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眼中的蒙古军人后续:在俄罗斯的日子1

一觉醒来,列车已经进入了西伯利亚.

窗外两侧,是高大茂密的原始森林,列车就在林间穿过,除了走过山谷的时候可以看的远一点,其余的都是在满目枝叉中驰过,.但即便是看到远处也依旧是郁郁葱葱的连绵不断的树木.我取出像机,把快门调高,照了很多的像,虽然后来看到照的不是很理想,但还是有几张照出了当时的风光.

列车到达一个叫乌兰乌德的车站.车下很多的俄罗斯人围在列车的周围,和我国的,蒙古的做生意的人们热烈的交谈和购物.我在车下照了很多的像,结果一个俄罗斯的老太太看中了我身上穿着的衣服,拽着不放手,结果是列车员给我翻译了一番,才没让人把我的衣服扒了,原来她看上了我穿的衣服,想买走.

我提到的那个日本人,手里举着几张不知道是哪国的钞票,在站台上穿行,不知道是想买什么,但没发现有什么收获.俄罗斯人有几个也拿着东西在叫卖,都是些手工艺品,没发现卖食品的.列车员曾说在过,以前站台会有卖俄罗斯的面包,黄油等物的,但现在,只要是中国的列车一来,人们都忙着要买来自中国的日用品,卖那些的就少了.

开车后不久,就在列车的右側出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浩瀚水面,我在地图上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研究它了,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了汉武帝时使者出使匈奴被扣十九年在这里苏武牧羊的故事,十九年的折磨没有屈服,今天终于能到它的身边看到他美丽的真面目了,虽然只是在火车上……..

放眼望去,如海洋般宽阔的湖水平静安详,长达两千多公里的湖岸被大自然塑造的美轮美奂,烟波浩淼的水面映照着重岩叠嶂的山峦,绿色的植被顺山势绵延,山巅覆盖着白雪,天蓝的就象刚刚擦过,列车缓缓驶过岸边,距水也就十几公尺,青青草地覆盖着路基,鹅卵石延伸到水下,湖水蓝蓝,微波回荡,据列车员介绍.遇上好天气连十几米深处的鱼儿也能看得清清楚楚。贝加尔湖水的清澈度是绝无仅有的。一派原始生态,好像从来就没有人搅扰过这里的平静。湖中1800多种鱼虾,竟有1200多种为贝加尔所独有,这真是造物主创造的奇迹。贝加尔深谷中蕴藏着23亿立方米淡水,占地球表面淡水总量的五分之一,最深处达1600米,注入贝加尔湖的河流有330多条,却只有一条安加拉河流出,汇入叶尼塞河的水流。据说为了方便游人观鱼,,延伸到湖中有几条观鱼的台子,可以看到水深十几米.

当然这里的保护也很好,在水上,我只是看到了几条很小的船,列车上有的俄罗斯人给我介绍,为了防止污染,政府不允许有机动船行驶,只有警察的船可以开动发动机巡逻.而且据说在湖里捕鱼,人们都要带一个尺子,凡不够规格的都要放回水里,否则将受到极严厉的处罚

还记得我说过那个日本人套近乎的”阴谋”吗?

在吃饭的时候,因为心情的缘故,我特意的开了一瓶酒,打开了好几个罐头,当然一个包厢的旅伴也就有机会和我共享美食了.

不知道是不是闻到了香味,那个日本人又来了,嘴里哇啦哇啦了一通后,又指着我桌子上的食物和自己的肚子,我这时候次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家伙饿坏了,

这个列车没有餐车,因为牵扯到一个过境检疫的问题.旅客旅途中所需要的食品全是自带.那家伙肯定是第一次坐这样的车,也没有带食品.怪不得总是在中国人面前跑来跑去的呢.看来这家伙很会观察,知道中国的列车上中国人一定会有很多的食物.

我听列车员说,再下一个站就会有卖食品的了,再说我的包厢还有别的国家的老外.所以我就拿了两包方便面和一根火腿肠给了他,把那小子乐的嘴都咧到耳朵后面了,一个躬鞠脑袋差点挨着地板,连我包厢里的美国人和斯洛乏克人都笑的出了声.<不是白给,等后续>

贝加尔湖太大了,据说比江苏省的整个地方还要大.列车走了一天才走到它的边缘,

当列车行至贝加尔湖最南端即将向北折返的时候,停在了一个叫斯柳迪扬卡的小站,旅客可以下车到实地去感受一下贝加尔的风光。趁这个时候我飞快的用准备好的水瓶灌了几瓶水.真清啊.

斯柳<简称>出产一种贝加尔熏鱼,是一种独特的美味,肯定是下酒的佳肴,地道的贝加尔风味,它是用湖中特有的鱼种经松枝熏烤而成。冷眼看上去,黑红的鱼身烤的似乎冒出油一样.撕掉鱼皮后用手轻抖鱼脊,一片片白白的鱼块就抖落到盘中,配上加黄油的黑面包片,再来一杯酒精度数很高的伏特加和俄罗斯老大妈们最会腌制的酸黄瓜,就是一份标准的俄式大餐了。车站上卖鱼的妇女,有几十个小摊位一字摆开,排了整个月台,同一种熏鱼,同一种尺寸,同一种价格,还有一种抹了黄油的煎马铃薯,,其实就是土豆,没有叫卖声,也不会互相抢生意。只是用很美丽的眼睛看着每一个从她眼前走过的人.在俄罗斯时间长了,才知道俄罗斯所有的车站站台都是开放式的,没有车站工作人员来检票验身,.任由旅客、游人、商贩出入停留。俄罗斯的车站小贩也显示了一种无拘无束的和谐和自由。只有几个打扫卫生的人会在生意人走了后整理一下环境卫生.

只是在这里发生的一件事让我看到了另外的一幕.破坏了美好的印象.

车停下后,很多的蒙古和中国人带着各种各样的物品在站台上和俄罗斯的人在交易,突然从车底下钻出了几个全副武装的军警.挥舞着手中的警棍四处追打在站台上进行交易的人们,

我们正在站台欣赏着,看到这一幕有点从心里的惊讶.

我一个包厢的美国人看到这一幕.举起照像机就是一顿猛拍,却不想,一个俄罗斯的军警在他身后冲过去上去就是一棍子,嘴里还不知道说着什么,老美倒是毫不示弱,从衣袋里掏出他的护照,也哇拉哇拉的冲上去和那个俄罗斯的军警嚷,那军警可能看出是个美国人,掏出个哨子一吹,喊了一句什么,呼拉一下,一帮子军警就钻过车底没了影了.

写的太慢了,看我的文章回帖挺多的,谢谢大家喜欢,我会继续写的,望多鼓励吧.也希望版主给把下关,不要有不合适的语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