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种兵之狂战伊拉克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二十八章 手起刀落

tdxs6916 收藏 0 45
导读:美国特种兵之狂战伊拉克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二十八章 手起刀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这天夜里,当阿塔克和莱克越过了土伊边境线,出于谨慎,他们并没有靠近村庄和市镇。他们远远地躲开在亮灯的地方,在小沙漠和灌木丛里穿行着。

他们不知道自己的长官此时身在何处,但一个坚定的信念支持着他们:一定要找到克拉克。

此时正是春末夏初,天气不冷不热,正是伊拉克的黄金季节。阿塔克和莱克向南走了大约有二十多公里,他们认为自己走得差不多了。于是,二人轮流为对方做着警戒,他们交替着睡了一会儿。

将身子靠在小沙丘上,阿塔克很快沉沉地睡去,他已经几天几夜没好好睡觉了。莱克望着伊拉克的星空,一种难以言说的忧伤掠过他的心头。

阿塔克醉酒后的表现太让人惊讶了。直到现在莱克还不敢相信,这个在三角洲部队一向以勇猛残忍著称的家伙会有这么脆弱的内心世界。在死亡面前,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的表现竟是这么地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酒,如果不是因为酒,这个家伙一定不会把他的心事说出来的,莱克想。

每个人都有着一个简单的外表,但是,如果你没有进入对方的心灵,你就不会洞悉到他内心深处的哀伤。他没想到自己的战友会是一个这样的人。莱克想起在三角洲的日日夜夜,想起在那个时候,阿塔克可真是一个狂傲的家伙。在英语里,阿塔克本来就是疯子的意思,他经常叫嚣着跟自己的队友挑战,并嘲笑那些胆小的队友。在三角洲,这个经常把杀人挂在嘴边的人,当真正面临死亡时,他的心灵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阿塔克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莱克想。因为他违背了作为一名军人最起码的要求。一个军人,绝不能够对他上方的命令有任何怀疑,也绝对不可以对自己的行动有任何抱怨,然而,阿塔克却做了两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伊拉克的星空深远而宁静,莱克仰望星空,他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仿佛忘记了自己是在敌人的国土上。那感觉就像是回到了故乡。

莱克出生于阿肯色州的小石城,在那里曾经走出过一个影响了莱克一生的重要人物,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莱克小时候,家里就挂满了他的画像。父亲经常在莱克面前提起他,他称麦克阿瑟为亲爱的麦卡。亲爱的麦卡是你祖父的战友,当年他们是从一条战壕里走出来的,后来,他们又一起在太平洋战区服役。可惜的是你祖父死了,但麦卡活了下来。他是一个多么出色的军人啊。他出生于军人世家,有着作为一名军人的坚韧不拔的优秀品质,莱克,你一定要做一个他那样的人,做一名军人,像他那样。

从那个时候起,挂在墙上的麦卡成了小莱克心中的偶像。很不幸的是,在莱克十五岁那年,爸爸跟随部队开往了海湾。就在那一年,父亲牺牲在战场上。遭遇巨大悲痛的母亲收起了小莱克房间内所有关于军人的画像,她要让自己的儿子远离那个可怕的世界。然而,父亲的话一直像天空中最亮的星星一样照耀着他,“亲爱的麦卡”已经成了莱克心中的灯塔。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

在祖父和父亲相继战死以后,莱克不顾母亲的反对,毅然考入了弗吉尼亚军事学院。

虽然莱克的梦想是能够像“亲爱的麦卡”一样考入西点,然而他对军事的狂热却不能掩盖他在数学方面的欠缺。后来,莱克找到机会说服了母亲。他知道母亲心中担心的是什么。作为他童年时候的一个梦想,作为一名军人已经成为莱克生命中的一部分。

后来,他加入了三角洲部队。他的梦想就是渴望有一天,自己能够像亲爱的麦卡一样在战场上发挥自己的军事才能。

此次行动之前,他破例被允许回家探望。虽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做什么,但是莱克已经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他默默地回到小石城,见到了风烛残年的母亲。

母亲一个居住在家中那座大院子里,她已经老了,脸上已经长满了老年斑,两只手放在胸前剧烈地抖动不停。在母亲房间里,莱克发现到处挂满了自己和父亲的画像。这个房间里充满了一股死亡的气息。莱克不忍再触动母亲那孤独与脆弱的心灵,他并没有向她告别,只是告诉她说这是一个假期。他同母亲一起呆了两天,在这两天里,他为母亲做了一个儿子所能够做到的一切。当背起行囊离开小石城的时候,莱克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但愿我能够平安回来,”他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如果能够平安回来,我将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

望着伊拉克的星空,莱克想起了小石城,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父亲带着自己仰望星空的情形。他记得那个时候父亲曾经对他说,“一个人很难知道他自己将身往何方,就像夜空里的一颗星星,它如何知道自己在星空的位置呢?”

身下,小沙漠稍稍有些温度,莱克抓走一把沙子,静静地想着。父亲的话如梦境一般在眼前浮现,自己却像一个孤独的孩子一样,不知从所终地在大地上走来走去。一个人的心灵要经历多少往事,他才能够由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长大?

想起父亲、想起母亲以及一些更遥远的往事,莱克心里升起难过与忧伤。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想得太多了。自己是一名军人,现在正在敌人的土地上,他需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一切,他要像“亲爱的麦卡”一样,做一名出色的将军。

阿塔克将自己的身子半埋在沙地里,此时他睡得正香。莱克看着他,却发现睡梦中阿塔克流下了两行泪水。

他叫醒了阿塔克,这时天色已经有些放亮,他们辩认了一下方位,向东南方向走去。

一路之上,他们尽可能地避开行人和市镇,虽然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但是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让他们这样坚持下去:长官一定在什么地方等着我们,我们一定不能掉队。

中午时分,他们来到一家小镇。这个小镇上三五成群地游弋着一些背着枪的人。“他们可能属于一些地方武装,阿塔克,”莱克说着,“我想,要想找到长官,我们应该从他们身上下手。”

阿塔克同意莱克的提议。

这里是库尔德人聚居的地区,他相信这些游击队员打扮的阿拉伯人肯定知道库尔德工人党的总部所在地。克拉克几个人一定在那里。

他们走进小镇,来到一家小商店,两个人买了一些面包和水,已经十六个小时没吃东西了,在行动之前他们一定要补充足够的体力。他们一边吃着,一边为自己下一步行动作着准确的计划。

走出小商店的阿塔克和莱克已经填饱了肚子。在小镇边上,他们看到了两个背枪的阿拉伯人在争论着什么,他们的周围没有人,阿塔克和莱克使了个眼色,在房子的掩护下,他们悄无声息地向两个人靠过去。

当这两个争论不休的的人几乎同时瞪大了眼睛,他们发现自己的同伴身后出现了一个人。然而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两双大手几乎同时扼住了他们的喉咙。

他们将两个阿拉伯人拖进巷子里,旁边是一道打开的门,院子里长满了野草,看来是久无人住。他们进了这个院子。

阿塔克摸出他手中阿拉伯人藏在身上的刺刀,用它抵在他的脖子上:“告诉我,工人党的总部在哪里?”

只见被他抓住的这个阿拉伯人眼里闪过一丝恐惧,他摇了摇头。阿塔克一笑,他一只手卡着他的下巴,生生将这个人提了起来。阿拉伯人张大了嘴,却一句话也不肯说。阿塔克又是微微一笑,一股血从阿拉伯人颈上喷了出来。

他已经永远不能说话了,阿塔克割断了他的动脉。

虽然有些惊讶,莱克知道心狠手辣是阿塔克一惯的行事作风。他很高兴地看着自己的队友与那天晚上判若两人。

“我想你不会愿意像你的朋友一样,”阿塔克说着,舔了舔沾在军剌上的血,他对另一名阿拉伯人说。

阿拉伯人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是遇到了什么人。看着队友被整整齐齐割断的喉管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你们会放了我吗?”他哆哆嗦嗦地问。

“那是当然,”阿塔克说。

“他们是在……”

这时,就听见大街上传来呼喊声,“他们是在叫你们吗?”阿塔克逼近阿拉伯人,问道。

阿拉伯人点点头,阿塔克厉声说:“快告诉我,否则,你会比他死得更惨。”

只见这个阿拉伯人眼中闪过一道凶光,他眼睛转了转,“离这儿不远的哈德尔,那里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阿塔克手起刀落,锋利的匕首已经割断了他的喉咙。

“你不该杀了他,”莱克说,“你不是答应他不杀他的吗?”

“阿塔克手下从来不留活口!”阿塔克吹了吹刀子上的血。他们将两个阿拉伯人的尸体拖进草丛里,从另一个人身上搜出一把匕首,阿塔克交给莱克:“这些阿拉伯人的匕首可是好用的东西。”

他们现在的身份不允许身上带枪。莱克接过匕首用手擦了擦,果然是一把好刀。

“我不过是想再问问他哈德尔的具体位置,”莱克说。

“知道在哈德尔就足够了,”阿塔克说。

这时喊声越来越近,“我们得快走伙计了,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那帮家伙们马上就要来了。”莱克说。

阿塔克不知道这个伊拉克人骗了他。伊拉克人给他说的哈德尔是库尔德民主党的总部。他要将这两个家伙引到死路上去。他准备马上向长官报告,库尔德人一定会在哈德尔等他们,他们会死在那里。然而这个可怜的人没想到,阿塔克会出尔反尔出手杀了他。

在拐进小巷之前他们早已经看好了四周的地形,围墙外面就是一条通往镇子外面的路。

就在他们刚刚爬上围墙还没来得及往下跳,几个背着枪的人正沿着小巷朝这个小院子走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