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第二天一早,叶江明和吴有训又受宋子文之邀,参加一场国民政府官办公司黄埔商埠公司的开业仪式,两人对于来到广州后频繁的社会活动都有些厌倦,所以在开业典礼结束之后,就向宋子文请假,没有参加下面的活动。为了交通方便,叶江明在离开美国的时候专门带了一辆汽车来广州,这几天,汽车卸了船,就由乔治驾驶。有了汽车,在广州就方便多了,从开业典礼到他们住的地方有大约两三公里,不过路面情况非常复杂,不时就要停下来避让行人、人力车和马车。走到快一半的时候,迎面来了五六匹高大的骏马,其中一匹骏马似乎是很少看见如此样式的汽车,在汽车面前长嘶一声,两只前踢腾空直踢在汽车的身上。本来就为不熟悉道路和广州混乱无比的交通状况弄得心烦意乱的乔治以及汤普森,立刻跳下车子,一把抓住马的缰绳,大骂“shit”。这时马上下来几个年轻军官,虽然听不懂汤普森和乔治说些什么,但是这两个黑人显然来者不善,在国民政府所在地哪能容外国人放肆,当下几名年轻的军官就将汤普森和乔治围在中间。等叶江明和吴有训下车的时候,形势已经剑拔弩张,汤普森和乔治拔出了身上带的左轮手枪,而几名军人也都亮出了家伙。

叶江明一看军人佩戴的是青天白日勋章,都在三十岁左右年纪,立刻用英语示意汤普森和乔治放下手枪,然后对领头的一名三十岁左右年纪的军官说道,

“他们不懂华夏国话,有些误会,大家都消消气,我是国民政府特别邀请的美国华侨叶江明,来广州是为了支持北伐,我还是你们国民党的名誉党员,这是证书。“

说完之后,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国民政府特别颁发给他的证书,这一证书是在叶江明到达广州不久,就由汪精卫亲自签发的,上面授予叶江明为华夏国国民党名誉党员的称号。一听叶江明这个名字,领头的军官立刻肃然起敬,马上下令其他几名军官将武器收了起来,然后向叶江明恭恭敬敬的敬了一个军礼,带着军人的威严和自信说道

“我是国民革命军独立团团长叶TING,刚才对先生多有打扰,我在这里赔礼道歉。“

一听到叶TING这个名字,叶江明的眼睛立刻一亮,难道眼前这位英武的年轻军官就是赫赫有名的铁军团长叶TING,不过怎细一想,这丝毫也不奇怪,这么多天以来和许多历史巨人碰了面,甚至包括周恩L、蒋介石、汪精卫,因此在这里和叶TING见面,也不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叶江明知道叶TING在大革命失败以后,因为和党的领导人有矛盾,曾经脱党,后来主政新四军,与项英等共产党员老干部也始终和不来,如果能够给叶TING以支持,把叶TING拉到自己的身边,在军事上帮助自己,那么也许自己就有了撬动历史轨迹的杠杆。

因此,叶江明格外热情的握住了叶TING的双手

“叶将军,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我对你是十分的仰慕。“

这几日广东境内的大小报纸连篇累牍的报道叶江明的事迹,让叶江明这个名字在广州妇孺皆知。一看叶江明并不是一个肥头大耳的商人,文质彬彬,从某些方面来看更像是一名学者,语言谦逊,没有丝毫盛气凌人之意,叶TING也对叶江明有了几分好感。

“叶先生是世界知名的人物,叶TING不过是一个莽莽武夫罢了。“

叶江明看叶TING也有相交的想法,于是说道

“时近中午,相请不如偶遇,请叶将军到敝人的府上用一顿粗茶淡饭,叶将军务必答应。“

叶TING碍不住叶江明的盛情,再者招集他和其它几名军官回广州的军事会议要在明天上午才能召开,下午也没有其他的事情,更由于对叶江明的好奇,最终答应了叶江明的请求,几个人一起来到叶江明的住处。

叶江明立刻吩咐随从准备饭菜,趁准备得这个时间,他和这个人都攀谈了几句,这一行人中除了叶TING之外,还有第四军28团的团长蒋光鼐以及手下的营长蔡廷锴,三人中以蔡廷锴个子最高,绰号“高佬蔡”。其他几个人是随行的警卫员。这更让叶江明觉得收获不小,在那个时空中,蒋蔡二人是抗日的先锋,领导十九路军进行12.8抗战,被载入各种历史教材。叶江明知道军旅之人,不喜奢靡,因此只是简单的安排了几个菜,不过这几个人都极有酒量,对于叶江明准备的茅台赞不绝口,很快每个人都进行了七八两,这个时候谈话也从虚无的客套说辞而逐渐有了实质内容。从交谈中,叶江明对于叶TING、蒋光鼐、蔡廷锴三个人的经历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叶TING字希夷,原名为询,广东省惠阳县人,一八九六年九月十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 叶铤的祖父叶沛林以农为业。父亲叶承恩(又名锡三),曾读过一点古书,爱好天文地理,但主要是从事耕种,善于种植各类果树。叶TING懂事时,家境很清贫,一家人靠租种十一亩多烂田和种植果园维持生计。叶TING七岁时进入本村腾云私塾读书,以后考入惠州府中等蚕业学校及惠州中学读书。叶TING年幼聪明,勤奋好学,追求真理。一些具有新思想的老师都很器重他,赞扬他“人小志气大“。十六岁时,叶TING考入广东陆军小学,叶TING对军事知识有着浓厚的兴越,学得也特别好,他还喜欢学外文。在学校里,他经常和同学—起讨论国家大事,畅谈历史上名人的英雄业绩,一九一四年十二月,叶TING结束了在广东陆军小学的学业,接着到湖北陆军第二预备学校(即武汉南湖陆军中学)继续攻读军事知识。一九一六年底,叶TING在湖北陆军第二预备学校毕业,他又以优等生的资格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一九一八年底,叶TING结束了在保定军官学校的学习生活,准备到德国留学去。由于家贫,亲友也无力资助,虽经奔波筹洽还是无法筹足必需的费用只好暂时放弃留学的打算回到家乡暂住。他在家居住了仅仅两月,便由同学邓士彦介绍奔赴漳州参加孙中山领导的粤军,在第一支队里当副官。一九一九年叶TING在漳州加入华夏国国民党。不久通过参谋长邓仲元的介绍,叶TING认识了孙中山先生。一九二一年,叶TING担任第一师工兵营少校营副,其后总统府警卫团成立,陈可钰担任团长。下设三个营,叶TING任第三营营长。1922年陈炯明叛变,叶TING追随孙中山左右,一九二三年月,孙中山由上海回到广州,重建大元帅府,在广州成立宪兵司令部任命叶TING为参谋长兼策第一营营长。一九二四年秋,叶TING告别友人,离开祖国,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他是第一个赴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的国民党党员。一九二五年七月,国民革命政府成立,八月,调整军队编制。原粤军第一师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李济深任军长,陈可钰任副军长。叶TING出任第四军参谋处处长。后又任第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不久三十四团因为战斗力突出被改为独立团,也就是后来在北伐战争中享誉中华的铁军。

蒋光鼐,字倔然,广东省东莞县南人,1888年12月17日生。他出身于书香世家。祖父蒋理祥是清朝咸丰年间的探花,父亲蒋子敏是光绪年问的举人。由于耳懦目染,蒋光鼐自动就在作文和书法方面颇有功底。为了生活和继续求学,1904年他以一份获得“贴堂”荣誉的试卷进入了免费的东莞师范学堂学习。1906年,他进入广东陆军小学学习1909年,蒋光鼎从陆军小学毕业,升入南京第四陆军中学学习。在这里,他积极参加了同盟会的革命活动.1912年9月,保定军校招生。蒋光鼐进入该校第一期骑兵科学习.1915年12月25日,唐继尧、蔡锷在云南宣布独立,护国战争开始。当李烈钓率领护国军第二军进军广东时,莫擎宇团也在潮州誓师响应。此前,蒋光鼐已绕道越南进入广西,投身到护国军的行列。蒋光鼐被任命为李烈钩部方声涛第二团少校参谋。1918年1月,孙中山以原护法军政府的20个警卫营为基础组成援闽粤军,指派陈炯明为司令,邓铿为参谋长。蒋光鼐改任邓铿手下的参谋。l 920年底,接闽粤军终于将挂军逐出广东。第二年4月,在广州成立了与北京段祺瑞政府相对峙的中华民国政府,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蒋光鼐先在粤军第一师师部任参谋,后调大总统府大本营警卫团任少校副官。警卫团里云集着当时粤军中出类拔萃的青年军官。正副团长是陈可钰、李章达;营长分别由薛岳、叶TING、张发奎担任。1923年冬,蒋光鼎被任命为粤军第一师第三团三营营长。蒋光鼐任粤军第——师第一旅第二团团长。1925年7月1日,广东革命政府改大元帅府为国民政府,粤军第一师扩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原粤军第1师第1旅第2团改称28团,仍由蒋光鼐任团长。

蔡廷锴,字贤初,广东省罗定县人。1892年4月15日出生于一个普通的贫苦农民家庭。1901年,蔡廷锴9岁,为了识几个宇,父亲把他送进私塾,接受儒家传统学说的启蒙教育。后来因母亲病故而退学,1910年春,蔡廷锴18周岁。清王朝将亡,社会动荡。新军统领何仁山率一营人到三罗“清乡”。蔡廷锴“背着家人前往探询,经何十长引荐、队官周发样允准,成了一名正式军人。入营月余,由于精神饱满;操法纯熟,即升为正兵。两个月后,又升为上等兵。1919年初,经商界推举,蔡廷锴与谊弟区宗麟负责成立商团,在罗镜一带维持地方治安。肇军委粱燕南为留后方主任,在罗定成立了个肇军游击营;属正规军编制,“分驻三罗专负剿匪之责”。区、蔡率商团并入该部,改编为一连,区任连长,蔡任中尉搭长,隶属于营长陈铭枢。从此蔡廷锴成为一名正式军官。1920年3月,粤局又生变动。当局委林虎为肇罗阳镇守使,林率军西上逼肇庆,肇军不战而溃,陈铭枢营接受改编,改称护国第二军陆军游击第43营。旋经营长陈铭枢举荐,蔡廷锴于7月末抵广州,进该军讲武堂学习。由于时局动乱,学堂从广州迁肇庆,学员也提前结束军士教育,于1921年9月10日结业。时陈铭枢在阳江独立,改称粤军第六军(军长李耀汉)第一纵队,蔡廷锴从讲武堂毕业后即返该部司令部任上尉副官。1922年初,陈铭枢奉命率部驻防省城,此时已改编为粤军第一师第四团,由陈铭枢任团长,蔡廷错则因人事调整关系,而“降级让位”,在团部任中尉掌旗官。因虑及日后的发展,两个月后,又自愿与他人对调,到该团陈济棠营任少尉排长。当时事军第一师是国民党的基本部队,由粤军参谋长邓铿(仲元)兼任师长,邓是孙中山的股肱,且治军有方,对部队要求极其严格,在此期间,经团长陈铭枢介绍,廷锴加入了华夏国国民党。1924年春,蔡廷锴因为作战有功升任第四团第一营营长,后归为蒋光鼐团仍然担任营长。

这三个人在国民革命军中都是新生力量,比何应钦这些已经功成名就的国民革命军高层在今后更具有价值,因此在听完三个人叙述自己的经历之后,叶江明建议道

“不瞒各位,我对北伐非常赞同,诸位都是国民革命军中精英分子,今日一见,更是觉得彼此之间情投意合,亲切得像兄弟一样,可惜现在不流行旧时的结拜,否则倒可以磕头焚香。我身为炎黄子孙,自当为民族尽一份力,如果能给各位一些支持,一定效全马之劳。“

蒋光鼐的个头不高,典型的广东人模样,此时借着酒劲,向叶江明诉了一下苦

“先生送给北伐军的武器、弹药都是上等品,只可惜数量太少,分到我们手上已经剩不下一点点了。“

叶江明送来的军火,何应钦的第一军分到大半,北伐的主力第四军只是分到了一部分,继续向下,独立团和28团更只是分到了一丁点,因此向叶江明诉苦。

“如此,甚为简单,我在美国和几个大军火商都有联系,可立即通过电报联系,提货之后,以最快时间送到广州。这样我分别送给你们两只部队手提机枪100挺(冲锋枪,又称花机关枪),手枪50把,步枪500支,迫击炮5门,电台2部,以及弹药若干。以上军火从筹备货物开始,最早一个半月,最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运抵广州,请三位仁兄到时候安排联络人员负责接收,这些只是我的一点心意,不需任何费用,三位仁兄意下如何。“

“如此,那就太好了。“一向沉稳的叶TING也忍不住说道,叶江明送的冲锋枪火力凶猛,是一种新式武器,在内战中,军阀常将冲锋枪集中使用,作为火力压制,如能大量装备冲锋枪,部队的伤亡定会有所减少。而出身农民,性格直率的蔡廷锴更是出言无忌

“叶兄弟性格豪爽,实在是我辈中人,不如以后就义兄弟相称。“

蒋光鼐在官场时间比较久,比蔡廷锴更具城府,当下急忙说道

“叶先生是国民政府的朋友,蒋总司令、汪主席都非常尊重叶先生,高佬蔡你实在是太鲁莽了。“

“蒋将军何处此言,如今我们四人在此喝酒谈心,实在是好过与政府高官一起互相吹捧,这几天国民政府安排了很多社会活动,我和政府的领导们都不熟悉,见面之后不无拘谨,只能互相戴高帽子,拿肉麻当有趣。各位老兄,都是枪林弹雨中磨炼出来的真汉子,也可以说是我们民族的脊梁,我年纪比诸位小,能视三位为兄长,心中十分高兴。“

几个人听叶江明说出如此肺腑的俏皮话,都哄堂大笑,连一旁的警卫员也忍俊不禁,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很多。

叶TING自苏联归国以后,见到苏联的强盛,心中更是激起一股热情,平日里严格训练,不苟言笑,对一些封建东西深恶痛绝,此时竟也难以拒绝

“叶先生,革命军队里同志的含义比旧式兄弟还要深,叶先生是我们志同道合的同志,我叶TING敬你一杯。“

“我和叶将军同为叶姓,也同样有颗报国的心,这次我回国,就是打算兴办教育,兴办实业,为国家效力。目前最大的困难是我多年以来没有和国内联系,这些事情都急需人才,各位可以给我大力推荐。“

叶江明顺势又开辟了一个新的话题,这些风云人物的身边好友、知己也是风云人物,如能为己所用,在国内做事就容易了。

“谈到兴办实业我们这些行伍之人没有什么发言权,不过要说到教育,我的好朋友恽代英、蒋光慈倒是经常提起一个人,他就是芜湖的李克NONG。前几日广州的报纸上登出他因为支持国民政府,而组织学生从反动的圣雅各高中退学,最近他在芜湖兴办了一所新的高级中学,民生中学,圣雅各中学退学的学生都转到这所民生中学里就读,不过经费十分紧张,盼望有人相助。听恽代英、蒋光慈所说,李克NONG其人组织能力很强,也是一个干大事的人。“

叶TING马上想起了一个人,于是给叶江明作了推荐。

对于李克NONG,叶江明马上想起这是CP情报部门的领导人,如果能够拉入自己的阵营当然最好,不过叶江明知道叶TING是个CP分子,如果李克NONG现在已经加入了GCD,那么无异于在自己的核心埋下了定时炸弹。于是策略性的问道:

“这个李克NONG年纪有多大,是否加入了国民党,另外他正在筹备新校,如何能够让他离开?“

“李克NONG今年27岁,说到党派,他现在倒还是个党外人士,国民党和我们共产党都在争取他,应该是我们共产党的把握大一些。他现在的情况我大体了解一些,民生中学建立后,最大的苦难是经费紧张,李克NONG现在主要的任务是筹措经费,如果叶先生能够给他一些支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我想他是愿意为叶先生工作的。民生中学和圣雅各中学之争,实际上是我们国民政府和北洋军阀政府在教育上的一场战争,只要民生中学获得经费支持,能够继续办下去,就代表我们国民政府打已经胜了这一仗,李克NONG一定会放下民生中学的工作,来为叶先生服务的。民生中学的创建者中,除了李克NONG外,还有著名作家安英,所以李克NONG的离开,不会影响民生中学的正常运行的。叶先生要创办的是一所全新的科技大学,是为中华民族培养人才的,我会写信告诉他,这也是革命的需要。“

一听到李克NONG还没有加入共产党,叶江明顿时喜出望外,因为吴有训只是一个做学问的,安排教学,组织科研没有问题,可他不太懂得做事地手段,说到办学以外的事情,自己在国内还必须有一个帮手,华夏国人传统上都是士为知己者死,只要自己下功夫,应该可以让李克NONG转向自己这一方。想当初,杜聿明和他的夫人不也是共产党员吗,最后还不是被老蒋收了过去,成为蒋介石的心腹嫡系。

“那么,我立即兑换五万银元,委托叶将军给他汇过去,也请叶将军告诉他,让他立刻赶到广州,我和吴先生打算在国内兴办的理工科大学,目前千头万绪,正需要像李克NONG这样的全面人才。“

“那就一言为定,我马上发电报,让他赶到广州,协助叶先生。“

叶TING说话,斩钉截铁从不脱泥带水。蔡廷锴补充道

“千万要加上一句,革命的需要,如今希夷兄是北伐的旗帜,这样的大义,李克NONG肯定会来的。”

“就你高佬蔡花花肠子多。”

蒋光鼐半开玩笑地骂道,第四军号称粤军,部队中长官广东人居多,关系也都非常亲密。叶TING如此为叶江明出力,蒋光鼐自也不甘寂寞,说道

“我前些年经过上海的时候,倒认识一个年轻人,叫潘汉NIAN,江苏宜兴人,他才学出众,17岁就在报纸上大量发表文章,今年不过21岁,现在中华书局做事,与周作人等知名人士交好,对国民政府也非常支持,我和他们的老板很熟,可以写信让他来为叶先生做事。“

叶江明感到自己掉进了一个历史的漩涡当中,在一天之中他将挖去未来GCD两个高级领导,还都是做情报工作的,不知道蝴蝶效应(按照历史记载潘汉NIAN会与1925年11月入党,李克NONG会在1926年冬入党,叶江明的介入使得李克NONG、潘汉NIAN与GCD失之交臂,这只是最初的直接效应。)会使历史会做出怎样的改变。他立刻点头

“那就请蒋将军回去之后立刻写信,我这里最需要他们这样的人才。“

“叶先生如此心急,我就不写信了,直接发电报。“

“那是再好不过。“

谈论间,一场酒变成了两场,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晚上,到十点多才散去,想到挖了GCD的墙角,激动得叶江明当晚几乎没有办法睡着,过了几天,他就分别从叶TING和蒋光鼐处得到消息,李克NONG和潘汉NIAN已经接受了叶江明的邀请,目前正在前往广州的路上。

在叶江明离开美国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通过密码电报和欧阳玉兰保持联系,目前他的青霉素产量稳步上升,每月的纯利润都超过500万美元,这丝毫不用他担心,他通过电报所作的主要工作是继续在纽约股市和芝加哥期货市场中中兴风作浪,为了避免过于招人注意。在他名下的叶氏金融投资公司,已经名存实亡,只是偶尔买进卖出一些股票,交易金额并不大,也并非百战百胜,用来掩人耳目。在他的指示下,欧阳玉兰和汉瑟又分别注册了两家公司,分别称为量子证券投资公司(不好意思,先把索罗斯的公司名称借来用用)、伯克希尔期货投资公司(想必巴菲特证券公司的名字也会和他的股市神化一样带来好运气),进入股市和期货市场进行操作。在外人眼中,他是靠青霉素发家的,其实在他的操作下,股市每个月带给他的收益不亚于青霉素,只不过现在他在股市中并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样引人注意了。

叶江明打算在广州住到七月底,这样可以把国内的事情安排好,也可以直接将军火送到叶TING和蒋光鼐、蔡廷锴的手中。七月一日,广东国民政府发出“北伐宣言”,就在这一天,潘汉NIAN和李克NONG先后到达了广州,也许是报纸上各种对于“青霉素之父“带有渲染和神话色彩的报道,也许是“海外第一爱国华侨“的称号(宋子文语),也许是心中的想象和现实的反差(叶江明只是个23岁的年轻人),令两个人刚见到叶江明时都有些拘谨。不过,几天一过,拘谨就消失了,两个人就都为叶江精细的作风和敏锐的动察力而折服。而他们为叶江明承办的第一件重要事情,就是接收从美国运来的军火,并且组织运往前线的叶TING独立团和蒋光鼐的第28团,此时叶江明已经在回美国的途中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