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几天之后的一天下午,ZGYANAN。

“主席,主席,有从苏联莫斯科来的紧急电报。”

MZD从他的警卫员手里接过这电报,心想,莫斯科来的紧急电报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情,这设立在莫斯科的共产国际总是认为自己是老大,别的国家的GCD不过是他们设立在别的国家的党支部而已。

不过在他打开电报看了一会后,正在院里的警卫员听到主席在叫他,他马上跑到门口喊到。MZD对他说:“快去通知EL和Z老总来开一个紧急会议。还有,要EL将前几天的苏联情报通报的材料也拿来。”

警卫员立即转身飞跑而去,在隔了二十分钟后,ZEL的声音在大门口响起了:“主席,是什么事情这么紧急啊?老总刚回来你也要把他喊过来。”

MAD说:“是很大的一件事情,我刚拿到的从莫斯科发来的电报,里面说了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ZEL问:“共产国际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通知我们?”

MAD说:“不是共产国际的,是我们在苏联养伤的LINBIAO借用我驻共产国际的电台和密码发回来的电报。”说着将手中的电报稿交给了ZEL。

这时ZD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来了:“主席,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

ZD进来后见到MAD和ZEL的脸色很严峻,问:“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老P从前线发回紧急电报了?”

ZEL说:“老总,不是我们的前线的,是从莫斯科发来的,是LINBIAO借用我驻共产国际的电台和密码发的。”说着将自己已经看完的电文递给了ZD。

ZD低下头看了电报,隔了十分钟抬起头来说:“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今天不是西方的愚人节,LINBIAO是不是在那里病糊涂了?”

MAD摇摇头说:“应该不是,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LINBIAO电文里所说的应该是真的。前几天的情况通报上说德国人派了一个军事代表团去苏联访问,带头的人就是那个德国海军上将高特。普里恩。的确利用苏联人的关系和他见了一面。EL,你把前几天的苏联情报通报的材料给我。老总,我们坐下来慢慢商谈。”

几个人坐下后,MZD在仔细看了一会ZEL带来的材料后说说:“LINBIAO电报里面提起的这个高特。普里恩是这份材料里面所提到的德国大洋舰队的司令官,他现在正在奉纳粹首脑的命令出访苏联,但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LINBIAO在苏联养伤的。这个先不管它。他在和LINBIAO的会面中透漏出一个情报,日军已经在集中兵力准备快速解决与GMD军队的战斗,随后就对付我们。日军想比较快的解决中国战场。”

ZEL说:“据我们以前从苏联同志那里知道的一些情况,这个高特。普里恩原先是一艘德国潜艇上的指挥官,他是在去年对英国海军基地的偷袭中击沉英国战列舰而成名的,但在此之后,此人没有在公众前露过脸,随后这个人参加了德国对挪威。法国,荷兰等国的行动,并成功阻止了英国远征军的撤退。不过我们的苏联同志关于他的作战情报也就只提供到这里,更多的就没有了。此人原来是德国海军上尉,现在是德国海军上将,官还是升的蛮快的。看起来这个人在对付德国的敌手方面可能的确有几手。”

ZD说:“但是我想不通的是,德国,日本,意大利几个国家是签有共同反共协议的,这几个国家是盟友关系,他做为一个德国的将军,为什么会向我们提供日军的一些高层情报呢?”

ZEL说:“哦,我还有一个关于此人的事忘了说,据我们苏联同志说,此人的妻子是中国人,是一个旅居法国的华侨。而且据说此人的中文水平不错,可以使用中文与别人交谈。”

ZD说:“即便是这样,这个理由也不能解释他为什么要向我们提供日军的行动情报!”

在开头说了几句话的MAD在说完后点上了一支自制的香烟,他沉思了很久说道:“老总,据你们从各方面所得到的情报看,这个德国人提供的情报是真的还是假的?”

ZD沉思了一会说:“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日军有些地方的调动的确比较奇怪。不符合他们的常规。”

MAD将香烟在鞋底按灭说:“ENLAI,老总你们得要求各部门抓紧时间搜集日军的情报,如果这个德国人提供的情报是真的,那么我们就危险了。老总,前段时间我们批准的华北大规模破袭战已经彻底打乱了日本军队在华北对我军的封锁。而这个德国人提供的情报说日本驻东北的关东军即将大规模南下,投入对JJS政府的大规模战争,现在他们无法通过华北的交通网络向南运动,那么就基本可以肯定他们会对我们发动一个规模空前的‘大扫荡’。而如果我军按计划对日军的堡垒行动的话,就很有可能与他们的‘大扫荡’撞到一起。老总,你们研究下最近我们所得到的情报,如果可以证实这德国人的情报。我们必须通知老P,停止这个破袭战的第二,第三阶段,部队转入防御状态,随时准备对付日军有可能发动的‘大扫荡’。”

“是,主席,那我们走了。”EN和ZD一起向MZD告别。

再回到班加西港来,当马尔塞尤和他的僚机沃尔夫.弗莱前出大队充当预警飞机的时候,在向大队的东南方向飞行了十五分钟后。马尔塞尤突然听见沃尔夫.弗莱在无线电里叫到:“长机,长机,你看我们的东南方向是什么东西?”

马尔塞尤按照沃尔夫.弗莱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在那个方向出现了一些在飞行的东西,但是由于距离比较远,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他在无线电里说:“沃尔夫,那有可能是英国的空军,但是我们离的太远了,看不清楚是不是英国战斗机,所以我们要靠拢一些进行观察。掩护我。”说着一扭机头,向发现可疑目标的地方飞去。沃尔夫.弗莱驾驶飞机跟了上去。

在五分钟后,德国护航战斗机指挥官的耳机里听到了马尔塞尤平静的声音:“报告,我们发现了大批的英国战斗机,由英国的‘喷火’和‘飓风’组成,数量为五十五架,方位为东南210°,离大队约有二十五公里,我们即将与他们接触。”

德国护航战斗机指挥官在询问了其他几个警戒方向的德国飞机后,均得到‘未发现敌机’的回答。他知道来的英国人就是马尔塞尤那里。命令大队立即前去拦截英国战斗机。援救自己的战友。

当德国护航战斗机群在飞到附近的时候,他们听见了在远处传来的机枪射击的声音,等赶到战场一看,已无法见到马尔塞尤和他的僚机飞行员沃尔夫.弗莱。而英国战机的阵型也被搅乱。而且他们似乎在搜索地面,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

德国护航战斗机指挥官命令部队占据对英国战斗机有利的高度,然后寻找机会利用德国战斗机的高速俯冲性能的优势对英国战斗机发动攻击。

这时只见两架德国战斗机从他们下面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如果不是几个发现他的德国战机飞行员视力非常好,压根就没有办法将它和土地的背景色分辨开来,那架德国战斗机飞的着实是太低了。

它悄悄的潜到英国战斗机群的下面,突然爬升,以一种螺旋姿态悄悄接近英国机群后部,而英国战斗机群已经发现了在他们上空的德国战斗机群,英国机群正在散开准备对付德国机群,没有人发现死神已经从他们的编队后面过来了。

哒哒哒,这两架德国飞机的几挺7。92毫米机枪开火了,两架在英国机群尾部的英国战斗机立即冒起了大火,这两架倒霉的英国飞机是‘飓风’战斗机,德国人早就找到了这种飞机的弱点在什么地方了,所以打起来也十分顺手。

当英国的其他战斗机在发现自己的机群尾部遇袭的时候,到处寻找袭击他们的敌机的时候,这两架德国飞机已经高速逃走了。

不过英国战斗机也来不及去追赶他们了,因为在自己的头上,德国其他战机已经扑了下来。他们拼命的寻找在英国战斗机的后上方可以施加攻击的地方,如果一击不中,德国战斗机立即拉起,然后再寻找机会。

此时在班加西港,在德国俯冲轰炸机群投下最后一批炸弹的时候。马上德军的炮兵就开始向英军的防御阵地开火了。在奉了德国指挥官的命令,一定要把佯攻搞的象真正的进攻,所以德国150毫米榴弹炮在后方按照炮兵观测员的报的射击诸元,一点点的对英军阵地实施炮火覆盖。高高腾起的沙雾还没有平息的时候,炮火开始延伸射击的时候。隆美尔的北非军团就开始冲锋了。

当在战壕里的英联邦军队里幸存的,被沙子埋住的英联邦士兵从沙子里挣扎出来,把他们的枪支从沙子里拿出来架在战壕上的时候,由八辆装甲车掩护的步兵群已经冲到来了离他们只有300米的地方。

当德军装甲车发现被他们的炮兵轰击过的英联邦战壕里竟然还有很多英联邦士兵活下来并开始准备反击的时候,德国装甲车开始加速前进,上面的20毫米机炮和并列机枪开始猛烈的向英军战壕开火。

英联邦军也使用他们的‘布朗’式轻机枪和‘马克沁’机枪开始向德国步兵的阵形进行扫射,试图将他们和德国装甲车分割开来。

随着英联邦的机枪火力,一些德军士兵中弹倒下,其他的德军士兵连忙向装甲车靠拢,想借助装甲车的装甲掩护自己。

几把MK13.97毫米‘博易斯’反坦克枪被悄悄的架上了战壕,英联邦军队就是要德国士兵躲到装甲车后面,以掩饰他们架起反坦克枪的企图,不然早早的被德军士兵发现了还反什么坦克装甲。早就被德国士兵给干掉了。

随着几声沉闷的枪声在激烈的机枪和步枪交火声中响起。德军的两辆装甲车猛的一顿,随即就趴在那里了,装甲车的成员纷纷推开各自的出入口想逃离,但被英联邦的步兵用激烈的机枪火力给永远留在了那里。

剩下的三辆装甲车知道他们肯定是中了英联邦军队反坦克武器,但是由于视野狭窄,在装甲车上空敌军的火力凶猛,乘员不敢探出头来侦察。而伴随的步兵则躲在装甲车后面,视野也不比他们好到哪去,再加上硝烟的影响。无法发现英国人的反坦克武器到底在什么地方,只好用装甲车上载的机炮和机枪拼命向英军阵地轰击,并开始慢慢的向后倒车,掩护步兵进行撤退。

负责守卫这段阵地的澳大利亚步兵营营长格伦少校一直在后面的掩蔽所用望远镜观察着德军的这次进攻,他在看完后总觉得德军的进攻里面透着奇怪的味道,但究竟在什么地方,他还没有想出来。

这时他的副营长福克斯上尉为他端来了一杯咖啡。对他说:“我们又打退了德国佬的一次进攻。”

格伦少校摇摇头说:“福克斯,你有没有看出德国人的进攻有些古怪吗?”

“古怪?”福克斯上尉摇摇头说:“我看不出德国人的这次进攻有什么古怪的地方,还是他们在一战进攻战壕的那一套战术的翻版。只是加进了飞机轰炸,然后炮火准备,最后步兵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进行进攻!坦克装甲车也是新加进来的东西。”

“那这次他的坦克们都跑哪去了,你看看战场上有他们的坦克吗?这个不是他们进攻的风格啊,据说我们对面的德军他们喜欢利用装甲部队对我们进行翼侧的包围进攻,在法国他们就是这么干的。今天怎么和我们老老实实的打起了战壕攻防战呢。你有没有注意到,德军在进攻时掩护他们步兵的往往都是他们的装甲车,而不见他们的坦克。他们的坦克都作什么去了,总不可能都在维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