人则欢喜之情溢于言表,一致认为,衣食住行四项,除了居住面积固定了,其它所费完全无需过多.像衣食两项,浪费太大了.出行也无需八抬四抬大轿,两个人抬不行吗?

哦,对呀!怎么光想着省钱,难道不能挣钱吗?只要改改革,把浪费得利用起来啊!想着想着,忘了回答女人们关于自由得提问......

十二日,召安和与来旺俩最红火得大太监交待任务:皇宫大裁员.

问裁多少?

答先裁一半儿.不想降低留下人员的待遇,可经费裁一半儿了啊!皇帝都是垃圾,三万多太监宫女,站十排都一眼望不到边儿,不嫌累啊?

俩太监请监国王万岁定个策略,免得众人不知如何是好.

嗯.御膳房和尚衣监先不裁人,司礼监涉及政务机密,先也不裁.其它地方儿你俩看着办,不适合裁员之所提前禀报上来,但相应要多裁能裁之处.但决不是把人一轰了事,给钱,按工龄......入宫年份算......你俩负责定下标准,送这儿来审批就行了.太监吗,五十岁以上令其退休,每月给份银子养着,反正以后不招太监了.宫女不用着急,都是精选而来,个个年青貌美,不愁嫁.那些老宫女也发退休金好了.但不要一刀切,有些老太妃要留谁就留谁[买断工龄和提前退休,就不啰嗦这个了].就这样吧,你俩按我说地去构思,做出个妥善方案送大书房来......

挥退了俩太监后寻思:众臣虽说屈服于监国王之威,可心里肯定有怨气.任事不能做绝,虽是没做绝,但还给他们点好处收买一下......对对对,让他们知道正当钱挣着更爽,同时还能改变些落后观点.四书五经不说不重要,但人家吃饭得手艺也不差不贱啊!

仔细计划了一宿,又一次朝会上,抛出了香饵.

"诸位该听说了,本王要把宫内人等减少一半......嗨,可是呢,本来想省钱,但大家知道本王习惯,一向不亏待谁,谴散一万多人啊!好大一笔银子,算一算,可能还要多支出百十万两.当然了,以后会省回来,本王既不心疼更不后悔,但能少用钱自然更好了,诸位有好办法么?"

众臣你望我我望你,都以为监国王想敲诈勒索.都是读书人,对古往今来众多贪得无厌爱要钱得皇帝知之甚多.本朝监国王大不了不为自己,要钱手段却不次于谁.于是,载垣又被公推出来.

"如内帑无钱,臣等愿意共同承担."

"本王说付不起谴散费了么?"

"那......臣等难明监国王万岁之意."

"钱的确想让你们出,但要你们心甘情愿......"

"臣等甘愿!"

"别在明白人面前说瞎话儿了好不好!回班吧,听本王说......"

"恭听监国王万岁吩咐!"

哎,这些大臣,不用训练就能大合唱,只要皇上级人物哼哼哈哈当指挥,反正他们明白不明白都众口一致.

"你们哪,习惯将商人当下等人,可又有几个人看到人家生意做得好而不去参一股呢?参干股净分钱得也大有人在吧?当然,华夏历史上官员地位一直最高,有些破习惯不能全怪你们,再说占便宜得太多了,几个能不得红眼儿病啊?

现在呢,本王就想看看你们当商人的资质怎么样?大清要成立商务部,那里的肥缺谁想要,谁就先给本王试把试把.如果,觉得自己不行,可以组织人干啊!商务部是官府部门,本身更需组织能力.当然,大家也可以参股.嗯,没人要参本王干股吧?"

"臣等万死不敢!"合唱声又起.

"那本王给出一个正正当当赚钱发财得机会,而且能让你们相信一定有钱途.不过,我看诸位还是参股加组织为好,不能把政务给丢了啊!可以请能人打理吗.如果谁觉得钱途光明,敢辞职专门经商,那本王就太高兴了.干得好,本王保证,将来照样可以被朝廷回聘,说不定商务大臣就是你......"

"监国王万岁,众臣公推微臣出来请问,怎么正正当当发财?"载垣不情不愿又充满希望得出班提问.

"本王想把御膳房和尚衣监连人带家产承包出去.承包者首先要以成本价供宫内衣食消费,对外则是你们的事.不过,御膳房和尚衣监存在几百年了,样样都是古董,所以,其本身不能有任何破坏,承包人要另建经营场所.但要承包,可是要交钱的啊!"

话音刚落,殿下出现一帮傻子.

"而且,本王可以为其命名加题字,名字都想好了,皇家御膳大酒店和皇家制衣坊,怎么样?"

殿下的傻子们更傻了,没人回答.

"同时,第一个或第一批承包人因重新筹办经营场所等原因,将享受两年优惠待遇......"

三年多执政,虽让人肚子里骂翻天,却不知不觉中给了众臣一个从前不可想象得权力,那就是:有话你就说,决不会有罪.

所以,当第三次开口刚说了一半儿时,底下就有人喊了出来:"监国王万岁,您开个价儿!"

"嘿,有着急得了!别急,你有那么多钱吗?这生意,本王肯定它赚钱,能卖便宜喽?先拉一帮同僚搭伙儿吧你!"

"请问监国王万岁,您这承包价是出多少?"武将出身的肃顺站出来,说到现成儿得.

"别急,说让你们心甘情愿就让你们心甘情愿,咱们君臣就在这儿......来人,把殿门关上,只准出不准进."

吱呀呀,金銮殿大门关闭,几根儿巨炷点了起来.诚心不全点上,让殿里有些强盗分赃得味道.清国大臣,不就是少了匪气吗!

"来来来,别站那么直那么正,跟两排柱子一样,来人,端几十把凳子来,让年纪大得坐着......把众臣的名字写下来揉成一团儿,一会儿咱们抓阄."

几个太监开始在群臣中穿梭忙碌,但大臣们一个个只望着我,最多太监来时报个名.几个假正经得大臣摇着头,但无可奈何.

一边屁股坐在御案上,恢复了几分黑社会大哥风彩:"听好了啊!咱们君臣在这儿来个拍卖,什么叫拍卖呢?就是......为公平起见,本王不准群臣按朋党区分,咱们抓阄儿,随机分四拨儿竞争.争到了可以高兴,争不着也别泄气,本王的内廷改革在继续,虽不见得有御膳房和尚衣监那般摇钱树,但有皇家名头在,效益也不会差.所以,任何打击报复都不需要.钱,只要用心去挣,北京大街上的钱能淹了你大腿.来来来,开始抓阄了啊!"

四拨儿大臣分好,什么朋党?现在是兄弟,哦,是合伙人,要团结!

"本王宣布,皇家御膳大酒店,即御膳房,第一个五年承包底价,注意啊,下次是三年一承包了啊!听着,两年优惠,三年正式承包价:白银一百万两.各位注意,每次加价不少于五万两,但可以超过五万两.预备,开始竟拍,谁先加价?......皇家酒店,皇家酒店啊!那可是真正得皇家酒店啊!想想,谁不想吃御膳?真正得御膳,正牌儿御厨亲手,还是太监端菜.只要他有钱,还不往你酒店里哗哗得流啊!"

"监国王万岁,太监给客人端菜,太......那个了吧?"

"废话,本王要裁至少六七千太监出宫,难道不准他们挣正当名份儿得钱?"

"对,何大人就是废话,监国王万岁说行就行......一百另五万两."

"好,礼部侯大人加价了,一百另五万两,还有更多得没有.想想,再想想......"

"一百一十万两."

"干脆!载垣大人终于出手了.哦,不要这样,禁不起金钱诱惑很正常,只要这钱来路正当,你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一百二十万两."

"天哪!大佬出现了,一次就加了十万两.幸运啊,肃顺大人和端华大人偏偏分在一个群体里,无疑,他们是最具实力得......"

"一百三十万两."

"谁说大清人没血性?哦,是本王这臭嘴啊!现在我承认,这是错误滴......"

"一百五十万两."

"哦,别这样,别这样,我这心啊!蹦儿蹦儿地呀,要蹦出来鸟."满嘴胡说八道着,连网络语言都冒出来了,拼命调动着大家情绪.对,就这样,该斯文得时候装像了斯文,该争地时候要像疯狗.这不,假正经那几个,也开始挥着拳头叫加价呢!

"两百万两."这不,肃顺挥着拳头吼叫着.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看到了肃顺大人志在必得的决心与勇气.可本王不信,我大清被人称为世上最富裕得过家,难道就肃顺大人一个有钱地么?"

"监国王万岁,臣等出二百五......二百六十万两,您就给了我们吧!"载垣怂恿着合伙儿人与原战线的战友对抗.

"公平,大家都要公平,在这里,只认钱,谁想靠权力,老子搞死他."

"对.这儿只认钱,我们出三百二十万两."

"三百七十万......"

"四百万......"

那份热闹啊!我拼命得捶御案,众臣也越来越兴奋.

知道御膳房的承包费最后是多少吗?

七百万两白银.被肃顺端华兄弟为首得群臣拍得,但不准继续竞拍尚衣监了.

知道尚衣监以多少价格成交吗?

六百四十万两.被翁同龢率一群世家子弟抢了下来.

知道吗?我根本没想到能拍这么多钱,理想中只有三分之一期望而已.

因为,我不觉得皇家御膳大酒店能在五年里,除去承包费用外还剩多少利润.事实证明,肃顺那一伙儿十八个大臣,平均利润是每人二十万两左右.说起来不少吧?但肃顺本人,除了四十万两本金以外还亏了两百万两.

为什么呢?

很久很久,我都没搞明白.问肃顺,他打死也不说.而我因随军四处征战,也无心详细了解.直到多年以后,翁同龢才告之,好几个出了大头银子的有钱大臣不是为挣钱去地,而是为监国王万岁平生初次正式提字而来.羞红着脸说自己的书法太拙劣,除了知道是嘛字儿以外,一无是处,太丢人现眼了.

但翁同龢却说:"书法?您除了为几大王牌部队题写了几面军旗,总共就那几副字出世.谁在乎领袖群伦赶走列强,建起新国家的监国王万岁书法好不好?谁在乎帝国开国皇帝的书法好不好?那可是无价之宝啊!几位大臣为抢您几副字的所有权,足足吵了数年之久,从来就没人在乎过书法怎么样."

天哪!我说冯子材将军怎么穷得叮垱响了还乐呵呵得呢?原来,给第五师题地[丛林王者]四个字落他手上了啊!

王羲之?他算个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