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五)

bigstore 收藏 6 4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在深夜,两个英军士兵在公路的哨卡上正在无所事事的闲聊,其中一个士兵对另外一个士兵说:“坎贝尔,你还有多少时间就可以调回英国本土去或者是调到新加坡?”那个被唤作坎贝尔的士兵懒洋洋的说:“里塞特。回英国肯特郡,我可没这个指望,德国佬已经把地中海的西部给封锁了,我们一颗子弹也别想从那运进来,那里的德国人对于经过那里的任何东西都十分敏感,只要那东西是说英语的他就逃不过被消灭掉的下场。所以我还是希望去新加坡。你呢?”里塞特没有回话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用右手指着公路的南边的方向,说:“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坎贝尔仔细听了听,发觉有什么隆隆的声音从南面传来,他问里塞特:“我们在南面有什么车队吗?我听象是车队行进的声音。”里塞特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叫醒中士。”说着就向一旁的营房跑去。

英军中士杰特因被叫醒后,他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来到哨位上,这时在公路的远处出现了几个黑影,他拿起话筒大声喊道,要他们表明自己的身份,那几个大黑影停了下来,从大黑影上下来了几个小的黑影。在夜空中可以听到他们用英语喊道:“是自己人不要误会。”杰特因问他们今天晚上的口令,那边的人恼怒的喊道:“他妈的,我干死那些当官的,今天换了好几个口令,你到底要哪个?”他们边说边向这边开始移动。这时英军中士杰特因再次发出警告,要他们停止移动,接受检查。这时那边的人大声喊道:“检查个屁,你们敢再耽误我们的时间,我们可就不认人了。”说着举起手中的枪,一梭子子弹就朝天打去。

枪声惊动了在营房里睡觉的英国士兵,他们纷纷的冲出来,有的人甚至只穿了一条内裤,中士杰特因大声喊叫着要士兵进入防御阵位。这时坎贝尔对中士杰特因说:“中士,他们又在移动了。”英军中士杰特因很冒火,他举起望远镜想看看是什么人敢这么大胆,当他举起望远镜刚刚几秒钟的时候,他突然大声喊道:“开火,开火,他妈的,在我们阵地前面是德国佬。不是自己人。”

当英军的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刚刚打出一梭子的时候,德国的迫击炮的炮弹就如同乌鸦一般由天而降,落在了英军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工事后面,紧接着炮弹又落到了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阵地前面,英军中士杰特因大声喊叫要他们转移阵地,正当机枪手们正准备拖着机枪离开阵地的时候,第三组迫击炮弹准确的砸中了机枪工事,中士杰特因见状,连忙拿起电话向连里报告:“连部吗,德国佬上来了。我部遭遇到德国人袭击,敌兵力不明。”说着放下电话跳出工事,准备组织部队抵挡,这时从他后面传来了一股巨大的气浪将他推翻在地,德国人的迫击炮弹落入了他所在的工事,他爬起来,拍了拍身上,没发现身上有什么伤口,他连滚带爬的跑到三班的阵地,见到了三班长已经阵亡。下面的士兵都处在慌乱之中,他立即接替了三班的指挥,命令士兵向德国人的车队侧面进行射击,自己则扛起了PIAT反坦克火箭发射筒,装上一发高爆弹后对准德国车队的打头的一辆车射了过去。

轰的一声,德国车队打头的SdKfz250半履带装甲运兵车被击中,燃起了大火,在车上身上着了火的德国士兵纷纷往车下跳,在地面上翻滚着灭火,旁边未着火的同伴也赶忙为这些人灭火。德国指挥军官发现了三班的火力,连忙叫喊着要车队绕开前面挡路的车辆前进,另一面转过火力向三班的阵地射击,压制住他们的射击掩护部队向英军的阵地冲锋。此时在班加西港的一线阵地,到处都在报告他们已经和进攻的德国军队开始交火。

而在德军开始对班加西港进行突击之前,在黑海舰队这边参观的周天雷到了‘巴黎公社’号战列舰的后甲板上,他问彼加偌夫海军上校:“请问哪些人是这后甲板主炮的炮手?”

彼加偌夫海军上校转身向列队的水兵们大声叫道:“4号炮塔的炮手,向前三步走。”

几个苏联水兵迈出步子,到了队列外面。周天雷上前问道:“你们知道你们所操纵的这炮的射速,射击距离,方向角速度,俯仰角速度,对炮管的保养间隔时间是多少?”米卡基在听了周天雷的话后,没有马上翻译而是转头看向库兹涅佐夫几个人,库兹涅佐夫示意他原话翻译。几个苏联水兵在在听了米卡基的翻译后面面相觑,然后摇摇头说:“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不过军官们也不知道!”

周天雷转过身来带着讽刺的笑容说:“什么都不知道,希望上帝保佑你们,让你们这些可爱的水兵和他们的军舰一直到服役结束都不用投入战争。”

奥克佳布里斯基鼻子里呼呼的喘着粗气,象一头发怒的公牛,但是有外国贵宾在场,他不敢发作。只好用可以杀人的目光盯着彼加偌夫海军上校,而彼加偌夫海军上校心里发虚,根本不敢与将军的目光对接。

周天雷接着说的话暂时缓解了现场的气氛:“先生们,你们知道我是德国潜艇军官出身,下面我想去看看贵国的潜艇,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参加一次贵国潜艇的例行巡逻。”

库兹涅佐夫说道:“当然可以,我们来安排吧,安排好了我们会通知将军您的!”

一行人下了‘巴黎公社’号战列舰,周天雷走下舷梯的时候看见拉芬站在码头上,周天雷问他:“卡什娜小姐怎么样了,她在哪?”

拉芬回答道:“她在那边的房子里,有两位苏联海军护士在她旁边陪护她。”周天雷叹口气说:“隔几天我还要乘坐俄国人的军舰出海,在海面上军舰的摇晃更大,我出来时军医说我的伤口如果军舰没有剧烈的振动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那就是说我还不能现场指挥军舰作战,不过平时的和平巡逻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当周天雷在码头上看到苏联海军步兵部队盯着自己的海军陆战队士兵的时候,他转过身来对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说道:“两位,我看你们的小伙子们已经打算和我的部下们来个比试了。”

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为了回应刚才周天雷看到他们水面舰艇部队训练上的弊病而对他们所带来的耻辱,现在正好德国海军陆战队想挑战他们的海军陆战队—海军步兵,这可是他们精心训练的部队,他们一下子就答应了。周天雷说:“不过比试的题目得由我们德国方面来出。”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心想:“虽然看外表你德国的海军陆战队的确是精锐部队的样子,不过没有比试过,谁知道你是不是精锐部队!”所以就一口答应下来。周天雷的出的第一道题目是:“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要求双方各出十个人组成一个标准步兵班的编制,携带各自步兵班的武器,背负25公斤的负重跑5公里越野,以全体成员先回来为胜。”

当德国海军陆战队班和苏联海军步兵班出发后,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诧异的看到几个没有参加5公里越野的德国士兵脱下衣服做准备活动,另外几个德国士兵则在做靶子,等靶子作好后,那几个脱下衣服的德国士兵拿起靶子扔到海水里,然后自己也跳进海里,隔了一会后可以在码头上看见他们将那些靶子慢慢的推向远处的海水里,并用绳子绑上靶子,不让它们随着海水飘走。

在隔了20多分钟后,先是德国海军陆战队的队员出现在了码头上,然后紧跟着在后面出现的是苏联海军步兵。但是德国海军陆战队员的军容仍然可以算的上是严整,而苏联人则跑的稀稀拉拉,有些人出发时身上所背的武器都不见了。在随后的几分钟内,德国海军陆战队员和苏联海军步兵陆续回来。

当全部人马回来齐后,周天雷吩咐在旁边记时的拉芬报出时间,拉芬站出来说:“德国海军陆战队从出发到集合时间为25分34秒。苏联海军步兵为31分40秒。”

周天雷说:“下一个比试,你们两个刚跑完的步兵班使用班属步兵火力对你们西南面的浮标进行射击。”

德国海军陆战队员立即前冲占领了射击阵地,步枪手们首先占据假想阵地,随后是机枪,MG34机枪架在早已垒好的沙包上,然后机枪副射手将弹链从弹药箱里拿出,压进了MG34机枪的受弹口,而50毫米迫击炮也被射手架好,最令苏联人惊讶的是在这个步兵班中德国人竟然还配备了狙击手,他在迫击炮的后面占据了射击阵位。

随着拉芬的射击开始的口令下达。首先是98K步枪的枪声响起,步枪手们不停的射击,拉枪栓,射击,填弹,随后是MG34机枪短促的点射声,然后是迫击炮手的报告他们被指定攻击浮靶方位的声音。随着很沉闷的一声,迫击炮弹离膛而去。落在了浮靶左面5米的地方。“没打中,纠正射击。”然后报出了炮火修正数据。第二发迫击炮弹准确的砸在了浮靶不到1米的地方,腾起了高高的水柱。

而狙击手的射击尤其让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注意,因为苏军在苏芬战役吃了芬兰狙击手的大亏,他们想看看德国狙击手的训练水平,不过他们也知道这应该只是德国部队配属在步兵班的战术狙击手,而不是经过全训的狙击手。

只见他他披着伪装网,身上到处在伪装网缠满了不知从什么地方搞来的草。手中枪也用布条缠着,在瞄准了一下后,慢慢的拉开了手中的98K狙击步枪的枪栓,然后不慌不忙的打出了第一发子弹。紧接着就是第二发,第三发。

在德军的射击结束后,周天雷示意那些刚才布设靶子的陆战队员将靶子从海水里拿上来让大家看德国人的射击成果。当靶子被摆到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面前的时候,虽然他们已经想到德国人敢这么做肯定是有所持的,但还是被射击成果吓了一跳,几个步枪靶没有哪一颗子弹射到八环圈外的,机枪靶已经把八环圈给撕的粉碎。迫击炮靶更干脆,那个已经无法瞧出是靶子了,最令他们关注的是狙击手靶,只有2个地方才有弹孔,一个地方是靶子模拟人的头部前额的地方,另一个是心脏的所在地。

苏联海军步兵在看过他们同行的射击结果后,个个脸色煞白,他们很明白换做是他们,别说在跑了5公里后未经多少休息就马上投入战斗,就是让他们不去跑那5公里直接射击在海水的晃荡下不停摇动的目标,他们也未必有他们的德国同行这样好的成绩。

周天雷问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两位将军,我们的下一个比试科目是不是5000米武装泅渡?”

奥克佳布里斯基连忙摇手道:“不了,我们已经从刚才的比试中看到了我们和德国同行的差距,我们还需要严格的训练。”

周天雷笑笑转过身来。拉芬大声喊道:“全体集合!立正!稍息。下面开始进行点评。”让库兹涅佐夫和奥克佳布里斯基感到惊讶的是德国海军陆战队在点评中很少说到他们今天的表现是多么多么好,而是一一将他们的一些不当之处给指了出来。特别是针对狙击手,说他没有根据环境的变化选择自己的伪装材料,更没有充当这个步兵班的警戒和目标指示手。在海军陆战队班的军士点评结束后,他转过头看向周天雷,意思是想问周天雷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的。周天雷摆摆手,告诉拉芬他说对今天德国海军陆战队的表现还算满意,可以对得起他们经过的‘魔鬼’训练。

拉芬大吼一声:“解散。”排好队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员才纷纷散开。这时周天雷见到他的俄语翻译卡什娜小姐也已经出现在人群中,两只眼睛正盯着自己身边的拉芬。

周天雷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他追上库兹涅佐夫说:“我听说在这附近有一个ZG来的将军因伤在这里休养,他的名字应该叫LINBIAO,我想请阁下替我安排一个适当的时间,我想去见见他。”米卡基连忙翻译周天雷的话。

库兹涅佐夫脸上惊讶的神色一闪而逝,他说:“高特将军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人在附近的?”

周天雷说:“这个阁下就不要打听了,我希望与他见上一面。请阁下放心,我没有绑架他然后交给日本人的打算,我只是想和他谈一些问题。一些ZG方面的问题。”

库兹涅佐夫说:“ZG问题?你们怎么不去找你们原来的朋友GMD去谈呢,反倒要找GCD的人来谈。”

周天雷笑着说:“因为我和他说的基本上还属于我的一些个人想法,没有成为我们德国政府的想法,而且我不认为和ZGGMD的人谈能谈出什么来,阁下请和这位LINBIAO将军说,我的他谈的是一些关于ZG未来的问题。”

库兹涅佐夫说:“好吧,我这就派人去安排,不过我们的人要参加。”周天雷笑着说:“没有问题。”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