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五卷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第二章 开始

guoxiuwen 收藏 3 22
导读:我的军队 第五卷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第二章 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李云风在机场上眼泪汪汪的看着来送行的张铁生等人,深情款款的说道:“我真的舍不得你啊!我亲爱的祖国,我亲爱的家乡,我亲爱的亲人,我的同胞,我的兄弟,我的姐妹……”

张铁生不耐烦的打断他,“行了,你哪那么多废话,我看你是舍不得秦月瑶吧,你放心,有你罩着,她好的很,都块把她供起来了!”

李云风拉着张铁生的手,“老张,你要常来看我啊,不然我会想你的,我在心疼我那两吨黄金,常看见你我心里也能好受点,看见你就想起我的黄金了,哇哇,我的黄金啊!”

张铁生拍了拍李云风,“你直说吧,你想要什么?”

李云风立时笑逐言开,一伸手,“一千双军用胶底鞋!”

张铁生有些觉得奇怪,“你要那东西干吗,你什么东西买不起啊,怎么又想起来那东西了?”

李云风嘿嘿一笑,“那东西穿着舒服,再说了穿着作战靴踩在地上,哐哐直响,两里地之外都能听见,尤其是在城市里的水泥地上,我上回在东京就琢磨这事了!”

“行!”张铁生倒也痛快。

李云风得寸进尺的说道:“那我等着鞋到了再走吧!”

张铁生一瞪眼,“休想,你先走过两天我就回欧洲,顺便给你一块带过去。你少我玩花花肠子,外交部那边早就顶不住了,你再不回去,我怎么交代!”

李云风赌气的转身就走,“还嫌老子烦了,我走了就不回来了!”还猛的高喊一声,“李云风要叛逃了!”喊了半天就是没人理他,最后不得不灰溜溜的登上了飞机。

李云风的飞机刚起飞,秦月瑶也赶到了机场,张铁生指了指天上的飞机说道:“你来晚了一步,你男人的飞机已经起飞了!”

秦月瑶抬头看了看飞机,随后又看向了张铁生,“其实我不是来找李云风的,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张铁生诧异的问道,“找我干什么?”

秦月瑶狡黠的一笑,“我有一个重要情况向你汇报,你想不想知道?”

张铁生立刻换上了职业性的脸孔,“什么级别的,价钱怎么样?”

“关于李云风的,而且很重要!”秦月瑶跟着李云风时间长了也学会了讨价还价,“价钱可不能低了,所以你不能还价!”

张铁生很是痛快,“行,你说吧!”

“我先告诉你情况,价钱稍后再谈!”秦月瑶叹息道,“我也是为了李云风好,希望他们能理解。其实李云风真正在乎的人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女人,龙都是有逆鳞的,那个叫寒雪的女人就是他的逆鳞。”

张铁生一听,两个眼睛马上冒出了绿油油的光芒,看的秦月瑶毛骨悚然的。

张铁生那个高兴啊,这么有价值的情报多少钱都值啊!张铁生兴奋的一边搓着手,一边问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秦月瑶咬了一下嘴唇,“我希望你能派人去保护寒雪,毕竟寒雪的身份太重要了,我不希望她出现什么意外!”

张铁生嘿嘿一笑,“傻丫头,你做的这笔买卖可是亏了哦,你就是不说,我也会上报申请派人去保护,而且是最高级别的,不过你怎么心疼起你的情敌来了?”

秦月瑶没好气的瞪了真纳感铁生一眼,“要你管!”

张铁生咳嗽了一声,很严肃的说道:“咱们现在该算算帐了吧,就拿你在东京的时候说事,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慌报军情了,组织上经过慎重决定,记过一次,而且认为你已经不适合原来的职位了,决定调你去保卫处,你有什么意见?”

秦月瑶摇了摇头。

“那好现在组织上决定分派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张铁生看了看秦月瑶,见她没什么反应继续说道,“派你保护一个重要人物,而且是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没有休假,你有什么问题吗?”

秦月瑶脸色变的有些苍白,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张铁生嘿嘿阴笑了一声,“你收拾一下东西,搬到寒雪家隔壁,开始你的工作!”

秦月瑶愕然。

李云风愁眉苦脸的看着飞机的窗外,01憋了半天也找不话来安慰他,最后终于冒出一句,“老板,欧洲多好啊,你干吗死活都不愿意去呢?”

“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家的草窝!”李云风摇了摇头,“说了你们也不懂,通俗点吧,老子刚从东京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又让我火急火燎的往欧洲跑,连口气都不让我喘,想累死我啊。更可气的是,连他妈的一分钱的加班费都没有!”

“老板,这是我们的私事,当然会没有加班费了!”突然插了一句。

“你怎么这么笨啊,按理来说咱们这个冒牌的公爵是给人打短工的,打完工之后应该就没咱们什么事了。可是这回人家偏偏就赖上咱们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也不会掉馅饼,我看这回八成是出事了,让咱们当出头鸟,弄不好还是替罪羊!”李云风叹了一口气,“前途未卜啊!”

02有点看不过眼,“老板,你没疑神疑鬼的!”

“我这叫未雨绸缪,两军叫战未算胜先算败!”李云风马上反驳。

“哦!”在场的神之战士口是心非的齐齐答应了一声。

李云风的飞机在奥地利的维也纳国际机场降落后,马上在专机周围布满了一圈警卫,荷枪实弹的,李云风指了指外边的人说道:“看见没有,这就足以证明了我的猜想,他们是怕我们跑了!”

01不置可否,说话时一辆豪华的防弹奔驰轿车开了过来,老亚瑟精神抖擞的从车上下来了,后面还跟着那几个傻呼呼的骑士。

“还真让我说中了,看这阵势他们是不把我押回去不罢休啊!”李云风唉声叹气了一阵,打起了精神,“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兄弟们打起精神来,好戏要开演了,该是你们登台的时候了!”然后大义凛然,犹如慷慨赴死的勇士一样走了出去,下飞机的时候腿一软,差点栽下去,好在01手快一把拽住了他,李云风这才没有出丑。

“亲爱的,小公爵先生!”亚瑟一看见李云风就高兴万分的扑了过来,一个狠狠的拥抱勒的李云风差点背过气去,他很是怀疑这老头以前是不是练过俄罗斯熊抱。

“您过的还好吗,您知道吗,您在中国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想念您啊!”亚瑟表现的热情让李云风着实感动了一下。

“哦,我可怜的老亚瑟叔叔,我也很想念你啊,我听说你在找我,我就马上赶了过来,家里一切都好吧?”李云风连忙腿开老亚瑟,被一个大男人报着那感觉可不怎么好。

“一切都很好!”

01突然凑过来问道:“我那些瑞士卫兵都还好吧?”

老亚瑟呆了一下,脸色有些不自然,“呃,我想他们会很高兴再次看见你的,那些可怜的孩子无时无刻不在想你这个可爱的教官!”

01一听高兴的一派巴掌,“太好了,我也很想念他们,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训练部队了,我一回去就去见他们!”

老亚瑟当时就傻了眼,嘴里不断的小声为瑞士卫兵祈祷着。

李云风想起01以前训练那些瑞士卫兵的手段时就异常同情那些卫兵,01这下回去以后那些卫兵的下场可就有点——匪夷所思啊!

李云风安慰的拍了拍老亚瑟的肩膀,“愿上帝保佑那些可怜的孩子!”

“阿门!”老亚瑟的表情好象死了亲人一般的悲壮。

李云风再一次坐在“欧洲之狮”号专列上看着阿尔卑斯山的时候,没了上一次的那种轻松和惬意,他在发愁,斯洛尼亚公国没有什么超级大的事是不会这么着急叫他回来,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天啊,为什么好事就找不到我头上呢!第N次李云风仰天长叹后,最后决定,脑袋不想,心中不烦,干脆两眼一闭睡觉去也,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以不不变应万变?!

当专列抵达公国那个比芝麻大一些的车站时,01迫不及待的从车上跳了下来,兴奋的大吼一声,“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正站在月台上警戒的瑞士卫兵当时就呆住了,脸色的表情精彩极了

01依旧兴致勃勃的发表着他的新年讲话:“士兵们,你们在哪!听说你们非常想念我,我也很想念你们,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

周围的瑞士卫兵转眼间纷纷作鸟兽散,而01还在陷入美妙的幻想中,兴奋的搓着手在构思着他的伟大蓝图,“我们从哪开始呢,野外生存?翻越阿尔卑斯山?还是武装泅渡地中海?武装一百公里越野怎么样?”忽然抬头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的黎明已经静悄悄。

01看着月比南极还要荒凉的车站月台目瞪口呆,李云风看着眼前的景象突然嘿嘿笑了起来,他现在可以确定一点,以后的日子一定会非常非常的有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