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再赴东京

江南疯子 收藏 3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在为去东京而做的繁忙准备中,时间不知不觉地又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杜明可以说是忙的晕头转向的-----不仅要指导、督促龙组兄弟们加强修炼,还需要背诵那些国安部提供的各类关于日本、尤其是东京的风土人情、政治力量分布、军队驻扎地等资料,而且还跑了一趟各修真门派设在全国各地的联络点。杜明写了十几封信,把日本政变的事情经过、自己掌握的情况、关于圣心社那个传说中的半人半兽主持以及自己的猜测等说了一下,让联络点的人把信转给各门派的掌门,同时请他们转告一下,各修真门派这段时间要抓紧准备了,以免万一事发突然弄个措手不及。

其实不仅杜明和鹰队的兄弟们在忙,而且整个国安部这段时间都在忙。日本的政变使得大家的心里沉积了多年的愤怒一下子爆发了,众人都在暗暗地使劲,希望为国家多做点事。

根据计划,今天下午鹰队的兄弟们将以M国籍华裔商人的身份乘班机去H国的首都,然后在那里呆一夜后,第二天分乘两个班次的飞机飞往东京,而杜明和三百个龙组兄弟则在晚上乘潜艇到达日本临近的海域,然后自己飞过去。

和以前每次出国行动一样,在参加完动员大会后,上午十点鹰队成员在专用的地下训练基地进行了宣誓,不同的是杜明今天与龙组的三百个人也一起进行了宣誓。

想起日本曾经对中华国造成的苦难,想起从书籍上看到的两百多年前日本人在战争中对中华国军人和平民施加的那些惨不忍睹的暴行,杜明在从基地回来后根本就没什么胃口了,虽然到了吃饭时间,但他根本没去食堂而是直接回到了房间里。打开房间壁柜里藏着的两瓶竹叶青,杜明“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完了才稍微觉得心头的愤怒减轻了一些。

杜明在房间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今天终于可以启程了!虽然这次的任务一是想办法弄到那个‘东京之巅’计划,二是刺探几个家族以及心草寺、圣心社的情况,但无论如何得想办法消灭一些日本人再说……”

“叮咚、叮咚”杜明房间里的门铃响了起来。

杜明打开门,惊喜地叫起来:“咦,静儿,你怎么来了?”

“难道不欢迎?”田静头歪着问道。

“呵呵,欢迎欢迎,当然欢迎了。只是没想到你现在还过来了。昨晚不是和你说了么,别过来了,免得你又担心。嗯,快进来吧。”杜明侧身把田静让进了房间。

“不过来看看就不担心了么?”田静反问道,看到杜明张口结舌之状,不由得“扑哧”一下笑了起来。“反正下午上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在家里呆着也没什么事情。”

“吃水果吧,我来给你削一个。”杜明转身从桌上的拼盘里拿出一个水果给田静削了起来。

“嗯,明哥,这次出去多长时间呢?”田静知道自己即使问杜明去哪儿他也不会说的。

“估计会很快吧,半个月时间该够了。”杜明头也不抬地专心削着苹果。“嗯,好了,吃吧,早上我吃了几个,这苹果味道还不错的。”

“谢谢!”田静边吃着边仔细端详着杜明。

“静儿,怎么了?”杜明被田静看得不好意思起来。

“我想好好地看看你。你每次出门执行的任务都是高危险的,我又帮不上什么忙,明哥,你自己得保重自己吆。”田静看着杜明嘱咐着。

“呵呵,没事的,大风大浪也过了不少了。我这人是个福将,危险的时候大多能化险为夷的。”杜明宽慰道。

田静见杜明满不在乎的神态,顿时急了起来:“你不能大意啊,明哥。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的修为是否达到了天下无敌的地步,但我想即使达到了你小心点也没错的。你不知道,每次你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多么担心,每天都要为你暗暗地祈求老天保佑你。前段时间你一出门就是一个多月,我想打电话或发信息给你,又怕你当时正在执行任务而干扰了你,甚至破坏了任务的完成。俗话说得好----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这次出门千万要小心。我昨晚眼皮跳得很厉害,所以今天特意过来看看,你,你千万不能大意啊……”

杜明本是性情稳重之人,刚才满不在乎的神态本是宽慰田静的,免得她为自己担心,但见田静急了起来,赶紧解释道:“静儿,谢谢!我会小心的。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是那种大意骄横、咋咋呼呼的人吗?静儿,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嗯,这次出去和以往一样,我会小心谨慎的。”

“嗯,明哥,那你得答应我,完好无损地回来啊。千万不要做傻事,不要冲动啊。”田静仰头直直地看着杜明。

握住了田静的两只手,杜明郑重地点了点头:“静儿,我答应你,一定完好无损地回来!”想了想接着道:“静儿,我们这次出去情况有点特殊,你还得和以前一样不能打电话哦,那个手机在今晚就会关了的。”

“好吧。”田静无奈地点了点头,“但你得答应我回来后第一时间就通知我。”

“好的,一回来后我就告诉你。”杜明点头答应。

下午三点,杜明把王忠、丁松等人送上飞机回到国安部休息了一个小时后,就和龙组的三百个兄弟乘坐一架大型专机在国安部办公室主任的陪同下飞往了威龙海军基地。

基地司令杨伟光少将在上次杜明和鹰队成员从日本回国时曾亲自到码头迎接的,当时杜明独特的气质给了他很深的印象,所以今天见到杜明时象老熟人一样地客气和热情:“杜先生,几个月没见了。欢迎再次光临我们这里!”

“呵呵,杨将军真是过目不忘,还记得我这个无名小卒。”杜明握着杨伟光的手摇了摇。

杨伟光的儒将气质显露了出来,“不是我记性好,而是因为先生的气质几乎让人怀疑不是我红尘中人,一生难以遇到。我怎么能不记得哦。请,请,快到宾馆休息一下,晚饭已经安排好了。”

军人就是军人,知道纪律的严厉。从杜明和龙组的兄弟到达基地起直到他们吃过晚饭稍事休息了一下上了潜艇,杨伟光一直在和杜明讨论着中国的历史和文化的话题,丝毫没问他们今晚去日本的事情,甚至连一点暗示性的话题也没说。杨伟光除了日常工作外,平时闲暇时就喜欢看看传统文化方面的书籍;而杜明被黄鹤真人带到山上后就被黄鹤真人命令着从《三字经》、《百家姓》开始识字,一直到十四岁,他所接触的全是之乎者也之类的文言文,所以对中国古典文化的认识比世俗中人要深入和熟悉很多。两人这一番谈下来,对彼此的欣赏那是不用说的了,都有相见恨晚之意,而杨伟光将军更是心里暗自吃惊-----杜明这个年龄的人能对很多古诗词和典故脱口而出、娓娓道来,对古典传统文化有如此深入地了解和认识,这在当今时代可是非常罕见的。只是碍于杜明是从国安部来的,杨伟光不好询问杜明的出身而已。杨伟光是见才心喜,和杜明交换了电话号码后亲自把杜明和龙组的三百个兄弟送上了潜艇。

“杜先生,欢迎你以后有空多来坐坐啊。”杨伟光握着杜明的手摇了摇。

“谢谢将军的接待。将军的称呼太让我汗颜了,事实上我只是一介武夫而已,叫我名字好了,也亲切点。”杜明笑道。

杨伟光爽朗地大笑起来:“哈哈,好好。杜明,我不能送你出海了,任务完成后回国时希望能走这里,让我们去接你。到时候我俩再畅快地纵古论今一番,哈哈……”

对杜明来说这是第二次进潜艇了,没什么好奇怪的,而龙组兄弟们可不一样了,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所以一个个东张西望地,但又不敢摸,生怕把哪儿弄坏了。他们乘的这艘潜艇又是国家最新研制的,能容纳一千人左右的大型核潜艇,空间比一般常见的潜艇自然宽敞多了。

“现在潜艇正在海底三百米处行驶,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一个个轮流到去看看海底世界。”一位海军少校通过扩音喇叭喊道。

“你们自己组织一下,想看的就一个个去看看吧,反正还有几小时才能到达目标海域。”杜明通过专用的通讯工具把声音传到了每个龙组兄弟的耳中,杜明自己却坐在床上打坐练功起来。

龙组的成员在各自的家族里都属于不问世事一门心思练功的,连大海也没见过,更别说海底世界了。今天在海军基地看到了犹如天空一样无边无际的蔚蓝大海已经够高兴的了,现在竟然还有机会能看到海底世界,哪有不兴奋的道理?三百个人轮流看,每人只能看五分钟,一个个只恨时间太少了。排队看完的人兴奋地互相谈论着,这个说看到了书上记载的鲨鱼,那个说看到了珊瑚礁……

两个小时后到达了公海,潜艇停了下来。杜明让龙组的三百个兄弟全部排队站好了后,祭出了擎天旗。杜明把黄龙功提到了第十层,嘴里念念有词着,不到十分钟,龙组的三百个兄弟全被收进了擎天旗。和潜艇的最高指挥官握手道别后,杜明暗捏“避”字诀走出了潜艇,方向却不是往海面上跑,而是向下面、向海底处快速降落!

“哗”、“哗”,凡杜明所过之出,海水自动散开了,把在潜艇里观望的一众军官、士兵看的呆若木鸡。本来杜明祭出擎天旗把三百个龙组兄弟收了进去已经够让这些军人吃惊的,哪知道杜明竟然不用潜水服而走出了潜艇,然后犹如神话中的人物一样让海水自动避开直接由海底往上升了呢。其实在决定带三百个龙组兄弟去日本时,杜明就考虑怎么让龙组兄弟们顺利到达日本。龙组的人虽然现在也可以驭剑飞行了,但他们怎么从潜艇所在的海水深处出来呢?他们的功力还没有达到能让海水避开的程度,就是杜明也是在达到了“化虚期”才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而且杜明还考虑到了一点,那就是即使龙组的成员能从深海里有办法来到海面,然后驭剑飞行前往日本,但怎么能确保日本的海岸巡逻队中没有超能力者存在呢?毕竟日本有接近一万的超能力者,这点还是要小心为妙的,否则刚刚到达日本就干架起来,那对这次任务的保密性可就难以保证了。把这问题和王忠他们说了后,丁松的一句玩笑话提醒了杜明。丁松当时说“杜明你还需要抓紧修炼,成了仙后就好办法了,把他们放在口袋里就可以带走了。”丁松的这话顿时提醒了杜明,让他想起了擎天旗有一个功能,那就是不仅可以炼化法宝,炼化妖魔鬼怪,而且还可以装东西,只不过法诀不同而已。至于杜明为什么不在国内就祭出擎天旗然后与鹰队的兄弟们一起乘飞机去,反而乘潜艇如此费劲,那却是另有原因的-----杜明和龙组兄弟此行的第一站本就不是东京!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