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不朽金戈 县城之行

linxiumu 收藏 22 87
导读: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不朽金戈 县城之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吃过早饭,队伍再次集合。韩光武把其中看起来头脑比较灵活的、练过武术的、使过枪的单独编为一队,称为培训队由冯怀玉管理。这队人将由韩光武亲自训练成为队伍的基干力量。其他人编为基础队,由王来田、王才管理。

郝振林的兄弟们除了一个人都入选了,但是郝振林被留在基础队和周青他们一起当教官。看见羊蛋的时候韩光武对他说:“你有没有大名啊,现在这个名字太难听了。”旁边人说“他没大名,要不官长给起一个?”韩光武问“你姓什么?”羊蛋道“俺姓李。”韩光武略一想说:“那你叫李战捷吧。就是战无不胜的意思。”羊蛋欣然答应,于是日后令敌人胆寒的李战捷诞生了。只是李战捷学文化的时候不用功,写字的时候好偷懒以后总是把自己的名字写成笔画较少的李占杰,时间长了人们就只知道李占杰了。

分完队以后两队人暂时在一起训练,讲一些军事常识和武器知识。韩光武则钻进屋里去写自己的工作计划了。

第二天傍晚,韩光武总算完成了自己洋洋万言的计划书。这次他吸取了教训,涉及到利益的问题的表述处理得尽量不是那么赤裸裸。第一天晚上和张成鼎谈自己的想法的时候就是因为自己不断的提到赤裸裸的利益而使张成鼎有些反胃,可能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山大王了。唉,这些旧中国的知识分子一直被教育耻于言利,看来张成鼎也是读书读糊涂了。

看着手里的计划书他不禁踌躇满志:我知道不论在哪里,要说话算数就要有力量才行,我非把这里建成根据地的样板让你们都跟着我学,将来我的建议就是MZD也要仔细的考虑。

张成鼎接过计划书第一个感觉就是晕:这字写得太差了,一个个像蚊子腿。在仔细一看,俺娘哎这么多字看不懂啊,满篇错别字,哎看来书读得太少啊。

韩光武道是早有准备:我又不会繁体字,写简体字你当然看不懂。于是韩光武念着张成鼎又抄了一遍。晚上张成鼎开始细细的读计划书感觉还是很有条理的,而且没有了那种赤裸裸的语言。越看张成鼎越佩服,有一些论述闻所未闻但是又这样切合实际,自己很多迷茫的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天还没亮张成鼎就蹦到韩光武屋里把他拎起来讨论问题了。

接下来几天韩光武天天从早上起来就开始操练抗日军的士兵,一直到晚上才停下。还有一天半夜把所有人揪起来摸黑撩出二十里地去天亮才回来。韩光武是恨不得立即就把这帮人培养成真正的战士。这段时间里,韩光武又从基础队选了几个人进入培训队。

张成鼎那边也是忙前忙后,实在忙不过来了因为王来田是本地人把他也调过去了,直接任命韩光武队伍为队长。

这一天,张成鼎召集开会。张成鼎把最近的工作情况介绍了一下:购买的枪枝已经运到;群众工作有所进展,但是很缓慢;收枪的工作阻力很大,有枪的人家都看着地主常进宝和张福清,这俩家伙家里人多枪多根本看不起抗日军;铁匠炉过了年就可以开炉,已经请到了一位铁匠高手;张常鼎又派人去找过马明,马明仍不同意来……

听完了张常鼎的介绍,韩光武谈了自己的看法:现在我们急需要扬名立万,只有如此才能震慑地方上有势力的人物,同时也能使老百姓对我们产生信赖。我们的队伍现在没有能力拉出去和鬼子真刀真枪的干,但是宣示我们的存在还是可以的。所以韩光武决定带着培训队的人去一趟县城去摸摸鬼子的情况,顺便把马明弄回来。

张成鼎忙问韩光武用什么办法说服马明。韩光武说“我自有办法。”实际上韩光武心想如果不能把马明说服就只好来硬的了,毕竟打起仗来游击队太需要医生了。

第二天一大早韩光武就和周青、李力、郝振林带着培训队的人干这两辆大车直奔县城。刚到11点就看见城墙了,韩光武让郝振林和周青、李力带着人隐蔽好,自己带着冯怀玉、李战捷和挑选出来的几个人带着短枪坐着大车来到城门前。

这邻莒县城的城墙不算很高,城门楼子也比较破败。城门前站着5个日本兵,虽然站得比较直但是根本就没有戒备的神色,城头上一个鬼子也没有。看来鬼子放心得很。

韩光武微微一笑,马车进了城门。站岗的鬼子根本不理会,好像他们在这里站着只是为了显示大日本帝国占领了这里。

韩光武忽然发现进出城门的人里没有妇女,便问是怎么回事。冯怀玉坐在韩光武旁边回身说道:“就是城门外边的鬼子闹得,见着大姑娘小媳妇他们就要搜查。女人都不敢出门了。”

韩光武下了车进了一个靠近城门的饭馆。他和冯怀玉都穿着长袍,伙计一见便往楼上让,李战捷穿了一身新也跟了上来。其他人按照韩光武事先吩咐的到各处吃饭去了。

点菜的时候韩光武只知道苜蓿肉是正宗鲁菜,其他鲁菜有什么就不知道了。没办法,家里穷啊,很少下馆子。冯怀玉刚点了糟溜鱼片,那边李战捷就大叫着要烧鸡。菜一上来李战捷就开始大嚼起来,比韩光武吃的还快,完全不理会韩光武对他蹲在椅子上的训斥。冯怀玉倒是很斯文。

饭吃完了,鬼子的巡逻队的规律也摸得差不多了。韩光武掏出一块大洋付了帐(还是刚刚回到1937时得来的)他们就往马明的诊所去了。

这是一座青砖小院,临街的大门开着,门上挂着一块牌子“回春诊所”。一个培训队员从路边闪出来告诉韩光武刚刚进去一个鬼子,把诊所里边得病人都吓跑了。

韩光武连忙问:“鬼子来干什么。”

“小鬼子没带枪,可能是来看病的。”

韩光武一拍大腿:“太好了,干掉他。这下马明不走都不行了。”

几个人进了诊所,见只有一个老头儿还在诊室外坐着。冯怀玉凑上去问老人怎么了。老人说牙疼,冯怀玉就让老人改天再来。老人也看出这帮人不是善茬,忙不迭走了。

韩光武一挑诊室的门帘走进去,只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夫正在给一个日本兵检查,旁边站了一个女护士,大概就是马明的妻子。

冯怀玉一抱拳“马大夫。”

那医生一抬头有些吃惊。韩光武立即说“马大夫,我们抗日军的同志想请你去一起抗日,不知意下如何。”

这一下马医生更吃惊了,他没想到这个人会在鬼子面前从容的说这件事,当时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那个鬼子不愿意了,他那里还掀着衣服亮着肚子呢,他又听不懂中国话,刚才比划了半天才让医生弄明白自己哪里难受,心想这两个人怎么这么不懂礼貌,一瞪眼“巴嘎”。韩光武还没上前,就见冯怀玉拔出匕首一下子刺进鬼子的脖子里。那个鬼子睁大了眼似乎不能相信发生的事,捂着脖子慢慢倒下去。事情发生太快,马太太现在才尖叫了一声。韩光武看冯怀玉还有点激动,看来是第一次杀人,不过这家伙平时少言寡语的下手倒是真很,是个人才。

马明嘴唇哆嗦着“你们…”

韩光武一笑“别怕,我们只是来请马大夫的,没有别的意思。没想到碰到这个鬼子,我兄弟一时冒失不该在这里动手。马大夫多多包涵。”转过头去对冯怀玉说“你怎么这么冒失,以后可别这样了。”

马明也是个明白人,见事已至此,便说“那我跟你们去吧。”

韩光武却不急着走,而是把马明诊所里的所有药品、器械都装上大车,然后才带着已经吓坏了的马明夫妇和他们的细软离开诊所。韩光武对一个队员说“按第一方案进行”那个队员就先快步走了。

掐着表来到城门口,韩光武跳下车来路边一个背着褡裢的队员靠过来低声说“换岗了,还是5个人其他没变。”韩光武点点头,和冯怀玉、李战捷步行跟在马车后边。

鬼子看着马车出城门也没什么反应。韩光武走到鬼子跟前,伸手从腰里掏出驳壳枪几乎顶在一个鬼子的脸上开了枪。其他鬼子还没回过神来韩光武已经连开了四枪。冯怀玉只来得及用他的白朗宁打倒一个鬼子还因为紧张打在了肚子上。

韩光武一脚跺在冯怀玉打倒的鬼子的脸上脚下用了太极拳振脚的刚力只听咔嚓一声,鬼子只剩下四肢抽搐了。然后对冯怀玉说“以后要打头。”

城门口的老百姓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这时才轰得一下炸了窝四散奔逃。韩光武他们赶紧捡起鬼子的枪支弹药。门里边放风的队员一听见枪响赶紧把事先准备好的传单撒出去,这时也飞了九牛二虎之力跑了出来。然后该干什么很清楚,撒腿跑啊。

韩光武真佩服冯怀玉,手提着棉袍的前襟跑得飞快而自己只能把棉袍脱下来否则真怕跑起来摔倒。

鬼子巡逻队很快出现在城门口,见一下子死了5个同伴立即变得气势汹汹,但这时附近已经没有一个人影根本就没有报复对象。鬼子想要去追凶手可又不知道方向,人又少,所以只是在原地哇哇大叫。

韩光武见鬼子没有离开城门口便对李战捷说:“你等着。”拿过他得枪跳出隐藏的树林跳到了大路上举枪射击。

鬼子们猛然看见大约300米外大路上跳出一个人来,然后是一声枪响。一个鬼子捂着肚子怪叫起来。鬼子们愤怒了,这也太目中无人了,纷纷举枪。可是韩光武一闪身消失在树林里。一个鬼子军曹高喊一声,除了4个鬼子留在城门口其他8、9个鬼子们甩着小短腿追了上去。

韩光武见鬼子城关的建筑群里冲出来距离120米,对正在瞄准的李战捷说“打。”李战捷立即开枪,打头的一个鬼子向后翻了个跟头倒下去。然后韩光武拉起李战捷就跑。鬼子冲进树林见地上的残雪上只留着5个人的脚印胆子就大起来,在后面猛追。

韩光武和李战捷猫着腰紧跑,流弹在身边呜呜的飞,不时有被打断的树枝掉下来。韩光武觉得李战捷还是跑得太慢,便突然止步转身对着后边影影绰绰的人影连开3枪。只听一声惨叫,鬼子的速度不自觉地慢了一点。

跑出了树林,前边是一块大约200米的开阔地。韩光武拽着李战捷拼命的冲过这片开阔地一头扎进对面的树林。

鬼子冲进开阔地,趴在地上的周青高喊一声“放”。几十支步枪同时开火,同时抗日军仅有的两挺机枪由李力和郝振林指挥者也叫起来,冲到开阔地上的鬼子立即全都倒了。枪声一下子停止了。

韩光武正喘着粗气,见有新战士想抬头张望连忙喊“都趴好。庄子弹。”果然鬼子开始射击了。看清了鬼子的位置,周青喊“预备!放!”然后又是一个齐射。连着放了5排枪,还是有2个鬼子在还击。韩光武终于忍不住了开枪打死一个,最后一个开始后退报漏了目标被机枪打死了。

周青一挥手战士们冲进开阔地捡拾战利品。李战捷拎着枪就往来路跑被韩光武一把揪了回来“干什么去?”李战捷一指树林“那里边还有一个呢?”

韩光武说“别管他了,现在我们该跑了。”李战捷不解的问“咱们不是打赢了吗,跑什么呀?”

五分钟后韩光武带着战士在丘陵上狂跑,果如所料身后日军中队长寅次郎正带着一百多士兵追踪他们。

寅次郎带着队伍一直追着袭击者的脚印在荒坡丘陵中转到天黑,开始的时候还能经常远远的看见袭击者,后来连影子都看不见了。在后来他发现跟着袭击者的足迹走实际是一直在原地转圈,只好收兵回城。

一轮明月照得周围像白天一样,韩光武带着队伍往回走,队员们累得半死但是都兴奋异常。

路上休息的时候冯怀玉问韩光武:“咱们干什么跑这么多圈啊?”一下子周围战士都支棱起了耳朵。韩光武知道他们对被鬼子追着打跑了半天累得半死又意见,按照山东大汉的脾气他们宁可回身拼个鱼死网破也不愿被人追着跑。

韩光武说“你知道兔子在雪天怎么避免把敌人引到自己的巢穴吗?它不断的走一些8字形的圈子,你跟着他们的脚印走十有八九会在原地打转。”

接着韩光武又问队员们“你们一共打了多少子弹?”大家一合计竟然打出去300多发子弹。

韩光武就说“你们再这么近的距离上打死7个鬼子就用了300发子弹,我们后边有50多鬼子,你们有那么多子弹吗?” “而且鬼子都受过严格的射击训练,你一枪打不死他,他就打死你。你们有多少把握第一枪就打死他?” 大家不吱声了。“今天大家打得不错,但是还要严格训练才能跟鬼子真刀真枪的干。”

韩光武现在更加觉得当时训练这些人进行齐射是无比的正确,虽然现在几乎所有军队都废除了齐射。因为齐射时总有一些走运的枪会打中目标,而每个人都可以认为是自己打中的,这就对增强士兵的信心很有好处。否则你能指望这些根本没有实弹射击过的农民在如此紧张的心情下打中目标吗?

回到后寨,张成鼎他们还没睡等着迎接张成鼎他们凯旋。兴奋的参战队员也兴奋得睡不着觉一直折腾到天快亮。

后两天忙着开了战斗总结会。有人跑来报告地主常进宝家被鬼子烧了,家里人大部分都被鬼子杀了。于是韩光武和张成鼎商量打着给被鬼子杀害的乡亲的旗号再打一仗。于是第二天韩光武和张成鼎带着将近300人,打着红旗招摇过市,浩浩荡荡穿村过镇。

寅次郎中队长很是郁闷,前几天他刚刚打电话给上司报了平安自己的部下一下子就被干掉了将近20个,还找不到袭击者,当天晚上回来通过电话向上司报告被骂了个狗血喷头,被责令一定要肃清抗日分子。第二天寅次郎亲自带队出去转悠了一天但是两眼一么黑脸一根抗日分子的毛也没么摸到。第三天他们转到离县城10里地的王家官庄见到一个大宅院,四角有炮楼。寅次郎的高丽翻译就打主意进去抢劫,就挑拨说这个宅院有武器就肯定与袭击者有关,就是没有关系去惩罚一下这些知那人也可以展示皇军的军威。寅次郎就带人冲了进去虽然摧毁了抵抗,抢到了东西强奸了女人,但是也伤亡了十几个帝国武士。寅次郎只好向上司报告已经消灭了之那军,不过上司看来还比较满意。

今天早上他提起电话来,电话却没有声音,看来是断线了。他也没放在心上低声骂了一句,便叫来值日的军官命令他带人去查线还不忘提醒一句要多加小心就去干别的了。他不知道正是他的不经心把他的部下送进了鬼门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