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庆活动征文][蓝剑原创]昏得乱谈

俺对结婚确实木写滴,因为中间木什么事啊。简单滴说就是头天晚上找一朋友和俺睡,别想岔了,这朋友是男滴,当地要求童男压床,俺就找了个木昏的朋友,其实俺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童男。早晨起来就开始准备花车,然后去接新娘,再然后吃中饭,还然后去公园拍照,最后站在饭店门口迎客人,吃饭,俺就摆了6桌,大家也木闹,吃完各自就散了。看看,确实木写滴吧。


月月哦,俺答应过兄弟要写点,上面滴不说兄弟不满意,俺也不满意,俺想写个杂谈行不?


嘿嘿,俺昏前昏后最大滴感觉就是——俺确实是个木钱人。昏前俺要是经过银行门口,经常有“黄牛”分开三、四个人冲到俺面前问:换美元不。昏后再也木人这样了,5555,俺痛哭。俺后来经常跟俺家滴一把手说:钱是英雄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评书语,非对为共和国流血的英雄不敬)。


发昏时最大滴心痛是——俺滴一千块港币不知给谁了。俺老婆有亲戚在香港,给了个红包,当时由于家里乱,为了敲门和花车司机包了不少红包,也不知这个红包给谁了,5555,好多滴啊,心痛、肉痛哦。


发昏前最累了——新房要装修,俺滴泰山也要装修。俺滴泰山说:家里不像样子,所以也要装修。装修就装修吧,可他老人家说他忙不过来,要俺帮忙。晕、晕,晕滴是一塌胡涂。俺心说:老泰山啊,旧社会是三座大山,您怎么现在就要给俺一座山,您装修是一家人在忙,俺装修就俺和老婆两人。虽然心里不乐意,可是木法哦,为了不让俺滴小猪最后一刻有困难,俺只好两头跑,咬牙坚持了下来,真是把俺累滴够呛。


昏后最汗(是正经八百滴汗)滴是——买音响。俺老婆看中一套音响,叫俺去付款,俺额头发光,手心发汗,胆边发颤,两腿发抖。兄弟们啊!一套音响要8000大洋啊!那是俺一年滴奖金啊!俺昏前还木花过这么多滴金金啊!俺有一个耳朵木有大蒜\哦,不是,是木有大葱啊!要那么贵滴音响干木哦。俺痛苦啊。


呵呵,其实昏一下也是不错滴,俺体重比昏前重了20斤,心宽体胖哦,呵呵,其实像俺这样滴凡夫最大滴幸福就是心宽哦。


好了,俺滴事说的差不多了,下面就胡说一下俺对昏礼过程滴想法。


大家对出份子或收份子都有意见,俺却木意见。昏礼份子钱其实很像贷款买房分期付款,或长期投资一次收回。俺最恨大昏时收份子,昏后却对出份子有意见滴人了。那位要是反对出份子,那自己发昏时就不要收份子嘛。呵呵。俺不是本地人,参加婚礼较少,见过两次收份子的昏礼,嘿嘿,确实让人发昏。一次是受邀参加昏礼滴人为了吃回份子钱把家属和孩子都带来了,而发昏滴两位木准备这么多滴座位,场面那个乱哦,啧啧,摇头哦。另一次是准备了一个请帖两个座位,可一人来是200份子钱,两人来是400份子钱,不少受邀滴亲戚朋友就只来了一人,唉,场面那个寒哦,这次只有晕了。


对花车俺想说滴是——不是看是不是大奔、大凯、大克等等高档车,想要场面大应该强调滴是整齐,那位兄弟要是能找到200辆颜色一致、装饰一致、着装一致滴黄包车,新郎新娘打头辆坐,然后排着整齐滴队伍,浩浩荡荡滴出发,这场面,啧啧,估计立刻上当地晚报娱乐版头条。(要是在首都,就是上不了娱乐版头条,估计第二天早报也能找到)


若花车用滴是上面滴方案,那新郎新娘及双方父母和其他较亲密滴来宾都应该着中式服装(对襟盘扣滴那种),新娘着大红对襟,嘴上正中涂一点红,以表示樱桃小口。两颊抹大红滴两个圆圈,以示面若桃花。新郎着长袍,带瓜皮帽,穿黄马甲。这形像,那个,那个怎么说,嘿嘿,够劲哦。


若花车还是用轿车,那新郎新娘还是着西服和婚纱吧。有人说婚纱比对襟喜服漂亮,婚纱更浪漫些,由此得出西方文化比中国文化先进,对这个观点俺真是晕倒了。这是两种文化对同一件事的立场不同,在这件事中中国文化强调喜庆,所以新娘着红,而西方文化是要突出新娘滴纯洁性,所以新娘着白。对白能突出人的美丽这一点,其实中国人早就知道了,老话说:要想俏,一身孝。


对昏宴劝各位滴是,要么象俺一样尽量少摆,要么就摆他八十桌,不多不少滴是又费精力又木效果,什木效果?收份子钱啊。哈哈。


劝各位帅哥靓妹,所有准备工作滴时间要放余量,最好能踏踏实实滴睡个两、三天,否则婚礼当天大昏及脱层皮是有可能滴,各位切记哦。对伴狼伴娘其实也木说滴,各位总不会找比自己更像新郎或比新娘更漂亮滴人不。痛!谁砸俺,晕,怎木全是砖影横飞。“各位,各位。俺木说你们不帅不靓滴啊”


哦,最后说说婚宴请柬滴事。俺滴想法是做成能发声滴,以前贺年片不是有发声滴嘛,就是那一种。请柬形状做成蝴蝶状,两面烫金,一打开就有一清脆滴、稚嫩滴、奶声奶气滴童音说:两只花蝴蝶呀,飞在花丛中啊,飞啊,飞啊…哈哈哈哈。(这是孩子的笑声)


祝天下所有有情人终成眷属,白头到老。此帖对你们若有帮助,希望各位在暖暖春日里,携手并行时还能想起俺。哈哈哈哈。(这才是俺滴笑声,怎么样?够爽朗吧?哈哈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