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十二章 恨『一』

DJ云 收藏 0 0
导读: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十二章 恨『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常树将小如抱回家中,细心照料,他父母都是朴实的老农,见他救回一个女子,虽是家中贫寒,亦是热心照顾,汪大旭每日都来探望,每每坐在小如床边怔怔痴望,常树怕他不轨,是以每次都不敢离开小如半步。


如此过了两日,到得第三天清晨,常树给小如端了药汤进屋,方见小如竟已苏醒。


但人醒!


心!


是否亦醒了呢?


小如两眼冷漠黯淡的看着屋梁,见到常树,面上只微微一愕,却也不说话。常树知她心中伤痛,连忙走到床边道:“小如姑娘,你可终于醒了,这两天可把我急死了。”


小如仍是目光飘忽的望着屋梁!


又似乎,不是在望屋梁!


而是——


望天!


她为何望天?


更要透过这蛛网结尘的屋梁……望天……


常树见她如此,尴尬的道:“来,小如姑娘快喝药吧,你都几天没吃东西了,呆会可得多吃点饭才行。”


小如似乎没有听见,仍是那般飘忽的望着。此时她既已醒了,常树倒不敢如往日般伸手扶她起来喂食了,心中惭愧自己每每碰到她温软的娇躯,便会邪念陡生,一时呆坐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小如静静的闭上双眼,两旁,竟流下涑涑的泪水。常树知她定是被恶人所辱,自己一个大男人,加之生性木呐,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安慰于她。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一个四十出头的妇人,正是常树母亲。常树见母亲进来,忙道:“娘,小如姑娘醒了,却不起来吃药,你劝劝她吧。”常树母见小如亢自闭眼流泪,叹了口气走到小如身边道:“姑娘,身子要紧啊,有些事,既然都已经发生了,那也是天意,你就别跟自己过不去了,啊!”见小如仍是不语,便接过常树手中的药,扶起小如,喂她喝下。

喝完药汤,常树母又将小如扶着躺下道:“姑娘,你好好休息,大婶去给你做饭。”常树却道:“娘,你就在这陪小如姑娘多说说话吧,我去做饭就是了,爹呢,砍柴还没回来么?”常树母道:“你那老不死的爹,一大早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不等他了,你快点煮去吧。”


常树方到厨房做饭去了。


常树母看着小如凄美落寞的脸,摇头叹息,只觉这么一个漂亮人儿,竟被恶人给糟蹋了实是可惜啊可惜,要不,嫁给自家常树做媳妇倒是常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惜已非清白之身,如此想着,又自摇了摇头道:“姑娘,看开些吧,啊!别这么伤心了,身子要紧啊。”小如终于开口道:“大婶,这世上真有天意么?”常树母道:“唉!天意当然是有的,只是天意却也太不公平了,你看我们家,老老实实过了一辈子,却还是这么穷,而好多恶人,却是过得逍遥得很。”顿了一下又道:“好姑娘,好好养好身子,等你身子好些了,大婶带你去我们村圣尊祠,参拜神龙教的神龙圣尊,以后有了圣尊庇佑着你,就不怕那些恶人了。”原来常树救小如回家,只言小如是在长乐镇做工时认识了一个丫鬟,却也未曾说小如是何等厉害的一个“柔弱”女子!


小如听到神龙教三字,面上微微一惊,旋即又恢复如常,望向屋梁……


道:“恩。”


当午,汪大旭又来探望,见小如已经醒来,大献殷勤,小如见他油嘴,只是不理,汪大旭自讨没趣,却是直殷勤到天黑方告辞离去,走时小如竟应了他一声“恩”,直把他乐得手舞足蹈而去。


次日,常树母见小如恢复得甚快,便叫常树一起带她前往圣尊祠。到得祠中,见了那慈眉老者,原来是这圣尊祠的祠长。常树母正欲让小如拜见,小如忽道:“你便是这圣尊祠的祠长?”


祠长大是奇怪,道:“正是。不知……”


小如又道:“今日可是初四?”祠长道:“是。”常树母惊道:“姑娘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知道逢五逢十便是我们全村集会拜神的日子?”小如点点头,又对祠长道:“明日便是初五,我要你通知全村村民,不得有一人却会。”


祠长愕然道:“噢!这个……姑娘,本教传教四方,却是但凭自愿,并不可强求于人,只怕……”小如道:“此村可有不信教者?”祠长道:“那倒没有,不过参与集会也是但凭自愿的,所以……”小如道:“你便说神龙教星月使者到此,要召见所有信徒便是。”那祠长面上一惊,颇有疑色道:“姑娘,这玩笑可……”


小如从容道:“今日浅水困蛟龙。”


那祠长大惊道:“普救疾苦众生。”


却听小如仍是平静如常,接道:“他日龙翔……”


那老者更是震惊,不待小如说完,连忙躬身下拜道:“双河村圣尊祠祠长,参见圣教星月使者。”原来那几句话乃是神龙教极高秘密的暗语,最后一句乃是“他日龙翔震神州”正是反叛作乱之语,自是不能当着普通信徒说出。

常树母和常树更是惊得目瞪口呆,竟忘了跟着下拜。小如又对祠长道:“众生疾苦,祠长勿须多礼。”祠长方缓缓起身恭恭敬敬的道:“未知圣使驾临,未能亲迎,万望圣使恕罪。”小如道:“你勿须自责,只需依我吩咐便是。”祠长自是躬身应了,又要留小如住在祠中,小如点头应了。


常树母大是想不明白,圣教的星月使怎么会被恶人强暴,又怎会与自己这傻儿子识得,在她心中,那可都是传说中神一般的人物。回到家中,便对常树东问西问,直把常树问得晕头转向,只得道在长乐镇做工时,遇到恶人强取一位卖唱的贫家女子,他出言相阻,不料那恶人是知县的亲戚,竟叫打手打他,还好圣使突然出现相救,将那恶人杀了。常树母本就问过他何以官府会来查他,那时常树只道路过见到有人被杀而已,她素知儿子敦厚老实,便没有多问,此时听儿子详细说来,本来破绽颇多,在她想像中竟成了神话般的画面,心中对神龙教的崇敬之情又上升不少,直道圣尊有眼,知她一家虔诚信教,令圣使救了儿子一命,又道不知什么妖魔竟然谋害圣使,幸好圣尊有灵,又让自己的傻儿子救了圣使,到最后更是当着常树面道,圣使肯定不是被人强暴,定是被妖魔以魔法重伤,那魔法太厉害,将圣使的衣服全烧了,但圣使神功护体,所以虽然重伤,皮肤却是无损,要常树把握圣尊赐予的良机,将来娶到了圣使,常家就光宗耀祖了。


常树直听得面红耳赤,心中却奇怪小如明明是林若雪家的丫鬟,怎么又成了圣教的星月使了。一想到林若雪,不禁又是一番思潮起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