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三十二章 雷雨夜(下) 第三十二章 雷雨夜(下)

摇滚情人 收藏 0 0
导读:矢车菊 第三十二章 雷雨夜(下) 第三十二章 雷雨夜(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伊斯,坚持住,我来了”他很快来到伊斯的身边,伊斯望着他,再也忍不住嚎啕起来。

“好了,好了,没事的,伊斯,你非常勇敢,好样的”他边鼓励她边迅速地用钉子将油毡先钉在屋沿上。

伊斯盯着他有力的挥锤动作,现在,雨水也将他淋了个透,他的衬衣和头发也紧紧贴在脸上,向上。

“伊斯,放手吧,它不会掉下去了,明天早上我再来处理这儿,放手吧,伊斯!”

他对她说,可她却还是一个劲望着他发呆,他只好去握她的手将她的手扯开,他这才发觉她的手早就是僵硬的,怪不得她会呆在那儿。

“冷吗?”他温存的问,他看到她的样子,一直都感到很心疼。尤其现在的情形下,她这么明显地瘦下去了一大圈,浑身又被大雨淋个透,她无助地呆望着他,缩着身子,其实她正在哭。

“没事了,伊斯”她又大声说了一遍 ,”你在听我说话吗?喂!”他看她呆呆的。

她轻轻地点点头,”那好吧”何尼斯松了口气:”我会紧紧拉着你的,我们回去”他将她的手紧紧地抓在手里,艰难地慢慢地朝窗子挪去。

他跳进屋里,放开拉着的绳子,转向将伊斯小心地拉过来,她的睡衣紧紧裹在向上,几乎迈不开脚,于是他便很自然地将她从窗口抱进来。

“天啊,你怎么这么瘦?”他禁不住说道。

她吸着鼻子止住哭,静静的不动也不吭声。

“我们下去,我看你淋透了,我已经让伏烈的母亲生起炉子,我们得将这身湿衣服脱掉”

他紧紧的扶着她,在她拌脚拌手的回到客厅里时,伏烈的母亲已将炉子生着了。

“啊,上校先生,真不知该让我怎样感谢你呢,幸亏你及时救了我们”伏烈的母亲说道。

“请称呼我何尼斯吧,我是伊斯的和你儿子的朋友,这是该做的”

听到他这样回答,伊斯满怀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谢谢”她轻声说。

伊斯抱紧双臂,缩着身筋疲力尽的坐到炉子前的地板上,然后她更发抖着着打了个寒颤。

“我去给你们拿干毛巾和毯子”伏烈的母亲去取毛巾:”上帝保佑你们平安无事”

“不会有事的,哈赛特夫人”何尼斯跟了过去”我来照顾她,你去休息吧,不会有事的”

“唉,感谢上天赐予我儿子这么不错的朋友,他不在身边,你们就象我的亲人一样”伏烈的母亲说

“是的,夫人”何尼斯温顺的回答,他拿了毛巾和毯子回到客厅,伊斯就那么坐在地板上,雨水滴下来,她呆呆的一动不动。

他走过去,用干毛巾去擦她的头发:”伊斯,快将湿衣服脱下来,不然你会生病的,我拿来了毯子,将身上的水擦干,你很快就会暖和起来的”

伊斯慢慢去扯紧贴在身上的湿睡衣,手还不大听使唤,动作缓慢且笨拙。何尼斯一言不发地帮她将湿的睡衣扯掉,她静静地毫无防备的顺从地,她缩着肩,却不敢抬头看他一眼。

何尼斯面对那裸露的纹身,转身去关掉灯,屋子时顿时暗了下来,只有炉子里的火光跳动着映在她无助的身上。

他轻轻的,小心地将她背上肩上的水擦干,他摸到她瘦瘦的肩,忍不住问道:”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怎么变得如此消瘦?”

“没干什么,工作呗”她低着头回答

她以为他会问他这一段时间干什么去了,可他却没问。他将毛巾丢到她手上,让她自己擦剩下的地方,然后他用手顺了顺湿头发,也动作利索地脱下身上的湿衣服,伊斯就象一座塑像似的呆呆望着炉火,一动不动,于是他便从容地在她身后擦干身上的水,再将伏烈的一件睡衣穿到身上。

“好了”他舒服地坐到她身边去一同烤火”现在暖和了,你还冷吗?”他问道

她将毛巾抱在胸前,缩紧身子,去看他,她的黑头发还一缕缕的搭拉在肩上,她显得又紧张又有些害怕,她盯着他看,双臂抱住膝盖,赤着身体,小小的,就象只刚出壳的小鸟。

“不,不冷”她摇摇头。

他很自然地将一只手搭在她肩上,轻柔地抚摸她的光背背:”你在发抖,伊斯”他说。

“我说过我不冷了”她说

“那你干嘛在发抖呢?”何尼斯微笑着问

“谢谢你,何尼斯”伊斯小声说,火焰温暖地烘在她全身的皮肤上,温暖的火光照在他的面庞上,他很舒适的坐在她的身边,安详而温柔地微笑着注视他。

啊,她突然想起她现在什么都没穿,她赶紧垂下眼脸,双颊立时烧了起来,她不能也舍不得跑开去,如果何尼斯永远是她的亲人,永远这么宁静安详地坐在她的身边,那多好啊,可是,那个梅洛小姐!她已经亲眼看见了,这是事实,她心里酸痛得要命,后悔得要死。

他那温暖而安全的怀抱,那温柔而缠绵的吻,已不再属于她了,她已失去了这一切,他虽然就坐在她身边,可她却感觉他已经远在天边。

她的光脊背庠庠的,他温暖的手心直透她的皮肤,可她的心却一片冰凉。

她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掉了下来,她毫不掩饰地象个孩子似的抽抽答答地哭起来。

“伊斯”他的手停了,他叫她:”你怎么了?”

“没什么,何尼斯”她说”我只是不喜欢这个雷雨天,一会儿就会好的,谢谢你。”

“不,伊斯,你怎么对我也学会撒谎呢?你心里根本就不是在想这个。”他说”你到底在想什么?说吧”

“不,我讨厌这种天气,我害怕打雷”她这样说可却还是没止住哭。

“撒谎,伊斯”他叹了口气。

“我撒谎又怎么啦?”伊斯用手背擦去腮边的眼泪,望了他一眼:”早些时候,你说我是小孩子,可我直到现在才意识到,我难过我明白得太晚了, 我很懊悔,行了吧?”。

“这,伊斯,我并没有什么意思,你长大起来,那当然是最好。”何尼斯说着,用手指去擦她脸上的眼泪,她却一歪头躲开了。他再伸手过去,她依然再躲。惹得何尼斯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扬起她的脸,伊斯吓坏了,她抓着毛巾的手松了,毛巾掉到了地上,他牢牢地盯着她,她不禁全身打了个寒颤,随即她闭紧双眼哀求道:”何尼斯,何尼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心脏跳得她慌乱不已。

他的另一只手终于擦到了她的脸上,然后又落到了她的身上。”啊”伊斯全身都抖起来,紧紧闭着的眼睛里眼泪象泉水一样往下滴。当几滴泪水落在他的手背上时,他突然停住了手,并放开她”对不起”他说。他终于想起了梅洛。他心里很是苦恼,伊斯现在在他面前,就是一只温顺的羔羊,可只要一想起她所带给他的那些折磨,他就难过。

现在,他终于想起了还有个梅洛呢,并且,很明显地,伊斯也看到他们在一起了,他实在分不清,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他放开她,心里乱糟糟的:”别难过的,我不碰你,也不再问你什么。”

伊斯重又抱紧双臂,张开眼睛。

他拿过毛毯,紧紧围在她身上:”去睡觉吧,伊斯,天就快亮了”。

她张张嘴,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有些失落地回房间去了。现在轮到何尼斯面对渐渐暗淡下去的炉火发呆了。

昨夜的暴风雨很快已经散去,又是一个十分美丽晴朗的雨后晴天,太阳照耀着被雨水洗刷得干干净净的一切。

伊斯起床时,已经听到何尼斯在用借来的大锯子锯那断了一半的树枝了。

她跑到门外去,太阳灿烂地照得树叶直发亮。何尼斯正骑在树桠那儿卷着衫衣袖子使劲地锯那段搭在房沿上的树干。

“喂,你好!”伊斯朝他大声喊着,脸上绽开着笑容。他没穿着那件黑制服,在那儿兴致勃勃地干活,透着伏烈一般的年青人的蓬勃朝气,加上天空一片蔚蓝,伊斯的心情立时也一片晴空灿烂。

“你好”何尼斯朝她笑笑,她站在门口仰头正望着他笑,黑头发披在肩上,那条绸的小碎花裙仅到膝那儿,裙子薄薄的在风中摇摆,她赤着脚,站在土地上,何尼斯深深吸了口气,清晨的空气中有一股好闻的泥土气息,周围很宁静,只有树枝树叶轻轻的沙沙声。多美好的早晨,多美好的一幅乡村风景画!他看到伊斯的笑,满心里也充满了喜悦。

“伊斯,你没被生病吗?”他问

“没有”伊斯说:”今天天气真好!”

“是的”

“你的车真脏,我去帮你冲洗一下”伊斯看到他的车就停在屋子旁边,溅满了泥水,说着,她就跑进去,拿一块头巾系在头上,围住头发,再拎个桶去打水擦洗何尼斯的车。

她一边看何尼斯锯得额头冒汗,一边兴奋地擦洗车身,此刻是多么平静而安宁啊,她不禁大声地唱起一首乡村孩子唱的歌谣来”春天大地百花开,清晨我到山坡来,有个年轻人呀真是让人爱,他呀就住在我家对面,住在我对面,我啊怎么办?没法告诉他这一切……”

何尼斯听得笑起来,他停下来,问道:”伊斯,你唱什么呀?”

伊斯也停下来斜着看着他,双手支在腰间,朝着他继续唱,还合着节拍轻摇身体,就象一个轻佻的农家女孩,她朝他唱道:

“中午太阳高高挂,我独自暗思量,小伙子呀偷走我的心,他呀却不对我看一眼,看一眼,我啊怎么办?我要告诉他这一切……”

“哈哈哈”何尼斯在树上笑起来。

“晚上的月亮躲进云里,我偷偷跑到他门前,年轻人呀快过来,我们一起去那小河边,去小河边,我要让你知道,我要勇敢地对你说……”

“什么?”他问

伊斯提高了声调唱出最后一句:”我爱你!”

唱完,两人相视着哈哈大笑。”伊斯”何尼斯说:”看来你在乡下过得挺不错的”

“是的,你喜欢这样吗?”

“那当然,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快乐了,这使我想起了我年轻时候……”

“哈哈哈!”伊斯笑得弯下了腰:”你真的老了吗?爬在树上的年轻人?”

何尼斯望着她笑笑,叹口气:”有时候是有这种感觉”

“喂,上面的小伙子”伊斯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用那种充满挑逗的神态说:”下午我带你去钓鱼。”

“可是,伊斯”他说:”我还得尽快赶回去。”话才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他吃惊他怎么竟然能这么狠得下心来。他看见伊斯的神采瞬间消散开了,她低下了头,也不再将手叉在腰间,转而默默的继续去擦车。

他只好接着拉他的锯子。

伊斯细心地将他的车擦得很干净,他做完了一切,开着车慢慢经过伏烈的母亲家门口,伊斯正坐在门前的木台阶上削土豆,她依然扎着头巾,赤着脚,静静地坐在阳光里削土豆。

“伊斯”他叫她。

“妈妈让我请你留下来,吃过饭再走好不好?”她身旁的一个大草匡里放着一些削好的土豆,还有一大块用褐色麻布包得很紧的东西。

“不了,我得赶回去,你知道,工作很紧张,我不能溜掉”

“那好吧”伊斯放下手中的活计,抱起那个大布包来走到他车旁:”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伊斯!……”

“请你收下吧”伊斯打断了他要说的话,几乎有些哀求地说:”又不是什么宝贝,虽然它已经变得不再有什么意义,但从一开始,它就是属于你的,请你无论如何别拒绝,好吗?”

“好吧,谢谢你”何尼斯看到她那绝望的眼神,终于将它接了过来,什么东西,很硬很重。

“伊斯,我要告诉你,那个炸弹专家和其他人已经来到基地了,你还回去吗?”他问

“我……,我很快就回去,你放心吧,再次谢谢你给我们的帮助”

“我已请好了工匠,他们会将屋沿修得跟新的一样,我走了,伊斯,再见!”

“再见!”

伊斯手心冰冷,因为她浑身充满了无限的希望与绝望。

可最终,何尼斯还是将那件礼物放在旁边的空座位上,离她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