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微型小说---《笑》

蓝泓 收藏 7 312
导读:[原创]微型小说---《笑》

儿时的记忆中,父亲的脸上常是阴沉沉的。


因为我生性好动,又没有女孩子的乖巧,常常惹出些事端来。有时跟小朋友一起玩,拥着跳着,不小心把人家摔倒了。小朋友的哭声引来了满面怒容的父亲,伴着惊恐的哭喊声,我饱尝了一顿揍。有时,因为贪玩,忘记了吃饭时间。只要父亲那高大的身影在院子一头出现,然后是那厉声喝叫“丫头——!”我必是急慌慌地从哪里钻出来,躲闪着不敢看父亲怒目圆睁的样子,匆匆往回赶。不承想,经过父亲身边,屁股会挨上父亲重重的一脚,生疼生疼的,连哭声都不敢放出来。


那时的惧怕,深深地植入了我幼小的心。父亲对于我,是不可接近的,以至于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女儿。


然而,父亲也有兴致极佳的时候。只记得某个星期天,母亲将我们姐弟三个收拾得干干净净,和父亲一起骑车去看望姥姥。父亲车子的前梁上坐着我,姐姐在后座,车子轻快地行驶在马路上。一路上,父亲悠然地哼着小曲,偶尔地,还会故意将车把打一下晃,看我们姐妹吃那一吓的样子,开心地笑。听到父亲的笑,我心生奇怪;原来父亲也会笑?可仍是眼睛盯着前面,不敢转过脸去看他的面容。这时,父亲会用他满是胡茬的下巴凑到我的后脖颈上呵痒痒。我不曾见过父亲跟我如此亲近的样子,反而惴惴不安地勉强笑几声,以示识相。


十四岁那年,我上初一。懵懵懂懂的,身体悄悄地起了变化。先是胸前那一对淡粉的花蕾开始展现那份娇羞的美,不经意间,我从镜子里发现,自己的身材有了点曲线的味道。


那一时刻,涌上心头的,不是欣喜,而是隐隐的担忧。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异常,我走路不敢挺胸,穿衣服偏爱起肥大宽松的款式,一门心思想着掩盖种种变化。


日子一如既往地过去了。


有一天,我生病了。头痛,浑身酸疼酸疼的,各处的关节如同生了锈一般酸涩。平日习惯早起的我,就这样昏沉沉地躺了一天。到了晚上,父亲着急了,备好刮痧用的铜板等物什,要帮我去火。我听从父亲的吩咐,吃力地脱掉了上衣,趴着不动了。“还有呢?穿着背心怎么刮?!”父亲的声音骤然在上空响起。我轻微地抖了一下,没言语,慢腾腾地在被窝里脱掉背心,继续趴着。父亲一掀开被子,我半裸的脊背即刻暴露在日光灯之下。我下意识地把两只胳膊夹得紧紧的。好半天,没觉着有动静,我正奇怪着,只听父亲叹了口气,开始刮痧。边刮边说:“按道理,这事该由你妈妈做……”我知道,他一定是看出来,姑娘长大了。


自那以后,父亲的威严渐渐地添了慈爱的成份。直至我考上师范学校,拿到通知书的那一晚,父亲食欲大增,一气吃了三个馒头。


父亲脸上开始常常浮现幸福的笑,眼角的皱纹更深了。每每周末,父亲总是做很多好吃的饭菜等我回来。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父亲还会爱怜地说:“慢点吃,别急,还有呢。”越来越多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心底多年来对父亲的戒备如冰山消融一般,在父亲仍旧不多的话语中,在他日渐苍老瘦削的身影里,渐渐化为一份关注和感激。


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月,我领到了工资,用为数不多的八十多元钱,给父亲买了一双皮鞋。当我把鞋递给父亲时,我们都没有说什么。现在回想起来,电视镜头里,主人公在这样的情境中,往往会说一些感念恩情的话语,非常地感人至深,以至于会让人唏嘘不已。而我们当时,确实没有说什么。但是,父亲笑了。


这笑,至今还会鲜明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