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十六章 阅兵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日本,陆军司令部。

在一间会议室内,众多的日本将官笔直地坐在一张长方形的会议桌前,专心致志地看他们面前摆放着一叠厚厚的照片,上面是图昌独立师士兵进入盛京城内的情景。

“他就是王洛飞,此次海城和鞍山之战的实际指挥者,现在让山本龙介上尉来介绍此人的情况。”

桌子的上端坐着的是日军参谋长井上宏岩大将,他拿起一张王洛飞的照片,面色严肃地说道。

将军们立刻抬起头来,望向井上宏岩,山本龙介从门外走了进来,大步走到井上宏岩身旁向他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又向在座的将军一躬身。

“王洛飞,具体资料不详,年龄大约在二十四五岁。6年前,我受命前去英国皇家陆军学习西方军事,在那里意外地遇见了王洛飞,很奇怪,他当时并不是中国派来英国的留学生,但是在聚会的时候经常会有一些令人无法想象的军事观点。在往后的三年里,谁也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离开英国后,我们便再也没有联系。”

山本龙介拿起王洛飞的照片,宏声说道。

“虽然关于王洛飞的资料我们是知之甚少,但是有一点十分清楚,他训练的这支军队足以和帝国的任何一支军队相抗衡。马克沁重机枪、克虏伯山炮,这些最先进的武器连我们帝国军队都没有装备,他的军队却已经在使用,海城就是被强大的山炮轰塌了城墙,从而导致第三师团的溃败。”

坐在井上宏岩左下首的大山岩环视了一眼那些坐得笔挺的将军,面色凝重得说道。

“诸位,虽然中国的军队比不上我大日本帝国的皇军,但是奉天的这个王洛飞却实在令人担忧。面对我们两个师团的逼近,他竟然可以集中清军的优良兵力,构建沟壑进行防御,这是我们以前所没有遇见的,使得皇军吃尽了苦头。”

井上宏岩站了起来,“中国的奉天、吉林和黑龙江是帝国向大陆推进的目标,众位回去要抓紧训练部队,随时为帝国而战。”

“嗨!”

哗啦,在座的日本将军一起站了起来,一点头,宏声说道。

“山本君。”

走出了会议室,山本岩叫住山本龙介。

“将军阁下。”

山本龙介快步走了过来,双腿一并,说道。

“你应该去看看你的那位中国朋友。”

山本岩拍了拍山本龙介的肩头,意味深长地说道。

“嗨!”

山本龙介反应过来,用力一点头。


北京。

穿着绿军装的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进入了北京城,吸引了大量百姓围在路边观看,不断地鼓掌叫好。

“这还是我大清的军队吗?怎么和洋毛子的衣服差不多。”

人群中,一个胖胖的、身上穿着锦衣的人惊讶地说道。

“这是奉天的新军,打败过倭寇,是我大清最好的军队。”

立刻,胖男人身旁一个商人打扮的男人接口说道。

“这话倒不假,我当时在盛京做生意,倭寇的军队接连越过几道防线、气势汹汹地向盛京杀了过了,那些湘军、淮军被打得落荒而逃。幸亏这支新军及时出现,一败倭寇于海城,二败倭寇于鞍山,打得倭寇屁滚尿流。当时……”

随即,又有一个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兴致勃勃地打开了话匣子,绘声绘色地说道。

周围的百姓顿时被吸引了过去,津津有味地听起那个商人讲起了“故事”。

王洛飞领着剿倭军在丰台兵营驻扎,等待着慈禧和光绪的检阅。

由于刘坤一等官员的大力赞扬,朝廷决定在丰台进行一次大的阅兵仪式,检阅剿倭军,向驻京的各国公使展示一下大清的国威和军事实力。

一连二十天,王洛飞都在丰台对剿倭军进行排练。为了表现出威武和雄壮的气势,王洛飞安排了队列、刺杀操和射击等项目,而且特意组建了一支288人的仪仗队,作为前导队列。

幸好此次挑选的三千人是剿倭军中的精英,图昌独立师的士兵占据了一半的人数,所以王洛飞训练起来省了不少气力。

每天,丰台军营中都会传来震耳欲聋的口号声,剿倭军正在全身心地投入训练,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检阅。

考虑到检阅部队的观赏性,王洛飞决定设立军礼服,为了简洁,他把军装进行了改动,增加了许多装饰:闪亮的纽扣,耀眼的肩章,华丽的勋带,雪白的手套,威武的马靴。

京城的裁缝们全力以赴,终于在检阅前完成了王洛飞需要的东西,剿倭军的士兵们换上了漂亮威武的军礼服,精神面貌顿时为之一变,众人无不喜欢这身独特的军礼服。


1895年4月21日,驻京的各国大使接到邀请函,一起来到了丰台大营点兵场。

丰台大营北方的点兵台上是锦旗招展,上面摆放着两个上面铺着软垫的龙椅,龙椅后面摆着一行椅子。

点兵台左边是在京三品以上的官员,右边是驻京的各国大使,除了点兵台上没人外,点兵台两边已经坐满了清朝官员和外国大使,正交头接耳地说个不停。

“太后,皇上驾到。”

忽然,一个太监出现在点兵场的入口,扯开喉咙大声喊了起来。

哗啦,场上的官员和外国大使一起站了起来,望向入口处。

一大群太监和宫女在前方开路,两乘三十二人抬的大轿在奕匡、增祺、荣禄等一品大员的簇拥下,缓缓地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在点兵台前方停住。

“太后、皇上吉祥。”

扑通,等慈禧和光绪下了轿子,清朝的官员们整齐地跪了下去,那些外国公使们也纷纷脱帽致意。

“都起来吧。”

慈禧已经六十,但是显得神采奕奕,她轻轻挥了一下手,在李莲英的搀扶下向台上走去。光绪脸上没有任何神情,一言不发地跟在慈禧额身后。

“谢太后、皇上。”

官员们异口同声地谢恩,然后站了起来,一起望向慈禧和光绪,直到慈禧和光绪落座后,众人这才坐下。

“开始吧!”

慈禧见点兵场上空无一人,好像没人存在,于是冲着身后的增祺点了一下头。

增祺见状,连忙站了起来,冲着站在点兵台一侧的一名卫兵挥了一下手,那名卫兵一躬身后,小跑着消失在点兵场的一侧。

身穿军礼服、踏着马靴、戴着白手套、腰挎一把指挥刀的王洛飞双手放在腰上,踢着正步走了过来,他的身后跟着一群穿着军礼服的西洋乐手。在检阅时的乐曲上,王洛飞想起了学校开运动会上和国庆阅兵式经常演奏的雄壮有力的《运动员进行曲》,幸运的是这首曲子并不难,王洛飞随便哼了几遍,那些西洋乐手们就谱出了曲子,王洛飞把它命名为《腾龙曲》。

王洛飞和乐队一出现就吸引了场上众人的注目,不仅清朝官员们,连那些外国公使们也感到惊讶,他们在中国待了这么长时间,还从没见过这样有现代感的部队。

走到慈禧和光绪的前面,王洛飞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向台上的众人,那些西洋乐手也在王洛飞后面面朝点兵台站定。

“禀太后、皇上,军队集结完毕,请指示。”

王洛飞双腿一并,向慈禧和光绪敬了一个军礼,高声说道。

慈禧感觉十分新奇,向光绪点了点头。

“开始吧!”

光绪发现王洛飞身穿新式军服后,立刻产生了几分兴趣,得到慈禧的许可,冲着王洛飞挥了一下手。

“是!”

王洛飞一挺胸膛,刷地抽出了腰间的指挥刀。

哗啦,顿时,站在台上的侍卫们立刻抽刀护住了慈禧和光绪,大臣们一起站了起来。

王洛飞毫不理会那些紧张的侍卫和大臣,大步走到那些西洋乐手的后面,背对着点兵台站立,西洋乐手们也随即转过身去。

王洛飞挥舞了一下指挥刀,西洋乐手们一起奏响了雄壮激扬的《腾龙曲》。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随着《腾龙曲》的响起,忽然之间,寂静的点兵场上传来了嘹亮的号子声。

官员们和公使们下意识地向点兵台的右方望了过去,只见一队身穿蓝、绿、白军礼服的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惊晓步枪从入口走了进来,脚上的马靴发出扑扑的闷响,走在最前面的是三个穿着蓝、绿、白军礼服、腰上挂着手枪枪套的高大强壮的军官,中间绿制服的军官手中举着一面黄龙旗,雄纠纠,气昂昂地走了过来。

队列的前部是身穿绿色军装的士兵,中部是蓝色军装的士兵,后部是白色军装的士兵,王洛飞按照海陆空三军设定了各个军种的服装,虽然现在海军已经差不多全灭,空军还未出现,也算是未雨绸缪。

马靴撞击地面的声音和军乐交相辉映,形成了一首独特的乐曲,那些原本坐着的外国公使们忍不住站了起来,好奇地盯着这支奇怪的队列。

慈禧和光绪也想瞧瞧热闹,那些拿着刀的侍卫们立刻退了回去,面无表情地站立着。

当到达点兵台一侧的时候,随着王洛飞的一声口令,仪仗队的士兵们一起踢起了正步,步枪斜着向上,刺刀顶在前方士兵的后脑勺,以右边士兵为基准一起向右扭头望向点将台,口中大声吼道:“犯我大清天威者,虽远必诛!”

“犯我大清天威者,虽远必诛!”“犯我大清天威者,虽远必诛!”……

仪仗队的士兵们的怒吼声在点兵场的上空飘扬,声震九霄。

“好!”

慈禧被仪仗队的声威感染,一拍椅子的扶手,忍不住说道。

“老佛爷,您看,连那些洋人也看傻了。”

在慈禧身后的李莲英见她开心,不失时宜地凑上前,笑着说道。

慈禧望了一眼那些伸长了脖子观看仪仗队行进的外国公使,心中感到十分舒畅。

走过点兵台后,仪仗队的士兵们收好步枪,恢复了普通的行进,走过那些官员们吼,一个左转弯,进入了点兵场的中央,最后在王洛飞前方的场地站定,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点兵台。

哗啦,外国公使们立刻鼓起掌来,相互之间交头接耳地谈论着,态度甚是兴奋。

大清的官员们望向点兵台上的慈禧,只见她正回头笑着和身后的奕匡等人说着什么,于是,官员们也鼓起掌来,里面还夹杂着叫好声。

“於斯万年,亚东大帝国!山岳纵横独立帜,江河漫延文明波;四百兆民神明胄,地大物产博。扬我黄龙帝国徽,唱我帝国歌!”

忽然,空中又响起了雄厚的歌声,三个扛着惊晓步枪的队列迈着整齐步伐走进了点兵场,第一个队列是绿军装,第二个是白军装,第三个是蓝军装。

走到点兵台右侧的时候,随着王洛飞的一声口号,队列相继由普通步伐改为正步,唱着《颂龙旗》通过了点将台。

“这是什么歌?”

光绪觉得《颂龙旗》令人心潮澎湃,忍不住扭身望向身后的增祺。

“回皇上,好像叫《颂龙旗》。”

增祺忙一躬身,答道。

“《颂龙旗》,还真新鲜。”

慈禧闻言微微一笑,抬头望向了台下的队列,饶有兴趣地观看着。

光绪也把目光集中到了队列之上,双目露出了惊喜的光芒。

随后出场的是马克沁重机枪队列和山炮队列,望着这两个队列,各国公使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愕然,如果大清的军队都有如此装备,那将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幸运的是,中国现在的军队和眼前这支接受检阅的部队完全不一样,否则也不会被日本所击败,每个公使的脑子里开始快速运转起来,他们开始把目光对准王洛飞

所有的队列在接受检阅完后在点兵场里列队而立,最前面的是仪仗队,其余的队列依次排在后面。

待所有的队列站定后,王洛飞再度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指挥刀。

“杀呀!”

立刻,先前的身穿绿、白、蓝军装的士兵端起杀了刺刀的步枪,呈分散队形,向点兵台的方向冲了过去。

“护驾!”

一名清军将领高呼一声,守在点兵台前方的清军一起把手中的来福枪对准了那些冲过来的士兵。

这一下,不仅点兵台上的官员,点兵台左右两边的人都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愕然。士兵们在王洛飞前方三米远的地方分散站开,横竖成行。

“杀!”

王洛飞把指挥刀一横,口中一声低吼。

“杀!杀!杀……”

听到王洛飞的命令,列好队形的士兵一边怒吼着,一边舞动着手中的步枪,杀气腾腾地演练起了“刺杀操”。

这下,看台上的人群兴奋起来,纷纷向前挤去,兴致勃勃地看着士兵们演练“刺杀操”,一些公使夫人们甚至发出了尖叫声,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慈禧和光绪也被士兵们精彩的表演吸引了,相继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刺杀操后面是军体拳,原本还有射击表演,不过从慈禧和光绪的安全角度考虑,这项表演最终还是取消。

全部表演很快就完结,士兵们在点兵场上列好了队伍,王洛飞快步走到西洋乐队前方,收好指挥刀,面向点兵台上的慈禧和光绪站好。

哗――

各国公使以及夫人们一起站起,鼓起掌来,随后,那些清朝官员们也站起鼓掌。

“赏!“

慈禧站了起来,用手一指王洛飞,说道。

“太后有旨,赏银万两。”

李莲英走上前一步,大声冲着王洛飞说道。

“赏!”

跟着站起来的光绪也望了一下王洛飞,说道。

“皇上有旨,赏银万两。”

一个光绪身旁的太监也向前一步,高声说道。

“谢太后、皇上!”

王洛飞双腿一并,行了一个军礼,算是谢恩。

“起驾回宫!”

一个太监随即又扯开了喉咙,大声喊道。

李莲英连忙上前搀扶慈禧,一个小太监上前也想搀扶光绪,但是被光绪一把推开,大步上了停在一旁的三十二人大轿。

众官员和公使们也纷纷离开了座位,跟在慈禧和光绪的后面离去,一个小太监从人群中一溜小跑奔了过来,来到王洛飞面前,“王统领听旨,明日午时,皇上在御书房召见。”

“是!”

王洛飞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双腿一并,冲着小太监敬了一个军礼。

“还不跪下谢恩。”

小太监见王洛飞不跪,白了王洛飞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

“末将军装在身,只行军礼。”

王洛飞扭头望向小太监,面无表情地说道。

场上的士兵一起冲着小太监怒目而视,小太监被吓得倒退了一步,差点绊倒在地上,扭身仓惶跑了出去。

“哈哈……”

望着狼狈离去的小太监,士兵们一起发出了哄笑声。

“立正!”

王洛飞转身冲着士兵们一声命令,笑着的士兵们立刻笔挺地站好。

“鉴于检阅仪式的圆满成功,每个人发二两银子,放假三天。”

环视了一眼场上的士兵们,王洛飞微微一笑,宏声说道。

“噢――”

听到这个好消息,士兵们顿时沸腾了起来,一起振臂欢呼起来。

由于是慈禧和光绪的亲自赏赐,内务府不敢怠慢,很快就用车子运来了两万两白银,王洛飞拿出六千余两发了下去,士兵二两,军官五两,其余的留作军需。


晚上,增祺在北京的府上设宴招待王洛飞等军官。

慈禧和光绪十分满意今天的阅兵式,认为显示出了大清的军威和国威,增祺因此受到了褒奖,使他心花怒放,甚为得意。

原本增祺要调往京城任职,盛京将军由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担任,但是由于海城大捷和鞍山防御战,慈禧和光绪同时认为东三省要由增祺坐镇,于是加命他为军机大臣,依旧当盛京将军。

虽然没能调往京城任职,但是增祺却有了军机大臣的头衔,有了直接参与处理国家大事的权利,等于得到了天大的恩惠。另外,京城是个是非场,还是在外当封疆大吏自在,再加上是慈禧和光绪的意思,增祺对此感到万分满意和得意。

酒桌上,增祺对王洛飞少不了又是一番勉励和赞赏,让他继续为国效力等等。

酒宴结束后,王洛飞向增祺告别,骑上马,和秦山河等人返回丰台大营。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忽然,前方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