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十二)

royf22 收藏 33 475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周卫国带着特战队和路上会合的三连一排二排冲进阳村,心中焦急万分!

没想到千算万算,竹下俊竟然摸到自己的团部了!希望警卫排和县大队调过来的那个连已经掩护团部和乡亲们及时转移!——周卫国可从没想过就凭警卫排和县大队的一个连就能抵挡竹下俊的那支特战队!

村口的遭遇战已经让周卫国对竹下俊的特战队有了最直观的认识!这些鬼子比起一个多月前击退的那支鬼子小部队,战斗力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现在,就连周卫国都不得不佩服竹下俊的能力!

一路上都能看见警卫排战士的尸体,周卫国的心绪越来越是不宁。

这时,追至村后的特战队第一分队已派来一名队员回报:“鬼子已经撤退,是否追击?”

周卫国想了想,命令道:“敌情不明,停止追击,就地建立防线!”

相比追击竹下俊而言,周卫国更关心的是李勇的安危。

这队员应了一声,立刻领命而去。

周卫国则带着其他部队直奔团部。

刚进团部,周卫国就见院子里摆了有十几二十具尸体!

周卫国心中突然有了不祥的感觉,不由快步走向这些尸体,却被赵杰一把拉住,低声说道:“团长,小心鬼子做手脚!”

说着,示意一名特战队员上前检查。

这名队员小心翼翼上前检查完尸体后,果然发现了鬼子布下的诡雷。

排除诡雷后,队员们才开始着手收敛尸体。

这时,一个走到教导队教室门口的队员突然失声叫道:“是政委!政委牺牲了!”

周卫国闻言大惊,几步来到教室门口,一眼看过去,只见倒在门口的尸体正是李勇!

周卫国顿时觉得脑袋中“嗡”的一声,随后,脑中竟然一片空白,身体也是摇摇欲坠。

紧跟着周卫国的赵杰赶紧扶住了周卫国,连声说:“团长,团长,您怎么了?”

好一会儿,周卫国才清醒过来,瞬间,已是泪流满面!

周卫国蹲下身子,轻抚李勇脸颊,喃喃道:“老李,你怎么就这么去了?怎么就这么去了?你去了,我怎么办?独立团怎么办?……”

战士们不知不觉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

作为独立团政委,李勇平素没有一点架子,对每一个战士都是无比和善,在战士们的心中,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团政委,而是自己的亲人,是自己的兄长!

周卫国突然举起拳头,用力捶击自己头部,大声说道:“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要是不带走三连就好了!都是我的错……”

赵杰拼命抓住周卫国双手,哭着说:“团长,政委牺牲不能怪您!要怪也只能怪那些狡猾凶残的鬼子!政委牺牲了,您千万要保重!”

周卫国转身看了眼赵杰,又回头看了眼李勇的尸体,胸口剧烈起伏,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面对李勇的尸体缓缓说道:“老李,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不杀竹下俊,我周卫国誓不为人!”

说完,周卫国一拳捶在地面,面朝后山,一字一句说道:“竹下俊,就算挖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

手指被砂土刺破后传来的疼痛让周卫国渐渐冷静下来,仔细考虑之后,低声命令道:“团直属队,立即搜索后山,搜索完毕后就地设立警戒阵地!三连一排,搜索全村!二排,清点伤亡,收敛烈士遗体!”

赵杰和两个排长立刻大声应道:“是!”

转身带队分头行动。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一排战士带着机要员张祥富和电台回了团部。

张祥富一看见周卫国,立刻快步走了过来,说:“团长,您可回来了!政委他们呢?……”

周卫国闭上双眼,沉痛地说道:“政委牺牲了!”

张祥富立刻哭出了声。

周卫国拍了拍张祥富的肩膀,安慰他说:“别哭了!你是从地道里撤出来的吧?团部还有谁撤出来了?”

张祥富哭着说:“没了!战斗刚打响……政委……就让他的……警卫员……赵小虎掩护我……从地道撤退,赵小虎……把我送进地道,就回头……接政委去了,可我在地道里……等了好一会儿,没有见到……政委和赵小虎,却听到……地道口……传来爆炸声,后来,就发现地道口……被炸塌了!我赶紧……顺着地道……出了村,不久……就见您……带部队赶过来……”

周卫国顿时明白,整个团部,就只有张祥富一个人带着电台从地道里撤了出来!

周卫国长叹了口气,再次看了眼李勇的尸体,一瞥眼间,看见教室里满地的桌子碎片和泥块,突然之间,全明白了!

霎时,周卫国又是泪流满面,转身看着战士们,大声说道:“政委是为了掩护电台撤退,才炸塌了团部的地道口!但对他自己来说,却是失去了唯一的撤退机会!政委为了不让鬼子得到我们的沙盘,又回到教室!政委完成了他最后的任务,电台安全撤退了!沙盘被炸毁了!但我们的李政委,却牺牲了!”

战士们眼中含着泪,渐渐都聚了过来,张祥富更是早就哭成了泪人。

周卫国大声说道:“全体脱帽,向政委和牺牲的烈士们致哀!”

说完,肃立,脱帽,默默地低下头,面朝李勇的尸体致哀,所有战士都跟着脱帽肃立致哀。

足有五六分钟,周卫国才抬起了头,重新戴好军帽后大声说道:“政委和战士们的血不能白流,我们一定要消灭这股鬼子!我们要用他们的头,来祭奠所有烈士!”

战士们都跟着怒吼道:“杀光鬼子!报仇!”


不久,伤亡结果清点完毕。

是役,虎头山独立团政委李勇牺牲!团部警卫排自排长以下四十三人全部牺牲!团部留守参谋五人牺牲!留守团部唯一幸存的,是通过地道撤离的机要员张祥富和电台!在和村口鬼子的接战中,特战队第二和第三分队各有一名队员牺牲,三连有五名战士牺牲,三人重伤!

得到伤亡汇报后,周卫国越加冷静,竹下俊这次偷袭得手,已经充分暴露出虎头山内卫防御的薄弱,这种情况,今后必须得到改善!

这时,被剧烈的枪声和爆炸声惊醒的阳村村民已经聚在了团部外面,有人还大声嚷着要进去看看。

周卫国心中一动,立刻拉过了三连连长石头,低声命令道:“政委牺牲的事和团部的损失情况暂时必须保密,你们三连负责封锁消息!赵杰那边也由你派人通知,现在的关键是,绝不能让村民进团部!”

石头点了点头,说:“明白!”

周卫国想了想,说:“至于解释工作,由我来做!”

说完,深吸口气,整了整军服,大步走向团部大门。

周卫国刚分开门口警戒的战士出现在团部大门外,围观的村民中就有人欣喜地叫了起来:“周团长没事!周团长没事!”

一听说周卫国没事,在后面看不清前面情形的村民顿时就放了心,有个老人还大声说道:“菩萨保佑!周团长没事就好!”

周卫国心中痛苦万分,脸上却还不得不强装笑容,大声说道:“乡亲们,大家不要担心,今晚是一支鬼子小部队偷袭我们阳村,但已经被我们给打退了!请乡亲们放心,我周卫国保证,这样的事今后再不会发生!”

村民们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是啊,有周团长和八路军在,就算遇到鬼子偷袭,自己不也一样没受到什么伤害吗?

周卫国又大声说道:“我们还要搜索追击残余的鬼子,请乡亲们都回到自己家里!不要随便外出!”

村民中有人说道:“俺要跟八路军一起搜鬼子!”

其他村民立刻跟着说:“对!俺们跟着八路军一起搜鬼子!”

周卫国大声说道:“乡亲们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现在天黑人杂,大家还是先回自己家里,一会儿我们还要在村里先搜一搜,请大家配合我们的工作!如果大家愿意跟我们一起搜鬼子,等天亮以后我们会组织的!”

村民们纷纷说道:“俺们一定配合八路军同志的工作,绝不让一个小鬼子藏起来!”

随后,就开始三三两两回到自己家中。

一排战士也开始以六人战斗小组为单位,呈战斗队形,敲开阳村每一户人家大门,逐屋搜索。对此,乡亲们都非常配合,一排战士搜索过的人家的青壮年还自发组织起来,跟在战士们后面维持秩序。没过多久,整个阳村搜索完毕,没有发现躲藏的鬼子。

周卫国不敢大意,分派好警戒力量,又派人和正在后山搜索的特战队取得了联系,随后命令二排趁着夜暗将李勇和所有牺牲战士的遗体收敛好,并停放在团部的屋子里!

这一切做完,战士们才来得及稍事休息。

周卫国却没有睡,而是在李勇的遗体边守了一个晚上。

天快亮时,特战队在后山布置好警戒阵地后回到了阳村。他们虽然没有追上撤退的竹下俊特别部队,但却找到了七具鬼子尸体,这七具尸体自然都穿着八路军军服,也都在齐腕处失去了右手,下身也都围着兜裆布!周卫国检查过这七具尸体后,发现又有两具尸体有颈椎脱位。

检查完尸体后,周卫国平静地掏出小本子,在后面又添了一个减号和一个“7”。

独立团付出如此大的代价,竟然只在鬼子的损失上添了个“7”!这更加坚定了周卫国消灭这股鬼子的决心!

天亮后,林水生和两名队员回到了阳村,同时带回的,还有两颗鬼子人头!

进了团部,见到战士们脸上沉痛的表情,又见到屋里停放的五十多具尸体,就连一向沉稳的林水生也是泪流满面!但在将两颗鬼子人头摆上香案,又给牺牲的战友叩了三个响头之后,林水生就一言不发地归队了。

周卫国问起林水生追踪的过程,林水生也只是平淡的几句话:“一路上,俺们不停地追,直追到半夜,那两个鬼子正在休息,被俺们一刀一个给宰了!”

周卫国自然明白他这简单几句话里包含的艰辛,也明白林水生此刻的心情,但在拍了拍林水生的肩膀之后,想要说些安慰勉励的话,却喉头哽噎,说不出来!

林水生看着周卫国,缓缓说道:“团长,俺明白,政委牺牲了,您比俺们谁都难过!俺不会说话,但俺保证,一定找到这些鬼子,用他们的人头,来祭奠政委!”

周卫国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泪水却无声地流了下来。

此时,赵杰早已带人将其他七具鬼子尸体的头颅割了下来,和林水生带回的两颗鬼子头一起摆在了香案上。

周卫国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随后在自己的小本子上添了个减号和一个“2”。

林水生带回的两颗鬼子头不仅仅在周卫国的小本子上添了一个减号和一个“2”,更重要的是,使周卫国重新恢复了信心!

在沉思之后,周卫国终于拟定了全歼竹下俊这支小部队的计划。

计划第一步,困敌!

绝不能再让这股鬼子有自由行动,自由选择攻击目标的机会了!

周卫国以独立团的名义,向根据地下发了加强根据地内部保卫工作的动员令。各部队、区小队,各乡、村民兵均进入一级战备。除了现有负责骑风口、一线天、太丰方向防御的部队原地不动,加强戒备以外,从清源方向的县大队抽调两个连,负责各处要道的警戒。从总预备队三营抽调一个连,加上教导营所属工兵连驻守阳村,负责团部保卫工作。各部队更换原有口令,并重申对于回答不上口令的部队,可以直接开火!原则上暂时停止各乡村居民之间的流动,必要时由各乡村人民政府核发路条。在此基础上,三连一排二排和团直属队组成机动部队,由周卫国亲自指挥,白天,在各乡村民兵的配合下,分片搜山!夜晚,民兵返回各乡村,严密戒备。机动部队就地设立警戒阵地。骑兵排负责联络!

计划第二步,欺敌。

通报各乡村,偷袭根据地的鬼子小部队已被八路军消灭大部,仅剩二十多人,而八路军仅有十几人伤亡。


在搜山的过程中,周卫国首先找到了张楚、陈怡、张仁杰等人和赵庄转移的群众。

在向三人通报了独立团团部遇袭和损失的情况后,三人都沉痛不已。同时终于开始重视此次偷袭根据地的那支鬼子小部队!并同意周卫国为了欺敌而对李勇牺牲和团部遭到重大损失的情况暂时保密的做法。在周卫国的建议下,赵庄的群众被护送回赵庄,并留下三连三排负责保卫。县委县政府则转移至阳村集中保护。


正午,虎头山某处丛林中。

竹下俊终于等来了化装成村民出外打探消息的队员,但出去时的两名队员现在却只剩下一人,而且身上似乎还带着伤。

当那名队员来到面前时,竹下俊不由微皱眉头问道:“情况怎么样?怎么受伤了?还有一名队员呢?”

这名队员回答道:“指挥官阁下,短短的两天时间,虎头山的情况就发生了很大变化!各处要道现在都有八路军把守,每个村庄现在晚上都有巡逻队!虎头山的农民似乎都被武装了起来!用‘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帝国‘三八式’步枪、支那产的老式步枪、火铳、大刀……各种各样您能想象到和不能想象到的武器!这些武装起来的农民白天就跟着那支一直追着我们的八路军部队搜山,晚上则返回各自村庄。现在路上走动的村民非常少!而且进出各村庄都需要一种特别的通行凭证,他们把这种凭证叫做‘路条’!我们就是因为没有‘路条’,所以被武装农民围攻,大岛君不幸战殁,我也受了伤……”

说到这里,这名队员的声音不由自主就低了下去。

两名训练有素的特别部队队员竟然被一群农民打得抱头鼠窜,这事只要想想就足够让人沮丧万分了!

竹下俊叹了口气,说:“周卫国好快的动作啊!你有没有打探出前天晚上我们的袭击对八路军造成了什么样的损失?”

这名队员迟疑着说:“据村民们说,我们前天晚上的袭击仅仅造成了阳村八路军十几人的伤亡……”

竹下俊断然道:“这不可能!”

这当然不可能!要知道,光在八路军团部自己亲眼看见的尸体就有二十具!当然,为了安定民心,八路军这么宣传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仅仅从虎头山八路军行动迅捷的程度来看,就可以推断出,至少他们的首脑机关,还没有遭到什么破坏!而在那次行动中,自己的特别部队,竟然阵亡五人,重伤两人(既然有了不留重伤员的先例,这次的两名重伤员自然也被以同样的方法放弃)!虽然其中四人的伤亡是八路军的那支增援部队造成的,但行动总归是不顺利!就连当初派出去引开追兵的那两名队员也一直没有消息,现在看来多半也是凶多吉少!再加上今天损失的一名队员,算起来,为了这次行动,特别部队竟然付出了十名队员的巨大损失!相比之下,消灭三四十名八路军的战绩实在显得有些微不足道!这次行动,不能不说是一次彻底的失败!

竹下俊在心里叹了口气,又想了想后,对报务员说道:“电告宫本君,老鹰第一次觅食未抓住肥羊,为寻第二次觅食机会,建议会猎计划立即开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