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轩文集 第三章 中短篇小说集 冷 寒 心(2)得来全不费功夫

楚云飞 收藏 3 159
导读:听雨轩文集 第三章 中短篇小说集 冷 寒 心(2)得来全不费功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20.html


第二章 得来全不费功夫


“客官,我是店小二。”一大早便响起了“嘭嘭嘭”的叩门声。

“什么事情?”谢云涛揉揉睡眼起床打开房门。

店小二手执一信封递上来:“昨夜有一人说是二位的朋友,吩咐一大早务必把这封信转交给你们。”

谢云涛接过信件,看看还不肯离开的店小二,微笑着掏出十个铜板放在他手心,那店小二顿时欢天喜地的跳下楼去。

拆开信件,顿时现出一张纸条:


寻找庐陵王府张铁嘴!洞庭湖畔与杨雨和铁骑门诸兄妹会合。


鬼手忠


谢云涛转身来到冷寒心的床前:“冷兄,看看吧,老鬼带回消息了。”

还没撩开蚊帐,窗户边一人应道:“不必了,我已经见到了鬼手,并告诉他待我们找到张铁嘴之后由他去跟踪踩探钱伯光老巢,洞庭湖之后我们将有桃花源一行,须得耽误几天时间。”

谢云涛转过身来,冷寒心正靠窗而立:“什么时间见到鬼手的?你什么时候起床的?去桃花源干什么?”

“一大早的哪来这么多问题?刚才城外与鬼手分手,”冷寒心道:“你都知道我什么时间起床还能站这里么?身为习武之人,离开山里就睡懒觉,掌门知道了有你好受的,这次去桃源是寻找一位故人。”

“城外分手,嘿嘿,你们估计是比划了一番吧?老鬼的轻功可是天下第一哦,你不会太丢脸吧?”谢云涛道。

冷寒心道:“果然是万里风,厉害!我在城外练功时发现他出城便不声不响跟着他,谁知道竟然给他察觉了,展开轻功就跑,刚开始十里路他一直在我前面十余步距离左右,十五里之后给我逐渐扳了回来,顺便将他兜里的一张银票拿了出来用缝衣针穿在他的衣襟后领上,这次估计他要显摆了,不给集镇上一大群叫花子围住才怪。”

谢云涛笑道:“缺德,缺德,小心老鬼跟你没完。”

二人随即收拾行装,用了早膳后离开“悦来居”客栈。


路上数日来到岳阳,远见城楼在望。忽然听得官道边一片林中传出兵刃撞击之声,两人飞身直扑林中,只见四名汉子各执兵刃,围住“冤大头”洪老七恶斗不已。

洪老七手执铁棍,身上已经有了几处伤痕,血溅衣襟,情势十分危急。冷寒心来不及多想,疾扑而上,右手向那急攻洪老七的中年人背心抓去,那中年人斜身闪开,回了一铁尺。冷寒心左掌跟着拍出,劲风到处硬生生激开铁尺,那人腋下空门顿现。冷寒心左掌化拳寻隙而上击其腋下,那人闷哼一声委顿倒地。冷寒心挥起右掌间不容地同时斩向另一名老者胸部。

老者上身微微后仰,指向洪老七的剑尖迅捷无伦地划出一道弧光刺向冷寒心小腹。冷寒心观其身形微挫,已明其意图,小腹一缩,避开第一剑,左手立即掠下,伸中指弹出。那老者的第二剑恰好于此时堪堪刺到,便如长剑伸过去凑他的手指一般,铮的一声响,剑刃断为两截,冷寒心大笑道:“‘二月春风似剪刀’也不过如此耳。”那老者只震得半身酸麻,脸色大变,连半截断剑也拿捏不住,“叮当”一声落在地下,被冷寒心乘机拿住后腰提将起来。

冷寒心将老者挥向第三名挺剑疾扑而来的矮胖汉子,那矮胖子见同伴身体迎上来,忙不迭缩剑。冷寒心乘势一掌轻挥,正中其胸,矮胖子登登登连退三步,身子晃了晃,脸色由白转青,兀自想强行忍住,终于吃不住这一掌之力,萎顿在地。

冷寒心将老者扔到谢云涛脚前:“卸了关节捆了。”背负双手缓缓踱向最后一名年轻汉子,那汉子见冷寒心举手投足之间便制服三人已是胆怯,立即扔了单刀跪倒在地。洪老七此时正使出“横扫千军”,一招走空,加之久战力乏步履踉跄,顿时一跤摔倒,铁棍扔出老远,洪老七大怒道:“冷兄弟不厚道,有你这样帮忙的吗?”

“这年头好人难当,”冷寒心伸手拉起洪老七:“老兄今日只怕是‘晦’字当头吧?这‘冤大头’名号没白叫,怎么连这几条小狗都收拾不了?”

“小狗?你可走眼啦,”洪老七道:“人家可是赫赫有名的漠北四狼,老的叫漠北老狼萧金,中年的叫漠北野狼萧银,矮胖子叫漠北青狼萧铜,最后一个叫漠北小狼萧铁。平时我可没得罪这些难缠人物,今日里却来寻找我的麻烦,他奶奶的这是什么世道?”

冷寒心道:“你老兄官道不走穿林子,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人。”

洪老七道:“我最近两天肚子不好,进来林里方便一下谁知道便惹来四条吃屎的狗。”

谢云涛手执一件物什走过来:“嘿嘿,这老狼身上还有好东西呢。”冷寒心展开一看,原来是庐陵国皇帝钱伯光邀请“漠北四狼”入伙的请帖。当即来到漠北老狼身边:“想从你老嘴里打探一点消息,可以吗?”

那漠北老狼兀自嘴硬:“小子是谁?凭什么给你消息?”

“老大小心点!”这边漠北小狼急忙开口:“这人就是江湖上‘人见人愁、鬼见鬼怕’的酸书袋冷寒心,刚才洪老七叫他冷兄弟,小弟忽然想起了这人物。”

“算我四兄弟倒霉,冷先生有话请讲。”

“冷兄弟啊,这年月什么风头都给你占完了,”洪老七包扎伤口完毕,兴许心中有气还未出,过来飞起一脚踢在漠北老狼腿上:“他奶奶的,老子平日里和你们无怨无仇,今天干吗来找晦气?快讲!”

“哎哟,哎哟,”漠北老狼惨呼一声:“怪我们猪油蒙了心,听说您老今天带了一万金子的银票在身上,便想打劫了你,将银票送给钱伯光皇上做投名状,下次再不敢了。”

“还有下次吗?钱伯光这小子转眼就有他的好看,说说吧,这张请帖从何而来?”冷寒心将请帖扔在漠北老狼面前。

漠北老狼面有难色:“这个……这个……”

谢云涛道:“还不快讲,呆会儿让冷先生火起了,把你们几个剥皮、洗净、斩快,做成一锅红烧狼肉拿到集市上卖可就来不及了。”

漠北老狼急忙道:“我是在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嘛,干吗这么凶?想起来啦,今上午我们在岳阳大街闲逛时,王二麻子豆腐小店前有个自称庐陵王府什么什么官职的叫张铁嘴的摆地摊的家伙送给我们这帖子,邀请我们哥几个入伙,还说如果有什么事就找他联系,别的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是的,是的,冷大侠,就这些,别的实在不知道。”漠北小狼赶紧接道,‘人见人愁、鬼见鬼怕’四个字果真效力无穷。

冷寒心笑道:“别叫我冷大侠,老子是冷先生。”

洪老七笑道:“先生怎么会自称老子呢?不对吧?二位兄弟,我将这几人送去官府,你们先去拿住张铁嘴这家伙再顺藤摸瓜,如何?”

谢云涛看了看洪老七伤痕道:“那就麻烦兄长了,伤口没关系吧?”

“废话!”洪老七气呼呼地说:“要不要我俩来大战三百回合?”

“算啦算啦,”谢云涛也是贫嘴不饶人:“兄弟不行,你老去找那位号称‘素手搏猿三百合’的吧。”

“你小子想气我吗?嘿嘿,不跟你计较,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洪老七押着一瘸一瘸的漠北四狼径直离去。


“王二麻子”豆腐店匾下,一块巨大的招牌靠墙而立,上书“流泪价、流血价、吐血价、跳楼价,胡子牌鞋垫大甩卖”几行歪歪斜斜的大字,旁边竹椅上坐着一个书生打扮的人,可惜被一本《人生三十年——西门庆著》遮住了脸,“一呀摸,摸到妹妹的小脸蛋;……”一段淫辞小调从书后面传出。

“有没有庐陵国成立的请柬?送一张来。”谢云涛阴阳怪气地问道。

《人生三十年》向下移动,露出一双疑问的眼睛,旋即变成惊恐之色,《人生三十年》因此便失去了手指的束缚力,“砰”地砸落在地,“十八摸”就此打住。

“冷……冷先生来此有何贵干?”张铁嘴呆住了。

“冷先生来了居然还不迎接,”谢云涛一脚踢飞招牌对着张铁嘴冷冷地道:“身为王府官员,礼数都没学会,你就是这样端饭碗的吗?”

张铁嘴如同屁股被马蜂蜇了似的跳起来,赶紧将竹椅挪到冷寒心身后,又抱出一个盛满鞋垫的木箱放在谢云涛身旁。冷寒心一边坐下一边道:“云涛兄弟,这样不好吧?咱们又是砸摊子又是抢位子,跟街头混混有什么两样啊?要是给人传到山里,掌门可要狠狠教训我们的,你怕不怕?”

张铁嘴额头冷汗直冒:昨晚逛窑子少给了小翠花十个个铜子,那小娘们就嚷嚷:“九十个铜子就想打发老娘,你这吝啬鬼,赶明儿小心别人寻你的晦气。”怎么不是别人偏偏是这个人见人愁的冷寒心?心中愁苦已极,嘴上却道:“哪里哪里,冷先生真会开玩笑,要是有这样的长舌妇,在下立马去撕了她的嘴。”

冷寒心哈哈大笑:“变天啦,张铁嘴也这样会说话,既然你叫我冷先生,今天先生放你一马,不找你的茬子,不过嘛,有两件事却要请你帮忙,”

张铁嘴听到“放你一马”和“请”五个字,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冷先生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在下一定办到,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冷寒心笑吟吟地开了口:“本来两件小事情叫你这样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去办也是太委屈,既然你答应帮忙,先生我也不好再推辞,第一件事就是劳驾将你这里所有鞋垫送给过路人,每人三双,送完为止;第二件事嘛,烦你转告钱伯光那混蛋,庐陵王国成立庆典大会时叫他准备好接驾。云涛兄弟,咱们走。”

“记住你说的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谢云涛转头狠狠道:“一个尖嘴猴腮模样的小混混以后再让我看见这身打扮,小心让你去给你的主子当内侍。”


湖南东北隅的洞庭湖素为著名的“鱼米之乡”。湖区烟波浩瀚,港汊纵横;渚清沙白,芳草如茵;禽飞九天,鱼翔浅底。沿湖有岳阳楼、君山、鲁肃墓、慈氏塔、屈子祠等名胜古迹,融自然风光与千古文化景观于一体。君山为湖中一著名岛山,由大小七十二峰峦组成,遍山翠绿,风景秀丽。山上有湘妃庙、二妃墓、柳毅井等古迹,文人墨客多有佳句留传,实是览胜好去处。

此时皎月初上,君山四周湖面水气迷离,缥缈幽深犹如仙境。湖畔一座小亭内,“洞庭仙子”杨雨手托茶杯,正凭栏远望。

“月落烟渚上,举杯遥相望;何处憔悴人,满襟写风霜。”冷寒心一边吟诵一边拾级而上:“姐姐又在思念往事了?”

“触景生情,没什么的,往事已往矣,小弟来啦,请坐,”杨雨道:“你托叶掌门送的‘乌龙雪后春’真好,姐姐借花献佛奉上一杯如何?就你一人吗?”

冷寒心道:“有‘乌龙雪后春’真是不错,叨扰姐姐来一杯吧,云涛兄弟在周围巡视,现在时局险恶,昨日‘冤大头’洪老七还差点吃苦头呢,鬼手忠传话的那几位铁骑的朋友还没来吗?”

“如此美景,你却火烧眉毛似的找人,我为君山一大哭,”杨雨放下茶杯笑道:“别人怎么有你腿脚快?呵,险些忘了,那日下山时你怎么不来与若梦妹妹话别,对女孩儿嘛总得要细心些,以后可要注意点,否则姐姐动员那些女将们来讨伐你。”

“姐姐老是见面就训人,”冷寒心道:“小弟怎么不细心啊?姐姐说要一盒乌龙雪后春,小弟不是记着且办到了么?”

“呵呵,挺委屈呀。”杨雨笑道。

“冷兄,竹林旁有四男一女五人过来,”耳旁传来谢云涛“传音入密”的提示声。

“不必了,是朋友,本来早该到的,注意其它方面,”冷寒心嘱咐完毕后向杨雨道:“姐姐,铁骑的朋友们要来啦,咱们躲起来吓吓他们吧?”

“哼!你老实些,别猴蹦乱跳的,铁骑门这次来的是有身份的人物,你跟他们的头领又不是很熟,嘻嘻哈哈的好看吗?”

“好好好,听姐姐的。”冷寒心一脸无可奈何。


“杨仙子别来无恙否?旁边的可是以讨伐闻名的冷寒心兄弟?”铁骑门“风雷堂”堂主刘亚楼远远的就问道。身后是“铁鹰”柳入云、赫连城、“凌波仙子”江贞等几位同门。

“亚楼兄多时不见,身体可好?这位正是冷寒心兄弟,大家快些进来坐吧。”杨雨道。

冷寒心与与江贞、赫连城两位多有交往,见面少不了一番寒暄。众人落座已毕,杨雨送上茶水,刘亚楼抚髯赞叹道:“此为何类乌龙茶?请仙子告知。”

“这茶有什么特殊么?亚楼兄一下子就看出端倪,”杨雨笑道:“不必谢小女子,借花献佛而已,要谢就谢这位冷兄弟吧。”

“沾冷兄弟的光,请冷兄弟也送老夫一包这茶,好吗?”

冷寒心道:“刘堂主怎么见面就要这要那?您是前辈,应该先给见面礼的。”

江贞笑道:“寒心兄不知道,我们堂主爱茶如命,你今天可要小心。”柳入云、赫连城、杨雨在一旁笑而不语。

“冷兄弟这太极推手的功夫真是到了家,此刻左右无事,老夫便出五十金以乌龙茶为题请大家论茶,怎么样?”刘亚楼道。

柳入云、赫连城、杨雨俱是惋惜得睁大了双眼:“五十金子啊,怎么不早些多看几本茶经?”

“兄弟对别的茶没什么研究,乌龙茶还难不倒人,”冷寒心道:“乌龙茶乃我天朝名茶之一,据在下所知,乌龙茶有两大系列。前者有安溪铁观音,素有茶王之称。安溪县境内山多,气候温暖,雨量充沛,茶树生长茂盛,品种繁多,争妍斗艳,冠绝神州。安溪铁观音茶,一年可采四期,分春茶、夏茶、暑茶、秋茶四类,品质以春茶为最。铁观音的制作工序与一般乌龙茶的制法基本相同,但摇青转数较多,凉青时间较短。一般在傍晚前晒青,通宵摇青、凉青,次日晨完成发酵,再经炒揉烘焙,历时一昼夜,共需晒青、摇青、凉青、杀青、切揉、初烘、包揉、复烘、烘干九道工序。其品质优异者条索肥壮紧结,质重如铁,芙蓉沙绿明显,回味香甜浓郁,冲泡七次仍有余香飘袅;汤色金黄,叶底肥厚柔软,艳亮均匀,叶缘红点,青心红镶边。其茶史可谓源远流长,据在下数番考究,宋朝黄庭坚先生曾经为乌龙茶作词曰:

阮郎归

摘山初制小龙团,色和香味全。碾声初断夜将阑,烹时鹤避烟。

消滞思,解尘烦,金瓯雪浪翻。只愁啜罢水流天,余清搅夜眠。


后者便是冻顶茶,产于海外台湾南投鹿谷乡,被誉为台湾茶中之圣。冻顶为山名,乌龙为品种名。冻顶茶品质优异,广有盛誉。它的鲜叶,采自青心乌龙品种的茶树上,此为‘冻顶乌龙’之由来。其发酵程度,属于轻度半发酵茶,世人所熟知的文山包种和冻顶乌龙,系姊妹茶也。其上选品外观色泽呈墨绿鲜艳,并带有青蛙皮般的灰白点,条索紧结弯曲,乾茶具有馥郁芬芳;冲泡后,汤色略呈柳橙黄色,汤味醇厚甘润,近似桂花清香,喉韵回甘强。叶底边缘有红边,叶中部呈淡绿色。

而今日各位品尝之乌龙茶,名为‘乌龙雪后春’,乃叶掌门创派之初,与‘乌龙山上茶花香’柳如眉姐姐一道取安溪铁观音母本精心培植而成,其间辛苦,实不足为外人道也。此茶最上乘者取自春日积雪初融之时茶树吐出的新芽,成品以后,取山泉冲泡,叶青而似碧,水绿而胜玉;雪清之气缈缈,茶香之韵盈盈,非神仙可享受。当年苏东坡先生要是贬谪到乌龙山,肯定会留下‘不辞长做乌龙人’这样的佳句,试问这等稀罕物什,怎么能说拿出来便拿出来呢?在下费尽千辛万苦仅仅讨得一盒赠与杨姐姐,刘前辈想讨一点,实在是要耐心等待机遇。”

“小弟得五十金真是值得。”杨雨道。

“好一个‘不辞长作乌龙人’!几时上得乌龙山去,叶掌门倘若太过吝啬,老夫非将那茶树拔了不可,五十金子是冷兄弟的了,谢谢你的乌龙经。”刘亚楼也是快人快语,当即取出足额银票递上。

“言而有信,几时冷兄弟有了货在手,一定不能忘了咱们堂主。”赫连城笑道。

“今天从寒心兄这里长见识了。”江贞道。

冷寒心道:“题外话扯远了,书归正传,鬼手忠吩咐来这里等诸位,不知可有消息带来?”

“老夫来说吧,”刘亚楼道:“不怕杨仙子与冷兄弟见笑,钱伯光这小子与咱们铁骑门也颇有渊源,但高盟主有言在先,此事由乌龙派全权处置,归掌门也传话令本门弟子协助冷兄弟,铁骑门下自当不得违抗。前些日子我门中已经有人打入庐陵国内部,汇合血狼门、北府门,相约一月后在庐陵国成立大会上发难,举事之时‘如风十八骑’由‘铁鹰’柳入云、赫连城统领,可听任冷兄弟调遣。大家此间散后可去神农陈家集汇聚,不知冷兄弟意下如何?”刘亚楼言毕立掌于胸前。

“啪!”响亮的击掌声从兰亭传出,向着空旷的湖面传散开去。


有分教: 疑似山穷与水尽,豁然开朗又一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1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