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六)

bigstore 收藏 7 90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而在这天的晚上,驻守在班加西港的英军则在德国北非部队的打击下开始陷入了混乱中,到处都听的见与德军交战的枪炮声,这把在班加西港镇守的英军指挥官塔尔少将给搞糊涂了,从各前沿指挥所来的报告基本上都是自相矛盾的,使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搞清楚德军进攻的规模,火力配属,哪里才是德军的主要突破方向,他只好把自己手里的两个步兵营的预备队紧紧的抓在手里,准备在哪处阵地被突破后,投入这两个营配属城内唯一剩下的一个装甲连对突破的德军实施反突击。同时命令各前沿指挥所一定要抵住德军的进攻,坚持到天亮,他们就可以获得英国空军的支援了。然后他发出了求援的电报,英军指挥部的回电是要他们坚持一个晚上,白天英国空军的火力支援就会赶到,同时会派出增援部队支援他们。他放下心来,指挥城内的炮兵根据各指挥所的报告实施炮火增援。幸好他们在修建阵地的时候,就在城外做了大量的炮火支援标示点,只要城外的步兵能够透过夜色隐约看见有黑影在那些标示点上晃,那么就开火。而德军的炮火似乎因为推算不出英军炮兵阵地的方位,所以英军炮兵阵地未遇到德军炮火的压制。而只是在前沿阵地上落下了大量的德国炮弹。

在天亮以后,英军士兵从他们的工事里向外望去,发现他们昨天晚上与他们交火的德国军队已经退走,在战场上留下了一些被击毁的半履带车辆和‘闪电’卡车仍然在那里冒着浓烟。

英军士兵不敢怠慢,他们随即开始修整被德国炮火打坏的工事,重新布置机枪火力点,,将打坏的大炮给拖走,就在英国人在忙碌的时候,只听见在天空中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随后就可以用望远镜看见德国的机群出现在了天际之处。

英国军官大声吼叫着,要求防空火炮群迅速解算对空射击诸元,以便用他们的防空炮火拦截德国空军即将对他们发起的轰炸。

塔尔少将在接到一线阵地报告说发现德国空军的时候,他赶紧向埃及求救:“我这里出现了大批的德国飞机,他们正在对我们进行轰炸。”

在护航的BF-109机群中,马尔塞尤和他的僚机沃尔夫.弗莱驾机飞在俯冲轰炸机机群上空,沃尔夫.弗莱仔细察看了班加西港的上空,没有发现一架英国战斗机,他很不满的在无线电联络装置里说:“英国人的反应真他妈的慢,现在还不见一架英国战斗机。”

马尔塞尤在无线电里听见了沃尔夫.弗莱的牢骚,回应道:“沃尔夫,英国的战斗机很快就会来的,我们要做的是尽快抢占对英国战斗机的高度,尽力将他们拦截在班加西港外面,不让他们能够冲进我们的轰炸机队里,你明白吗?”

马尔塞尤的耳机里很快传来了沃尔夫.弗莱的回答:“明白,长机。”随后BF-109护航战斗机群的指挥官发话了:“各飞行员注意,我们现在未发现敌机,我命令护航战斗机群立即爬高,占据对英国战斗机的高度优势,同时我们要派出一些飞机作为巡逻飞机,为我们发出预警信号。”

马尔塞尤和他的僚机沃尔夫.弗莱被抽到做预警飞机,他们离开主队向东飞去。而此时德国俯冲轰炸机已经开始分散编队,向地面的英军工事发动轰炸了。

这时在苏联黑海舰队基地招待德国贵宾的住所,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正当周天雷和国内的罗格在联系,商讨‘莱茵河演习’计划细节的时候,突然在外间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拉芬立即走到外间,拿起电话,刚听两句他立即喊道:“卡什娜小姐,你过来听电话。”

卡什娜小姐接过电话,在听了几句后,她对拉芬说:“打电话的是苏联海军司令库兹涅佐夫,他说有重要的事情找我们的高特将军。”

拉芬进到里间,将卡什娜小姐翻译出来的话告诉了周天雷,周天雷说:“你让卡什娜小姐告诉对方,请他等两分钟,我这边和国内的通话结束后会马上去接库兹涅佐夫的电话。”

隔了两分钟后,周天雷走到了外间,对卡什娜小姐说:“你问对方到底是什么事情找我?”

卡什娜小姐对者话筒说了几句之后。然后扭转头对周天雷说:“库兹涅佐夫说您昨天和他说的那个ZG人在他们的协助下答应与您的会面了。时间就定在今天下午两点半。一点钟的时候他们会安排汽车来接您的。”

周天雷自言自语道:“这帮俄国佬,我本来预计他们把时间安排在明天的,怎么会安排在下午呢?”

卡什娜小姐听见了周天雷的说话:“将军,您是不是要对方替您另外约一个时间呢?”

周天雷摇摇手说:“算了,他们安排在今天下午就今天下午吧。我们在这呆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我们很快还要再去别的地方。你和俄国人说,就按照他们约定的时间我去会见那个ZG人。”

卡什娜小姐说:“是,将军,”然后对着话筒又说了几句。把电话听筒放下了。

拉芬走到周天雷的身边说:“将军,您为什么要去见这个ZG人呢,据说在我们的代表团里有希姆莱安排的人,您不怕他们到时会去告一状,说您和我们轴心国联盟的敌人会面。”

周天雷说:“轴心国联盟的敌人,你还真的会用词啊。这个所谓的轴心国联盟的敌人只是对日本人而言的,对我们来说他很有可能是我们潜在的朋友。再说战场之上与敌人的将军首脑谈判的事情多了去了,难道你要说那些人都是通敌的不成。希姆莱的人爱打什么报告就让他去打,我才不信他敢把我怎么样。反正我没有损害德国利益,至于日本的利益,见他妈的的鬼去吧。”

周天雷转过身来对拉芬和卡什娜小姐说:“今天我说的每一个字,不准你们泄露一个字出去。我如果听见有一个字从其他人的嘴巴里吐出来,你们就祈祷上帝是站在你们那边的吧。会祝福你们。知道了吗!”卡什娜小姐和拉芬一起立正:“我们明白,将军,我们决不会泄露一丁点的内容。”

在下午一点钟的时候,苏联人来接周天雷的汽车来到了他们的住处。奥克佳布里斯基走进了德国人住处。他说:“高特将军,我是奉库兹涅佐夫同志的命令来接您过去与我们的ZG同志会面的,库兹涅佐夫同志已经在十二点钟接到了我们领袖的电话回莫斯科了,他很遗憾不能亲自陪将军您继续在黑海舰队参观了。他命令我来陪同您去见我们的ZG同志。汽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请您登车吧!我们为您准备了中文翻译。”

周天雷带着拉芬一起和奥克佳布里斯基一起上了汽车。汽车在苏联的道路上行驶了一个小时后,突然在路边停了下来。奥克佳布里斯基说:“对不起,高特将军,我们按照与那中国人达成会见你们的条件,必须将你们的眼睛给蒙住。如果您不愿意蒙住眼睛的话,我们就只好取消这次会见。”说着拿出了两条白毛巾。周天雷苦笑一声说:“那好吧,你们把我们的眼睛给蒙上吧。”

在周天雷和拉芬的眼睛被蒙上后,汽车继续行驶,隔了一会周天雷感觉到汽车走上了一条远比刚才的路质量要差的路。汽车在行驶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停了下来。

奥克佳布里斯基说:“十分抱歉,现在你们的眼睛可以解放了。”说着周天雷感觉到有人在慢慢的松开他头上绑着的毛巾。光明瞬时而来,周天雷不得不用手挡着外面明亮的光线,隔了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这时奥克佳布里斯基请他们下了汽车,对他们说:“你们想找的人就住在那里。”说着用手一指,周天雷沿着他手指的方向,透过白桦林隐约可见一座房子的尖顶。

奥克佳布里斯基领着两个人走了十分钟,他们来到了那所房子的大门前,奥克佳布里斯基的秘书上前敲门,一会在门上的小窗露出一个人脸。奥克佳布里斯基的秘书对那张人脸说:“我们把客人带来了。”人脸马上消失了,隔了十分钟后,大门打开了。一个看起来象是医生样的人对他们说:“你们进来吧。他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你们了。”

奥克佳布里斯基和周天雷一行人进入了大门。在医生样的人带路下,他们来到了这所房子的大院。

这时只见一个十分瘦弱的中国人坐在椅子上,他身上披着一件苏军的军大衣,脸上不见血色,看起来苍白而脆弱,一副学者般弱不禁风的身材。如果周天雷不认得他或者是不知底细,决无法将他与ZGGCD红军一军团军团长,以后在PINGXINGGUAN歼灭日军1000余人的BALUJUN115师的师长联系起来。一旁还站着一个ZG女人和男子。

奥克佳布里斯基介绍道:“高特将军,这位就是你想见的ZGGCD的LINBIAO将军,这位是他的夫人ZM,这是他们驻我们的共产国际的代表李天照同志。他们原先是在莫斯科郊外的库契诺庄园,后来我们的斯大林同志认为黑海地区气候温和,有利于我们的ZG同志的身体恢复,所以他们才到这里来的。”

然后又向对方介绍周天雷一方:“这位德国将军是高特。普里恩,军衔是海军上将,这位是他的副官拉芬。”然后他就闪到一边。

LINBIAO对周天雷说:“请坐,高特将军。”声音细弱。周天雷心想,看起来他的伤势还不轻啊。

几方坐下后,LINBIAO开口了:“请问高特将军,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你是正在与我们ZG抗日军民浴血奋战的敌人—日本军队的盟军的将军,也就是说我们是间接的敌军,虽然贵国并未向我国宣战。但实际上也应该是处于战争状态。你我在第三国会面我听库兹涅佐夫将军的说法是您个人的一些关于中国未来的想法。如果是劝中国投降日本的东西,我想您就最好不要说了,我们也可以尽快结束会面,免得浪费大家的时间,我听说您到苏联来还有其它使命。”

周天雷料到LINBIAO会如此说:“如果是劝贵国投降我国的盟国,我国会通过正式的外交渠道来做,不会在这种大家都不用负责的地方来说。而且贵党也不是现在贵国的执政党。我和您说那些东西有什么用!我也清楚您和日军在战场上拼死拼活,所以这投降二字是很难从将军的嘴里吐出来的,我身为将军的同行,深深明白您的感受,请将军放心,我不是来做贵国历史上所谓的‘说客’的,而是带了一些我的想法来和将军交流的。”

LINBIAO听到周天雷嘴上吐出一个‘说客’一词,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异的光芒,但随即就消失了。

“诚按将军所说,我党尚不是我国的执政党,将军如果有对我国的什么想法,为什么不去找GMD政府来说呢,毕竟你们曾经在30年代合作过,而且莫斯科也有他们的大使馆。”LINBIAO说道。

“我的想法和贵党和贵军有些关系,所以不可能与ZG的GMD政府来说。但是我也不可能跑到贵国去找贵党的高级负责人来说,我到这之后,听说将军在这里养伤,我想我告诉将军,由将军向贵党的高级负责人转述比较好。”周天雷说道。他转头对奥克佳布里斯基说:“请阁下最好回避一下,下面谈的是一些机密的东西。还有你们的翻译。我有办法与ZG人很顺利的沟通的。”奥克佳布里斯基见周天雷如此说也只好带着自己的秘书和翻译怏怏离开。

“将军你怎么把翻译赶走了,我们没有人懂德语啊。”ZM说道。

“没关系,我懂中文。现在这里只剩下你我的人,你的人可靠吗?还有就是为什么我懂中文的问题将军现在就不要问我了。”周天雷用中文说道。“我身边的人都是可靠的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LINBIAO说道。

“据我们的情报,贵军正在ZG的华北地区发动一场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吧,现在虽然比较顺利,日本在华军队被打蒙了,但是下一阶段。。。。。。。”周天雷说道。

“是吗,我到这里养伤,国内的情况我不是太清楚。”LINBIAO说道。

“反正据我们的情报所知,贵军在开始发动的时候还是比较顺利的,使得贵国的正太铁路线的路轨、桥梁、隧道、水塔、车站等均被破坏;平汉、同蒲(北段)、石德、北宁铁路以及主要公路也被切断。但是我敢说日本在华军队很快就会清醒。并很快会对贵军展开疯狂的报复。”

“我们和日本有情报交换,据我们在他们拿到的情报看,贵军在发动前,华北的日军正在集结部队,而贵国北部的关东军的大批精锐部队也正在南下。他们是奉命准备转送到南方,去执行日本军方的一个最后作战计划。”

“‘最后作战计划’?”LINBIAO开始直起了身子“这计划是什么意思?”

“我们得到的也只是一个计划简介,具体的细节我们也并不清楚。只知道日本军方打算就这个计划比较彻底的解决他们叫做的‘中国问题’是分两步走,第一步是以强大的军事压力压迫贵国的执政党政府。要消灭他几个主力部队,迫使它投降,然后转过身来对付你们。所以他们在华北的部队打算用划蜘蛛网的办法对在华北的贵军进行分割压迫。但是贵军的反击活动好像发动的不是时候,所以现在贵军的处境是比较艰难的。。不过从贵国的全局看,贵军是以自己的牺牲换来了全局的完满。”

LINBIAO几个人互相看了看,LINBIAO说:“那么将军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恕我不能理解将军的意思。”

周天雷说:“我个人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是和贵党贵军有比较密切的关系的。但是现在这个计划还不具备实施的条件,而且我认为贵党贵军也未必相信我们。因此我决定先通过一些小的渠道向贵党贵军提供一些帮助。还有请你们放心的是我的计划对我们和你们呢属于一种双赢的计划,没有谁会吃亏的,当然如果贵党对这个计划觉得不放心,也可以选择中止。不过由于现在没有实施这个计划的基础,所以我也暂不透漏这个计划的内容,先让我们建立一种互信的关系吧,为以后计划的实施先建立一个基础。”

李天照听到这里开口了:“你们不是和我们的敌人日本人是盟友吗,你们怎么会向我们提供一些帮助?”

周天雷哈哈笑道说:“你们对我们的戒心我理解,不过和日本结盟这是我们元首的选择,我说这话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LINBIAO脸上浮起一团红晕,说:“我明白将军的意思了,不过为什么你们不去帮助GMD政府而要来找我们呢?”

周天雷说:“我选择你们也是经过仔细考虑的。我认为GMD政府不可能满足我们的计划要求,而你们虽然现在实力比较弱,但我很看好你们。我认为贵党最后可以是以后我国政府的很好的合作对象。所以我打算先向你们提供一些我们所得到的日军调动的情报,当然我是指日军师团一级的调动,当然在师团级别以下的行动情报我们搜集不到。”

李天照说:“那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不是陷阱。”

周天雷哈哈笑道:“贵军和贵党在中国呆了这么多年,不会连自己的情报渠道都没有吧,你们完全可以将我们所提供的一些情报和你们所得到的相应情报进行对照啊。您难道认为贵党贵军的领导人都是三岁小孩子,这个办法都想不到。”

LINBIAO挥挥手,止住了赵研极想继续说话的想法,他说:“那么你们呢打算用什么样的方式向我们提供日军的情报呢?”

周天雷说:“这个就是我们下面要商讨的东西了。不过请你们记住一点,我们这条渠道决不能暴露。你们所得到的情报都要伪装成从其它渠道的来的情报。否则我们的合作就只好结束。”

LINBIAO点点头说:“这个是自然。”

等他们商谈结束后,周天雷又坐车回到自己的住所,拉芬将周天雷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说:“将军,他们现在在与我们的盟友交战,您却要为他们提供一些帮助。你不怕到时元首。。。。。。。”

周天雷说:“我这也是为德国考虑,日本人不能让他们太肆无忌惮了,得让他们听点话,得有人去牵制他们。而且我出发前元首也和我谈起过与日本的关系,元首他也表示出如果任由日本坐大对我们德国将产生的危害的担心。”

拉芬说:“那您还说什么计划。”周天雷回答说:“那是一个德国要想长远发展的计划,在这个计划里德国在亚洲的朋友只能是中国而不是日本。不过我经过观察,我认为现在的中国政府无法满足这个计划的要求,所以我选择了这些人,拉芬你记住,共产主义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国家与国家之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利益至上,而不是什么见鬼的意识形态。”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