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47.黄皮白心,非为一家.

7821144 收藏 0 20
导读:新华夏荣光 二.自豪吧! 47.黄皮白心,非为一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8/

六月十六日上午,进攻中南半岛的解放军大部队如入无人之境,攻入了马西来亚境内.但大军所见地只是一股股浓烟,一片片废墟,一具具尸体.还有,一群群[老老实实]得当地人.当然,还有解放军先头部队和更早到达地空降部队,还有华人抗暴队员们在四处搜捕敌军和匪徒.经常能听到一阵阵清脆得枪声,那是自知必死的匪徒在与解放军交战,再就是一排排等着被枪决的匪徒.

看着装备怪异而威猛,官兵个个穿戴如机器人得解放军气势磅礴,气势汹汹而来,土著人个个露出呆滞与讨好地笑脸.但解放军官兵却毫不迟疑得用枪托和军靴将它们一群群赶到一处处戒备森严得检测站,凶狠得命令杂碎们老实待着,等候检查.火大得官兵嘴里还在骂骂咧咧:"他妈的,都是贱骨头,给点儿好脸色就像野狗一样乱咬,一棍子下去又他妈变家犬了.你们那野性哪儿去了?昨天不还在杀人放火吗!"说完,一脚将一个慢腾腾得傻B踹倒在地.

真正奇妙到令人好气又好笑得是,解放军某部攻占了隆吉坡后,竟有一个打着白旗的马国政府官员找到了解放军一位上校团长.可能是被解放军攻城时吓坏了,哆哆嗦嗦得说什么想和华国人谈判.那位上校忍着气听完了这个废物的废话后把眼一瞪:"在这儿放什么狗屁呢?你有什么资格和老子谈判.老子一个小小上校团长,又没有国家授权,有什么资格说放谁就放谁?告诉你个龟儿子,听好了,所有发生了反华暴乱的国家政府都被我国我军定性为恐怖主义集团.你们那帮头目儿没死也他妈躲起来了,怎么派出你这么个玩意儿来当炮灰.你能做什么主?赶紧得,滚回去告诉你们领头儿得,洗干净了脖子等着挨刀吧!现在----你----给我滚----"

望着连滚带爬逃之夭夭的马国军政府[谈判]官员,上校再次破口大骂:"妈了巴子来着,狗就是狗,对它好了就不行."

中午时分,解放军大部队在马西来亚境内分为两支.一部利用自有装备和征集而来的船只横渡马六甲海峡,将进攻苏答门腊岛.另一部继续前进,从新坡加渡海攻占加曼里丹岛.

下午一点半,马西来亚与新坡加边界,解放军某师参谋长蒋飞上校,嘴角挂着一丝苦笑凝望着新坡加城.脑海里却想着早些时候在军部的作战会议上,军长对师长说,"有一个艰难得任务交给你们师".师长还大大咧咧得回答:"以目前东南亚战区的敌我形势,不要说是以我军现有的装备与士气,就是几年前的我,也决不会认为有任何任务需要用艰难两个字形容."

可当军长奸笑着要师长率领部队攻占新坡加时,师长难受了起来.如果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师长决不会有二话,新坡家不过一弹丸之地,随便派一个团,不不不,只要一个营,完成任务也绰绰有余啊!可难受得不是能不能打下来,而在于新坡加是个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这仗就难打了.虽说新坡加人和岛独分子一样讨人厌.

但师长不能不服从命令不是!于是,回到师里后,毫不客气地将这个[艰难]得任务压在了蒋参谋长头上.他倒是大方,使蒋飞指挥攻占新坡加的部队不但有多功能步兵团,外加一个野战防空营和一个战斗装甲营,足足有四千人马,声势极其[浩大].就是比新坡加大一百倍的地方,只要不是让蒋参谋长去占领,这四千人马绝对能杀进杀出几个来回,但这个极其[轻松]的任务唯一难受之处在于-----感觉不好。

蒋飞还在沉思之中,一边的步兵团长忍不住发话了:"参谋长,你倒是发个好啊!部队可已经展开啦,就等你一声令下."

蒋参谋长竟被[吓]得一哆嗦,然后无奈得摇摇头假咬咬牙:"该着了算咱们倒霉,谁让他们认错了干爹呢,给个教训也好!命令部队,前进----"

其实,蒋飞的思虑真有些多余.或者说,新坡加华人一直接受着西方式教育,多年以来,除了长着一副华国人脸孔,有着一个属于华国,属于祖先的姓氏外,对祖国没什么认同感,一个个连祖先的语言都说不利落了,但还知道自己是华人,知道解放军不会动粗.当然,可能为自己身上流动地是炎黄血液而自卑.不过,新坡加华人的内心世界先不计较,重要得是,新坡加人正处在极度担惊受怕之中.反华暴乱就在他们身边发生着,谁知道那些匪徒,甚至于冒充匪徒的军人会不会杀入新坡加?新坡加是个微型国家,人口却十分稠密,身边的暴乱万一控制不住波及过来,那将是一个血流成河得场景,新坡加这小国家绝对没什么灾难承受能力.

所以,解放军的到来反令新坡加人安心下来.因为华人社会都知道,解放军就是为了保护海外同胞而来地.再说,几十个小时的道听途说,使许多关于解放军天下无双得消息传诵出去,据说如神兵天降,如虎入羊群,此时一见,更胜传闻.解放军超前先进得武器装备,高昂得士气,温和得态度,令新坡加居民心里的压力一扫而光.不久,开始有人对解放军欢呼起来,毕竟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液,很多人心底里还没泯灭地祖先热血又开始涌动.浸入骨子里的几千年华化文明,终究不会让几百年的狗屁西方教育完全压抑。

看到新坡加华人脸上越来越开心得笑脸,蒋参谋长心中的一丝不痛快渐渐烟消云散.只要老百姓不反感解放军,和新坡加政府官员打交道,那是底气十足啊!

今天的郑耀祖一直为自己力排众议,命令新坡加国防军不准抵抗解放军的行动而暗自庆幸.做为一个国家元首,虽同样只是几十个小时,但对解放军的了解岂是普通老百姓可比.虽然新坡加军队有整套得,曾经无比骄傲得霉制系统,可在解放军面前,哪儿有一点儿用!

令人高兴得是,解放军抵达新坡加后,不但没发动任何进攻行动,还请了自己去商榷战争相关事宜.一路上,郑耀祖所见最多得是国民放心开心得笑脸,还有解放军的威风凛凛,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不禁感叹起来:真没想到,只不过四十个小时,前天还觉得十分遥远得解放军,主力部队都打到新坡加了.华国,那是我的祖国啊!今天,已成为一个实实在在得强势国家了.就连霉国军队,在解放军面前都是非逃即降,要不就是灰飞烟灭.现如今,自己堂堂新坡加政府总理,竟不得不和一位解放军上校师参谋长谈判国家大事,真不习惯啊!

可不习惯又如何?郑耀祖面对蒋飞时,虽没太在意这位英武得师参谋长是那样年轻,可那股强者得自信与骄傲却扑面而来.

而蒋上校,面对着一国总理的失神没有在意,更没假模假式得客气而耽误时间,直截了当得提出了要求:"郑总理,我军希望能利用新坡加的港口和机场将部队运送到加曼里丹岛,以解救那里的同胞,希望得到新坡家政府的大力协助.你我之间同宗同文,配合上应该不会有问题......"

军人就是军人,不是外交人员.所以,蒋飞开门见山得话一下子被政界老油条抓住了破绽:"蒋上校,既然您说到了我们同宗同文,那为什么还要率军......进入新坡加呢?而且,还凭借实力提出......要求."

可蒋参谋长虽没参加过什么谈判,更不懂外交上那一套,但以三十四岁的年龄,又没什么背景,却能成为上校师参谋长,岂能幸致,哪会就此被对手压下一头.更何况他身后有着祖国的尊严和强大得实力支持,虽然,面对地是一国总理.

蒋飞眉头一皱,接着冷冰冰得反问:"进入?这两个字我怎么听怎么像倭国鬼子的口气.当然,您的语气和意思不是那得.总理先生,您完全没有必要措辞如此谨慎,根本无需使用我所讨厌得[进入]这两个字.事实上,解放军是攻入新坡加,虽然没发生流血战斗.至于说到我军是凭借力量提出要求,我想您刚才犹豫了一下,是想说我提出了不合理要求吧?

力量!力量有什么不好吗?以前的华国总是那么温和,不愿显示力量,但得到了什么呢?那些跳梁小丑竟敢瞧不起我国,挑衅我国.连新坡加这说起来同文同宗得国家不也一样吗?今天,解放军用力量要将一切敌人打倒,将一切阻碍砸毁,反而令所有势力说话小心翼翼了,真爽啊!

可我军对新坡加使用力量了吗?解放军完全可以对所需要地一切进行直接军事占领.但现在,我却在和您谈判.总理先生,很想告诉您,心中一个很不好得感觉.刚才,说我们同宗同文,这句话有错误.我觉得,您的相貌虽然与华国人相同,但心早已不属于您的祖先了.我想,您和西方国家人士谈话时,应该比和我交谈要流利得多.恕我直言,祖先的语言在您嘴里说出来,让人听着废劲.我越来越没有和一个炎黄子孙交谈地感觉......"

蒋飞一边说着,一边感受着做为一个大国强国或者说胜利者的威势,面对一个总理又怎么样!遗憾得是,怎么说都是与一个华人面对,是自己的同胞.念头转到此刻,虽然郑耀祖明显有些慌乱,但蒋飞心中很不不是滋味.他极其不愿这样,再也体会不到做为一个强者的感觉,心中只有一丝悲哀,更[恨]军长师长怎么给了这么一个任务.可这个任务必须完成,不管心中是否不愿意,表面上还要显示出强者威势,而且要有行动.

郑耀祖开口了,似乎在强撑着一国总理的尊言:"蒋上校,您可能没明白话中意思.我只是想表达两点意见.第一,解放军没有提前通知新坡加,所以对贵军的要求的确难以一时应承下来,您知道,新坡加是一个法制国家,一切都要有相应程序,我个人无权决定什么.第二,新坡加决不想与解放军为敌,加入自由民主联盟,的确有难言之隐,我想,对此上校应该会知道."

"郑总理,我个人能理解您的苦衷.但做为军人,管不了贵国在政策上的自愿或被迫.我只知道,任何一个组织,国家或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而我,一个军人,职责是卫国护民,或者说开疆拓土.我不懂政治,但我知道,从政治上说,霉国军队到处打仗,压迫别国,是应该受到谴责得.可做为军人,我曾经极其羡慕霉军.抛开政治观点不谈,军人没什么错.我也不想把自己说地多么仁慈,仁慈就不要当军人,至少不要参加战争.我想说地是,就因为新坡加是一个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所以我俩才能坐在这里平和得谈判.而事实上,我军完全没这个义务,因为你我是敌对关系.我军完全可以使用暴力手段得到所需要地一切,不可能有什么提前通知一说.我也十分遵重您所说地法制国家,可您要清楚,现在是战争时期.虽然,新坡加没和解放军刀兵相见,但战争就是战争.而您刚才所说,只能是和平时期的问题处理方式.不过,我还是愿意请问,所谓相应得法律程序需要多长时间呢?"

郑耀祖在擦汗,听到蒋飞提问,赶紧回答:"我们一定会尽快,我想......二十四小时内就可解决."

"不可能!二十四小时?您在开玩笑.郑总理,您完全知道解放军到这里来是干什么.解放军是来解救东南亚无数正处在暴乱屠杀中地海外同胞的.而东南亚华人同样是总理先生您的同胞.我想问一下,新坡加政府在这次疯狂得暴乱中起到保护同胞的作用了吗?对当今世界,您可以说新坡加没有这个能力,或者说是怕引火烧身.对此,我能够原谅,可你知道吗?我们每耽搁一分钟,会有多少同胞被匪徒杀害呢?二十四小时,您竟然说要解放军等待二十四小时?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总理先生,不要说二十四个小时,就是二十四分钟,解放军也不会等."

"可是.....可是我个人确实无法承担如此大得责任,贵军的要求必须国会同意才行."

蒋飞陡然间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面上,一字一顿得对郑耀祖说:"您不需要承担责任,您完全可以对任何人任何势力说,谈判破裂了,解放军强占了新坡加的港口,机场,军事基地.总理先生,解放军大部队正滚滚而来,在大部队到达时,我的任务如果没完成,做为指挥官,是要承担责任得.可我不想承担这个责任,更不想海外同胞继续惨遭不测.所以,我不能等."

说着,蒋飞打开通讯器:"命令部队,准备战斗."

"等一下,上校,听我说,我个人确实无权决定答应贵军的要求.但事已至此,只请上校命令部队不要滥杀无辜,"

"郑总理,你又错了.是谁告诉你?解放军是胡乱杀人地部队?新坡加有哪个人是因我军而死亡吗?不错,到现在为止,已有几十万人死亡,可那都是我们的敌人或杀人放火地匪徒.事实上,新坡加也是敌人,但我军没有对新坡加开一枪一炮.可您竟认为我军可能滥杀无辜,我真得越来越感觉到,这里豪无亲切感......"稍停顿了一下,随即命令:"吴团长,你率领部队占领机场港口,派人接应主力部队到来."

命令下达,蒋飞再次坐下来对郑耀祖说道:"解放军决不是一支滥杀无辜的军队,但将毫不犹豫消灭前方一切阻碍.总理先生,您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呢?"

郑耀祖长叹一声:"不必了,新坡加国防军不会阻碍解放军行动,我决不会让他们白白送死."

然后是沉默......

蒋参谋长终于充满感情得开口了:"从小,我就知道有一个国家叫新坡加,是一个华人国家.那时,我还为此感到骄傲,骄傲我们炎黄子孙在海外还有一个政权.我还知道,新坡加是一个美丽如花园一样得地方.华人的国家,美丽得地方,这一直令我十分向往.可当今天,我终于踏上了新坡加的土地,却不是以希望地旅游者或访问者身份而来.而是本职工作,一个全副武装得军人身份.郑总理,您能否告诉我,为什么这样?TW岛上那一群卖国卖祖的败类已经够让民族痛心了,现在又有一个新坡加.我记得,新坡加一直与TW关系更好,经常横加指责大陆,发表一些对同胞的狂妄言论.我想,新坡加进入自由民主联盟不见得是被迫吧?你们已经不太将自己当成炎黄子孙了,是吗?就因为你们是一个主权国家,就应该和自己祖先的国度做对吗?我虽然不是政治家,但不是傻瓜.曾听到很多,今天,更亲眼看到了.郑总理,您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这时的郑耀祖也敞开了心腓:"蒋上校,您可能并没了解到,新坡加华人虽占了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以上,但国家权力并不全在华人手中,甚至说大部分权力不在华人手中.上校,新坡加令您感到失望有很多原因,决不能全怪华人,虽然我们确实有很大责任."

"郑总理,的确,我可能真得不了解.这些问题,军人无法与政治家相比.可你所说地情况,只要新坡加华人愿意,马上就要结束了.华国,华国人,所有得炎黄子孙就要成为腰杆子最硬得民族,站地最高,看地最远得民族......"

"我相信,也看到了!"

新坡加既没实力,更没用行动阻止解放军.六月十七日凌晨两点左右,第一批解放军陆军官兵踏上了加曼里丹岛.另一路解放军部队动作更快,已开始横扫苏答门腊岛,不久就该攻到瓜哇岛了.解放军各兵种的军事行动,在联动上的时间把握上极其精确.差不多时间,海军陆战队一部正在登陆律非宾棉老兰岛.到十七日上午,即将控制加曼里丹岛全境的解放军部队的一个快速反应师跨过了望加锡海峡,攻上了苏威拉西岛.至十八日凌晨,反华最猖獗得三个国家,其主要华人聚居地基本上进入了解放军控制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