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正文 第五章坤甸

cxing2006 收藏 8 107
导读:铁血南洋 正文 第五章坤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黄班自知道计划后就开始四处去做思想工作,劝大家离开。但是华人的土地情结太重,舍不得离开这片自己曾经晒下不少汗水的土地,尤其是那些老人。任凭黄班和沈博如何劝说,除了从巴达维亚城里面逃出来的人,城外的人几乎没人肯走。客家人家族观念强,特别讲究老人权威,老人不肯走,没人敢走。沈博忍不住问罗勇:“你在家也是这样?你爸爸说一,你不敢说二?”罗勇叹了口气,说道:“你不是客家人,不了解,跟你说也不明白!”罗勇走过去跟几个老人低声说着什么。那几个老人不管罗勇怎么说,直是摇头。罗勇越说越生气,越说越大声。说到最后,连手枪都拔出来了。几个年青人立即上前挡在罗勇和那几个老人的中间,那种视死如归的态度让陈大为他们看来都啧啧称赞。

罗勇叹了口气,把枪插回枪套了,无可奈何地说道:“太公,你不走,他们都不肯走。留在这里,荷兰人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不是想看着你们家族绝后吧?”

那老人倔强地说道:“要走你们走,我不走!我就死在这里好了!”那老人说完,又拔拉着挡在自己前面的几个年轻人,对他们说道:“你们都给我走!”

“太公!”那几个年青人向他跪倒,说道:“太公,你不走我们也不走!”

“啪”,那老人狠狠地甩了其中一个人一个大耳光,骂道:“你是不是想要我陈家绝后啊?”年青人被他打倒在地,马上又爬起来跪在原地,低着头不敢说话。老人又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骂道:“你要是不走,我立即就死在你面前!”老人由于激动过渡,竟昏了过去。年青人顾不得擦嘴角流出来的血,连忙上前扶住喊到:“太公,太公!”几经周折,老人才醒来,他睁开双眼对眼前的年青人说道:“你走,你跟着大人走。记住,无论如何,也不要让我们家绝后。你要是不走,我就没你这个不孝子,我就死给你看!听到没有。”年青人哭着到:“太公……太公……”,罗勇一把拉起他,把他推到正在登船的人群中。

陈大为他们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冯建国低声地说道:“要是我老爸这样打我,早跟他干上了。他倒好,跪在那里动都不敢动。这也太TMD的变态了吧”旁边的邓飞捅捅他,又指了指罗勇。冯建国抬头一看,见罗勇正怒视着他,吓得连忙站起来跑掉了。

老人招手把罗勇叫过去,说道:“大人,我就把我的孩子托给你了。”接着又裂开早没了牙齿的嘴笑了一下,说道:“大人,不是我不想走,是你的船太小,装不下那么多人。反正我老了,也快死了,就把逃生的机会留个后生仔吧。你代我照顾好他就是了!”说到这里,老人急速地喘了几口气,罗勇连忙在他的心口处揉着。老人颤抖着手把一个包袱交给罗勇,说道:“这是我们家族的家谱,就麻烦你转交给他了。告诉他,无论如何,也不要让我们陈家绝后,不然的话,我在九泉之下都不会放过他。”罗勇含着热泪使劲地点点头。

原以为人多船小会装不下,但许多老人都自愿留了下来,罗勇又指挥众人把舰炮,弹药什么的全卸了下来,才勉强把要走的人都装上。

当巴达维亚号在众人的哭声中缓缓离开岸边的时候,一队荷兰士兵从巴达维亚城里走了出来,船上的人见了更是大哭起来。罗勇捅了捅邓飞,邓飞明白,端起狙击枪,把当先一人给暴头了,吓得其他荷兰士兵都跑了回去。

凭着船长室的航海图和众船工的努力以及罗勇的一张现代的印尼地图,巴达维亚号终于在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停靠在了地图上所说的坤甸(今印尼西曼丹里行政区首府)的岸边。

历史上坤甸的开埠时间是在罗芳伯率领客家子弟到来之时,也就是在公元1756年之后。罗勇他们此时到来,见到的自然就是荆棘丛生的荒山秃岭和沼泽之地了,更要命的是,这里似乎毫无人烟,使得罗勇在船上跟陈大为他们商量好的登陆后就打劫土著人的计划落空。罗勇问沈博道:“你确定我们没走错地方?你不是说这里有达雅族人的吗?他们在哪里啊?”沈博懒得理他,找个借口走开了,自从巴达维亚号靠岸后,罗勇问他这个问题已经不下一百次了。

陈大为则是满脸赞叹地说道:“老大,你的祖宗牛啊。就这么个鬼地方,也能搞个兰芳共和国出来。牛阿。”冯建国因为离开巴达维亚时候说了那番话,一直都小心翼翼地侍侯着罗勇,此时也猛擦鞋道:“老大英明神武,这次肯定能搞个更厉害的共和国出来——罗勇共和国!到时候就请大哥给我个欧洲总督的位置坐坐就好了。”罗勇哭笑不得,说道:“你们两个很清闲是吧?”陈大为和冯建国闻言马上溜走了。

由于在船上的时候,罗勇根据自己对政治的理解,就已经组建了一个联席会议,参加会议的是各姓氏中辈分最高的或者有声誉的人。

罗勇在联席会议上跟众人约定了八项原则。并根据这八项原则和沈博口述的历史,罗勇设立了司法、军事、财政、经济、教育五个部门,当然首任的部长是陈大为等人,副部长则由各部长提出,报联席会议审议,罗勇则是当仁不让的联席会议主席。

有了这些架构,登陆后的各项工作便有条不紊地展开了。而事实上当前的五个部长和联席会议主席除沈博外,都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情,就是教授众人如何在野外进行求生。离开巴达维亚的时候,由于船的空间有限,登船的人都是赤手空拳的,来到这里都是除了一双手,什么都没有。

人以食为天,只是在有住的情况下说的话。现在罗勇他们没吃的没住的,当然就是吃和住都一样重要了。

抵达坤甸的当晚,吃的还是动巴达维亚带来的干粮,住就是妇女和小孩留在船上过夜,男人们都到岸上去。第二天,在众人的建议下,虽然罗勇等人都很舍不得,但最终还是不得不开始拆除巴达维亚号,利用巴达维亚号的木板在离海滩不远的高地塔建简易房,同时组织一批人去狩猎。由于缺乏工具和经验不足,白天塔建的房屋,晚上被海风一吹就倒了。幸好罗勇急中生智,指挥大家用巴达维亚号上的帆支起了一个帐篷,众人才免去了被风吹雨淋的苦难。只是随风而起的海浪把早已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巴达维亚号带进了海洋的深处,罗勇等人在帐篷底下眼睁睁地看着海浪先是把巴达维亚号彻底地摧毁,然后看着海浪把属于巴达维亚号的而还没有被人民带到安全地方的东西一点一点地带走,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去阻拦大自然的任意妄为。这时候,罗勇突然想起“人定胜天”这四个字,不禁“呸”了一声,暗道:“这四个字要是信得过,母猪都会上树。”

经过一晚暴风雨洗刷的坤甸海滩,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了。罗勇暗赞自己英明神物,提前一天就把自己从未来带来的装备都拿下来了,不然的话,现在肯定是哭都不会有眼泪了。没有了巴达维亚号,建筑简易房子就唯有就地取材了。好在这里有不少的芦苇,客家人中也有不少的编织高手,大家齐心合力,总算在夜幕来临之前住进了用芦苇席做房顶和墙壁,用小木棍(坤甸的树木是世界闻名的铁樟木,罗勇他们没什么工具,根本无法砍倒这些跟钢铁一样坚硬的树木)支撑的房子。由于有了昨晚的经验,房子建造在背风的地方,半夜时分一场突然而来的大风并没有给房子造成什么的损失。只是芦苇席不挡水,住在里面的人都被淋了个透。

第二天,也就是到达坤甸的第四天,罗勇发动群众力量,群策群力,用之前从巴达维亚号上获取的木板加固了部分房子里面承受重量的承重墙,因木板不足,只好先照顾妇女和小孩。房顶在原有的芦苇席上又铺了厚厚的一层茅草,并用和稀了的泥水使茅草互相凝结,不至于被风一吹就散开来。至于男人们的房子,墙体方面则是在两层芦苇墙之间填塞泥土,房顶同样处理。

当解决完住的问题之后,已经是到底坤甸的第七天了。这七天里,食物都是靠狩猎而来。3000多人,七天的时间,一天三餐,几乎把附近会走的动物都给吃光了。负责狩猎的陈大为和邓飞不得不带着人跑到更远的地方去狩猎。因为要节省子弹以应付突发事件,所以大为和邓飞基本上都采用陷阱来狩猎。这天,大为和邓飞如往常一样去巡视陷阱,偶然在路上拣到一只被箭射死的侯鸟。这一发现,令大为和邓飞异常高兴,有箭就意味着附近有人。附近有人就可以……

“哈哈”,大为和邓飞都笑了起来。两人拾起这只被箭射死的侯鸟飞快地跑回了营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