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上) 出访苏联(一)

bigstore 收藏 5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周天雷在看到那套希特勒赠送的陶具后,差点想笑出来,那是福建一带喝功夫茶的所使用的茶具。但是茶具的烧制质量非常好。不过他还是和希特勒的副官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和他一起走出了希特勒的官邸。

在那间各将军的副官、秘书待命的办公室里,拉芬已经等周天雷等的不耐烦了,当他看见周天雷在希特勒的副官的陪同下一起走过来的时候。他都差点要急哭了。

周天雷和拉芬碰头后,希特勒的副官将那套茶具交给了拉芬,并和他说:“小心拿好了,里面装的是易碎品。”然后转身离去。

拉芬从那副官手里接过来后,感觉自己的手臂一沉,差点没有摔到地面上,他吃惊的说:“将军,这里面是什么东西,那么重?”

周天雷回答道:“里面是中国瓷器,当然重了。你拿好了,这是元首送给夫人的。”拉芬哦了一声,将陶具给抱进自己的怀里,生怕掉到地上。

等周天雷的专车回到自己的住处后,拉芬脸上略带红潮的说:“将军,你能自己拿进去吗?这些中国瓷器太重了,压的我的腿都抽筋了。”

周天雷看了拉芬一眼说:“那好,你给我,我自己拿进去。”

在旁边的司机嘲笑拉芬道:“你的军事训练是怎么完成的,这点东西你就拿不动了!,如果你上了战场,是不是还要个人帮你背弹药啊!哈哈哈!

拉芬没好气的瞪了司机一眼,低下头继续替自己的腿作着按摩。以尽快恢复行动能力。

周天雷进了房子,正看见李霞在房间里打扫客厅的卫生。她的头发解开散在头两侧,头发上隐约可见汗珠,她正在擦拭着沙发。没有注意周天雷已经进入了客厅。

周天雷爱心突起。他轻轻的放下手里提着的茶具,然后蹑手蹑脚的走上去,从后面一把抱住李霞的细腰。

李霞被周天雷抱住自己的腰后吃了一惊,但随后闻到周天雷身上那熟悉的味道后,知道抱住自己的是自己的丈夫,她身子瘫软下来,靠在周天雷的怀里。周天雷爱怜的吻了一下她的嘴唇,对她说:“夫人,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李霞问:“那是什么东西?”周天雷转身拿过在门口摆着的茶具,对李霞说:“你猜猜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李霞摇头说:“我那里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雷,你告诉我那是什么东西嘛,好不好嘛!”李霞开始撒起娇来。

周天雷将茶具摆在茶几上,对李霞说:“你拆开看不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李霞开始拆茶具的包装,等到她看到里面装的是中国功夫茶的茶具的时候,惊讶的对周天雷说:“雷,你从那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周天雷说:“这是元首送给你的。是原来驻德国的中国大使送给他的。他现在转送给你了。”

李霞伸出手抚摸着那细腻的茶具表面,过了一会对周天雷说:“雷,我的弟弟来信了,他说父亲已经时日无多了,想让我回去陪他走过最后一段时间,你能陪我去吗?”

周天雷伸手挠着自己的头说:“大概要花多少时间呢,因为我近期要带一个德国军事代表团出访苏联,你也要去,这是元首的命令。而且最近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办。这样吧,我陪你回去几天好了。然后我就回柏林作出访的准备,如果父亲去世,你就把你的弟弟安排到德国来吧,到时他想作什么我来尽自己的能力来办。但是我得等几天后才能去法国。”

李霞说:“那好,我不影响你的公事。你还没有吃饭吧,没有吃饭我去做。”周天雷叫住她说:“我已经在最高统帅部吃过了,现在我很累,要去卧室睡一会!”

周天雷说完后抬脚就往楼上走去,留下李霞在客厅里继续欣赏那些茶具。

在第三天后,拉芬打电话到了日本驻德国大使馆,要求找日本驻德国大使馆的武官处的日本海军少佐海军武官—安利多次,说是有一封德国大洋舰队指挥官高特。普里恩的亲手信件要他们转送到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那里。

安利多次接到这个电话后吃了一惊,德国海军这还是第一次主动联系自己海军的高官,德国人是想做什么呢,他马上向国内汇报,日本海军的回答是把信传回来,作为一级密件。

而此时周天雷已经和李霞一起去了法国巴黎。当李霞见到躺在病榻上的父亲的时候,她不顾还有旁人在场,扑了过去,一把抱住她父亲的身躯哭了起来。周天雷见妻子这个样子,于是拉了拉自己的小舅子的衣服,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出去。

周天雷和自己的小舅子李小虎走到院子里面,他拿出一支香烟对李小虎说:“抽烟吗?”李小虎摇摇手说:“对不起,我不会吸烟。”周天雷看着自己的警卫在远处看着他们,他转过身来对李小虎说:“想过以后做什么没有?”

李小虎摇摇头说:“我还没有想过到底去做什么!我姐是不是要我去德国?”

周天雷说:“我刚才问过医生了,他说父亲已经时日无多了。可能就在这几天了。到时你姐和我肯定要回德国,我隔几天要去一趟俄国,你姐也要去,所以她想把你带到德国去。并且让我为你安排一个事情做。”

李小虎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犹豫了好一阵才说:“姐夫,我恨日本鬼子,你能秘密安排我回中国吗。当然我知道这个对你有难度。谁叫你们和日本是盟国。”

周天雷说:“秘密安排你去中国不是问题,可是你回去能做什么呢,你单身匹马,又不是有什么影响力的华侨。这样吧,你的法语水平如何?”

李小虎听到周天雷的前半段话后觉得姐夫说的也很有道理,在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说:“我的法语水平比我姐姐好一些,我们家与法国人打交道基本都是我出场。姐夫,你问这个做什么?”

周天雷笑着说:“你想想,如果你能带兵,那么那样的你回去和你自己单枪匹马回去哪个对中国来说更好一些呢?但是如果你想去是想让我安排你去什么军种呢?”

李小虎说:“姐夫,我想你安排我去你们德国的海军陆战队去接受训练。”

这下轮到周天雷大吃一惊,问:“小虎,你为什么想要去那个艰苦而危险的军种呢?”

李小虎说:“姐夫,我想要做就做最好的。”周天雷提醒他说:“现在的德国海军陆战队是由其他的陆军部队转变而来,还从来没有接受过新兵,因此你所要吃的苦头要远比那些现役的海军陆战队员大。你能撑的下来的吗?而且姐夫虽然是海军军官,但是海军陆战队在训练上是和姐夫指挥的舰队是两个系统,姐夫并没有办法照顾你。还有你想过你姐会同意吗?”

李小虎生气的说:“我是我,她是她,你不要老把我和她联在一起,而且我从小就在海边长大,难道我还怕了那些东西。”周天雷拍拍他的肩说:“那好,姐夫等回德国后就给你安排。”

两个人一起回到了病房。在几天后他们处理了李霞和李小虎的父亲的后事后。带着他的骨灰一起飞回了柏林,因为老先生要求叶落归根,但是现在中国他们是无法回去的,所以在征得他的同意后,在他去世后将他火化,然后携带他的骨灰坛先回德国。

在回柏林的路上,李小虎和李霞说他想去德国海军陆战队接受训练!李霞在听到李小虎这么说也是大吃一惊,随后想到周天雷,马上质问是不是周天雷在后面捣鬼!周天雷一脸的冤枉相说他只是和小虎提过他可以参加德国军队,并没有说去那个军种,而且小虎也可以选择不去。但是小虎自己选择了海军陆战队。他还反复提醒他说那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兵种,而且它现在的陆战队员在进海军前都是现役军人。在海军陆战队严酷的训练中要比小虎适应一些,他怕小虎吃不消那严酷的训练。但是小虎仍然坚持要去。

小虎也和李霞说表示他早就想好了,就让姐夫安排自己去德国的海军陆战队。从新兵开始做起。李霞见小虎的态度坚决,也只好叮嘱他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蛮干,如果感到坚持不下来,要提出来,让周天雷设法为他安排一些训练强度低的单位。

在飞机降落在柏林后,周天雷立即开始做出访苏联的准备,他要德国海军陆战队司令部调出三个加强排的两栖蛙人分队,再调出一个普通的海军陆战队连队和他一起准备出访苏联,另外还按照与希特勒所商议好的访苏的细节与步骤做着细致的准备。至于参加这个军事代表团的成员早就得到了通知。

在一个星期过后,由周天雷所率领的德国军事代表团分乘德国的JU-52运输机从波兰直飞俄国,在这支正式出发的队伍出发前,周天雷秘密安排那从海军陆战队派出的两栖蛙人分队开了一个作战会议。

周天雷在会议上说:“这次秘密行动关系到我国的生死存亡,所以一概不准记笔记,在这里所讲的话各位只能记在自己的脑子里,决不能对外泄露。明白吗?”

下面坐着的几十个陆战队员一起站起来向周天雷立正行了一个军礼说:“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周天雷说:“你们都坐下吧,我们看地图。”他转身拿着指挥棒指着地图说:“你们将要从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三国进入俄国,你们的主要目标是要侦察苏军在边境线上所建立的防御体系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置,部队编制,并要对他们的作战能力作出一个简单的评估。这是第一个任务。

第二个任务是侦察通向乌克兰,莫斯科的各条道路的交通状况,道路状况。还要按照我们德国军队的机动能力对这些道路进行评估。并对道路沿途的地形地貌进行详尽的侦察并在地图上标出。

第三个任务是收集苏联底层的各种军事,经济,社会动态,工农业生产情况等各方面的情报。你们的任务不轻啊,如果有必要你们还需要长期潜伏。下面我发给你们的是你们的具体行动路线和方案。你们要牢牢的把它们记住,如果一旦需要,必须将这些东西给毁去。前往莫斯科方向的小组你们的目标是莫斯科。在你们完成任务后到莫斯科我们的驻苏联大使馆报到。好了,各小组的指挥官来拿行动方案。还有一句话,行动方案只是提供你们大致的行动和你们的目标,具体的细节要你们自己根据实际情况去完成。”

在德国军事代表团离开柏林的时候,来送行的纳粹高官将柏林机场的候机室给挤的满满当当。希特勒虽然没有来,但在出发前一天却将周天雷召去,对他说:“为了向俄国人显示我们的诚意,我特晋升你为海军上将,并授权你可以和俄国谈判一系列的合作协议和签字权。你知道应该如何同斯大林这个贪得无厌的格鲁吉亚屠夫谈判的。”

机群在越过波苏边境后,拉芬指着地面说:“将军,我们进入苏联了。”

按照与苏联的外交上的安排,周天雷所乘坐的几架飞机首先降落在白俄罗斯联邦首府明斯克,在这里加油对飞机进行必要的检查后然后经斯摩棱斯克直飞莫斯科。在明斯克他们停留了一个小时之后,然后机群继续起飞前往莫斯科。

在莫斯科时间的下午三点钟,飞机出现在了莫斯科机场上空,在莫斯科机场的地面引导人员那带着浓重俄语腔调的德语引导下,机群顺利的在机场陆续着陆,周天雷掀起飞机上罩着的窗帘,看见了机场上已经有了几百人在等待着自己的飞机。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