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小小说)

xiaofeixia16 收藏 1 86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梁占田绝对是个人物,文革开始,揪出了校长走资派批斗,梁占田首当其冲。批斗会上主动喊口号,声音虽然象公鸡打鸣儿那样难听,但响亮的足足有100分贝,震耳欲聋。再后来学校陆续揪出了一批牛鬼蛇神和三家村,四家店,反动学术权威之类,革命造反派们把这帮爷们集中在一起,一起睡觉,一起去排队打饭,一起劳动改造,当然一起弯腰撅屁股挨批斗。在这一溜弯腰撅*的队伍中,如果那个胆敢慢慢直起了腰,有一个革命的铁掌一定要猛地狠拍那个的头颅和或者猛砍那个的脖子,不用看这只铁拳长在梁占田的胳膊上。


造反派的头头们,对梁占田的革命行动大加赞赏,委派梁占田负责看管这一批牛鬼蛇神们,协助专案组追问和落实这些阶级敌人的材料。这使梁占田兴奋不已,飘飘然忘呼所以,如鱼得水,似乎自己成了革命的精英。一个纯粹的革命造反派,绝不讲情面,在管辖这些黑帮牛鬼蛇神中不管哪个胆敢乱说乱动,他会用一个自制的小鞭子抽打哪个的脊梁,哪怕是夏天只穿一个背心。


最可贵的是,专案组要落实某一个坏蛋的某一条的反革命言行,只要是稍有抵赖,马上请来梁占田,梁占田非常荣耀地开始了革命行动,他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不能那样雅致,那样文质彬彬,那就是揍!中国人不打不拉屎,他叫来几个战友,一顿狠揍,按上了手印,不容你不承认,这条反动言行算是成立了。


武斗不仅仅是对那些牛鬼蛇神和走资派采取武力的行动。更包括观点不同的两派之间的争论升华成拳脚相加或者对垒的群殴,梁占田那简直是过河的卒子,自认为已经是革命队伍中最革命的先锋,总是挑起事端走向矛盾激化的第一人。每次武斗开始,梁占田总是冲锋陷阵,直到打伤一个乃至几个对方学生,造反派头头们鸣金收兵,他才恋恋不舍的按照自己领袖的意志跟着撤退。


梁兄的一个同学老乡,叫罗宾图,此人多才多艺,写了大量古体诗词,而且爱凿死理,说了一些这样的话:


“毛主席说;凡是活着的人就有错误,可是毛主席是活着的人,他有错误没?”


“林副主席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难道就高到头了?到了顶峰不再发展了吗”


“王光美说办个婚姻介绍所不错,也对呀!”


在文革哪个年代,这显然是大逆不道的言论,是反革命言论,不管你是学生还是老师,是领导还是工友,绝对是不允许的,一打三反专抓这样的典型,这罗宾图很自然地被打成了反革命,而且是现行反革命分子。理所当然加入了牛鬼蛇神的系列,生活起居归梁占田照应。


梁占田狠斗私字一闪念,为了表现自己能和反革命划清界限,全然不顾同乡同学之情,非但不同情和格外照顾,反而变本加利,时不时的单独给自己的同乡同学吃点偏饭,花样翻新的整治虐待一番。在逼供信的节骨眼上利用无产阶级的铁拳和小鞭子木板子促进了罗宾图每条罪状铸成了铁的事实。


最后把罗宾图投进了监狱,梁占田好一阵快活和充满了成就感,终于在自己的努力帮助下,铲除了这样一个阶级敌人。


事情发展到1968年冬天,毛主席发出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梁占田和他的战友们激动的热泪盈眶,一个个振臂高呼着响应着伟大统帅的号召,他们是农业院校,最后统一思想,报请市革委会批准,只有两个三结合进学校革命委员会的两派头头后来单独照顾去参加了解放军。其余所有的傻蛋们各自抱着自己的铺盖卷,回到自己的老家,去从事和学习几年毫不相干的原始的农业劳作,就是马上后悔也来不及了。


光阴荏苒,岁月流逝……。


那个万岁万万岁的领袖没有能够活到100岁也不情愿的去见马克思了。再后来党的政策得到一步步落实,文革的错误也一步步纠正。上级下达了一个文件,梁占田所在的学校的学生就地分配安置了工作。


几个同乡同学去县组织部报到了,听说哪个罗宾图分配到县委办公室,听到这个消息后梁占田高兴的逢人便炫耀自己马上就要成为人上人了。


可是,通知他去报到的信函和消息始终没来,梁占田有点纳闷,迫不及待的找到县委组织部,一个科长接待了他,等他把情况和疑问说完,哪个科长微笑着拿出一个省劳动人事厅和省组织部联合下发的红头文件。科长指着其中的一条让他看:


(9)这次分配的原则;有两种人不予分配,一是违反计划生育超生的人员。二是文革期间的三种人,打砸抢分子。


附:三种人和打砸抢分子名单:某某县,梁占田。


梁占田一看,脑瓜子嗡的一是声,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本篇人物为化名)



(本篇人物为化名)



(本篇人物为化名)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