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7章人间炼狱(上) 1

ZONGJIE 收藏 0 36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7章人间炼狱(上) 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为尽快矫正我们的习惯站姿,达到部队要求的军姿标准,班长发给我们每个人一个木制的T形架,训练时必须都插在背后。我和大家一样,在零下二十度低温天气里,五指并拢,两手紧贴裤线,肃立于训练场上。

李勇钢还不时地做着纠正:“目视前方,全身用力,把胸挺起来!”

矮小的马壳被李勇钢冷不防一掌拍在腿弯处,几乎跪到。

“腿部用力!这样才能站稳。”

平时,我很少看电视,尤其对新闻节目根本没兴趣。但自从进了军营,李勇钢每晚都组织我们看新闻联播,而且新闻一结束就关电视,多一分钟都不让看。CCTV天天播放的升旗场面我早己熟记在心,特别是国旗仪仗队的整齐军容与国旗班战士守卫在国旗下的雄姿,让我叹服。通过军姿训练,更对他们敬佩不己。

当李勇钢宣布休息十分钟时,我们如同获得特赦令一样,欢天喜地。

我去找刘铁柱。见我和刘铁柱在一起,王辉也跑了过来。我们三人来到训练场边,昨晚李勇钢用拳击打的那棵树下。

刘铁柱听完我复述李勇钢说过的话,眼里放光,似乎看到新希望。

“两年以后真的可以提士官?那我必须好好干,争取留在部队里。反正回去也得找工作,又不一定拿到比部队多的工资。何况,将来转业后还给安排工作。”

我鼓励他:“你就不能把目标定的再高一些?”

“报考军校?”

“对!军官的待遇肯定比士官要高,将来更有保障。”

王辉插嘴道:“那么你呢?”

“我的情况与他不同,没必要在部队发展。服役期一满,就退伍回去。家里需要我……”

王辉对刘铁柱说:“柱子,千万听别刘海涛的,他净忽悠你。”

刘铁柱推开王辉:“我相信刘海涛的话,关键是对我有利。”

王辉:“还有利呢,我己经够了。新兵连三个月,不要我的小命,也得扒层皮。”

我拍着王辉的肩头:“让你脱胎换骨。”

王辉装出一副哭相:“饶了我吧,大哥。早知部队这么折磨人,不如让人砍一刀,然后躺进医院养伤。新兵营,简直是地狱。听老兵说,以前更历害。”

刘铁柱:“新兵入伍训练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尽快成为……”

王辉不想听,打断刘铁柱:“算了,你们的想法和我不一样。”

“再不一样,眼前的训练你能躲得过去?”

王辉一撇嘴:“看想不想。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班长们召集新兵集合了,我们的谈论就此打住。

刘铁柱信心十足地走向三班训练地点。

王辉则慢慢腾腾地回四班。


“你们别小瞧叠被,它练的是你们的耐力。身为一名军人,将来在战场上,必须面对任何复杂环境。一旦缺乏耐力,很难完成战斗任务,甚至丧失生命。保卫国家安全,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当全连新兵内务通过检察合格后,冯志强在总结时讲了内务达标的意义。

如此看来,部队每一项训练都有其深层含义与与特别用意。内务整齐划一,绝非为了好看。相对而言,大学生活过于散漫。尽管经过短暂的军训,但真正让大学生们认识深刻往往达不到,普遍以为那不过是形式主义,走过场。如同大学四年或五年读下来,仍难以面对现实社会,从容就业一样。而军队讲的是实际效果,并且要立竿见影。最重要的是态度,它与责任紧密相连。当兵入伍是为国家效力,上学仅考虑个人将来的发展。

两者不可等同视之。

我开始思考军人的崇高所在。

冯志强特别强调到:“队列训练体现的是军人基本素质。将来,新兵下连后,还要继续进行专业技能、技术的学习和训练。我们是全训连队,一年当中,都要训练。新兵连的基础十分重要,希望大家能够重视起来,把全部精力投入到训练上。”


紧争集合是连队接到上级号令,达到快速集结、出动。往往当敌人突然入侵,或者火灾、水灾、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发生时,做为战备指令直接下达。平时,紧急集合是一项重要的训练内容,锻炼军人应变能力。无论新兵老兵,对紧急集合都存在畏惧心理。

紧急集合的要求是快、静、齐,三分钟之内必须整队出发。

上床前,马亮愁眉苦脸地问李勇钢:“班长,你估计今晚会不会紧急集合?”

李勇纲提醒大家:“随时都可能有情况,大家机警点。”

马亮的袜子仍穿在脚上。

李勇钢严肃地制止:“你们的袜子,别等连长来检查再脱。”

“那样快……”

“想快虽然是好事,但投机取巧,部队绝不允许。抓到你,大家跟着受牵连。你们谁愿意被连长罚跑圈?不愿意,趁早按要求做。”

我说:“班长,只要我们以最快速度下楼就行了,至于行李……”

李勇钢打断我:“紧急集合,练的不仅仅是速度。部队有句老话叫‘两眼一闭,提高警惕’。军人必须随时做好应战准备。躺下能马上入睡,听到命令能快速进入临战状态。军人不是老百姓,既然来当兵,就该肩负起保卫国家和人民的责任。敌人攻击你之前,不会跟打招呼。”

马亮一伸舌头:“妈呀,这太不好玩了。”

有过一次出丑的经历,大家不敢掉以轻心。但内心都在默默祈求:今晚千万别吹哨子。

对李勇钢的话充我耳不闻。我不可能那么倒霉,碰巧赶上战争爆发。美国、俄罗斯和中国,都是有核国家,互相牵制。核不扩散条约足以证明,大国之间彼此以对方为重,不敢轻开战端。周边的小国,现在有哪一个胆敢入侵中国领土?况且我们在内地,距国境线几百公里。这个李勇钢,当两年兵变傻了,只知道盲从,了解多少国际局势?危言耸听,吓唬别人或许有点作用,对我,无效。

熄灯号响过好久,我脑子里仍想着白天训练时的事。

冯志强查铺时,果然认真察看我们的行李,还掀开被行看脚。等他走后,我发现马亮在上面悄悄折腾,弄得床铺真晃。有心制止他,又不能出声。果然,冯志强没走多远又杀个回马枪。吓得马亮老老实实脱掉套在身上的衣服。这小家伙,脱下的衣服连扣子都不解开。

睡意正浓,猛然间听到紧急集合的哨子响,我立即翻身起床,麻利地套上衣裤。在黑暗中摸到两只鞋,胡乱套在脚上,一跃跳下床,开始打背包。

出门时,我听到马亮急得在原地打转,发出哭腔。我犹豫一下,转身回去打算帮一下马亮,结果和身后的人撞到一起,还踩了他的脚。

那人小声说:“楼梯在那边,蒙了?”

我忘了道歉,被那人强拉着跑了几步。下楼时才感觉脚上不对,左边的鞋太小,挤的脚疼。

马亮最后一个跑出营房,怀里居然抱着没打好的被子。

“你穿差鞋了。”马亮贴在我耳边说:“以后我俩的分开放。你的在左,我的在右。”


星期天,没有室外训练任务,新兵都松了一口气。大家对训练场心存恐惧,宁愿在室内逗留,也不肯出去透透空气。一半人想懒在床上,又担心弄乱内务。

寝室内常弥漫着难闻的气味。我们平日穿部队发的九九式作训胶鞋,其外型设计吸收了旅游鞋、运动鞋的特点,比较轻便。加厚鞋底抓地力极强,增强了对脚踝和脚背的保护功能,适合部队高强度作战训练穿用。虽说抗菌防臭性与过去的解放鞋相比也改进了很多,但一天下来,没湿透的不多。李勇钢督促新兵每晓洗脚,鞋却不能天天刷。否则一宿干不透,影响第二天训练。

王辉拉着刘铁柱来找我。外边冷风嗖嗖地刮着,空气却清新,沁人心肺,十分舒畅。我们三个去了操场上,来到背风的墙下。

“简直要累死人了,再这样下去,我非发疯不可。”王辉用脚狠狠地踹着大树,发泄心中的压抑和烦恼。“白天不管多冷,得站军姿,踢正步。晚上不管多困,还他妈的拉紧急集合。我真想揍那个吹哨子的一顿。”

我心中也有怨气。“如果真赶上突发事件,紧集拉动一下,比如扑火呀,抢险救灾什么的,咱冲上去也没想法,谁咱穿上这身军装了呢。可是三更半夜跑出来,净听一些人为的虚假情报,弄的跟真事似的,没劲。”

“战备战备,一切为实战做准备。”刘铁柱说:“在部队,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啊?当然,你们城里人以前没吃过苦,冷不丁的受不了。”

刘铁柱抱着逆来顺受的观点。据他讲,以前在建筑工地干的活要比训练累得多,吃得差不说,还吃不饱。最可气的是,经常遇上包工头卷跑工程款或是克扣、拖欠工资。辛辛苦苦劳累几个月,一无所获。到工厂打工,钱挣得少,活也不轻松。当保安相对轻松,往往得忍受一些人的白眼、喝斥。比较而言,军营生活再苦再累,毕竟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他向姜化武打听生了,并得到肯定的回答,所以,树立了自己的目标:转为志愿兵。

“你们两个不该到部队来,当兵是穷人的选择。”

我承认,有一些穷人家的孩子更具有拼搏精神。但不认为穷人的孩子就一定肯吃苦,早当家,更不认可苦难贫穷的经历是一笔财富的论调。高中时的同学考上大学后,多数在校园里混日子,得过且过,并不懂得珍惜学习机会。那些家境并不富裕的学生往往热衷于攀比享受,穿戴品牌,吃洋快餐。个别人甚至已经到了被勒令退学的边缘。

“刘海涛,你们家一定很有钱吧?”刘铁柱问我。

“一般吧,生活还过得去。”

“其实,和你们相比,我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

“不见得吧?”我说。

“你和王辉接受的什么教育?你们从小就进幻儿园,吃的穿的用的玩的,都比我们乡下孩子要好得多。最关键的,是树立那种做人上人的所谓精英意识。而我们自幻为生活困扰,哪还有心情去关注他人。考大学,只为了改变生存环境和现状,彼此的出发点都不同。”

我说:“如今大家都是兵,身份是平等的。”

刘铁柱摇头否认:“目标还是不一样。你们将来回去可以做生意,靠家里关系安排轻闲自在、收入又高的工作。我仍旧没法和你们相比,彼此相差的太多。当我还在苦苦挣扎的时候,你们往往已经获你

得了成功。我不足抱怨,这纯粹属于命中注定。所以我准备在部队好好干。从现在起,抓紧时间打基础。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吗。”

王辉对刘铁柱的想法不屑:“别太老实了,人善被人欺。”

我也关心地问:“那个姓姜的三班长,他对你怎么样?没难为你吧?”

刘铁桂看着我,平静地说:“他人不错,也是农村出来的,对我挺关心。他当了四年兵,打算在部队干下去。明年是关键,正争取转二级士官。如果……”

王辉不耐烦地打断他:“别替人家操心了,多关心点自己吧。柱子,如果谁敢欺负你,想着找我。对,还有刘海涛,你也知道他团里有关系。”

“你和老兵混得挺熟啊。”我问王辉。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相信,这句话是真理。”

后来我听说,王辉在新兵连人缘最好,仅仅一星期,带来的十条烟,自己没舍得、也没机会抽,全都孝敬给了老兵。后来干脆直接给钱,五十、一百的,名义上托老兵到服务社买这买那,实际上在拉关系。在大家眼中,他富得流油。

同刘铁柱的一席谈话,反而令我压抑起来。虽然我成功的欲望不那么强烈,但也不愿被人看成有钱就乱来,甚至胡作非为的富家子弟。从小就不会在生活上和人家攀比,现在依旧如此,因为很少有人能与我相比。但不服输的个性激发起我的拼搏念头:哼!谁说自古纨绔少伟男,在新的起跑线上,我绝不落在他人之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