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七节 撤退(一)

du4893525 收藏 1 43
导读:异时空之革命到底 第二卷 吉安城风云 第七节 撤退(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4/


坐在史文宝的团长宝座上,我的得意真可谓莫可名状:经过这次战斗,我终于从菜鸟指挥员升级到了真正的独当一面的高手了。这次长途奔袭可以说是将特种作战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战役指导思想完美结合起来。首先是收集到准确的情报,清楚地了解敌人的兵力和分布;利用过年和风雪给敌人带来的疏忽进行长途奔袭;集中主力先打敌人战斗力最强的营,同时端掉敌人指挥部(这一点由于大牛跑错方向没能完全做到);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将敌人战斗力最弱的新兵营全歼。整个计划一环套一环,关键之处都由特种作战方式完成。

正当我在自我吹嘘中陶醉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大噪音将我惊醒。


“司令员,这仗打得可真是痛快!”人未到,声先到,嗓门之大,吓跑老鼠,惊飞麻雀,除了大牛,现在又多了个王佐。


“王佐,你脚好些没有?”竟敢打扰我的好梦,不整整你,实难消我心头之恨。


看见我露出招牌的轻柔一笑,同时进来的林浩、大牛和黄天行立刻与王佐划清界限,非常识趣地紧闭双嘴走到一边,准备看王佐的凄惨下场。袁文才虽不知是怎么回事,但也机警地紧跟群众的步伐。


“王佐,这次战斗,全纵队就你一人英勇负伤,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勇敢呐!”我站起身来,满脸关切地对王佐说:“来,来,快坐下,怎能让我们的英雄带伤站着呢?”


王佐老脸微红,以极不自然的姿势斜坐在椅子上。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主要是由于王佐的脸太黑,加上胡子乱糟糟的,所以哪怕脸再红也不容易被看出来。但在我等火眼金睛之下,王佐脸上的一切变化都逃脱不了我等正义的明察秋毫。


“对了,我太忙,只知道你受了点轻伤,还不知道你负伤的过程,这实在是我关心同志不够,”我对王佐来了个抱拳致歉,一脸真诚的歉意,“你们刚刚加入我军就参加如此重大的战斗,还负了伤。这都是我考虑不周造成的,我向你道歉。”


“司令员,您千万不要这样说!”王佐实在挂不住了,脸涨得通红,不,应该叫黑红,站了起来,“都是我头脑发热,不听指挥,还踩到了自己人挖的陷坑,让大家看笑话了。”


“哦!你也知道你不听指挥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我将左手放在桌上,五个指头轮流敲击桌面,脸上又换了副略带讥讽的表情。


“不愧是司令员,真是说变脸就变脸,我们真是望尘莫及。不知何年何月,我们才能修到司令员这等功力?我对司令员的敬佩有如高山仰止,又如黄河流水(这份颂词肯定是林浩写的,其他人没这水平!)”大牛三人在旁边暗自嘀咕。


“我在出发前一再叮嘱你,一定要听从参谋长的指挥,没有命令绝对不许私自行动。尤其是这场阻击战,更加是不允许出击。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不听指挥,那我们这个仗还怎么打?!”我一拍桌子,把桌上的茶缸都震了起来,脸上又改成了雷霆之怒的造型。不趁这时候杀杀王佐的威风,让他以后听从指挥,更待何时?“幸好你踩到了陷坑,不然你真冲上去,其他人不知情况,以为真是冲锋了,都跟着你冲,那我们这场仗就打成了击溃战了。我们还能抓这么多的俘虏吗?而且一旦他们成为溃兵流窜在这一带,在我们搬运物资回根据地时给我们几下,那我们岂不要吃大亏?!”


“是。我知道了。司令员,我保证下次不再犯了。”王佐低垂着头,用蚊子嗡嗡叫的音量说道。看着他那幅造型,我还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终于体会到了令狐冲第一次见到东方不败时的心情了。只要是现代人,看到这样一个五大三粗的黑汉子做温柔的低眉顺眼状,都会有我同样的感受:太监?人妖?东方不败?莫非他练了葵花宝典?!


“大牛,你笑什么?你以为你就没事吗?”整杀了王佐的山大王习气,同时也对袁文才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下面,该轮到大牛了。


大牛浑身一哆嗦,赶紧站出来与王佐并列,作一副温良恭俭让的样子。


“说说看吧,你的错误在哪里?”我拿起杯子,呷了一口水,“人民政府的政策向来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不对吧,”林浩和黄天行心里说道:“好像最近流行的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司令员,我的错误是跑错了方向,放跑了敌人。”大牛毕恭毕敬地回答。


“放跑了敌人,就这么简单?嘿,我让你去抓李耀文,你倒好,给我抓了个市长来。要不是那帮警察太孙子了,黄天行他们就会吃大亏。那你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毙了你都算轻的!”我铐,他可是我兄弟,只要他不叛变,怎么着我都不会毙了他。不过,面子上的姿态还是要摆一摆,“就你这水平还能当大队长?回去蹲三天禁闭,学会看地图。学不会不许吃饭!”


“是。”大牛抹了一把冷汗。尽管是数九隆冬的,大牛依旧是冷汗直冒。不让吃饭,当然紧张啊!这可是大牛最大的弱点。


“司令员,两万赤卫队员我给你带来了。”张河披着满身雪花,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长时间的赶路,让他浑身热气腾腾;胜利的消息,使他满面红光,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洋溢着喜悦,更加显得精神气十足,步履轻快,两脚生风,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五十多岁的人。


“救星到了!”大牛暗地长嘘一口气,起码不用担心今天的中饭了。


“张老爹,快坐下歇口气,”我急忙搬了张椅子给张河,又拿起茶缸到了缸开水,“老爹,先喝点开水,去去寒气。”


“没事,没事。这打了胜仗啊,比喝什么都来劲儿!”张河抽出他的宝贝旱烟袋,撮了一把烟丝,往烟斗里用力按紧,“司令员,快给我们任务吧。大伙这会儿都在兴头上,干什么都有劲。”


看着张河兴致如此之高,我笑嘻嘻地擦燃洋火(就是火柴,史文宝留下的)给他点上,“那好,老爹,你把粮库里的粮食留一部分出来,袁文才带人发放给城里的老百姓,让他们也过个好年。剩下的由你带领赤卫队员们全部运回茨坪。还有,尽量多买些药品、布匹、食盐等我们急需的物资。钱,你不用担心。这次,我们大发了。但是动作要快,争取在三天内完成任务。三天后,我们准备撤回茨坪。”


“什么?撤回去!?”除了林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我。


“司令员,我们好不容易才打下吉安,就这样又拱手还给敌人。我…我实在是不甘心!”王佐猛地站了起来,全然不顾再次扭伤脚的危险,冲到我面前,须发俱张,颇有当年张飞呵倒流水的威势。


“大哥,茨坪那里缺药、缺盐、缺钱、缺原材料,除了木头和石头不缺外,什么都缺。现在我们有了吉安,这些都有了,干嘛又不要了?”大牛小心翼翼地问道。不小心不行啊,一日三餐还在我手心里攥着呐。


“我觉得,司令员,茨坪毕竟是个小地方,影响不大。我们现在有了吉安,完全可以以吉安为中心,建立更广阔的根据地,扩大我们的实力和影响。”袁文才不紧不慢地说。看起来,他倒是个有心之人,想得蛮长远的。


“司令员,我看战士们连续行军、作战,这大冷天的,大家伙太疲劳了。还是好好修整几天,过完这个年再撤吧。”张河含着烟斗沉吟了一会儿,缓缓地说道。


“呵呵,大家别着急,不要激动。”早就知道我一语既出,必当石破天惊,此等效果当在意料之中,“大家先坐下,听我慢慢道来。对了,林浩,你还没有发言,你先说说看。”小子,想置身事外,没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