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40/


汪彦4人无聊对练着。


“刚刚真TMM的爽啊,如果不是猎人喊停我一定废了那狗R的。”流氓一个侧踹踢向汪彦的腹部,但嘴上可没闲着。


“你还想要怎么废啊,那小子被你打的最少断了好几根肋骨吧,下巴一定是断裂了。”汪彦躲过流氓的踹踢然后说道。


“日,就他刚那样离我心中的目标远着呢,你还好意思说我,我们4人个里你下手是最狠的,你看狗R的小腿骨都被你生生的搞断了,不过一个字爽啊,停…..停不打了,累死我了。”流氓摆摆了手事宜停下来不再对练了。


“平~~~~~~都给我双手抱头蹲下。”突然的一声枪响,惊动了训练场上所有的人。


“怎么会是恐怖分子。”汪彦趴在地上看了看身后一伙荷枪实弹人员疑问和看着流氓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啊,他们什么时间过来的,妈呀,连装甲车都有,还有武装直升机,为什么他们进来一点声响都没呢??”流氓也非常奇怪。


“闭嘴,没听见让你们双手抱头吗?”这时从后面走过来一个蒙面的恐怖分子对着趴在地上的汪彦和流氓就是一人一个枪托。两个人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无奈的双手抱住头蹲在了地上。


“怎么办我们现在。”流氓轻轻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看看再说吧。”就在2人低声讨论的时间,2辆军车开了进来。


“都给我上车。”恐怖分子大声的命令道。


“走,我们上那辆,和阿迷亮亮和汇合再想办法。”汪彦和流氓站起身走向流氓他们。


“你们2个上那辆车。”可是他们没想到身后的恐怖分子拦住了他们,指了指另一辆车。汪彦和流氓对看了一眼,走向了另一辆车,在上车之前,恐怖分子让所有的集训学员解去了自身的鞋带和皮带。车慢慢的开出了集训中心的大门,在大门口,汪彦看见所有的守卫都倒在了血泊中,看样子都是被军刀给杀的,怪不得恐怖分子没任何的一点声响就进入集训中心。

车慢慢的开进了深山老林,一群人被押进了建造在水中的牢笼中。


“各位士兵,欢迎你们的到来,你们可以称呼我“暴徒”现在我有几个问题希望个位告诉我,不知道那位可以站出来回答我的问题呢?”一个身材高大的恐怖分子看着水牢中的学员说道。


“好,没人原因站出来,那我就自己点人了啊!你,出来。”刚刚进入牢笼中不到2分钟,汪彦就被“暴徒”拉出了牢笼,旋即被绑住双腿,吊上滑轮。


“中国士兵,告诉我,你们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你们基地的最高指挥官是谁。”恐怖分子看着倒挂着的汪彦大声问道。


“不知道。”


“好,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间。动手。”暴徒狠狠的说道。随着暴徒下达的命令,汪彦上半身被沉入污浊的水池。


一分钟…..


二分钟…...


只看见汪彦被牢牢绑在滑轮的腿不停的挣扎着。


“好了,拉上来。“暴徒看着汪彦不断变大的肚子向拉着绳子的恐怖分子叫道。


“不知道亲爱的中国士兵,你现在想起点什么了没啊。”暴徒走到汪彦的身前问道。


“我不知道。”汪彦向往呕吐着肚里的脏水虚弱的回答道。


“哇~~~~”突然暴徒猛的一脚踩上了汪彦的肚子,狠狠的在汪彦的腹部躁踩挤压,直道汪彦口鼻都溢出脏水,昏死过去,暴徒才拿开了自己的脚。


“把他给我绑到木桩上去。”暴徒又命令身后的恐怖分子把汪彦绑到了木桩上。


“妈的,你们这群狗娘养了,给我放了他,有种的来搞我啊。”流氓看见汪彦的样,在水牢里不停的大声骂到。


“不要激动,下一个就会是你了。”暴徒看着水牢中暴跳如雷的流氓阴声说道。


“把他的上衣给我扒了。”暴徒指着汪彦说。一群人把汪彦的上衣服扒了,然后不停的用竹条抽打着汪彦的身体,每一次汪彦昏死过去,他们就用辣椒水泼在汪彦的身上,流着血水的伤口碰到辣椒水,立刻就把晕死中的汪彦给痛醒过来。如此反复几次,汪彦还是没开口说一个字。


“把他给我拉到房子里去。”暴徒狠声的命令道。一群人把汪彦拖进了水塘边的房子里。


“我想有一个人你一定很希望看见。”尾随着汪彦进房的暴徒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汪彦说道。


“谁。”汪彦用沙哑的声音问。


“是我.68号。”从暴徒身后传来了猎人的声音。


“教官,你…….。”


“68号,来先抽根烟。”猎人上前把汪彦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给汪彦点上了一根烟。


“不了,谢谢教官。你怎么会在这里。”


“68号,我劝你还是向暴徒老实的交代了吧。”猎人看着汪彦柔声说道。


“交代什么。”汪彦愤怒的问猎人。


“把你们国家军队的资料只要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然后你就可以加入暴徒的部队,暴徒已经答应我,不会亏待你的。68号,在那么多学员中,你是我最看好的一个,只要你…….”


“你让我出卖自己的祖国,对不起我做不到。”


“68号”


“闭上你的狗嘴,给老子滚,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教官,让老子出卖自己国家来换自己的命,没门……….啊。”


汪彦还没骂完,一记闷棍从背后将他打倒在地上,接着又是一阵雨点般的拳打脚踢。然后汪彦被拖到了另一个水牢中。


“68号.68号。我操你们全家。”流氓看着被拖回来的汪彦痛苦的怒骂起来。


“不要急,现在该轮到你了。把他给我拖出来。”暴徒看着水牢中的流氓命令身后的恐怖分子。


“滚开,老子不用你们拖,自己出来。”


“中国…..”


“呸….闭上你的鸟嘴。老子什么都不知道。”流氓还没等暴徒的话说完,一口浓浓的痰就吐向他,可是离的太远。


“把他给我吊下水去。”暴徒发出愤怒的叫声。流氓在经受了灌水、捆绑吊打之后也晕死了过去。


‘把他给我拉到那土坑里埋了。”暴徒已经彻底的发怒了。


“你们这群够娘养的,给我放了他。老子是他们的头,老搞我吧,给我放了他”被关在水牢中的汪彦看着流氓被一步步拖进土坑,用沙哑的嗓子不听的喊道。


流氓被他推进沙坑,跟着沙土像泥石流般涌向坑内,顷刻掩埋全身,仅露出头额。没一会,流氓就因为压力让嘴唇发紫晕死过去。


“流氓,你给老子醒过来啊,你给我坚持住啊。”汪彦在水牢中不停的对着晕死过去的流氓叫喊着。


整整过了十分种,嘴馋青紫的流氓被暴徒他们给挖了出来,还未等流氓神智清醒过来,一盆辣椒水从头淋了下去,接着流氓被一群恐怖分子围了起来一顿暴打。


“把他给我扔过水牢中。”暴徒全身都是伤的流氓说道。流氓被2个人架着来到了汪彦的水牢前,2个恐怖分子打开牢门就把流氓给扔了进来。


“流氓,流氓。“汪彦抱起晕死的流氓不停的叫。


“呵…….我,我没死啊,NND,搞不死我我一定搞死他。”流氓刚刚醒来就狠狠的说道。


“你啊。哈哈”汪彦看见流氓醒来就说这样的话不由的笑了起来。


在接下去的2天。不断有人被拖出去拷问,两名委内瑞拉学员被折磨得鼻口流血,精神崩溃,那些交代的学员不知道去了那,但是没交代的都被送进了汪彦那个水牢里,到里第4天,阿迷和亮亮也被送了过来,看样子比汪彦和流氓好不了那去,上半身的衣服已经不在了,全身的伤痕,亮亮有的伤口已经化脓了,伤口中还有小虫子在蠕动。汪彦他们3人只能每天靠嘴帮亮亮把伤口中的脓和小虫给吸出来。


到了第五天晚,汪彦他们那水牢中的人只剩下不到15人,也就是说其它的人都已经向暴徒交代了所有的事,但是汪彦并不知道他们是生死,深夜,15个人被带进深山,一桶桶冰水从头淋下,高压水枪射向全身。之后又被带上光秃秃的山顶,接受寒风暴雨的“洗礼”,15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手拉着手,臂挽着臂。


到了早上6点,已经身心疲惫的汪彦神智已经慢慢的模糊了,汪彦只觉的眼前一黑,就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