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201章 黑帮义祥谦

妖刀 收藏 0 27
导读: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201章 黑帮义祥谦


第二百零一章 黑帮义祥谦

说实话,我能够听明白董启祥在说什么,可是我觉得他说得也太猛了,那不是成了真正的黑社会?据我所知,现在港上还没有这么一个组织呢。在道儿上混的人也有自己的帮派,这些帮派有大有小,势力小的帮派听命于势力大的帮派,现在港上最大的帮派应该算是汤勇的了,可是汤勇也没有自己的组织体系啊,无非就是有事儿的时候给大家一通气,然后蜂拥而上,不择手段地达到自己的目的,一旦出了事儿,由他来处理,处理好了大家相安无事,处理不好,就会有人进去,牙口好的可以每月收到钱。我觉得这样做就不错,没有必要跟真正的黑社会一样成立什么帮会,毕竟国情不一样,目标大了,更容易出现问题。我笑了笑:“明白我是明白一点儿,可是你说的我怎么听着迷糊?”


“这有什么迷糊的?要知道,按照咱们以前的那套混江湖的办法,混到杀一百次头也混不成气候。打个比方啊,比如说有个人得罪了你,你肯定不会就那么忍了,不忍怎么办?报仇啊。按照以前的办法就是,设计好了‘口子’,或明或暗砸他,不出事儿还好,一出事儿就乱套,就像你上次进去一样,自己心里都没有底,何况跟着你的那些兄弟?大家想帮你都帮不上忙,因为什么?你没有一个机动灵活的组织体系呀。如果按照我的设想,这事儿就好办多了。在报仇之前先把谁该干什么分配好了,一旦出了事儿,谁负责哪一块儿都提前安排了,我敢说,你杀了人都不一定判死刑……当然,刚开始设计,我的一些想法还不成熟,不过请大家记住,任何一种事情想要把它做完美了都需要实践,经验都是从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回到刚才那个比方啊,在行动中,哪个兄弟的环节出了毛病,就应该按帮会的规矩处理,该砍手砍手,该割头割头,这个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但是你没有规矩不行吧?这个兄弟办了错事儿,按照以前的方法,你怎么好意思处理他?不处理就疲塌了,永远干不成大事儿,处理呢?轻了,没感觉;重了,大家就凉心了,感觉跟着你干没劲,你的心太黑了……你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么个理儿?我举个现实例子吧,你让常青去卸李俊海的一条胳膊……操,这个例子举的,他再没有了那条胳膊,让他怎么活?哈哈……如果常青不但没把李俊海的胳膊卸了,反倒被李俊海卸了胳膊,你说你处理不处理他?按照常理你不但不会处理他,反而会把他养起来,我说的对不对?可是一旦咱们成立了帮会,就不能这么办事儿了,你缺了胳膊是一回事儿,你没完成任务又是一回事儿。那就应该这样处理,剁你的另一条胳膊,让你记住,没有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儿,剁了我养着你,你残废了是因公残废的,帮会上应该养活你。这么一来,谁接到任务也会卖上命的把它策划好了,办得天衣无缝,这样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我操,你这么黑啊……”林武啊了一声,“我不干我不干,这是他妈的赌命嘛。”

“我干,”金高啪地一拍桌子,“命是玩儿出来的,不赌一把永远不会成功!”

“林武,你真是这么想的?”董启祥捻着下巴上的几根胡须,冷眼看着林武。

“吓唬我?”林武抬手指着董启祥的鼻子,忽然笑了,“你娘了个逼的,我是那种人嘛。”

“哈哈哈,我就说嘛,林将军是干什么的?”董启祥拨拉开他的手,正色道,“两个同意的了,常青你呢?”常青话都说不出来了,连点头加拍桌子,董启祥笑了,“看看人家常青,这才是混黑道的材料呢。最后一个了,蝴蝶你呢?”我点了点头:“没有我能行嘛,你们私自成立了这么个逼帮会,我再成立个鸡巴党,三天操死你们。”


“不开玩笑了,”董启祥又板起了脸,捏着眉头沉吟了一番,开口说,“名不正则言不顺啊,咱们这个帮会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林武插话说:“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这就先考虑起什么名字?”董启祥哦了一声:“那就先商量商量别的……先从组织中心开始吧。咱们五个人,带上胡四六个人,再想想,加上谁好呢?我的意思是中心人物越少越好,多了容易乱。这事儿我考虑好长时间了,暂时不能再加人了,大家说呢?”我把自己身边的人挨个过了一遍箩,还真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了,点点头表示同意。董启祥又问金高和林武,“你们俩说呢?”金高说:“小杰应该加入。”林武说:“小杰不合适,既然咱们都谈到这里了,我说句家里人的话,他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被警察抓了,一旦牵扯到生与死,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牙口,我不同意。”董启祥问我:“你的意思呢?”我说:“林武说的有道理。”


董启祥直了直身子:“林子,我同意你的意见,对不起大金,你的提议没通过。”

金高笑了笑:“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呢,好,我也同意。”

林武说:“本来我想提议小广,看来大家没有能够同意的,拉倒吧。”

董启祥皱了一下眉头:“你他妈开什么玩笑?小广?你提议小广我提议老辛,蝴蝶提议老七,操你娘的。”

大家哄堂大笑。笑完了,董启祥说:“我再谈点儿不成熟的想法,咱们这个帮会成立以后,也不是直接就把大家的经济合在一起了,那要发展着看。目前先这样,各自拿出一部分钱来,这钱作为帮会的共有财产,一旦遇到麻烦,就用这钱来处理。不管大家钱多钱少,拿出来就是一份贡献,这个大家同意吧?”见大家都点了头,董启祥接着说,“然后再细分各人都管哪一块儿,我的意思是,胡四负责协调白道儿方面的事儿,当然了,大家都可以施展本事,与白道儿上的人多接触,但这事儿以胡四为主。我和蝴蝶负责统筹,林武,金高和常青,你们负责黑道儿上的事情……我不知道这样讲大家能不能听明白了?”见大家又点头,董启祥笑了,“真他妈爽,哈哈……后面就开始制订赏罚规则了,这事儿很费脑子,改天咱们再商量,我看先让蝴蝶回去考虑一下,蝴蝶的心还是比较细的,你们三个就不用操心这事儿了。最后呢,咱们就该商量一下暂时由谁出面当这个老大了,我首先声明,我董启祥不行,不是我推辞,因为我十多年没在社会上混了,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不如胡四和蝴蝶,咱们的老大应该在胡四和蝴蝶当中产生……”


“操,那还用说,蝴蝶嘛,”林武砰地捶了一下桌子,“胡四哪儿像个老大?首先形象就不行,跟个书生似的,长得还难看,到时候出面谈判……不行不行,他当个企业上的老总那没说的,可咱们是个什么行业?我是有什么说什么,别看我跟老四的关系铁得不能再铁了,但是我就事论事,干这样的老大他不是那块材料,就是蝴蝶了。”


董启祥摆了摆手,拿眼瞪着我:“蝴蝶你考虑一下,不着急。”

金高笑道:“还考虑什么?最佳人选嘛,我同意。”

常青也举起了手:“别的我不会说,远哥当老大我没有意见。”

我的脑子飞速地转着……这样的老大我来当应该没有问题,这比我单枪匹马地干事情要强得多,尤其是把我跟胡四和董启祥绑在一起,他们那么大的势力,这对于我绝对是一件好事儿。至于以后的发展,谁知道呢?但是我坚信,我们不但有着共同的利益,最主要的是我们这几个人经过多年的交往,已经互相了解了,都是响当当的硬汉子,绝对不会出现像李俊海那样的人物。目前也就是胡四跟常青有一点儿小矛盾,胡四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而常青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通过我和董启祥的调解,他们应该好起来,正如我跟五子一样,开始的时候我还绑架过他呢,最后不是一样成了铁哥们儿?只要我们这几个人抱成一团,什么汤勇,什么李俊海,全都得完蛋……好,那么我就来当这个老大!我没有客气,忽地站了起来:“既然大家这么相信我,这一届老大我先当着,如果干不好,我自卸一条腿。”


掌声骤然响了起来,引得一个服务员探进头来,一脸疑惑。我招手让她进来,吩咐他把凤三送给我的轩尼诗拿了进来,每人倒了一杯:“干了。”随手咣地摔了瓶子。气氛高涨起来。最激动的是常青,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表情说不上来是哭是笑,双手一个劲地搓大腿:“好,好好,找到组织了,找到组织了……”金高的手跟林武的手倒替着握,最后竟然把手一撤,划上了拳,哥儿俩好啊,操你妈呀……董启祥咂巴了两下嘴:“这酒还真不错,还有吗?”我笑道:“这种没有了,我这里还有稍微次一点儿的,”让常青出去要人头马,“不过我这里的酒全是真的,不像你那里,再高档的酒也是假的。”董启祥拧着嘴巴笑了:“真的给他们喝?操,去那种场合的基本全是醉汉,他能喝出个鸡巴味儿来。不是醉汉也是大款和当官的,他们讲究的是派头,管他妈真假呢,有地方花钱就是他们的目的……”


常青把酒拿进来,我边给董启祥倒酒边说:“今天咱们商量的事儿,四哥知道吗?”

董启祥说:“几个月以前我就跟他商量过这事儿,他很感兴趣,那阵子忙,把这事儿耽搁了。”

我问:“最近你没再跟他提?”

董启祥说:“他出门之前我跟他提过,我说要不我先跟蝴蝶商量商量这事儿?他说,先别着急……”说着,语气低了一下,“这个小子办事儿也太,太那什么了……反正他这点我很不佩服,这小子想法太多了,也就是咱们了解他的为人,不然那天我就跟他上火了。既然咱们初步就算成立了‘公司’,我就不瞒你了,我把那天的情况跟你汇报一下。我说,现在蝴蝶都要被李俊海气死了,生意都没有心思干了,咱们得抓紧时间成立帮会,成立以后,马上帮他把李俊海处理了。胡四说,这事儿与成立不成立帮会没有关系,我相信蝴蝶的能力,很快他就把李俊海砸沉了,砸沉了以后咱们再研究这事儿。我说,万一在砸的时候出了什么毛病呢?胡四说,那更好办,咱们这面出手,不管砸没砸成功,蝴蝶加入帮会的心情就更迫切了,那时候成立帮会不是顺理成章?我有些恼了,这个混蛋怎么是这么个想法呢?我说,不是我说你老四的,蝴蝶进去这么多年,你就那么眼看着李俊海把他的生意拿走,你像个当哥哥的吗?胡四蔫儿吧唧地说,我也有自己的生意要做,李俊海那么杂碎,我能随便去惹他嘛,蝴蝶自己的事情等他自己出来办……”


我打断他道:“胡四说的没错,这些事情我在监狱的时候都跟他谈过了,我理解。”

董启祥说:“你听我把话说完嘛,操,按说我不应该背后说这些的,谁让我了解你们俩的脾性那么清楚呢?”

我打个哈哈道:“别叨叨别的,你这叫给老大汇报工作,好,把话说完。”

“我晕,这就开始发号施令了?好,老大,我听你的,”董启祥笑了两声,接着说,“胡四说着说着就恼了,他说,我这个当哥哥的就算不错了,他进去了,我替他照顾着弟弟,结果,他出来以后不但没有感谢我,还把我给打了了,有他那么办事儿的嘛。我说,事情都是有前因后果的,你不打蝴蝶的弟弟,蝴蝶凭什么打你?你不知道蝴蝶跟他弟弟的感情?胡四说,那他也不应该下手那么狠啊……蝴蝶,在这个问题上我很不赞成你,算了,人在气头上,道理没法讲。我对他说,你也太记仇了,事情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你还提它干什么?胡四说,你没挨过打,你怎么会理解我的心情?我不是被别人打的,我是被我最好的兄弟打的。他这么说我就没有话可说了,我问他,既然这样,咱们这个帮会还成不成立了?胡四说,成立,你先跟蝴蝶商量吧,蝴蝶要是同意,就让他当老大,我继续支持他。我开玩笑说,你真是这么想的?胡四在这个问题上还不错,他说,我看透了蝴蝶,他除了有些冲动以外,人品绝对没有问题……还举了一些例子,比如你对广元和对你手下的兄弟……他的意思是,头儿你来挑,但是你必须尊重他的意见,不然他说撤退就撤退。我说,撤什么退?只要你加入了帮会就由不得你了,想撤,拿命来换,哈哈,我就是这么说的……”


“你想把咱四哥给吓死啊,”我摇了摇手,“先这么着吧,我干一阵试试,干不好咱们散伙。”

“散伙不散心,即便是没干好,散伙了咱们还是好兄弟,该互相照应还互相照应。”

“那是一定的了,”我正色道,“你对这个有研究,咱们这个‘买卖’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董启祥把手指掰得咔咔响,稍一迟疑,开口说:“港台有竹联帮、三合会、新义安、大圈、合和堂……我觉得咱们这个名字要更响亮一些。我想了很长时间,有时候还觉得自己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考虑这些事情有点儿脸红的意思,但是这是咱们这种人发展的必然途径……很小的时候我就想,将来我混社会,一定要成立帮会,用一个响亮的名字,无论办什么事情都留下名号,跟外国的恐怖组织似的,现在我的想法不一样了……现在我是这么想的,给名字镀金只是一种手段,帮会里的兄弟得到实惠才是目的。将来办事儿的时候必须把好坏分清了,办亮堂事情的时候打这个旗号,办违法事情的时候绝对不能打这个旗号,这样咱们才能保证自己的‘生意’健康发展……你是老大,这些情况你应该很明白。这样吧,我提议几个名字,你来参考,觉得不好咱们再商议。四海帮、天地堂、义和祥……”


“太土了,太土了,”我打断他道,“这样的名字太扎眼了,一点小事儿警察就注意上了,应该叫什么公司。”

“老外了吧?”董启祥斜了我一眼,“要‘造’就得像个‘造’的,要区别于汤勇的朝阳公司。”

“要不别叫什么帮,什么堂的,起个文雅一些的名字,叫别人听起来不是那么不舒服。”

“那就叫谦祥义……不对,有个京城老字号好象叫这个名字,真正的黑帮名字里头应该有个义字……”

“有了,”我拍了一下桌子,“义祥谦!义气、祥和、文雅都有了,怎么样?”

“完全同意!”满桌子的人都喊了起来,原来大家一直在注意我和董启祥的谈话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