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八月二日,白金汉宫附近得LD大街上,出现了打着标语的抗议人群.猜测中,这是正式宣言传单不可能全飘落在Y皇宫内,使部分Y国民众知道了被报复真相.不可否认,以清国人在思想上的温和,军队也有强烈得兽性存在,可恶清军,原来总在对内发狂.而野性更足得西方人,特别是在十九世纪,其军队本就是一群无恶不作得强盗.YF民众不会不了解,因为他们自己成为军人也一样.

可是,这一切是建立在害人不害己基础上的,力量在己方,侵略国民众将极其狂热,对军队恶行只有赞赏,反对声几不可闻.对此,决不仅有倭人如此,Y国人也一样.但对手要是拥有残酷得报复手段,而且报复就在身边呢?

那么,黑白分明得西方人很快就会要求平衡.极端者自然要求政府展开更猛烈得反报复,但极端思想终究是很少数,大部分人将去促成双方都能接受地规则.所以,能看到抗议人群分成一大一小两方.

事实上,那就是要求反报复和要求规则得两方.而结果,自然朝着代表大多数人利益的规则靠拢.当然,任何规则都靠能力来保证,这很现实,强者从不和弱者讲规则.我不过是因为不能承受YF联军的兽行才促使规则早产生了半年.因为解放军绝对具备了打出规则的实力.

当然,Y国当权阶级还没打算认错,白金汉宫楼顶上拉出一句话:请出示证据!

以固定套路,三号到F国袭击平民,四号才去回应:你在放屁.Y国侵略到我国二十多年了,Y国军队什么德性,你们不知道吗?还需要带证据来吗?

Y国人回答我:我们需要调查.

多长时间?

到贵国路程遥远,至少三个月.

那好!

两问两答,八天.照样一天不停得丢石头仍炸弹,完事后才去白金汉宫上空等消息.所以......

虽然您很神秘,但在谈判期间,请停止袭击.

哈哈哈......好笑.美得你!告诉你们:在贵国侵入我国之军队明白他们是军人而不是野兽之前,报复行动决不会停止.但愿上帝永远与你同在.

那需要时间,这是不可违抗自然因素.

对不起,你有权为本国平民负责,却无权指责我为我国平民负责.

又是几天考虑后,Y国人问:你的目的是什么?

一个极其正义得回答,但现实中却不可能:惩处虐杀平民的罪犯,赔偿战争损失,Y军放下武器无条件撤出清国.

果然,Y国人不可能甘心:这需要清国具备那种实力.

呵呵,好啊!这话一点不错.什么正义!什么邪恶!全都是扯蛋.所以,虽狮子大开口提着要求,但一没指望Y国人低头,二没白说什么战争性质.没实力,人家侵略你又怎么样?

因而,需要一个游戏规则.规则需实力保证,解放军有这个实力.但一个有效规则的制订,却需要一个更有影响力得国家出面.不得不承认,十九世纪的世界,Y国的话会有更多人信服.个人威胁再大,不可能大过一个国家.

对这最现实得要求,白金汉宫简单回答了三个字:我同意!

以上所说全发生在Y国,其实F国的结果大同小异.不断得袭击持续了两个多月,YF两国应该已达成一致意见.

用一句带着血腥味的话回答YF权力阶层: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早一天面对面谈判,贵国至少能少死三百平民.

其实,在回应之前,YF因国内舆论压力,派出了以Y国国防大臣和F国外交大臣为首得所谓联合调查团.事实上,维多利亚和拿破仑三世完全明白,清监国王如此疯狂报复,原因绝对出在YF身上.所谓调查,纯是为了名义上好听一点.

我当时怎么知道YF国王在民众压力和自身安全受到威胁得情况下行动很快.即便是事后,因YF通知而知道他们的调查团已派出,除了郑重承诺YF代表团在清国的行动安全,约定了其在清国的醒目标志后,对YF本土的报复强度也一点都没下降.

虽然从没在乎过杀人,但我不是穷凶极恶得魔鬼.如果不是刻骨得仇恨支撑,屠杀平民绝不是什么快乐得事情.只因为,九个多月苦战后,解放军基本遏制住敌人的疯狂进攻,进入了相持阶段.但死伤惨重却不能大肆劫掠地YF联军对平民的兽行有变本加厉之势.

政府再怎么腐朽,华夏人民都是伟大得.不是因六十万人敌住了十三万侵略者而骄傲,只为那不到十个月时间.个人能力增长白倍,也不能[短期内]使民族真正团结起来.但只是有了基本上得团结一致,抗战需要八年的历史就不可能出现.原以为要三年,甚至要五年,但现在敢打包票,赶走YF侵略军,两年就该差不多了.

唯有报复更疯狂.

但我没法阻止YF本土军队调往远东.从投下正式宣言后短短几天,原本就要向远东调兵得YF加快了调兵速度.而且计划中的六万兵力增加到十万.堪称同仇敌忾得YF达成协议,在欧洲,两国结成战略同盟以防备D国,Y国有义务帮助F国达成欧陆战略目的.对远东,F国出兵七万,以陆军为主.Y国出兵三万,其中两万是庞大得舰队所属.

曾数次袭击海上的YF援军,但石头能对付钢铁所造得军舰吗?又没有的侵彻型炸弹,高空轰炸当然有效,但对移动地船只......哪儿有那么多炸弹!

哎,我不是神,虽然有许多人是将我当成神才崇拜.可一个人怎么对付训练有素得军队和军用装备呢!清国,根本无法避免更残酷得战争.或许该说,我的祖国需要一场残酷得战争,以使所有人清醒或更清醒,奋发或更奋发.

报复行动无需继续述说,玩不出更多得杀人与破坏花样来.九月二十六日,刚过了吕宋岛就挂起了八面YF国旗的调查团为了国内少死些人,用最快速度抵达香港.并确实对军队恶行作了一些调查,YF联军遭到了严厉训斥.两国侵华高层军官知道了国内惨状后,震惊得张大了嘴,却没骂我是魔鬼.因为他们心里明白,YF联军的确没资格以魔鬼的名义指责任何人.

当天,命令从香港发往广东所有YF联军侵占地:......军人强奸妇女和虐杀平民,将就地枪决,决不姑息.

这个命令以最快速度在清国被侵占土地上扩散,但也仅仅是清国而已.只因为,这个国家有了可怕得载镔,更有了解放军这个值得尊重得对手.像中南半岛,像印度,对不起,你们没那实力和YF谈条件.

二十七日,YF代表团乘一艘最先进的巡洋舰往北方驶去.沿海各省大员一个月前就接到通知:未遭受攻击,决不准难为挂着YF各四面国旗的船只.

十月二日,YF代表团在溏沽登陆.十天前,左宗棠派人入溏沽向敌军说明了情况.对Y国防大臣和F外交大臣于此时访问清国,YF被困军队虽将信将疑,但不敢全然不信.所以,年青得张之洞受命以大清内阁辅办大臣身份,率人在YF联军控制地码头上举行了简短得欢迎仪式,使戈尔中将奇怪至极.如此大事,怎么不是我先知道?

而YF代表团则更震惊于清朝监国王的神秘能力.

十月三日傍晚,大书房值守太监禀报:YF公使求见.

"跟你们的代表团说,明日八点准时接见YF客人."一见YF公使,话直接指到点子上.

赫尔利拉德贝以一种极其奇怪得眼光看着我:"监国王陛下,您的神秘与狠辣,在令人恐怖和震惊得同时.那种决心更令人......钦佩."

"不敢当.赫尔利先生,转变你的思想,平等待人,我们或许能成为朋友."

十月四日八点,金銮殿,我见到了YF代表团,接见时间很短,但一开始就进入了一个奇怪得气氛当中.

"清国监国王陛下比我们想象中更神秘,竟一直知道我们代表团的行程."

"不客气,华夏古国五千年文明,贵国不能了解之事当然少不了."哈哈,俺专门少恐怖了几次,锁定你们的踪迹,为得就是增加神秘感.

"大Y帝国知道清国的监国王陛下年纪不大,事实的确是这样.但我实在无法将陛下和恶魔载镔联系在一起."Y国防大臣不礼貌得审视一番后这样说.

出于一点虚荣心,对YF唯一得好感就是他们对我的称呼,咱也是[陛下]啊!所以,回答中带着一丝玩笑口吻:"不错,我就是恶魔载镔,堪称世界上最凶恶得人,对此,贵国应深有感触.但贵国是当今世界第一恶魔国家,清国望尘莫及."

"当今世界,善良得不到任何好处.对此,监国王陛下应该十分清楚."

"是的!否则您,大Y帝国国防大臣,公务繁忙,怎会到这里来?"

"那不是您一个人的功劳.到这里之后,经过了解,在事实面前,我要承认,您之所以敢于那样报复YF两国,完全在于清国军队有可能达成您的愿望."

毫不犹豫得回答:"谢谢!您这话比恭维我个人更令人高兴万倍.您所说一点都没错,没有英勇得解放军,也无需要报复.因为,我个人不可能斗赢一个国家.只有拥有了可信得军队和人民为后盾,我才敢不顾一切得让侵略者流血而不怕侵略者的任何反报复.自从看到解放军,看到了紧跟军人身后支持战争的百姓,我和许多人一直在说,也敢于说:Y国佬,F国佬,来呀!老子不怕你."

"是的.您的确如赫尔利说地那样,语言比较......粗鲁,但您的话不错.我们和F兰西盟友,已从内心里将清国当成一个-----对手.所以,女皇陛下才授予我为全权大使,商洽此次战争问题.YF代表团的意见是,谈判尽早开始."

"当然,我并不想继续做恶魔,但前提您很清楚."

"但我已和F国朋友以国王的名义命令YF联军尊重自己的军人身份了?"

"但您和F国朋友的命令需要至少两个月的传播时间.而我们,不可能看着已国的平民百姓白白死去哪怕半天.我坚信,您在同样处境下,会更加疯狂.您----会不承认吗?"

"YF代表团要求今天就开始谈判,陛下不会反对吧?"

"贵代表团今天下午就能与清国全权代表谈判.礼部......就宋大人吧,你安排YF客人去休息,并随时接受本王通知."

YF两大臣走后,即刻任命谈判经验丰富得翁同龢为副总理大臣兼外交大臣,负责与YF交涉.至于李鸿章,原史中出于无奈,专谈丧权辱国之判.因我的出现,谈判事务全由翁同龢出面.以后,李鸿章肯定是主管内务了.

一言蔽之,谈判草案于十月十七日送到大书房.之所以谈了近半个月,只在于YF想表达对此次谈判的重视,以换取本土遭袭强度降低,但对谈判结果并不着急.因为,YF代表团一到香港就发出了决不准屠杀[清国]平民的命令.而且,恶魔载镔表达出了YF联军恶行不止,报复不止得强硬态度.恶魔的话,YF当然相信.所以,除了盼着命令传达更快,谈判可以慢慢来.

一.记住,你是一个有荣誉感得军人.

二.荣誉感要求军人勇于战斗,但对手只能是另一个军人.

三.战争中无法避免平民伤亡.军人本身,无需为此负责.但故意伤害平民,决不是军人所为.

四.虐杀平民,是不可原谅得罪恶.如果是军人有此行径,其本国将有义务对罪犯做出最严厉制裁.如枪决,绞刑等等.

五.虐待战俘是决不允许得行为......

六......

翻看着谈判草案,即后来的国际军人守则,也称之为<<北京国际军人公约>>.

"事实上,这还是要实力说了算,至少几十年内如此."微笑着对到大书房征求意见的赫尔利说.

"当然.说实话,监国王陛下,他们说您是恶魔,但就这个守则的出现而言,您其实是恶魔与天使的双重化身.可是,您的能力也只能为清国平民争取权益,而管不了世界."

"您说地不错......"或许,清国将来能为世界制定规则,但现在不能这么说.

"那监国王陛下,您可以签字了么?"

"希望能增加一条,本守则应能根据现实情况修改,当然,决不是修改中心思想."

"这条建议无需加到守则上,因为现实会让它被修改."

"本守则有什么附加条款吗?"

"贵国的翁先生是一位杰出得雄辩家,所以,YF同意给清国一个明显得交待,枪决两名犯罪士兵.并由贵国监督."

"两名?哼哼,呵呵,一个表示.算了,就这样.我同意签字."

"那您是否停止对YF平民的袭击?"

"当然!我停止对YF平民的袭击,但不是现在."

"两名罪犯马上就可以枪决."

"我要求在广东,希望贵国理解这种心情."

"哦,天哪!您的确是个恶魔!"

十月十九日,YF代表团乘坐地巡洋舰像屁股上着火一样驶出溏沽港.二十六日,一个Y军中校走进了顺德临时总督府,请曾国筌到佛山监督YF联军对两名罪恶士兵的处决.不可置信中,曾国筌派了一个副师长前去.

一天后,副师长和那个Y军中校回来.副师长证实,YF联军的确枪决了两名士兵,而Y军中校则催促着曾国筌以最快速度向清监国王汇报,并由那艘快速巡洋舰护送.

十一月二日,接到禀报后,我故意拖延了几天后,到八浩才对YF代表团说:"我停止对YF平民的袭击,现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