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队 第四卷 三军将士尽带甲,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三十六章 家事(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47/


丝毫不知道自己被人瓜分的李云风哼着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小曲,晃晃悠悠的往家里走,还一边思考着该用什么借口来糊弄老爸的盘问。

到了家门口一眼就看见姬雪那辆特有的白色法拉利跑车停在一边,顿时李云风打了个哆嗦,眼睛四处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但是还是晚了一步,站在大门口的姬雪的保镖已经看见他了,连忙恭敬的行了个礼,“李少爷好!”

声音大的生怕屋子里的人听不见,果然,老爸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了院子里,无声无息的吓了李云风一跳。

“嘿嘿”李云风尴尬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嘿嘿”老爸冷冷的回了一个笑容。

“啊哈,老爸我回来了,今天天气真是好啊,阳光多么的饿明媚啊。我有点累了,我先去睡觉了,有什么事你再叫我!”李云风顺嘴胡扯了几句,急忙往屋子里钻,没想到一个俏丽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李云风抬头一看,正是那个老是四处跟着他的那个姬大小姐。姬雪满脸微笑的看着李云风的时候,李云风只觉得一盆凉水当头浇了下来,从头上一直凉到了脚心,那笑容对李云风来说跟狞笑没, 什么区别。仿佛在说你小子总算落到我手里了。

李云风硬着头皮冲她“嘿嘿”笑了一声,绕开她想接着向里面走。

姬雪正满肚子气哪里肯放过他,“呦,李大哥回来了,这是去哪了,一定很辛苦吧。妹妹我可是想你想的紧啊!这么多天也不理人家,人家可是很思念你啊!”

李云风心里暗暗叫苦,但是脸上不敢露出丝毫不满,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不辛苦,不辛苦,为了党国我原效犬马之劳,鞠躬尽瘁,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姬雪笑的越发的灿烂,“哦,李大哥既然这么说不如明天陪我玩如何!”

李云风的笑容立刻僵住了。

就在这危急时刻,英雄出现了,他英勇无畏,解救人民与水火之中,沉默了半天的老爸发话了,“云风,你也累了吧,赶紧休息去吧!”

李云风的脸立刻如六月的阳光一般灿烂起来,不过六月的天是说变就变的。老爸又补充道:“休息完了明天好陪你妹妹玩几天!”

李云风顿时傻了眼,陪她玩,还玩几天。老爸你够狠的啊,虽然你责怪我失踪这么些天,但这怎么说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啊。你可不能把你儿子往虎口里送啊,你就不怕这个恶婆娘把我命给玩没了啊,我可是你亲儿子啊!

李云风立即发动了亲情攻势,两眼脉脉含情的一眨不眨的看着老爸,不断眉目传情暗示老爸这个任务太艰巨了,你儿子完成呢感不了。

不过老爸这回好象是铁了心了,要大义灭亲一回,面对李云风那上千瓦的电流无动于衷,大义凛然的将李云风的亲情攻势挡了回去。

姬雪可到是高兴了,立时欢呼了起来,“好哦,李大哥你快点去休息吧,我明天来接你,我们明天一起去逛街怎么样!”

李云风脸色马上就变了,逛街,这个词意味着生不如死的折磨。他清晰的记得上回他迫不得已跟着姬雪第一次上街的情形,那悲惨的回忆仿佛昨天发生过一样,至今仍历历在目,往事不堪回首啊!

李云风当时一不小心就被人家签了城下之盟,跟着姬雪逛了一天的服装一条街。姬雪是有一家进一家,有一件试一件,最后买一大堆东西随手几挂 在了李云风身上,愣是给人当了一把免费的搬运工,李云风头一回吃这么大的亏。更让他悔青肠子的是,他本着就是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原则,出来的时候把01几个神之战士领了出来,结果神之战士也被拉了壮丁,当了苦力,还是免费的,李云风觉得自己亏大了。唯一值得他庆幸的一件事就是,他出门一分钱都没带着,不然他立即会从搬运工1.0版升级到刷卡机2.0版本。

半天下来,姬雪仍是活蹦乱跳的,兴致勃勃,李云风却累的跟死狗一样,坐都坐不住。饶是神之战士这样体力超级变态的人也变了脸色,半路上找了个借口偷偷的跑了,01到是老实没有跟着他们一块跑,但是他痛哭流剃的哀求着李云风道:“老大,你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能死啊。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染我干什么我几干什么,只求求你别让我在这么逛下去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李云风一时心软就放走了01,结果姬雪把东西全压在了李云风身上,李云风当时就被压趴下了。

李云风最后终于忍不住,愤怒的把一堆衣服扔在地上扭头就走了,然后周围的其他免费苦力纷纷投来了羡慕和钦佩的目光,让李云分着实自豪了一把,自尊心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随后一个人说的话让他差点栽倒。

“这才是NB啊,这么漂亮的女朋友都不吊,是个爷们。”

“不是NB就是SB!”

从那以后李云风是谈逛街色变啊,从此落下了病根,听到逛街就会有短暂的肌肉抽搐并伴随有口吐白沫等症状。

李云风哆嗦了半天也没没敢说半个不字,直到姬雪欢天喜地的坐上车走了之后,李云风才想起来要哭泣。

只是还没等他哭出来,老爸气势汹汹的奔着他杀了过来,“说,老实交代,你这两天跑哪去了,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

李云风哭丧着脸问道:“是共产党的政策还是国民党的政策!”

“当然是共产党的了!”老爸恶狠狠的说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坦白从宽,农场搬砖。抗拒从眼,回家过年,这是怎么回事?”

“那只是极少数个别的罪大恶极的人,党的政策还是很宽容的!”老爸一副谆谆诱导的模养让李云风有些心惊胆战。

“那我算不算罪大恶极啊?”李云风心想还是提前把话问清楚好,省的到时候老爸不认帐了。

老爸又不傻,岂会上了他的当,脸上马上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神色, “那就要看你交代的罪行了,现在还不好说!”

“啊!”李云风顿时呆住了,这不是说不说都一样吗,“那我还是不说了吧!”

老爸立刻勃然大怒,“小兔崽子,跟你老子讲起条件了,你今天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说着就撸起了袖子。

李云风马上高叫道:“毛主席说过,要文斗,不要武斗!”

“毛主席还说过,对待阶级敌人丝毫不能手软!”老爸不为所动。

“可我们这是人民内部矛盾啊!”李云风委屈的辩解道。

“可是现在有资产阶级复辟的危险,我要坚决镇压下去!”老爸仍旧意志坚定。

李云风都快哭了,“我是坚定的无产阶级小将啊,根红‘苗’正啊!”

“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看来老爸是铁了心要揍他了。

李云风一下子跳了起来,企图做最后的垂死挣扎,疯狂叫嚣道:“造反有理,全面夺权,砸烂公检法,人民翻身做主!”

老爸也不示弱,紧跟着怒吼了一声,“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李云风大义凛然道。

老爸沉默了一会,小声说道:“要文斗,不要武斗!”

李云风这才心满意足的给老爸泡了一杯茶,父子俩扯了半天的蛋早就口渴了。

“你小子,在外边到底干什么了!”老爸叹了口气,“整天不着家,我可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给我轻点折腾,我可指望你养老呢!”

“你放心吧,我现在安稳的很!”李云风立马派胸脯保证。

“扯鸡巴蛋!”老爸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扔,“浑身上下杀气腾腾的,谁看不出来啊,你上次回来还差点,这次倒好整个一个杀神,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雇佣兵!”李云风沉默了半天,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

老爸点了点头,“你小子八成是读书读坏了脑子,好好的别的工作不干,你当什么雇佣兵啊!听说挺危险的,是吗?”

“十大最危险职业之首!”李云风咬着嘴唇,不敢抬头。

“哦!”老爸哦了一声,又端起了茶水,半天不说话。后又突然问道:“为什么?”

“为钱!”

老爸想了想,皱起了眉头,“是为了那个寒雪吧?”

李云风不吭声了,死死的盯着地面不说话。

“你以后缺钱就跟我说一声,我怎么说也是你老子,给你娶媳妇的钱好歹也给你攒了!”老爸的话说的李云风十分感动,不过老爸另一句话就变了味,“那个秦月瑶是怎么回事,你娶她的钱我可不给报销!”

李云风一口气没喘上了,差点憋昏过去,跳起来怒吼道:“那姬雪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老爸支吾了一声,“不关我的事!”转身就跑了,只留下李云风在原地跳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