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回忆录 第四章:新兵连的生活 第十四节:握枪的感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2/


这是北方一个寒冷的夜晚,大家都早以上床休息了,班长带着帽子扎着腰带出去了,我们问班长干吗去班长说是值勤去,刚开始我们还比较的犯晕,今天晚上不是班长值勤呀,因该是二班长才对呀,怎么会是班长呢?可是又不敢问,也就没在意了。

等班长出去了好一会,副班长开始查铺时,我们有些人还没有睡觉,都睁大眼睛看着副班长,副班长说怎么还不睡觉呀,他们说睡不着想事呢?副班长说不要想了,赶紧睡吧明天还要训练呢?大家都说知道了,我铺下的方战友说:要上厕所,副班长说赶紧去吧,我在着等你们回来,他们说:是,赶紧就起来了,他的同铺和他一起去了。大概过了5分钟之后他们回来,虽然穿着大衣,但是他们还是哆嗦的说:好冷呀!副班长说赶紧上铺睡觉吧不要冻着了,恩,副班长说我出去了,一会你们班长就要回来了,赶紧,他们两迅速的就上了铺。

等副班长走了之后,他两开始小声的议论了,听他们说刚才在上厕所的时候,发现来了好几辆车,而且周围站满了值勤的,不知道是自己看花了还是怎么着,竟然看到有几个还拿着枪,听他们一说我差点笑出声了,心想这两个家伙是不是大晚上的做梦了,竟说些胡话。没理会他们我就睡觉了。可是到第二天早上操课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看的是真的,根本不是在说瞎话。

第二天操课前班长让我们把水壶灌上水带上,开始我们还非常惊讶,今天可以带水喝,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还是我耳朵有问题,在听下去原来是让我们灌水池子里的水,那要是在北京呆过的人都知道,那水根本就不能喝不说沙砾多了这么冷的天喝冷水,班长是不是LZ进水了,我非常郁闷。可是我们还是按照要求去做了。等我们来到训练场的时候,排长带着一班长和三班长去取枪了,只有二班长、四班长和副班长在,不过也奇怪今天连向来不来训练场的副班长也来了,真是让我难解呀!

等各排长在队长的带领下把枪取回来之后,我们都蒙了,这是真的吗?我没看错也没做梦吧,这不是我们日盼夜盼的枪吗?K看到它我的心情格外的激动和高兴,班长把枪发给我们了,上面还贴上标签,有我的名字和枪号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当我们拿到枪之后,都想拿起来看看,不过被排长制止了,在一上午的训练课中我们所上的都是理论和注意事项,根本就没有摸到枪。看到队长和排长拿着枪给我们做示范和讲解的时候我们的眼睛都瞪直了,看这枪我们真想拿起来在手里玩玩,可是当听完他们所讲的就不敢了。

下午我们训练的时候终于可以摸到枪了,当我第一次用手接触它的时候我兴奋及了,因为,它卓识的让人看着可爱,刚开始的1个多小时的训练我还满喜欢的可是时间长了我就对它没有兴趣了,更多的的害怕和厌恶了,为什么这样说,为了让我们更准确的瞄准,我们在枪头上挂着水壶,还要求射击的姿势不能变行,一端就是几十分钟,想想那不是一般的重呀,很多像我这样体制差的人都受不了,一下午的训练让我感到累呀,当听到收操号的时候,我恨不得想叫出来,终于收操了,等我把枪交给班长的时候,班长问我们,枪怎么样还喜爱吗?为了逞强我和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当然爱了,它是我们的第二生命。

是的枪是我们的第二生命,为了练它我们不仅要掌握好多的要领和规矩,还要在每天的夜晚感受到身体的酸楚,真是不一般的滋味呀!大冷天的手还要握着这冰冷的家伙,让我除了感觉冷以外,我已经找不到刚开始的感觉了。

随着训练的深入,我们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样枯燥的训练,在不知不觉中我们迎来了实弹射击,由于靶场离我们那比较远那天我们起的非常早,支队很早就把运输我们的卡车派来了,同时,也早已把我们实弹射击用的枪支弹药也运过去了,我们简单的吃了点早饭,带上了水壶嘿嘿这次的水能喝了,是开水,我们就出发了。

来到靶场,是早上7:00钟,天还不是很亮,队长把我们集中到一个开阔地,按照指挥员的要求带到了指定位置,我看着周围真是不一般的荒凉呀,可能是因为靶场就要建在这些地方的原因吧,在我们的眼前200米处有一排排的靶子,班长说那就是我们所要瞄准射击的靶子,他叫我们不要紧张,放松心情,一切按照训练的要求和规定就没事了,尤其是在听到枪响之后不要害怕,把精力一定要放在准心与缺口上,在一个就是要找准自己的靶子,我们都回答是,可是怎么着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紧张的心情,大概是要到10:00的时候,才到我们打靶,前面看了别人以及感受了射击的气氛,心情上要好了不少,当到我们上场,来到发弹员这里领到装满子弹的弹匣时,我的心又激烈的跳动了,来的指定的射击位置,在指挥员的口令下我们把子弹装上去了,当时我害怕的不得了,装上子弹之后,我都蒙了,那顾找自己的靶子,一闭眼,就把几发子弹全部打出去了,当时我后面的安全员让我不要急,看清楚,可是我根本就听不进去,等我打完了,人家都才刚打,我按要求站好等着他们,等我在回过来想想,心理亏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就把全打了,大家打完,等报靶时,我是一个光蛋,真是好惭愧呀,如果按照训练和班长所讲的我一定能打好的(在老连对打靶我还是优秀射手呢),也许新兵连注定要让我留下遗憾呀!

这就是我一心向往想摸的枪,当我摸到的时候,曾经好多次让我犹豫和害怕,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已经知道了它的价值,它就像我的生命,是那么的宝贵和高大,珍惜它就像珍惜我的生命一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