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正文 第二十一章氏族垦殖(一)

cxing2006 收藏 2 55
导读:铁血南洋 正文 第二十一章氏族垦殖(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荷印政府的代总督在昆最近很犯,自去年10月那次未遂的大清洗之后,关于华人的倒霉事件就不断发生。先是平角号和一艘商船神秘失踪,继而发现勿里洞岛上的华人和物资全部不见了,只留下满地的荷兰人尸体。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不断发生单独航行的商船神秘失踪的事件,令政府内部充满着怀疑他的管治能力的言论。这些言论若是在平时,在昆可以听而不闻,但此时,母国政府那里正为委任谁来接手巴达维亚的殖民管治而闹得不可开交,自己此时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会被政敌利用,更何况是商船失踪这样的大事件。

其实在巴达维亚谁都知道,船只神秘失踪,唯一的原因就是被海盗掳掠了。但通常海盗只会要船上的货物,船和人则会扔在海上任其飘荡。这样,只要过一段时间,那些失踪的船只都会在某地重新出现。当然,这只是针对于一般的海盗来说,对于刘七,他可是什么都要。掳掠的商船留下来扩充自己的船队,船上的荷兰人则被送到东万律去做奴隶,好让更多的华人摆脱劳动而成为职业军人。这也就难怪在昆派出去搜索失踪船只的海军舰队什么也找不到了。

当联席会议的成员看到曾经在巴达维亚不可一世的荷兰人如今在华人的枪口下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一个个都大感痛快。罗勇开始还担心这些老爷们看到荷兰人奴隶后又会说出什么以德报怨的道理出来,现在见到他们这个表情,心中自然是万分高兴,心道:“难得这帮老爷跟自己同一个心思。看来这事要更加落力才是。”

贪生怕死,贪图富贵,是人类的通病。这些荷兰人奴隶知道自己有生存下去的机会之后,有些意志薄弱的人便开始讨好华人,以求获得较为轻松的工作。对于这一点,罗勇便指示监管他们的陈大为有目的地以此引诱荷兰人奴隶中具有专业知识的人为东万律的开发服务,对于这些人,除满足他们一些被认为是合理的要求之外,还常常在众奴隶面前表彰他们,给予他们物质方面的奖赏。对此,联席会议代表都表示不解,罗勇便对他们说道:“在敌人内部挑动斗争,让他们整天忙于内斗,以致无力改变自己的地位,从而更加方便我们对他们的控制。”

依靠着荷兰人奴隶,罗勇心目中的东万律迅速成形。掘矿业,基础工业,农业,这些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产业都以荷兰人奴隶的生命为代价,提前运作了。其中最让罗勇高兴的是,他有了梦寐以求的兵工厂。虽然这些兵工厂还无法制造出罗勇心目中的武器,却完全有能力生产出超前现今世界一两代的枪械和火炮。诸如毛瑟步枪,卡特林机枪已经是陆续投产。当然,在名字上,罗勇作了改变,肯塔基步枪变成了41式步枪,卡特林机枪变成了东万律机枪。看着武器的生产报表,罗用得意地对沈博说道:“咱人少,得在武器上占点便宜,不然打不过人家。”

沈博说道:“其实在南洋一带,咱人也不少。不过在婆罗洲少一点而已。咱要是有了军舰,就去爪哇,马尼拉一带,把那里的华人都迁移过来。现在的话,就只好先打打文莱的主意了。”

“嗯,军舰!虽然是个烧钱的东西,可咱们砸铁卖锅都得搞一两艘出来。没这东西,咱在南洋就待不下去。”

“不错,而且要搞就搞先进点的,象坤甸号那样的船就不要了。”

“晕,那你想要什么船?不会是112吧?”

“那到不用!即使我想要,你现在也搞不出来。你知道南洋水师吧?”沈博见罗勇点点头,便说道:“咱把南洋水师复制到现在来就可以了。那舰队的船,工艺不复杂吧?估计以咱们现在的工业基础,也可以搞出来。”

罗勇点点头,说道:“那到是。可惜咱们现在人手不够啊。好多东西知道怎么搞,就是没有人去操作,又不能让那些荷兰奴隶来操作。可是不把这些东西搞出来,咱们的实力就无法得到提升。实力不强,咱说话就不响,就得躲着人家。想想真他妈的郁闷。”

“你就知足吧。咱们来这里才多长时间?生产出来的东西都已经把我们武装到牙齿了。”

罗勇晒道:“这就叫武装到牙齿?你的理想也太低了吧?”

“对于荷兰人来说,我们不但是武装到了牙齿,简直就是撒旦派来的魔鬼。自上个月咱们在坤甸的岸防炮击沉几艘荷兰战舰之后,这荷兰人都不敢在坤甸附近出现了。”

“呵呵,那到是。咱小时候家里穷,读不起书,早年在江湖打滚,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了一样,专治不服。咱现在是人手不够,要是能再多点人手,咱老早就打到巴达维亚去了,还轮得到荷兰人在附近耀武扬威的?”

“去死吧你!有时间说废话,不如想想下一个季度的发展计划吧。”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林光明拿着一叠卷宗和张崇儒一起过来了。

张崇儒说道:“国号的事情,不知道主席考虑得怎样?”

罗勇向沈博看去,沈博对张崇儒说道:“张老,国号兰芳共和国,如何?”

“兰芳?可是取自‘同心之言,其臭(读xiu)如兰’之意?”张崇儒问道。

沈博说道:“正是!”心里面却想到:“原来兰芳是这个意思啊。”

罗勇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又不好询问,正在一旁着急,却听见张崇儒问道:“主席,意下如何啊?”罗勇心道:“管它什么意思,反正历史上就是这个名字!”便说道:“好,当然是好。”

张崇儒点头说道:“兰芳共和国。这兰芳二字取得颇为贴切,如今时局混乱,内有利益纷争,外有夷人压境,我等正该同心同德,共赴时难。只是这共和二字,还请沈先生加以解释。”这下,可让沈博为难了,“共和”怎么解释,他怎么知道。若是胡乱解释,这认真执着的老头肯定会追问言出何处,到时候头就更大了。

正沉吟间,张崇儒又说了:“沈先生这共和二字可是来自《史记.周本纪》中的‘共伯名和,好行仁义,诸侯贤之’”?沈博连忙点头,说道:“正是,正是!张老当真好记性啊。”

“嗯”,张崇儒微微地点头,转头看了看林光明,见对方也是“果真如此”的表情,心道:“看来‘天将铲荷乱,帝遣六龙来’中的‘帝”不是天帝,而是真正的天命之人。他们只是受那人委托,先行到此而已。也就难怪他们不肯行独断专裁之权,而要搞这联席会议。原来是另有高人未出现啊。只是不知道这高人是何许之人?”

而林光明想的却是罗勇不久前提出的移民垦殖的计划。林光明想到:“如此看来,所谓的移民垦殖应是分封诸侯的另一种的说法了。他们六人不是真命天子,自然是不敢说出分封诸侯的话来。”但又觉不通,若是分封诸侯,应该是指定地方啊,怎么又让各氏族自行决定垦殖区域啊?林光明想到这里,不如地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对!”

张崇儒奇道:“林老认为何事不对?”

张崇儒一声问,惊醒了林光明。林光明尴尬地说道:“只是心中刚有些想法,但又似觉不妥,心下存虑,不觉便说出了。”说完,又脸色一正,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主席,昨天南吧哇的土王派人送信来,说要归附我们!这是我根据来人的口述整理出来的一些资料。请主席看看。”

罗勇接过来资料,没看几行字,便惊讶地说道:“不会吧?那土王竟然管辖着这么多的人口?”

沈博在旁问道:“有多少?”

“四十几万啊!”

张崇儒脸色沉重地点点头,说道:“我觉得现在就接收他们不是件好事!我们现在的人口一万都不到!贸然接收他们,会使我们反受其害。但是不接收吧,又担心他们给我们捣乱。”

罗勇听到这话,边看资料边想到:“捣乱?我还巴不得他们捣乱呢!越乱越好,咱就可以趁机大开杀戒了。来个震惊全世界的41事件,一万人杀他四十几万,爽啊。”罗勇于是说道:“那就不接收他们了。我们跟他们划界而居。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若他们胆敢捣乱,我们就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跟他们周旋。”

张崇儒可不知道罗勇有这般想法,他只是认为华夷混居不好,会污了华人的血统。听到罗勇这样说,张崇儒和林光明都很高兴,他们还担心这位行事有些古怪的主席会一口答应呢。林光明问道:“既然这样,那边界该怎样定呢?”

这下可把罗勇给问倒了。这边界的事情,罗勇还没有考虑过。他其实是把整个婆罗洲都看成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了。

“这个边界嘛!边界啊!”罗勇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

沈博暗自好笑,插口说道:“边界方面我们可以这样说,以后凡是有华人居住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地方!”

罗勇乐了,心道:“这不等于是说以后这地方,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