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十三章 征『一』

DJ云 收藏 0 12
导读: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十三章 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北风呼呼的刮……


雪花飘飘洒洒……


其时,已是寒冬!


突然!


“嗷呜……”


一声狼嗥划破长空!


哭狼岭!已成为一片雪的海洋。


寒风呼啸而过,光秃秃的树枝上,洒落翩翩雪花;白雪纷飞下,原本翠绿的草地亦也是白茫茫的一片。


林若雪坐在赤狼怀抱中,望着洞外雪海下的哭狼岭,心中甜蜜幸福。丧兄之痛已然渐渐淡去,虽亦不时想起而伤心不已,但,拥有赤狼在身旁,更多的却是甜蜜幸福了。


这些日子以来,她习武不啜,倒是武艺颇进。只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般坚持习武,究是为了报仇……还是抵御这寒冬的严寒。偶尔想起母亲,亦不禁思念伤怀。但亦知武哥哥自会命人照料,自比随自己在这荒山野岭要强得多了。


赤狼怀抱温柔,此时却是坐怀不乱,双眼直勾勾的望着篝火上烤着的肥羊。这些日来,林若雪烤熟的食物,显然让他尝鲜不已,口水“滴答……滴答……”的滴落在林若雪胸上。


半晌,林若雪募然醒觉,笑骂道:“好你个色鬼,谗成啥样了。”赤狼回头见她正擦拭胸前自己的口水,连忙俯头用舌头去舔,林若雪抱着他脑袋,煞是享受。这些日子来,赤狼精力旺盛,老是向她索要个不停,如今的她,已然从那个含羞待放的少女,长成了一个娇媚动人的贤妻了。


现在,林若雪终于懂得——


幸福!


原来也可以如此简单……


亦只有如赤狼这样的野人!


方能给予她这般最原始简单的——


幸福!


如果……这简单可以永恒的话……


离哭狼岭尚远的一处山间马路上,一排排凌乱的马蹄印与脚印,渐渐掩没在纷飞飘落的白雪下,从蹄印看来,竟不下数百之众。这偏僻的山间,于这尚无战火的时节,这些人……所往何方?


那山间马路再过几座小山丘,便是双河村!


常树自小如离开后,便成了双河村备受瞩目的人物,皆言他与圣教有仙缘,圣使竟降临在他府上。常树父母也觉大是光彩,逢人遍说圣使与恶魔大战受伤,常树冒死相救。汪大旭竟也大是附和,半点不说小如一丝不挂的事,想是怕成为第二个王老二吧,不过却总是在常树后边加上一个自己也有份,众村民却不尽信,他倒也不十分在意。祠长也是对常树令眼相看,问他愿意入教成为教徒否,常树自是大喜应了。


汪大旭得知后,也闹着一定要入教,祠长本颇不喜他,但见他虔诚,也勉强应了。从此,二人便由信徒的身份转而成为教徒了。这信徒与教徒一字之差,那可是天壤之别。但凡信教者皆可称为信徒,而教徒则需要一心向教的信徒,还得通过各地方祠长严格挑选。成为教徒后,不但要每日精研教义,还得随当地祠长勤习武艺,以随时响应圣教召唤,卫教卫民。双河村百余村民,也只有十名教徒,加上常树与汪大旭,方凑十二之数。常树苦力活做得多,加上生性木纳敦厚,无论早晚习武还是平日参研教义,倒也不觉甚苦,却苦了汪大旭整日大叫腰酸背疼,苦闷无聊,却竟也坚持不懈。如此下来,他二人倒是各有所进,祠长也是颇为嘉许。


这天!双河村村口!


祠长亲率十二名教徒及全村村民齐聚在这里,似乎在等待这什么,数百之众,竟是异常安静的眺望着远方。


良久,只见远方山路上行来一队人马,为首一人,一身黑衣劲装,宽大的墨黑披风随风飘舞,煞是英伟不凡,却不是林武是谁!


林武身后五骑,赫然便是当初狮狼十骑之五! 但见这五人,个个身形魁伟,满面榨须,其头发更是分别作白色、金色、紫色、青色、红色蓬然披搭在肩头,望之令人生畏!其后,便是清一色灰土教服的教徒,个个腰配戒刀,气势摄人,竟有上千之众。


待林武等行到村口不远,祠长连忙率众迎上去,伏地拜倒道:“双河村圣尊祠祠长何长宏率全村教徒信徒参见圣教武殿殿主、白狮法王、金狮法王、紫狮法王、青狮法王、红狮法王!”众教徒信徒也跟着伏地下拜参见。


林武道:“众生疾苦,免礼平身罢。”


众人方随祠长缓缓起身,欢欣雀跃的带着林武等进村洗尘接风。


当晚,林武便在祠中向众村民宣告,说哭狼岭狼妖作乱,为祸人间,圣教文殿殿主与星月如圣使同往剪除,不料狼妖凶顽,文殿主以身殉教,星月如圣使重伤而回,是以教主特令他亲率圣军前往,歼灭狼妖,以救众生水火,以复文殿殿主大仇,又说凡沿途圣教教徒,除祠长身负传教重任外,必须随行入军,战地邻近百姓信徒,必须在祠长的带领下提供后勤军需保障。


哭狼岭的狼本很少骚扰邻近人类,只偶有猎人冒险进岭方有被害之例,而双河村更是从来未有受其所害,但此时听了龙武这番言辞,却是群情激动,皆言狼妖为祸人间,定要为文殿主复仇。


常树母听到星月如圣使与狼妖大战重伤,更是高兴自己当初所料不错,大是鼓励常树这次有幸入了圣军,定要好好表现,将来好讨到星月如圣使这个俏媳妇,当然,也没忘了叫他凡事保命为重,母亲护子之情,自然流露,常树自是不住点头称是。汪大旭则被自己媳妇包着哭了个够,但也心中感动,心想自己媳妇虽不漂亮,但倒也对我有这般情意,我汪大旭这番就算殉教,也不枉了。


次日,林武便率军往哭狼岭进发,祠长率众村民信徒直送出三里外,方不舍而回,安排后勤准备诸事。


哭狼岭的晨光总是那么耀眼夺目!


赤狼与林若雪正相依坐在火堆旁,津津有味的吃着野果。这些野果都是林雪在冬至前与赤狼一起到山林中寻来储备在洞里的。赤狼素来吃肉,不料吃了林若雪强迫他吃的野果后,只觉满口香甜,竟也喜欢上了这些圆通通的东西,这会,正如吃肉般狼吞虎咽,吃得煞有滋味!不过却似个猴子般,这个果子咬上几口,又丢了去吃另一个果子。林若雪看着他这副猴样,娇笑连连,只得捡食他吃剩的残果。


赤狼好容易吃了个肚圆肥饱,摸摸自己肚子,望着林若雪咧嘴呆笑。林若雪看着他这副摸样,笑道:“亏你还是这块的狼王呢,要是今天这副吃相被你那些狼群看见了,非反你不可,哼!”说完又忍不住呵呵娇笑。赤狼自是听不懂,呆笑了会,突然伸手给林若雪捶起背来,林若雪正吃着果子,被捶得差点呛了出来,连忙用手做了一个捏腿的手势,赤狼连忙又给她捏腿,林若雪娇笑着一边吃野果,一边享受着赤狼的按摩,大是享受。原来她这些日来习武颇累,直感周身酸疼难耐,时而闲着无聊,便教赤狼给自己按摩以做消遣,倒也颇感幸福喜乐。


正享受间,突闻战鼓连想,顿时喊杀声震天,两人大惊,连忙起身循声奔去。赤狼四足分飞,奔行急速,林若雪半年勤练,显然成绩颇著,竟也落后不远。


赤狼奔到山顶一望,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只见远方山间,竟不知何时立起了一大片的军营,军营前上千人马整装以列,肃杀之气迎面扑来,不得不叫赤狼心中震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