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08.要钱省钱挣钱[上]

7821144 收藏 9 7
导读:重生奋斗史 五.找回尊严得战争. 108.要钱省钱挣钱[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黑社会中人,不狠不毒,不居安思危,马上要完蛋.要不怎么说一个组织或国家,不管是白多还是黑多,必须要有制约白得黑,或着就是黑当权.就如现在,要是把YF联军打跑了就算,可以肯定,保守思想很快就会反弹.然后,不要多少年,YF联军又要来.所以,不能让清国闲下来.建设不止,反正有得建,不建就要落后.三五年就发动一回战争,反正有得打,不打定然成患.

心里能感觉到,一定危害性难免.但是,在能看到战争胜利时刻进行建设,肯定比战后有利.因为,此时的人民热情最高,最容易组织.

那,怎么从自己做起?

要先搞宫廷改革,只要慈安和慈宁支持.呵呵,把握很大啊!慈安是个相当明理得女人,而且人又聪明.慈宁,那是我[妈]啊!不支持我,她能春风得意吗!

"前方,百万将士正为国血战.后方,国库日渐空虚,圣母皇太后,您是否觉得,皇家生活太过奢侈了?"

"家国危亡,哀家一个妇道人,帮不上什么忙,监国王想怎样就怎样好了!哀家这里,可以减少一半太监宫女,每日耗费也减去一半......"

"哪里哪里!怎敢苦了圣母皇太后......"连忙虚情假意着[劝说].

"呵呵,哪儿能苦得了哀家,少年时也不是没见过.哀家这里用度就是少九成,也比一个土财主好多了.监国王之意,哀家明白......"

出钟粹宫,再到漱芳斋.只见,年不到二十五岁的慈宁太后正享受着两个宫女捶背地待遇.哦,是说周岁.就像本人,说是十一岁,其实头尾各加一,事实只有九周岁.

"儿臣给母后请安......您其实挺年轻,还是多锻炼为好,别搞得跟七老八十似的."

原慧妃,现慈宁太后,因监国王是自己儿子,在后宫中,几乎是第一太后,慈安也给五分面子.不过,慈宁是个容易满足得女人,倒没狂妄起来,于后宫中人缘很好.并且对监国王儿子言听计从,从不耍大牌.她搞得清楚,儿子不会诚心限制亲娘,但大事上不能弄明白,将影响监国王地位,随之更影响自己.所以......

"好好好,每天一早儿自个儿去溜溜弯儿,正好太监宫女儿们给你带地,天天儿得在门口儿跳地热闹.监国王有事儿就说好了!"

我把原话和慈安的反应一说,慈宁摆摆手:"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哀家什么时候反对过?何况钟粹宫都答应了.姐姐说地不错,这宫里怎么也苦不着我们."

"生活上自然苦不着,但儿臣知道,太后太妃们心里是苦得!"

"吓!别乱说,心里苦!苦什么?"

"将来,有合适得,都嫁了吧!反正我会让后宫越来越自由,想探亲就探亲,想哪儿玩儿就哪儿玩儿,只是要慢慢来......"

"真是胡说,女子为夫守节是天道......"

"别在那儿自欺欺人了.二十多岁的成熟妇人,死了丈夫后会没想法儿?我的太后娘哎,那是人之天性,三从四德就是放他妈狗屁,就是专门儿害女人的.您哪,有时间去慈禧太后那儿看看坐坐,免得她寂寞,说不定她还能教您点什么!"

"嗯----慈禧!哦,好的,有时间转转储秀宫."

"有时间也去其它宫中看看,给您五天时间散播消息,让后宫所有人都知道,减耗费换自由.最多三年,所有后妃,打声招呼即可天南海北,还配几个听使唤的.碰到中意得男人,只要别太浪费钱,该有的皇家礼仪都不会少,当公主嫁."

"切,还当公主嫁!有得嫁就不错啦!"娘就是娘,儿子既然说开了,也不隐瞒心思.放心,少不了您个伴儿,哈哈......

三月六号的朝会上,我[大义凛然]得说:"现正是国家危亡之际,但宫内还是每日耗费大量钱财维持奢华.京城百官照样声色犬马,花钱如流水.这让前线军民得知,如果有心抗战?军民无心抗战,大家兜儿里的钱怕是保不住吧?还有那些发着国难财,继续贪污受贿之官吏,是不是该摸摸自己的良心?起码也该捞了钱财后多干点正事儿吧?"

"怎么?是不是认为本王又要对付谁?不不不,的确更需要各位的良心,一些罪大恶极之辈当然不能放过,否则无法给百姓交代......你们知道吗?战争打到现在,朝廷支出军费白银三千六百万两,而且大部分出自禁烟结果,国库只拨出了一千五百万两.可实际军费支出是多少呢?是八千万两,八千万两啊!百姓出了一大半哪,国之栋梁们!而你们,大部分在贪钱......良心,摸摸良心.不错,百姓出钱是为了自身,但谁又敢说他们不是为了你,为了我呢?我想问,凭什么?自我吹嘘一句,我这个监国王对得起良心.可你们,为百姓做了什么?"

"不言语?哎,错不在你们,还是在本王啊!"

"错怎在监国王万岁,臣等有罪!"呼啦啦,满朝文武跪地叩头.

"起来吧!你们有错,但本王也的确好不到哪儿去.算啦!还是先正了上梁,再管你们这些下梁.本王行事,虽常有人反对,但总愿让大多人服气.都跟两位太后商量好了,后宫用度减少一半儿,剩下一半儿也将慢慢再减一半儿,省下的钱全部另立帐户,内帑银也拨一半儿到新帐户上来,以便多干些利国利民得正事儿."

载垣出班启奏:"监国王万岁,宫内用度减去七成多,恐怕要苦了太后金身啊!"

"苦吗?圣母皇太后却说,即便减少九成耗费,日子也比普通财主好得多.载垣啊,不怪你说这话,你们是舒服惯啦!"

接着,得齐天远暗示得内务府大臣出班:"监国王万岁,您言词行事虽与士族习惯不合,但于国于民却是万众楷模.微臣深知,您日常所耗折银,每月仅有二百一十两......"

"哼,二百一十两?够一个普通百姓之家用十几年了,那我自减六十两吧!"

内务府大臣越来越上道,仆通一下跪倒:"监国王万岁,任何人都可以减,唯您不能减啊!否则怎有精力日夜操劳......"

"只愿大家都苦点儿,早日赶走侵略军."

"监国王万岁,前年您抓住微臣贪赃之实,却只让微臣吐出九成赃款,照样为内务府大臣,臣永生铭感监国王万岁无上恩德.前年以前,罪臣共贪了一百六十万两银子,交出那个......八成后,还有三十余万两,罪臣愿全部吐出来......"

"你这家伙,终究是不老实......不过还算不错.君无戏言,说要九成就九成,但要罚几万两,你就交出二十万两好了!"

"谢监国王万岁,散朝后,微臣就把二十万两银子入内务府帐上."

"臣自问没有贪赃枉法,但家资颇厚,也愿捐五万两."翁同龢打蛇随棍儿上.

"臣之家资不如翁大人,愿捐一万两."李鸿章自然也拼命捧场.

"齐天远愿捐五百两,请监国王万岁莫嫌少."齐天远自成为情报局长后,在群臣面前偶有露面,这次是专门捧场得.

"齐先生清风两袖,大可不必."

"监国王万岁日理万机,且耗费极少,都在为国节约,齐某更该尽一份力."

"那多谢齐先生了."

"老臣家中无钱,但年前监国王万岁为老臣长了两级奉禄,今日愿自降一级."

"哈哈哈......杨老大人,降奉禄吗,我看就算了.大家先苦一两年,随后肯定都要增加奉禄,保证大臣都能过上相当富裕得日子,而且许多耗费不需自己出钱.大清朝廷并不穷困,可以高奉养廉,但那时的吏制也肯定比现在严多了."

翁李齐杨几位,钱是真捐,但所为却是配合着演双篁,目的是逼迫群臣.当然,老官油子们不见得看不出来,这样并不够.所以,还安排有一招暗棋,是提前让情报局安排好得.嗯,到时候了......

"微臣死罪,枉负先皇重托,枉负皇上与监国王万岁信任重用,也贪赃了四十余万两银,请监国王万岁治罪."原保守势力代表人物之一,现改革支持派的杜翰出班跪地请罪了.其实,他贪是贪了些,但不过是清知府一个档次,可齐天远给了他三十万两银子演戏.

一番[痛心疾首]得训斥,然后是对痛改前非的表扬.最后罚奉一级,交出九成赃款就行了.

"此处都是朝廷重臣,虽然本王知道你等所做所为,但把你们都打倒,朝廷也就散了.可要不闻不问,我个人有用没用无所谓,但太对不起浴血奋战得八十万解放军将士,对不起几千万支持战争的沿海百姓.与杜翰一样,贪赃者将九成赃银交出来,即不再追究.而且,给这里所有人留下面子,你们可以派人将钱款交给齐先生,由齐先生派人进行匿名处理.可以向大家保证,谁贪污受贿,只有本王与齐先生知道.但数目不对吗,哼哼,齐先生会直接找到你家去,那可就什么都瞒不住了.记住,不要以为本王是吓你们,谁贪赃多少,呵呵呵......"

余话不说,我点了点自己胸口.

众臣对监国王万岁的神奇,多有亲身领教.说起来好笑,这[小孩儿]该知道得常常不知道,谈起四书五经就满嘴脏话.但不该知道得他偏偏特清楚,就像什么欧罗巴洲,连赫尔利都听地眼珠子铜铃那么大.还是欧洲,他竟能今儿去今儿回家.

所以,很少有人觉得我在吓人.哪知心惊胆战中,先是交九成赃款加罚奉一级就什么事儿没有,吊在嗓子眼儿得心回落大半.再是可以暗中退赃,不用丢脸,心落回原位了.

舍不得?那当然,贪赃枉法不用费脑子费力吗?可监国王万岁能让YF强盗称其为恶魔,老老实实遵守游戏规则,有百万大军以[为监国王万岁战斗]为口号.只要愿意,随时可以废了皇上,咱一个小臣子,硬抗得住吗!

这就是温和一点得好处.要是楞让贪官把赃款赃物全交出来,还要坐牢抄家,不逼着大半人反对那就怪了.二十一世纪时,廉政宣传和反腐运动俺见过,耳朵更听出了茧子,那贪官还不是越来越多!不会贪都让人笑话,真不贪被人骂为傻蛋.而咱这黑社会,还不是活的倍儿滋润,斗殴敲诈无所不为.恶血青春,光彩夺目!

所以,喊喊高调可以,千万别干除恶务尽得事儿.有人就有恶,全看会不会利用.要说铲除,理想中得大同社会以前,那叫扯JB蛋.不过,就像灰尘,不可能使其消失,但房子不打扫也没法儿住,但用显微镜也不可能扫精光.那咱就扫大部分喽!

"当朝重臣,只要作出令人满意得姿态,本王全部放一马.众位只要后悔一件事,杜翰是第一个站出来地人,才得从宽处理,其他人自然没他那运气.无需担心,本王没秋后算帐得习惯,一切一次性解决.大家的品级奉禄不会有任何变动,但职位将有所调动,有的人会少些权,可也会有人权力要增加.能者上,庸者下,不会不给各位公平......"

"监国王万岁英明!"

"别忙着说好话,急着散朝啊!还有一个要求,众位做好思想准备."

"恭听监国王万岁吩咐!"

"本王不难为你等直系亲属,大家家中血亲贪占了多少,和你们的一样,交九成出来.但本王鼓励正当营生,做什么生意呀,赚再多钱,我也只会支持......怎么了?瞧不起商人,大清国的混蛋思想.士农工商兵,本来平等.没农民种田,你们吃什么?没工人制造,你们用什么?没商人,四方物资怎么流通?没军人,你们要在YF脚下做巴儿狗吧?

这些,你们不知道吗?打死我也不信,就是架子放不下.事实上,这场战争中,起作用最小得就是士族......就是你们!"

有人不服气:"战中之商人不至比士族作用更大吧?"

"你这是想当然!知道吗?解放军后勤工作几乎全是商人撑起来,你们行吗?所以,农工商兵的政治地位一定要提高,都是人,决不准再分等级."

"监国王万岁英明!"

"英明?那各位怎么帮本王英明下去?这肯定是个青史留名得好机会.历史会说:某某是大清民主进程奠基人之一......就知道你们不习惯.好啦!不难为你们了,都在本王眼皮子低下,京城不用担多少心.但京城之外,各位就不要照顾门生故吏了好不好?本王总要抓几个表示一下吧?各位,谁贪赃枉法,本王心里明镜儿似得,却一一放过了.都知道,我没法儿全抓起来,但要抄那么七八个人的家,砍七八个人的头,一点儿都不难......嗨,说白了吧!满朝重臣本王一个不惩处,可大家总该拿几个罪该万死得替死鬼出来吧!"

应该应该,就说你监国王不会那么简单放过所有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