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四十回 刘备相亲

kinghappycat 收藏 12 92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四十回 刘备相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四十回 刘备相亲


刘备回到大营,觉得意犹未尽,遂独坐帐中有喝了点五粮玉液,吃了些新油炒菜。

刘备一边吃喝,一边把和陈珪、陈登父子那里得到的资讯在脑海里重重新回味一番,把有用的内容牢牢记在脑海里。

刘备虽然酒量甚佳,但孤身领兵在外,又怎敢过量?他慢条斯理地小酌一番,一直喝到入夜,才解衣就寝。

次日,刘备照样率队入城,照样自己步行,卫队在后面跟随。昨天刘备在城中的举动,今天已经差不多传遍了整个下邳,因此,看热闹的老百姓更多了。

刘备拜访陈珪父子的事情,下邳城内的各位高官们更是个个耳闻。虽然没人承认,但大家心里都在盼望着刘备下一个登门的是自己。不过,谁也不知道,刘备真正想去的,并非陈府,而是糜府。

糜竺和糜芳哥俩吃完早饭就在客厅上谈论徐州大势,虽然嘴上都不说,但都在盼望着刘备来访。

正在两人忐忑不安时,仆人匆匆进来禀报,说刘备来访。

两人闻报,立刻站了起来。哥俩对望了一眼,都觉得有些失态,勉强笑了笑,连忙出门迎接。

糜竺和糜芳把刘备让进客厅,照例海阔天空地一通神侃。糜氏兄弟的水平,和陈氏父子比起来,实在相差甚远,刘备和他们谈起来,确实是游刃有余。

刘备心里虽然不耐烦,但一来牢记着王琦让他求亲的话,二来还要在徐州官员面前树立光辉的形象,因此,耐着性子和两人谈论。

尽管刘备对徐州的事情不如糜氏兄弟熟习,但是,刘备昨天从陈氏父子那里听的可是不少,如今现买现卖,拿出来对付糜氏兄弟,还真让哥俩佩服得五体投地。再加上刘备高雅的言谈举止和整洁得体的服装,让糜氏兄弟深为折服,对刘备大生好感。

虽然刘备不想违拗王琦的吩咐,但这个糜氏小姐是胖是瘦,是黑是白全都不知道,实在不愿意直接开口求亲。再说了,一旦自己开了口,要是遭到拒绝,岂不是很没面子。

刘备和糜氏兄弟的心机,绝对不是一个档次,况且,刘备是有备而来,糜氏兄弟却不知道刘备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刘备既然有心把糜小姐弄到手,当然要和未来的两位舅爷搞好关系,不免转弯抹角地吹捧糜氏兄弟,既不过分夸大二人,又恰到好处地搔到哥俩的痒痒,直把糜氏兄弟说到嘴都合不拢了。

话既然说得投机,时间就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中午。糜氏兄弟也知道冀州是一日三餐,和刘备又谈得如此投机,怎能不宴请刘备?

酒桌上,几杯酒下肚,刘备更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糜氏兄弟越听越是兴奋,简直把刘备当成了平生头一位知己。

当然了,糜氏兄弟不知道,以刘备喝惯了蒸馏酒的海量,喝点徐州的老酒简直和喝水差不多。大家虽然喝得不少,但刘备仍然清醒,糜氏兄弟却已经醉醺醺了。

刘备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遂引向正题。刘备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长叹道:“唉,可惜呀!可惜!”

糜竺、糜芳也陪了一杯,见刘备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两人连忙放下酒杯,关切地看着刘备。糜竺道:“玄德,因何如此?”

刘备不答,摇头叹气,眼泪流了下来。

糜竺、糜芳见刘备落泪,不知道刘备的眼泪是召之即来的道具,不由得慌了手脚,但又不知道如何劝慰刘备。

刘备看着糜氏兄弟着急的样子,心里暗自发笑。刘备掏出手帕,擦了擦眼泪,道:“子仲、子季,你们有所不知……”说着,又潸然泪下,语不成声。

糜竺道:“玄德,你有什么难处,不妨明说。我兄弟在这徐州,也算得上是个人物,我等一定鼎力相助。”

刘备道:“我也知道贤昆仲名震徐州,但此事说来好笑,实在难以出口……唉,不说也罢……”

这时,糜氏兄弟实在是已经中了刘备的圈套,让刘备牵着鼻子走,刘备越如此推托,哥俩越要弄个究竟。

糜芳道:“玄德若是坚决不说,我兄弟也无计可施。只是,玄德如此相瞒,难道不把我二人当成朋友不成?”

刘备心里暗笑,脸上依然悲悲戚戚,又长吁短叹了一阵子,才吞吞吐吐地道:“子仲、子季……为兄我也年纪不小了,三十多岁的人了,但是……仍然孤身一人,也没有个一男半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兄妄为汉室宗亲,实在有愧于列祖列宗啊!”说到这里,又是涕泪交流。

糜竺听刘备如此诉说,放下心来,对糜芳使了个眼色,哥俩告了个便,暂时离开客厅。刘备心里有数,知道他们去研究糜小姐和自己的事情,当下更不点破,自顾自长吁短叹。

糜竺、糜芳来到后堂,糜竺道:“你看这个刘备怎样?”

糜芳道:“哥哥的意思……难道说要把妹妹……”

糜竺道:“这刘备确实是个人才,妹妹跟着此人,也不算委屈。”

糜芳道:“可是,妹妹不过才十九岁,刘备的年纪是不是大了些?”

糜竺道:“我看无妨。刘备虽然三十多岁了,但和妹妹年纪恰当的英雄豪杰到哪里去找?如今,正是个机会,一旦错过了,恐怕再也难以遇上。”

糜芳仔细一想,也是这个道理,遂点头表示赞同。

糜竺道:“既然如此,我去和妹妹说说,你先陪着刘备。”

在汉朝,十九岁的糜小姐已然属于晚婚的典范了。不过,糜家家大业大,糜小姐更是眼高于顶,寻常人等根本看不上眼,虽然求亲者络绎不绝,但还是耽误了下来,一直待字闺中。

要说糜小姐不着急,那是假的,但是,糜小姐觉得反正已经晚了,咬紧牙关,就是不肯屈就。她的两位哥哥比她还要着急,不知道搭了多少桥,但糜小姐始终没有相中。

糜竺来到糜小姐的闺房,把刘备的情况和妹妹说了一遍,糜小姐听完,心里觉得还算满意。不过,糜竺、糜芳为了妹妹的亲事,难免经常夸大其词,弄地糜小姐不敢相信哥哥的话了。因此,糜小姐道:“哥哥,这个人听着还不错,但我要自己去看看才行。”

糜竺笑道:“妹妹,哥哥以前虽然说过一些谎话,但这次绝对没有夸大,你尽管去看好了!”

糜竺也不回客厅,而是陪着糜小姐则偷偷躲到屏风后,窥伺刘备。

刘备看到糜芳回来,不知道事情进展到什么程度,见糜芳不提亲事,也就当作什么事也没有,继续喝酒。不过,刘备边喝边四周打量,想看看又什么蛛丝马迹,好相机而动。

糜小姐虽然小心,但毕竟是大家闺秀,走起路来环佩叮当,立刻被刘备听到。刘备知道,这是糜小姐来相看自己了,更是端然正坐,侃侃而谈。

糜小姐一看,这刘备虽然年纪稍大些,但丰神如玉,大耳垂轮,看起来说不出得精神抖擞。而且,刘备出生入死,于儒雅中透着英武,和那些上门求亲的大家公子大为不同。糜小姐越看越满意,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糜竺看妹妹突然脸红起来,和以前相亲时大不相同,知道情况有门,遂压低嗓门道:“妹妹,怎么样啊?”

糜小姐哪里好意思回答,红着脸退了出去。虽然糜小姐没有明确答复,但糜竺又怎会不知道妹妹的心意,微笑从屏风后走出来,还没说话,先对弟弟点了点头。

糜芳固然心里有数,刘备更看得清清楚楚,知道自己是过关了。不过,刘备可不是任人随便相看的,虽然糜小姐觉得行了,但刘备也要亲眼看过糜小姐,才能决定自己是否同意。

糜竺落座后,举杯道:“玄德,我有一个幼妹,知书达理,容貌美丽,我有心将她许配玄德为妻,不知玄德意下如何?”

刘备心里暗喜,但嘴上却是另一套。刘备道:“子仲,令妹大家闺秀,在下却是一介武夫,戎马生涯,怎敢耽误令妹的青春?”

糜竺、糜芳是徐州首富,平日里都是别人上门求亲,哪想到刘备居然一口拒绝,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糜芳道:“玄德兄,舍妹重英雄识英雄,非豪杰不嫁。玄德兄乃当世英雄,舍妹如与兄共结连理,正是一段佳话。”

刘备心里暗暗称赞糜小姐,更加愿意了几分,但还是坚决要亲眼看看再说。于是,刘备也不答话,只是不住缓缓摇头。

糜竺心里着急,妹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如意郎君,不想这小子居然不干!想要不提此事了,但实在是关心妹妹的终身大事,在心里骂了刘备一句,继续规劝刘备。

刘备见哥俩大卖力气,也见好就收,道:“既然如此,就请贤昆仲请出令妹一见,请令妹当面看好在下,以免令妹日后后悔才好。”

刘备不说自己想看糜小姐,却说要请糜小姐看自己。糜竺、糜芳也不能说妹妹已经偷看过了,哥俩对视一眼,还是由糜芳陪着喝酒,糜竺去和妹妹商量。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