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令人担忧的山区学生的健康状况

徐慎檀 收藏 4 17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贵州省黔东南州从江县雍里乡大洞村

大洞复新志愿者团队徐慎檀


贵州省从江县雍里乡

山区初中学生体检抽样报告

对初二复新实验班学生的体检调查



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虽然生活艰辛,甚至温饱困难,但都是象山里的大树一样,自由而健康的成长。他们纯朴善良,吃苦耐劳;他们强健有力、再重的担子也挑得起,再远的山路也走得了。

但是,事实如何呢?我们对贫困山区的孩子的身体健康程度究竟了解多少?我们有来自基层的体检分析报告吗?


令人担忧的现状


贵州省东南部的从江县,与广西相接,距凯里252公里,距广西柳州280公里,桂林286公里。全县面积3200多平方公里,辖21个乡镇,人口约32万人,其中农业人口30万人,聚居着苗、侗、壮、瑶等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县人口的94%,是国家重点扶贫县之一。其山地丘陵面积占98%,年平均气温18.4摄氏度。这里资源丰富,但是发展受限于交通。

雍里乡位于从江县西南地区,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农业贫困乡。国土面积184平方公里,驻地雍里村距县城17.5公里,有13个行政村,近100个村民小组,约3200户,总人口一万六千人,为苗、侗、壮、瑶等少数民族聚居地,文化素质较低,主要从事体力劳动。

大洞中学是全乡唯一的初中现有在校学生七百多人,来自全乡各行政村。复新实验班是一个以志愿者执教为主的初二班,有学生46人。

在2006年11月17日,我们对复新实验班的学生进行了一次基本体质的检查,包括身高体重、视力听力、外科内科等,但因为乡卫生院的条件所限,没有进行肺部X光透视和验血。这是雍里乡第一次对学生的体格检查。

针对这次体检数据的分析,让我们看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贫困山区初中学生的身体健康不容乐观。

综合统计,只有13.0%的学生身体健康,

有60.9%的学生需要检查治疗;

有67.4%的学生需要加强营养;

有41.3%的学生曾有外科内科病史;

真正健康的:13.0%。


透过这个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以下三个方面存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普遍性的营养不良:村民既没有科学饮食的观念,也没有科学饮食的条件,导致67.4%的学生出现身体发育偏矮、偏瘦、血压低等问题。薄弱的体质也使得他们抵抗疾病的能力下降,和没有充沛的学习精力。

急需医疗支持与保障:因为山区缺医少药,很多村民只有在不得不看病的时候才会去医院,学生也是能忍就忍,不去看病吃药。同时因为卫生、饮水等条件跟不上,造成普遍性的疾病状态。

成长过程缺乏安全:因为从小劳动和缺乏成年人的保护,很多学生有骨折、刀伤和其他外伤史。而内科病史的比例比较低则是因为村民不去看病,和很多学生不知道自己生过什么病。


存在的健康问题


首先介绍学生年龄性别背景。在贫困山区,初中学生的年龄跨度比较大。


1. 有些学生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和缺乏劳动力,比较晚才上学。

2. 复新班学生的平均年龄为14.5岁,年龄跨度为13~17岁。

3. 男女生性别比例为1:1。

这些学生来自大洞村、两料村、宰略村、敖里村、尧等村和从江县下江镇的秋里村。

普遍性的营养不良

在体检项目中,我们对身高、体重和血压进行了分析,因为这些指标比较明确地反映了学生以营养摄入为基础的身体发育状况。

1, 体重普遍偏轻,营养不足。

在15.2%的学生身高偏矮的前提下,对应于身高,有65.2%的学生体重偏轻。

身高:

因为学生年龄跨度大,我们以学生年龄x5+75cm作为标准身高。

身高比标准身高矮3cm以上的,即为身高偏矮。

体重:

对应于身高,计算体质值(kg/m2)=体重/身高2。

体质值小于19,即为体重偏轻。


2, 血压偏低,高蛋白和高胆固醇营养不足。

有20.0%的学生的高压不到90mmHg,

同时有26.7%的学生的低压不到60mmHg。

平均高压93.3mmHg,平均低压只有60.6mmHg。

高压低压都低: 15.6%;

仅高压低 4.4%;

仅低压低 11.1%;

血压正常 68.9%。


高压:

高压值在70mmHg~130mmHg之间,平均高压93.3mmHg。稍高于正常值的下限。

低压:

低压值在40mmHg~85mmHg之间,平均值为60.6mmHg,是低压正常的下限临界值。



血压差:

压差范围在15mmHg~50mmHg之间。

因为血压偏低,使一些学生的血压压差过低。


急需医疗支持与保障

体检中反映出学生疾病比例很高,有60.9%的学生需要进一步检查和治疗。

有30.4%的学生扁桃体肿大,

有21.7%的学生双下颌或单下颌淋巴结肿大。

有13.0%的学生有龋齿。

有10.9%的学生的面部或手部有皮癣。

有6.5%的学生视力有问题。

有4.7%的学生心律不齐,医生建议复查心电图。

有2.2%的学生有中耳炎。

总计有60.9%的学生急需医药治疗。


成长过程缺乏安全

有39.1%的学生有骨折、刀伤、外伤等外科病史;

有2.3%的学生有肺结核感染的内科病史。

还有很多学生对自己的病史并不知道。

外科病史:

包括右腿骨折、右肘骨折、手指刀伤、头部(头部、额部、颌部、面部、眼部、鼻部、外耳等处)外伤、肘部和腿部外伤。还有颈部外科手术、肠梗阻解除手术,和左足感染手术史。

外科病史多依赖于体检医师的观察。

内科病史:

有肺结核感染史。很多学生对自己的病史并不知道,尤其是内科病史。


健康问题汇总

初中学生的健康问题主要反映在三个方面。

健康问题 确认人数比例 数据评价

普遍性的营养不良 67.4% 这仅是身高、体重和血压的测量,还没有加入其他检查。

需要进一步检查治疗 60.9% 还没有进行X光和验血检查。

外科内科病史 41.3% 许多学生对自己的病史并不知道。


对现有健康状况的初步分析


对于这种令人担忧的健康现状,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给予初步的分析。


不合理的饮食结构和饮食规律

在这片贫困山区,村民沿袭着千百年的传统生活,基本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的食物也是土地里生产什么吃什么。

一般早晨天亮起来,挑水、打草等,然后去菜地采些蔬菜,盐水煮青菜。有些家庭的食盐是未加碘的粗盐。吃早饭的时间一般在十点钟。学生为了上学,多是空腹来到学校,要等到中午放学回家才能吃到早饭。因为养成这样的习惯,很多初中生虽然住校也不习惯早晨上课前去吃早饭。上午饿的时候,经济条件好些的会在小卖部里买零食,经济条件不好的就忍着。他们自己说:“习惯了”。

下午村民一般要到傍晚才下坡回家,先要喂猪喂鸭,等收拾好后再做饭,晚饭一般要到八点钟以后。平时的菜以蔬菜为主,过年节或有客人来时,就几乎全都是肉。蔬菜是地里长的,所以可能一个多月都是白菜,下两个月都是茄子。辣椒是最主要的调味品。住校的学生在下午五点钟吃晚饭,有些会再留一份饭放到晚上九点多,在宿舍用家里带来的辣椒就着吃凉饭。

对于很多家庭,吃饱是重要目标。如果有糯米吃,有肉吃,就是很好的生活。有些村子有豆腐房,豆腐仅仅是一种菜,没有喝豆浆和多吃豆制品的习惯。对于住校生,如果觉得学校食堂的菜又贵又不好吃,他们就会只用家里带来的辣椒就米饭吃,而把钱省下来买零食。因为小学高年级和初中住校比例很高,这个年龄段的学生生活自制力不强,他们的饮食水平普遍比家庭成员的还要差。

乡村虽然基本家家都养鸡鸭,但目的是为了卖鸡鸭或者卖土鸡蛋、土鸭蛋,舍不得自己吃。市场上的鸡蛋是从外地运进来的,一般家庭很少吃鸡蛋。这里基本没有牛奶和其他奶制品,村民和学生也没有喝牛奶的习惯,很多人从未喝过。


没有科学和卫生的观念

千百年的封闭生活,他们有自己的传统去面对生活中碰到的问题。

平时喝水就是挑来的井水,很少有人家会喝开水。很多村子没有厕所,甚至村民家里也没有厕所,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方便。很多人没有饭前洗手的观念,更没有便后洗手的想法。即使吃用手抓的糯米饭,都不一定洗手,仅仅是把手在衣服的前襟上擦擦而已。对于住校的学生,问题也许更严重。许多学生打了饭以后,边走边吃,或者边玩边吃。学校的水是蓄水池的水,并不能做到很新鲜,而且没有条件让学生喝到开水。

对于身体的不适,最常见的做法就是忍一忍。乡村学校从没有给学生做过体检,家长和学生也不认为有些头疼、腹痛、身体发冷等需要去医院,多数情况是自己去睡一会儿就好了。如果要买药,村里去买一点止疼片就行了,也没有药物成分、药物有效期等概念。学生眼睛看不清楚黑板,上课听不清楚老师讲课,都意识不到应该去医院检查。

绝大多数家庭会给学生零钱,但学生多用来买零食。无论家长还是学生,都没有科学饮食和膳食平衡的观念,也没有医药基本常识,和科学卫生的观念。


生活和经济条件限制

因为交通的闭塞和经济的落后,使得无论基层政府、乡村学校还是村民家庭都难以在实际生活中有所改进。

如果要加强营养,仅仅给每个孩子每天一个鸡蛋,很多家庭都难以保障。考虑到运费等问题,以大洞村为例,有公路与县城相通,17千米半个小时的车程,每个鸡蛋都要0.5元以上。如果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每天每人一个鸡蛋的这笔费用,将占到全家收入的15%以上,很多家庭难以承担。大洞村在雍里乡属于交通最便利的一个行政村,尚且如此,交通不便的村庄,成本费用会更高。

尽管有些家庭外出打工人员回来时,带回了彩色电视机,但日常生活依然简陋。几乎每家的床上都是薄薄的旧棉絮,棉絮下更多是铺的稻草,上面只有一条薄毯子或者被子,晚上就是和衣而卧。住校的学生,即担心被褥的丢失,又不愿意挑着被褥走几个小时的山路,所以宿舍里学生的被褥都薄得可怜。晚上他们冷时,就两三个同学抱在一起和衣睡。学校里不如家中还有柴火可以取暖,学生经常冻得头疼甚至发烧。

乡村依然很多地方是自给自足,所以要有人种地、有人守牛、有人上山打柴。贫困山区主要依靠劳动力,父母多要上坡干活,或者外出打工,儿童很小就参加劳动。作为打柴等工作,儿童摔伤和刀伤的可能性很大。再加上他们的玩耍也多在室外,并且缺少成年人的看护,外伤的比例很高。


农村公共保障的缺乏

中国乡村公共产品缺乏是个普遍现象,公共保障的缺失也使得乡村学生的健康问题更加难以保障。

很多村庄没有医生。有的村庄仅仅有一个医师,如果他外出,村子里的人生病就只能忍着,或者花几十元路费到县城去看病。现在的医疗以西医为主,山上的草药不会用,针灸、刮痧等中医传统治疗方法缺失。西药都要去买,一次感冒也要几十元,对于很多家庭都是不小的负担,所以看病是一件大事。

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去城市打工,乡村面临着严重的老龄化和空巢情况,儿童的疏于管理也越来越严重。学校教育不可能完全取代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

学校教育中,困于国家经费的限制,难以保证学生基本卫生状况,比如饮用开水,免费的校医室,和每个学期(至少每个学年)的基本体检。国家集中优势资源教学,虽然提高了教学水平,但对于人口密度较低的贫困山区,很多学生从小学高年级起开始住校。他们年龄小,自制力差,住校期间的生活、卫生等各方面的问题比较突出,学校单方面解决这些问题的困难也很大。


由抽样报告想到的


这次对从江县雍里乡一个初二实验班的基础体检,虽然是管豹一窥,但却给我们很多的反思。

随着我们计划生育的推行,人口数量在不断控制中,我们的人口素质是否在提高?如果青少年和儿童的身体素质得不到良好发展,进一步推行计划生育的困难自然很大,而且也是有一定社会风险的。

中国有九亿农民,他们现在的健康状况如何?

中国的未来在现在的学生身上,大量在乡村的学生,他们的身体健康状况如何?

国家加强义务教育法的推行,集中优势力量办学,如何保障大量学生的生活条件?他们现在很多人的居住和饮食还不如在家,这将成为进一步普及教育的阻力。学生集体生活,对疾病的控制、对饮食的保障和调剂,都是学校必须面对并必须解决好的问题。对于贫困地区,不可能依靠学生上交学杂费等来改善生活,学校的运作经费从何而来?如何运作与监督?

乡村医疗体系如何建立,才能保障学生和村民的基本医疗需求?乡村学生的看病费用,应该由哪个体系(教育体系还是医疗体系)来保障?

中国推行义务教育,在九年教育期间,我们涉及基本医疗卫生、基本生活技巧的课程有多少?对于初中学生,有科学生活、医疗卫生、紧急避险、外伤急救等方面的知识和观念的人能有多少?谁来给他们讲授这方面的知识?

无论是从提高人口素质的角度,还是从素质教育的角度,如何提高身体健康状况,如何提高高质量科学生活的能力,都是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健康的身体状况、高质量科学生活的能力,这是一个民族必须面对的最基本的素质要求。

以现在的状况为出发点,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