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特种兵之狂战伊拉克 第一部单兵行动 第二十五章绝地营救(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25绝地营救(二)

枪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的。

虽然守在门外的图姆出枪比道格拉斯慢了半秒,但两个人的动作还是让克拉克很满意。在开枪之前,图姆必须要先踹开那道房门,这样会耽误他半秒的时间,尽管这样,一向行动不毫不拖泥带水的他出枪仍比那些库尔德人出枪快了两秒。

两秒钟,AK-47的7.93毫米子弹足以射进任何一个人的胸膛,况且此时目标距离他们只有几米。

道格拉斯手中正是一把刚刚从库尔德人手里缴来的AK-47突击步枪。这部枪的有效射程是300米,这已经可以保证道格拉斯一枪击毙那个用枪指着哈达维的人。

一个出色的狙击手,他手中并不一定有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步枪,但是他必须保证随时利用自己身边的任何一把枪来完成狙击任务,这是三角洲部队前长官贝克韦斯上校给狙击手上第一课时所说的话。

跟接下来的行动相比,克拉克知道这次行动只是牛刀小试。

当道格拉斯的枪口对准目标、克拉克下达动手的命令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在同一时间出手了。只见那个库尔德工人党的手下一头栽倒在血泊里。眉心中枪的他的手指还没来得及扣动扳击。

克拉克将那把黑色的匕首叼进嘴里,他一头向密室内冲了过去。

哈达维马上明白了发生了什么。尽管他不知道来人是谁。就见他矮下身去,机敏地向他的三个老朋友桑甲德、维尼尼和贡巴拉身边一滚。他的老朋友成了他的盾牌。当暴跳如雷的拉希德抽出腰中的佩枪时,哈达维已经藏在了三个人中间。

发了疯的拉希德是非要打死哈达维不可。他并没有理会枪声是来自什么地方,更没有理会从密道里冲出来的这个人,他向着哈达维开了枪。

克拉克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后。这个库尔德巨人身形彪悍,克拉克决定一招制敌。他一只手掌重重地切在拉希德的颈椎上,另一只手抓住了拉希德那只开枪的胳膊。

就在这时,一串子弹向克拉克打过来。

一个对拉希德忠心耿耿的库尔德工人党成员在倒在地上的一刹那,向攻击他的领袖的克拉克开了枪。

如此近的距离克拉克已经躲闪不及。两颗呼啸而来的子弹穿过他的肩头。他身形剧烈地一抖,但他却没有松手。

拉希德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在受到克拉克的攻击后他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一个可怕的对手。克拉克那一掌在刹那之间让他的全身失去了知觉,但是,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保命要紧。

他的一只手还被克拉克抓着。他大叫一声转过头来,另一支只从腰里抽出一把阿拉伯短刀,向克拉克胸前刺去。

刚刚中了枪的克拉克的行动稍稍有些迟缓。正在他准备向拉希德发动第二次攻击时,一把锋利的短刀闪电般刺了过来。

容不得克拉克多想,他那只受伤的手臂向拉希德的胳膊格过去。另一只手还在牢牢地抓着他那只持枪的手。直到此时他还没有忘记保护哈达维的安全。

如果不是因为保护哈达维克拉克绝不会受伤,至于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事后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克拉克也说不出来。他只是出于一种本能。

就在克拉克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图姆冲了过来,他轮起枪托,重重地击在拉希德的腰上。

这一下是致命的。

图姆击断了拉希德的腰椎。脊椎是一个人的神经中枢系统,图姆这狠狠一击让身高马大的拉希德在一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只见拉希德哼了一哼,缓缓地瘫倒在地上。

屋内静了下来。哈达维只受了一点轻伤,他在躲避拉希德射过来的子弹时,一头撞在了桌子角上。

当枪声停下来的时候,他从人群里站出来,上前扶住克拉克:“你怎么样小伙子?我的救命恩人!”

克拉克会心地点点头,由于距离太近,两颗子弹都穿透了他的肩膀,弹头并没有留在体内。道格拉斯从自己的阿拉伯长袍上撕下一条,用匕首将克拉克的衣服挑开,为他包扎上。图姆的枪对着倒在地上的拉希德。

拉希德所有的随从都倒在了枪下,他们达到了目的,应该说这是一次不错的行动。

虽然他们的指挥官受伤了。

克拉克说:“哈达维先生,现在不我们说话的时候。请命令你的手下,让他们马上去逮捕那些企图对你不利的人。”

哈达维点点头,他对贡巴拉说:“亲爱贡巴拉兄弟,如果你觉得这个党还是应该由我来领导,那么请你马上调集你的卫队来保证我们的安全。那些图谋不轨的家伙们就要来了,他们手里有我的人质。”

贡巴拉是他们几个人中最年轻的一个。他看了看桑甲德,桑甲德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这时维尼尼站了起来:“我想哈达维一直就是库尔德工人党最出色的领导人,拉希德只是个野心家,他是个杂种!贡巴拉,如果你不愿意为伟大的哈达维效命,我想,我非常乐意带领自己的卫队来保护哈达维的安全。”

贡巴拉却没有说话。他对自己这个多谋善变的老朋友有点儿反感。他想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掏出对讲机,向他的武装队员们下达了一道命令。

沉闷的枪声在密室里并没有传出多远。李斯特和科尔守住了通道的两个出口,地面上的人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克拉克知道那些去带人的随从们马上就要来了,他对哈达维说:“先生,我们需要马上应战。”

“不,我的救命恩人,这不是你的事了。我为你今天所做的一切感到无比的感动。感谢真主安拉,是他赐予了这一切。我的朋友,我想贡巴拉的卫队会将他们一网打尽的。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养伤。你的伤势很重我的朋友,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见惯了流血枪战的桑甲德和维尼尼们面对这一切并没有露出一丝惊慌,作为库尔德工人党的高级领导人,这一切已经习已为常。哈达维从容不迫地向他的老朋友们下达着命令。他让桑甲德和维尼尼命令自己手下的卫队们保持足够的警惕,以防拉希德的手下们的反扑。

贡巴拉的贴身卫队在接到他的命令后立即赶往了秘密监狱。他们果断地干掉了拉希德的手下,将哈达维的人营救出来。贡巴拉接着又向他的卫队下了一道命令,去解除拉希德手下们的武装。

“如果哪个愿意听从哈达维的命令,就把他们留下来。如果谁敢有一丝反抗,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贡巴拉行事果断思路清晰,克拉克感觉他一定是一个出色的军人。

哈达维赞赏地看着自己的老朋友。此时他的卫队站在身后,每个人手里都端起了枪。哈达维低下头对拉希德说:“现在这一切好像都安排好了,下面我想我们应该谈谈了,我的老朋友。”

说着,他向瘫倒在地上的拉希德走了两步。腰椎被图姆打断的拉希德已经不能动了。

拉希德此时仍不肯低头,虽然他知道自己失败了。这个野心家并不知道自己是败在什么人手里。既然行动失败他将难逃一死,死对于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了。他咬牙切齿地说:“今天没有杀死你,是因为你的运气太好了,我输了,你杀了我吧。”

“你自然是难逃一死,不过,我的朋友,你临死也没弄明白你是死在谁的手里。不是运气救了我,而是我的朋友救了我。我感谢我的朋友为我做的一切。我还要告诉你一年事,不是别人杀了你,是你自己的野心杀了你。拉希德,我很佩服你能够在临死之前说出这番话,能够愿赌服输这证明你仍然是一个合格的库尔德人。可惜,你错就错在不该将枪口对着自己人。”

“你不要说了哈达维,你赢了。我愿意为此承担一切。”拉希德此时的语气平静了许多。

“你是用武力征服别人的,今天在这里我看到一个喜欢用武力征服别人的人如今被人用武力征服。”哈达维说:“这次回来,我本来就是想把位置让给你的,可是你太心急了,自取灭亡注定是背叛者的下场,上天注定要让哈达维再次挑起这副担子。”

哈达维一边说着一边望着他的三个老朋友,他这句话是说给拉希德听的,更像是给他们三个听的。

“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拉希德,在你临死之前,我会答应你一个要求。”

“放过我的家人。”

哈达维哈哈一笑:“我的老朋友你不在做梦吧!你想想当初是怎么对我的,现在一切又都回来了,事情仿佛都是这么地可笑。”说着,哈达维的语气慢了下来:“拉希德,在你身上我不能后悔第二次。我唯一能够答应你的是:我可以让他们跟你死在一起!”

说着,他向身手一挥手,他的卫队架起拉希德拖了出去。

“哈达维,你这条狼!库尔德工人党迟早会毁在你手里的!”拉希德的声音竭斯底里地叫着,然而这个声音在这个时候却是那么地苍白无力。

克拉克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哈达维的行事果断给了他很大的震动。这个库尔德工人党的高级领导人绝不会是一个泛泛的角色。克拉克有些低估了他。

接下来,哈达维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咐附他的卫队:“将这位兄弟送到我的隔壁房间,他是为我负的伤,我要和他住在一起。我很难想像如果没有他今天这里会是什么情况,是真主安拉安排了这一切。”

接着,他又向自己的手下们下达了一个命令。他命令他们去土伊边境去打探那几个没能回来的人的消息:

“如果可能,你们一定要找到他们的尸体,库尔德人不想死在别人的土地上。还有你那两位兄弟,愿他们的灵魂回到真主安拉身边。”他转而对对克拉克说:

“我很遗憾,他们没能跟我们回来,我一定会将他们安葬在库尔德的土地上,我向你保证。”

“谢谢你为他们做的一切,”克拉克嘴里说着。此时他心里默默地念诵着:上帝保佑,但愿他们还没有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