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十二章


八月下旬的一天下午,骄阳似火。无线班的“阿拉”班长吴贵银带领一行九人,冒着烈日乘车来到农场。爬上大坝,望着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水,江海洋的第一感觉是西湖真美,目睹后让人心旷神怡。第二个想法是马上跃入水中,好好的洗洗征尘,他甚至来不及等到安营扎寨以后。

众将士站在大坝上翘首举目远望,烈日之下,行船甚少。好一阵,才看见一艘大船从树林茂密的小岛后面钻出来,慢悠悠的向大坝驶来。

船一靠岸,穿着一件破背心,戴着一副折了腿的眼镜船工,抬头向坝上大声喊叫,“哪位是吴班长?”

绰号“奶油班长”的吴贵银连忙答应道:“我就是。你是——”

“我是来接你们进岛的牛队长,”他自报家门道。“快请上船。哎,小心点,一边一个,不然船容易失去重心。哦,对啰。好了,好生坐稳,开——船——啰!”

可能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亲人解放军的原故,“眼镜”真的要被“解放”了,所以难得有如此好心情。他不时微笑地看着在太阳下有些疲惫的战士,用力的划着船朝着住地岛的方向划去。

晚餐是丰盛的,大学生们是热情的,女大学生是漂亮的。特别是那个在伙房里打杂的姑娘,皮肤白嫩,身材修长,戴着一副考究的眼镜更是显得十分文静,引人注目。

在整个的吃饭过程中,江海洋就没听她说过一句话。她似乎很忧郁,冷漠得就象一弯冰冷的湖水,只是在给他盛菜的时侯,她才十分专注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对他印象很深,它既深情又有些迷惘还有些吃惊。

吃完晚饭,江海洋走到厨房后面的湖边洗碗,碗里剩下的饭粒引来不少小鱼。牛队长也来到他身边蹲下洗碗,他便好奇地向他打听起她来。

“哎,老弟,晚上到牛棚里详细讲给你听。现在只给你讲,她的男朋友长得很象你哟,只不过前不久,就是从这里跳湖自杀了。哎,可惜哟!”

“难怪不得她恁个看我哟,原来如此。”江海洋若有所思的说道。

望着夕阳西下的湖光山色,江海洋不仅想到这里居然还曾发生过如此悲伤的生死恋。而悲剧的主角,禁然还是大学生,真是不可思议。假如是一对山村青年为爱走不到一块,以死来表达对一方爱的忠诚,或是以死来冲破束缚他们结合的旧习惯旧思想旧势力的话,这还好理解,然而发生在一对郎才女貌的大学生身上的这种悲剧,实在让从来没有尝试过爱情滋味的他无法理解。

晚饭后,吴班长与大学连的陈志连长一起到办公室交接工作去了,一些男生邀请战士们去湖里游泳。一到湖边,江海洋就迫不及待的脱掉衣裤,做了几下运动,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助跑,一个飞燕展翅的跳水动作做得十分干净漂亮,“叭”的一下跃入水中,几十秒钟后才冒出水面,把在岸上的藏立军和赵全利两个北方“旱鸭子”急得一身冷汗,生怕出了危险。

江海洋浮出水面后,踩着水高举右手招呼战友们下来,这时游到他身边的大学生也高声叫他们下水。赵全利和藏立君互相推来推去,谁也不敢下去,于是干脆坐在岸边羡慕的看着他们如鱼一般的欢乐戏水。只有刚刚拉完屎赶来的益洲兵朱冲锋,脱掉衣服就来了个“冰棍”跳,“扑咚”的一声落入湖里,拼命向前游去和他们会合。

副班长刘光华和战士唐合江、王开和、丁开平也先后来到湖边,他们没有下水,只是蹲在湖边开心的打着水仗。

江海洋他们游泳回来,已是掌灯时分。除了湖内外的灯光鱼火外,周围一切都是那么安谧。大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聚在湖边纳凉,他(她)们切切私语,话别分离,憧憬未来。总之,他们将在明天中午,吃过这里的最后一道午餐,便要“将军跳上马,各自奔前程”了。不过此时他们似乎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显得有些留念。

晚上九点多钟,吴班长才拿着笔记本和陈连长走出办公室。他把战士们叫到一块,然后分配任务。

“……江海洋跟牛队长学习喂牛,朱冲锋,赵全利负责学会划船,明天有人来教你二人,记住,你们的时间都只有四个小时。其余的同志打扫清洁卫生,管理菜地,做好迎接大部队到来的准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