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第二天一早,抗日军的队伍早早的在后寨落过雪的打谷场上集合了。虽然村民们对抗日军每天早上的操练已经习以为常,但是他们听说昨天来了大人物是自卫军的首领亲自接待的今天早上可能要看操练便也早期聚集到场院边想看个究竟。很快韩光武带着自己带来的两个兵周青和李力在几个抗日军首领的陪同下出场了。

韩光武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感觉“我倒。”只见二百来人的队列弯弯曲曲,有的人还蹲在地上;穿什么的都有,拿什么武器的都有:有拿着长枪的,扛着土枪、大抬杆的,居然还有人扛着三眼铳——他当这是红白喜事放礼炮阿?更多的人拎着砍刀和扎枪。

忽然队列里几个人引起了韩光武的注意。他们都背着崭新的步枪,枪的外形比较少见。为首的是个大个子,没戴帽子却穿了一身灰军装扎着皮带斜挂子弹带,站得笔直,显然当过兵。

韩光武停下来定睛一看,他们背的竟然都是英国造7.7mm恩菲尔德步枪。当时中国人一般使用德国、捷克、比利时、日本造步枪,俄国枪比较少见,法国枪和英国枪更少见。韩光武很是奇怪便问大个子:“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当过兵?”大个子一挺腰板“俺叫郝振林,原来在威海卫当兵,小鬼子打来了,部队打散了,俺就带着枪回家了。”

“这几条枪都是你带来的?”

“是啊,俺们部队枪少,好多人空着手没有家伙。威海卫有英国人的仓库,俺们就把它砸开了,弄了不少枪。俺往家跑的时候就带回来几支。”然后他一指几个抗恩菲尔德步枪的人说“俺们兄弟几个一人一支。”

“奥,这几个都是你兄弟?怎么都来了?”

“俺们是本家兄弟。俺一个大爷早年道关外做买卖,铮下点家业,小鬼子一来全给祸害光了,去年跑回来了。俺们哥儿几个觉得不打鬼子不行就都来了。”

韩光武看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一脸机灵像,穿着一件黑棉袄,一根麻绳扎在腰间勒的腰细细的。如果是现代社会估计那个女人拥有这样的细腰都足以自豪。这个孩子居然也扛了一支恩菲尔德,韩光武觉得有些浪费。毕竟恩菲尔德是同类步枪中战斗射速最快的,这样的好枪应该拿在最优秀的战士手中。于是韩光武问那孩子“你叫什么,多大了?”

“俺叫羊蛋,十七了。”

韩光武差点笑出来心想怎么起这么一个名字,忙说“才十七啊。”

羊蛋立刻有点恼火“十七怎么了,俺的枪可比他们打得准?”

韩光武一听好大口气。郝振林忙解释“这是俺表弟,从小爱玩弹弓,大一点扛枪打兔子,俺教着几个兄弟打枪属他打得准。”

“有多准?”韩光武刚说完,只见羊蛋举枪上膛瞄准,乒的一枪打下50米外从树上刚刚飞起来鸟。立即又一群孩子跑过去把鸟拾了回来,是一只乌鸦被子弹穿透了前胸。韩光武心头一喜:这倒是个狙击手的好材料。

继续挨个儿看过去,韩光武对人员和武器的情况有了大体了解。最后,韩光武跳上一个石碾子发表讲话:“同志们,弟兄们,今天大家聚到一起打鬼子老百姓会感谢你们,你们的祖宗会感谢你们,子孙后代会感谢你们。”

这样的开场白把所有在场的人都吸引住了。“为什么呢?因为日本鬼子是要灭咱们得种。6年前鬼子把东三省占了,他们在那里干了些什么啊?他们从日本和朝鲜弄去一大堆人把当地老百姓的地全占了。当地的老百姓反抗,他们就杀人。他们连女人都发了枪来打咱们中国人阿。”

韩光武注意到当时华夏农民的眼神普遍都是空洞的、无神的,但是一听到土地的问题它的听众们的眼睛里开始有了光芒。特别是听说连日本女人也参与杀中国人,很多大老爷们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开始愤怒起来,一些人开始窃窃私语。

韩光武继续往下讲“老百姓没有了土地怎么活?只能是男的去给日本人挖煤,女的去当妓女。……”

“鬼子可不可怕?不可怕。他小日本才有多少人,咱们华夏有四万万人。别看现在鬼子神气,那时仗着武器好。咱们武器差一下子打不赢,可是有那么一句话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咱们今天弄死俩明天弄死仨,他有多少人?只要咱们老百姓团结起来就一定能把鬼子打出去。”

最后韩光武专门对抗日军的人讲“你们昨天可能还是庄稼人,但是今天你们扛起了枪就是战士了。以后你们要好好学习军事技术这样你们才可以消灭敌人同时保存自己。你们要善待你们周围的人,因为他们是你的战友,只有他们可以在你危险的时候救你。”

张成鼎对韩光武有些崇拜了:自己也曾经站在场院的碾子上向村民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但是村民们的反应是麻木的表情,哪里有今天韩光武一段简短的讲话激起的反响。吃早饭的时候他虚心地向韩光武请教起来。韩光武告诉他,华夏过的农民不要讲什么大道理,甚至不要许愿——因为他们早已经不相信政府了,要给他们讲与他们切身利益攸关的事,要让他们看到活生生的例子。

吃早饭的时候还决定了几件事:把队伍中比较机灵的人员单独编一队由韩光武亲自训练作为队伍的中坚力量,其他人先由周青和李力操练射击和队列——虽然韩光武一直对队列训练不很感冒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一种加强纪律性和团体精神的好手段;张成鼎立即着手建立村民政权并号召地主们交枪;立即对本地的各种人才进行摸底。韩光武又特别提出西医的问题。王来田说“这里只有一个,叫马明,现在在县城开了个药房,前几天成鼎还去过。”

张成鼎说“他医术很好。我去找过他两次了,他都不同意来。人是好人,主要是怕吃不了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