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崛起! 第4章:“永春”身担巨险 “人民”披甲上阵 第四章:“永春”号身担巨险 “人民”舰披甲上阵

华帝战士 收藏 0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0/


第四章

“永春”号身担巨险 “人民”舰披甲上阵

天明了,古老的东方开始了新的一天,世界并没有显的惊恐不安。

北京天安门,国旗仪仗队照例升国旗,放国歌;香港的凤凰卫视仍旧是新闻加娱乐;台北的麦当劳依然人满为患;太平洋对岸的美国已经悄然迎来傍晚,各大商场仍然人头攒动。难道人们不关心世界了吗?难道他们不关系世界正在面临危险吗?难道他们不担心正在酝酿的灾难吗?不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世界到底正在发生什么。

世界的表面一片宁和,这是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半刻宁静。

海峡两岸的军队,却在紧急调动,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此处无事,闲话少叙。

北京时间2010年4月12日下午5点20分,太平洋深处的亚特兰大大峡谷。

“永春”号已经进入战斗状态,所有的鱼雷和导弹发射装置都进行了检查校正。

“永春”号艇长刘海瑞上校被刚刚发现的情况吓的一身冷汗。潜艇的拖曳式声纳系统发现了目标:两艘美国“落杉矶”级核潜艇正高速逼近。他眉头紧缩,作为舰艇指挥官,他必须对将要发生的事情作出正确的预测并采取正确的措施。

“情况紧急,我们最好规避一下。”政委王柄辉不安的说道。

“不行,我们还不清楚敌人的目的,是发现了我们还是路过?”上校紧紧的咬着嘴唇:“如果我们还没有被发现,但我们一动,就一定会暴露自己。他们是两艘潜艇。”

“应该通报总部,最好能接通‘幽灵’,通知我们的危险。”

“我们不能直接联系‘幽灵’,这是纪律。”上校说道:“我们也来不及通知总部了,美国的电子探测设备非常先进,他们有可能截获我们的通讯频率。我们就呆在这里,相信我们隐蔽的很好。‘幽灵’隐蔽的更好。”

上校的推断是有根据的,因为“永春”号潜伏在这个大峡谷里,两边是陡峭高矗的崖壁,它能够反射声波,降低敌人潜艇和军舰的声纳的搜索效果;而北太平洋暖流从‘亚特兰大’峡谷上面通过,形成了高度100米的隔离水温层,这也极大的影响了反潜侦察机的侦察效果。

“美国人要干什么?他们不会发现我们吧?”政委的疑问代表了大多数战士,他们充满了恐惧和不安。

“我们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小,”刘海瑞上校说道:“34节,这是‘落杉矶’级潜艇的最高航速,高速航行的潜艇,噪声增加,很容易暴露自己。如果他们发现我们,会静悄悄的来,如果是我们,就会静悄悄的来。”

“对!美国人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我想他们只是路过。”政委问道:“但愿他们只是路过,但他们去干什么?”

“只有他们知道,命令在敌人来的方向上派出机器人,我们最好能够拍到照片。”上校说道。

随即,在冰冷漆黑的海底,一个球状的物体,缓缓的飘向一座突出的山头,并吸附在石头上。那是“永春”号释放的CN-B1型海底机器人。再过2个小时,美国的核潜艇中的一艘就会从这座山峰旁边通过。


美国白宫,此时正笼罩在朦胧的夜色之中。

国务卿高夫曼·欧文正向总统乔治·凯林斯敦通报其与印度总理阿波拉汗·尼古鲁的会谈结果。“阿波拉汗·尼古鲁总理带来了中国的声音,中国人期望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这次危机。他们的承诺:台湾只要不在上海举办世界博览会期间宣布独立,他们就不会动用武力;他们需要我们阻止台湾。”

“中国人错了,掌握主动权的不是他们。他们和我们的期望背道而驰,我们期望台湾能够实现自己的愿望,而且,不希望看到战争。”总统乔治·凯林斯敦说道:“时间对我们有利,我们掌握着主动权。”

“那我们应该如何回复阿波拉汗·尼古鲁总理?” 高夫曼·欧文问道。

“我们要尽好的招待这位长者,要引导他站在我们的角度看待问题,其实中国的衰弱对印度是一种机会和契机,我也期望能见一下这个老头。”乔治·凯林斯敦微笑的说道:“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头,他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世界吗?”


世界上最快也最慢、最珍贵也最容易浪费的都是时间。当你感到兴奋、愉快、乐此不疲时,你就会感到时间的飞驰;而当你感到居丧、恐惧、惴惴不安时,时间就好象在做蜗牛爬行。

“永春”号上全体官兵的感觉或许就是后者。战士们有卧有躺有站有坐,整个潜艇寂静无声,致使人呼吸和心跳的声音显的格外响亮。美国的核潜艇正在迅速逼近,大家都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如果艇长判断正确,那么大家平安无事;如若判断失误,大家很可能再也看不到太阳的光芒。谁能知道,当两个准敌对的潜艇突然在近距离相互发现,由于紧张和恐惧,会发生什么事呢?

美国的潜艇越来越近了。“永春”号的作战控制中心的声纳显示屏幕上,闪动着敌人航向、航速、和距离的数据,这些数据即时传输到和鱼雷的发射程序。只要一按键盘,鱼雷就会直冲目标。科技把战争简单化了,但却使世界更加危险。

“距离2海里!”已经可以听到敌人螺旋桨的声音,所有的人都纂紧了拳头。信息时代,科技的发展,使人们的目光都聚集到远程打击,超视距作战。这个距离,可以等同于古代的肉搏战,在这个距离进行鱼雷攻击,是根本无法规避的。

“前鱼雷仓,1号、2号鱼雷准备发射。”刘海瑞上校决心一定,如果美国发现自己或是“幽灵”,并采取敌对动作,就先下手为强。

感谢上帝,事情的发展并没有给刘海瑞上校下达攻击命令的动机。几分钟后,美国的核潜艇从“永春”号右边280米的距离横穿而过,这是有史以来,中、美核潜艇距离最近的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与此同时,美国的另一艘潜艇从“永春”号的左方驶过,但距离42海里。

美国的核潜艇过去了,“永春”号终于松了一口气。北京时间4月12日晚上8点钟,刘海瑞上校拿了一张CN-B1拍摄的数码相片,由于海底漆黑,相机的科技水平有限,所以照片的质量不高,经过技术处理,方能勉强的分辨出潜艇的舷号。

“0389,不就是‘普罗维斯’号吗?”刘海瑞上校吃惊的叫出声来:“立即核实:‘卡尔·文森’号护航编队里是不是有0389?”

参谋人员迅速敲打键盘,电脑上显示出“普罗维斯”号的全部信息。

“报告艇长,0389, ‘普罗维斯’号,目前配属给‘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另一艘潜艇舷号0342,‘格鲁顿’号。报告完毕!”

美国的航母编队在行进过程中,都把潜艇部署在航母前方100海里。这是惯例,也是准则。此次,“卡尔·文森”号就因循这个行军准则,两艘核潜艇“凯斯顿”号和“格鲁顿”号超前航母100海里,平行向前搜索。只是“永春”号和“幽灵”藏身之处太隐蔽,没有被发现。

所有的知情人都很紧张,“美国的“卡尔·文森”号航母编队就要来了。”刘海瑞上校不安的说道:“他们有更强的反潜能力,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马上撤离,应该马上想总部汇报,让‘幽灵’也马上撤离。”政委王柄辉说道。

“来不及了,如果我们脱离峡谷的掩护,一定会被他们发现。”上校说道。

“我们呆在这里,还能躲过他们的探测?”政委王柄辉说道:“我们处在峡谷之中,两边都是悬崖峭壁,根本无法机动,一旦被发现,我们无法躲避他们的攻击。”

一句话提醒了刘海瑞上校,“我有一个大胆的设想:在我们前方5千米的地方,有一个山峰,那里可以隐藏,又可以机动,万一……”这正如华帝战士所说:

名将深海设鱼钩,静坐渔台施良谋。

其有心思捉王八?要比姜尚钓王侯。


东方遥远的天际,渐渐呈现鱼肚白色,新的一天即将来临。此时的中国南海的中沙群岛海域,天气阴郁,残雾重重,大海尚还沉睡在梦中。

一支强大的舰队昂然挺立在茫茫大海之中,其典型的战斗阵型透露出重重杀机,这就是“人民”号航母特混舰队,居在舰队中央,大有鹤立鸡群之状的就是中国制造的第一艘航空母舰“人民”号。华帝战士有词来描述她:

腾空出世射光芒,横刀立马海边疆。

歼系战机斩龙手,宙斯战舰擒虎将。

兵浩浩,舰荡荡,驰骋征伐太平洋。

华夏复兴梦多少,“人民”撰写新篇章。

再看水面上:“人民”号航空母舰居中,“国盾”级重型隐形导弹巡洋舰“彭德怀元帅”号昂立于前,4艘“旅洋Ⅱ”级导弹驱逐舰“石家庄”号、“咸阳”号、“郑州”号和“烟台”号分列左右,3艘“海卫”隐形护卫舰部署在后;水面以下:2艘“清”级核子攻击潜艇“青春”号、“阳春”号巡游在舰队前方,另外由2艘“基洛G”级和4艘“宋”级常规潜艇组成的“狼群”突击支队,游弋在舰队周围。

这就是中国“人民”号航母战斗群,是一支攻守兼备的舰队,32架J-11B战斗轰炸机、24架J-10H联合攻击机和200枚“鸿鸟”系列巡航导弹是其主要的攻击力量;4架“YJ-2000”预警机可以侦察到方圆500公里内的任何目标。巡洋舰、驱逐舰、护卫舰和潜艇群组成一道难以逾越的铜墙铁壁。

这样的一支舰队,其精悍的阵容,强大的战斗力,在其诞生时,就在东南亚引起不小的震动。如今她部署在中沙群岛附近,致使台湾在东沙群岛的各个军事据点、高雄的124巡防舰队、东屏的空军基地、台东、台南城镇以及菲律宾的吕宋岛等都在他的打击范围之内,只要得到命令,这支舰队可以在两个小时内将攻击上述任何目标。

2010年4月13日凌晨4点,“人民”号航空母舰作战指挥中心。

舰队司令官杜云焕中将面对几位主要助手说道:“在太平洋深处,我们的一艘编号为0606的核潜艇于5个小时前遭遇美国的‘卡尔·文森’号航母编队,她的舰名是‘永春’号,”杜云焕将军说着,手干练的按动了几下鼠标,高度清晰的液晶显示器上出现了一个亮点,“东经XX0XX11北纬XX0XX11,这是‘永春’最后一次与总部联系时的位置,距离我们2400海里。中央军委命令我们深入太平洋,进行救助支援。”

“什么,局势这么紧张,我们更应该在这里监视震慑台湾。” 舰队政委班明政说道:“再说我们要进入太平洋,就一定要跨越巴士海峡。我们的航母舰队目标太大,而巴士海峡在台湾海军和空军的打击范围之内,万一台湾军队对我们进行攻击,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我们能够顺利通过巴士海峡,我们也很难单独面对‘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我们训练不足,缺少经验。”

“训练可以弥补,但老憋在家里,能有什么经验?”参谋长黄秋雨少将说道:“要学训练,学经验,就向美国人去学。”

“班政委说的很客观,中央军委可能也考虑到了这些因素。但我们是军人,我们的职责是服从命令。为了我们能够顺利通过巴士海峡,中央军委命令活动在东沙、中沙、西沙群岛和菲律宾的吕宋岛之间的所有潜艇,统归我部指挥。” 杜云焕将军说道这里迅速的滑动了几下鼠标,宽大的电子屏幕上显示出中国南海的海洋分析图:“目前,除了编入我航母战斗群的8艘潜艇外,在东沙、中沙、西沙群岛和菲律宾的吕宋岛之间的这片海域,还有我方的23艘潜艇在活动。我们距离巴士海峡320海里,我们纵使全速前进,也要10个小时抵达巴士海峡的西端。在这段时间里,能与我们会合的只有13艘潜艇,其中包括1艘‘汉’级,4艘‘基洛’级、6艘‘宋’级和2艘‘元’级。”

天还没亮,中国南海的中沙群岛海域,1支强大的舰队正劈风斩浪,全速前进。他们的任务是穿过巴士海峡,深入太平洋去搜索拯救失踪的“永春”号潜艇。在此,华帝战士写歌一首,以壮其行:

天高,水蓝,孤独陪伴风云变幻;

大海,波澜,英勇挑战虎穴龙潭;

看看是谁,保卫家园,万里涛涛天水无边。

雄鹰,战舰,威猛雄壮威风八面;

军人,风范,壮志凌云豪气冲天。

为的什么,祖国平安,英雄儿女铁心义胆。


在位于台北东北的“衡山指挥所”作为台湾当局的战时最高指挥中心,经过50多年的挖掘建造,已经成为固若金汤的地下堡垒。堡垒所在的鸡南山几乎已被挖空,方圆数平方公里,仅从位于圆山饭店的主坑道口到中心指挥室的距离,就有1千米左右。

整个指挥所共分3层,各种地下建筑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地下隧道纵横交错,汽车和坦克均可通过,不但“三军统帅”、“国防部长”和“参谋总长”等高级长官在这里有专门办公、休息和指挥场所,而且“国防部”和“参谋本部”下属的各职能部门,也都有各自的作战区和生活区。

“衡山指挥所”不但能藏能打,拥有极强指挥的能力才是它的主要特色。以“国防部”衡山指挥控制系统为中心,与海军的“大成”分系统、空军的“强网”分系统和陆军的“陆资”分系统连成一个整体,不但可直达本岛的各战区司令部、军团部以及海空军基地,而且通过地下电缆和外岛的海底电缆,可以指挥金门、马祖、东引等群岛的台湾部队。为了增强“衡山指挥所”的指挥控制能力,在上个世纪90年代,台湾军方又安装了“战术区域通讯系统(IMSE)”,其在于“潜龙”光纤连接后,衡山堡垒就可以直接指挥联合旅以下的作战部队。

自本世纪以来,台湾政府已围绕着衡山地堡,将台湾军队最重要的军事指挥部门联成一体,构成一个“大直要塞区”,以便战时最大限度的提高指挥效率。

2010年4月12日8时,在“衡山指挥所”的国防部参谋本部的指挥中心里,所有的军官都表情严肃,致使整个大厅弥漫着沉重的压抑气氛。这些出生在和平年代,整天吆喝着打仗却从未知道硝烟味道的将领们,已经习惯了“演习”之类的假想战争,当真正的战争突然降临时,他们却显得那样的紧张不安。

他们密切的注视着大陆军方的动向,解放军的任何举动都足于让这些肩扛将星的军人们激烈的争执一番。三军参谋总长杜宇明上将表情严峻,但并没有象其他人那样紧张不安,他很镇定,他知道在这种极度敏感的时刻,他必须镇定,因为他的任何误判都可能导致巨大的灾难。虽然台湾总统是海陆空三军的最高统帅,总统下面又有国防部长,但他们都是文官,真正直接统领三军作战的是参谋总长。

20分钟前,部署在太平岛上的电子侦察机发现大陆的“人民”号航母战斗群绕过东沙群岛,正全速逼近台湾南部。现在杜宇明将军正和幕僚们研究大陆海军的最新动向,并寻找对策。

“中国的航母逼近台湾南部,必将给我们的南部各战区构成巨大的威胁,”作战室次长冯忠平上将说道:“我们必须采取措施。”

“‘人民’号的3个战斗机中队,只有48架战斗机。而我们‘台南’基地的443战斗联队、‘屏东’基地的439运输反潜联队和‘台东志航’基地的737战斗训练联队,共有120架战斗机,足于对付他们。”台湾空军司令许天宇上将说道。

“‘人民’号部署在中沙群岛,就能够威胁到我们南部各战区。他们为什么靠近台湾本土,而增加自身的危险哪?” 杜宇明将军说道:“我认为大陆航母的意图不是简单的逼近台湾,他们是要穿越台湾东南的巴士海峡”。

“他们要绕到台湾东部,以便东西夹击我们。”陆军司令张玉川上将说道。

“美国的‘卡尔·文森’号战斗群再用60个小时就抵达台湾东部海域,那时中国航母就陷入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 冯忠平将军说道:“中国人不会这么笨。”

“难道他们要深入太平洋,阻止美国的航空母舰,从而隔离台海战区?”海军司令员程官说道:“这也复合中国人提出的‘拒敌千里之外’的战略目标。”

“哈哈哈,但凭中国的‘人民’号,他们纵使有这个胆量,但有这个能力吗?但就‘卡尔·文森’的打击能力就远远超过了他,要知道美国这下动用了6支航母战斗群。” 湾空军司令许天宇上将轻蔑的说道:“中国人要是真这样,那是自取灭亡。”

正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猜测中国“人民”号的行动意图时。会议室的可视电话里突然出现总统秘书薛凌秀的头像:“各位将军,总统对中国航母的动向非常忧虑,他担心中国航母穿过巴士海峡,会绕到台湾东部,以对我们形成夹击阵势。他希望参谋总部制定计划,派出舰队在巴士海峡拦截中国舰队。”

“巴士海峡属于公海,我们在那里拦截大陆舰队,会将危机升级。” 杜宇明说道:“如果擦枪走火,战争无法避免。”

“这是总统的命令,总统认为中国舰队得以绕到我国东部,我们将处于被动,总统认为他必须为台湾人民的安全负责。” 薛凌秀根本不愿多听杜宇明将军的陈述:“情势紧迫,请将军们立即制定可行的行动方案。”

“我要和总统通话,” 杜宇明将军说道:“我要向总统当面陈述我的见解。”

“总统正在接见玻利瓦尔大使。” 薛凌秀摆动着漂亮的金发:“将军,大敌当前,我们一定要紧紧的团结在总统周围,绝对信任总统,坚决执行总统的战略意图,这样才能渡过难关。好了将军阁下,再用6个小时,中国的舰队就要抵达巴士海峡的西南端,请立即行动吧。”

薛凌秀那漂亮的脸蛋消失了,杜宇明将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无垠大海,悠悠碧空。海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耀着片片金光,温暖的海风吹拂着海面,卷起层层波浪。但这么好的天气并未给“人民”号航母战斗群带来任何的好心情。

2010年4月12日上午9点20分,中国的一艘“基洛”级常规潜艇侦察到:台湾左营基地的124驱逐舰队、192水雷舰队和“海龙”潜艇支队正向巴士海峡靠近;与次同时,中国的“神探”号军事侦察卫星也发现:台湾苏澳“中正”基地的168巡防舰队也在南下。

在台湾南部的吕营基地,台湾的124舰队可谓倾巢出动, 4艘‘海龙’级潜艇、2艘“阿弗拉斯”级潜艇在前,2艘‘基德’级驱逐舰居中,6艘‘成功’级驱逐舰在后,而台湾海军引以为豪的12艘‘海浪’级导弹快艇,分布在舰队的左右。而台湾东北部的168巡防舰队几乎也出动了全部力量:6艘“诺克斯”级、2艘“成功”级驱逐舰,4艘“拉斐特”级隐形护卫舰和8艘“海鸥”导弹快艇以及一些辅助舰船。

“看样子敌人已经猜测出我们的意图,他们准备在巴士海峡拦截我们。”舰队参谋长黄秋雨少将说道:“他们摆开的架势,表明台湾人的决心不小啊,看来在今后几个小时内,我们要面临一次不小的挑战”。

“巴士海峡属于公海,他们如果胆敢在公海上拦截我们,我就一定让他们尝尝苦头。”杜云焕将军狠狠的说道。

“如果按照他们现在的速度,他们将在4个小时后与我们遭遇,不能让他们有机会威胁我们的航空母舰,那太危险了。” 黄秋雨少将十分忧虑的说道。

“哎!” 杜云焕将军深深的叹了口气:“桎梏不除,英雄难展冲天之志;台湾不复,我们怎能走向世界?参谋组,现在有多少艘潜艇和我们会合?”

“报告首长:已有9艘,其中包括1艘 ‘汉’级、2艘‘元’级、6艘‘宋’级。其余4艘‘基洛’级潜艇按照计划在巴士海峡西南入口接应我们。报告完毕!”

“命令:位于巴士海峡西南端口的4艘‘基洛’级潜艇,立即出发拦截台湾的124驱逐舰队;

“命令:将已和我会合的9艘潜艇编成第2突击集群,和‘狼群’突击支队一起,从侧面逼近台湾的124舰队。

“命令“彭德怀元帅”号,密切监视124舰队和举动,保证随时攻击;

“命令:舰队注意防空和反潜,第一中队升空警戒。”

杜云焕将军的一系列命令下达后,整个舰队即时进入战斗状态。舰队随即由长蛇阵型变换成椭圆的战斗阵型,将“人民”号航空母舰围在当中。“人民”号巨大的甲板上,一架架战斗机被从机库里拉出,训练有素的地勤人员快速的给其加油装弹。

各艘驱逐舰上的有源相控阵雷达,从天空到海面再到海底搜索了一遍又一遍,以确保航母的安全。而突出舰队10海里的“彭德怀元帅”号隐形导弹巡洋舰已经将24枚最先进的反舰导弹“锁定”了台湾的124驱逐舰队。华帝战士说的是:

台湾当局真雄才,为独挑起战端开。

夜郎自大自不知,惹的天兵滚滚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文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