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还没有离开就开始想你

祁连 收藏 6 236
导读:[原创]还没有离开就开始想你

据说,女人如茶。好女人如同好茶。我常常在想,若以茶论人,你自是茶中的极品了:初尝时,满口盈香,久了,戒之不去,成了依赖。每一次不得不分离,就如同了与这茶香的分开,苦闷,了无生趣,甚而至于,对于活着,尚需再去思考继续的价值。

由于工作,常常不得不分离。在一起久了,有时也很想分开一段时间,清醒一下被家务琐事烦扰的心情。可是每次在离开前的一天,心情总不免变得沉重。也只有在那一刻,才明白自己有多爱你,有多离不开你。这一次,也是一样,我凝视你熟睡的脸庞,像个孩子一样倦缩在我的臂弯里,不由的想起多年以前你送我的那一对小白兔,他们总是头挨着头,紧紧的依偎在一起。

就像那对小白兔一样的简单,关于爱情,关于人生,我就想像着我们就这样相厮守着,直到终老;就是无欲无求,相濡以沫—直到终老。

和她相识是在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的课余生活远没有现在丰富,没有网吧,迪厅等等东西。我在周末的时候习惯和几个不错的同学一起去看录像。其实那几部翻来覆去的港台片早就看过许多遍了,但是没办法,在那个时代,这就是最好的消遣了。

寒假后开学不久的一个周末。像往常一样,我泡在录像厅。看了一阵,觉得太没意思了,就独自回了学校。在进大门的时候,我碰到了同班的一个女生。其实很早以前就注意到她了,长得挺甜的,一笑有两个很俗气的酒窝,穿的蛮土气的,但是给人很干净,很清新质朴的感觉。她见到我,很礼貌的同我打招呼:

“你吃饭了吗?”

我心想,不看看几点了,这不是废话吗,但嘴上很友好的说:“吃过了…你干吗去啊?”

她微笑了一下,露出两个酒窝,说:“没事,出来转转。你干吗去了?”

我说:“我看录像去了。”

也不知道她是没听明白,还是别的什么,竟然说道:“看录像?带我一起去好吗?我长这么大,还没进过录像厅呢。好吗?”

说实话,再去看一遍我刚刚看过的几部片子,我是真的不太愿意。但是…但是回宿舍也就是睡觉,再看一遍吧,有一位也不算太难看的女孩陪着…那就去吧。

我于是答应了她。坐在录像厅里,我根本就没心思看录像,倒是好好的看了看这位被周星星逗得花枝乱颤的女孩:大脑门,整齐的刘海,皮肤有点黑,但很细腻,很健康;嘴角有一颗馋嘴痣,两颗大门牙有些突兀,但是配在她那张圆脸上还挺好看的…有些像苏樱。就是《绝代双骄》里小鱼儿的爱人。也难为我了,在那么昏暗的光线下看的这么仔细。她看的很认真,也很开心,笑到受不了的时候,她会紧紧的抓住我的手。我的心里有些异样,因为在这之前,除了我妹妹的手,我好像还真的没有摸过女孩子的手啊。

那天就在她笑的前仰后合和我百无聊赖中度过了。回到学校我们相互道了一声晚安,就各自回了宿舍。如果说无巧不成书或者命里注定一样,第二个周末,我又从录像厅走到了大门口,我居然又碰到了她,一切就像电影回放一样,打了招呼,她问我去哪里了,我说看录像去了,她说带我去吧,我说好吧。

后来我问他,那时你是不是故意在门口等我?她说真的不是。这我信,以我的平凡在那个还不太熟悉的时候,她没有理由等我的。尽管后来她看到了我所谓的才华,尽管后来她非我不嫁也尽管后来她做了我儿子的母亲,但是在当时,她是没有理由等我的。

但是在第三个周末,我却有足够的理由在校门口等她。

记忆里等过一个女孩。是我高中的同学。我每天会从我们那座城市西边的我家骑自行车到最东边的她家楼下等她。梧桐树发芽的时候,我在等,梧桐树落叶的时候,我在等,梧桐树飘雪的时候,我还在等。那时的我,真的以为石头也会被捂热的…但是没有。许多年后在我结婚的那天晚上,她打电话给我:

“你结婚了?”

我说:“是。”

“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太忙,我忘了。”

很久的没有声音,她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话。最后,她说:“祝福你。”


新娘子问我:“谁呀?”

我说一个同学。


没有原因的。也许只是因为太年轻,还不知道感情的开始,就匆匆的结束了。她从没和我谈过恋爱,但是我清楚的告诉她,我喜欢她。等了很久,她的大学在南方。临走时,我找车送她到火车站,在她父亲不注意的时候,我告诉她,我等着你。

她说不用了。

后来我也曾写过信,很多,她也回信,只是越来越少。我在字里行间倾诉着我的思念,她在字间行里讲述她的学校以及…我们的友谊---友谊和爱情,在男孩女孩的时代,是一个敏感而认真的话题,我当然明白。

于是那年的情人节,我买了平生第一朵玫瑰,站在那棵梧桐树下,打电话请她下楼。

她是美丽的。至今我仍然以为她是我认识的女孩里最美的一位。

我说:“你听好了,我很喜欢你。我愿意等我们毕业。如果你同意,我就等,如果不同意,从今天开始,我不再等你,而且绝不会头。”

又是很久以后,她终于说:“别等了。”

当时我的心情真的不是难过,也没有泪水。我当时就是感觉到了一种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我从怀里掏出那朵花,我说:

“送给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收下吧,我最好的朋友。”

我走了,一路不曾回头。

我在校门口等她。那个有着齐齐的刘海,像苏樱的女孩。

好像我习惯了等人,我很平静的等着。在我送出那朵玫瑰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幸福是等不来的,要自己求。

她终于出现了,见到我,她愣了一下,说:“这么巧。”

我说:“今晚我们不去看录像,我是在这里等你。我们去谈谈心好吗?”

那天晚上后操场上的月亮很亮。我们谈自己的过去,谈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爱好。很是谈得来。我送她回宿舍,在门口她问我:

“你想追我吗?”

说实话,我当时脸红了。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直白的问我。于是我很虚伪的回答:

“不是。”

“那就好,我有对象的。”她说。


心情真的是无所谓。学校这种地方,找个女朋友的真实目的就是闲的无聊。谁在乎谁啊。反正女孩子还有一大堆,不着急。回到宿舍,发现弟兄们像看火星人一样看我。

“你干吗去了?”老四问。

“我在后操场啊,怎么了?”我回答道。

“跟谁?”他又问道。

“审人哪?我自己。”我说。

弟兄们哄堂大笑,然后才告诉我实情。原来我们没有看时间,回来时已经十一点了。我们是半军事化管理,她们女生宿舍的同学找不到她,都很担心。有人说见到她和我在一起,就来我们宿舍找我。见我没在,她们就放心了,也明白了。

我至今仍然很感谢那位学姐,她是我们的红娘。不是她这么一闹,也就没有了我们的今天。

第二天,全班同学都知道昨天我和她在一起。至于怎么回事,年轻的人们都明白。因为那位可爱的学姐,她不是上宿舍找的我,而是在楼下喊的。

她是这么喊的:“祁连!祁连!”

弟兄们回答她不在。

她又喊:“小丽是不是和他在一起啊?”

本来悄悄的一场约会,就这样在一开始被曝光了。

我哭笑不得。第二天下午,她病了,没有来上课,听说是感冒了。

我去看她。于是,在很多人的注视下,我到了她的宿舍。

那时候真的很嚣张,年少轻狂吗。

揣着两个苹果,我就是那样唐突的来到了她的床前。

“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我还给你买了两个苹果,你一个,我一个。”

她笑了,真的好看。

“昨天都怪我,那么晚回来,搞的满城风雨的,你不生气吧?”我接着说。

“生气。”她撅起了嘴。

“撅嘴就是生气啊?那你说怎么办?别人说我们在谈恋爱,我们就谈给他们看,怎么样?”

我出了一个主意。

她没理我,低着头摆弄着那个苹果。忽然幽幽的说:

“你会疼我吗…我喜欢被人疼的感觉。”

心跳的很快,我的。因为我看到她的脸明显的红了,圆圆的大眼睛紧紧的看着我,说实话,在那一刻,我犹豫了。

如果这是一场游戏,那么我怕我们都玩不起。因为在毕业的那一天,分手是早已注定的。紧绷的钢丝一定会断,我们都会摔的粉身碎骨,万劫不复。当然,也可能我们都很轻松的放弃,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很多年以后,就像想起我曾经等待的那个女孩,心一定会痛一下,半夜会从梦里醒来,想着她的样子,一边流泪,一边后悔。

因为我确实动心了。

“我答应你,我会疼你的。”我说道。

许多年以后,这句话成了她耍赖时最大的借口,成了我洗衣服,洗袜子,拖地,接送孩子,哄她开心时的借口。然而当时,我并没有想这么多,我真实的想法是,一个不算难看的女孩陪我度过这狗日的学校生活,我不想太孤单。

以后的日子,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我们的身影出现在校园外的田野里,山楂树下,出现在七零年代生人会出现的一切浪漫的地方。我们在小河边散步,我会采一朵雏菊送她;我们在一大片油菜花里奔跑,我们贪婪的呼吸着哪浓烈的香气;我们在草地上躺着数星星,许下的愿望都是就这样一生一世在一起…

我们哭过.在看到毕业将至的时候.那时老狼的新歌,《恋恋风尘》正在流行。我们被他的苍凉的声音和和我们一样的爱情深深打动,热泪盈眶。怎么办啊,分开我们做不到,在一起我们做不到。就像知道了刑期的死刑犯,我们贪婪的活着,我们不去想毕业,不敢去想。

从食堂到宿舍的路要走十分钟,从宿舍到食堂的路也要走十分钟。她会把清早的一个鸡蛋放在我的碗里,而我习惯晚上给她买两根火腿肠吃。我们都部是什么富裕家的孩子,日子虽然清贫,但我们以为这就是相濡以沫啊。

从今天的角度看过去,那时是多么幸福啊。无忧无虑,心满意得。尤其是年轻时对世界的看法,以为明天我就可以志在必得。今天,岁月早已把我们蹉跎成了一块鹅卵石。我们也终于明白,能在每个清晨一起醒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转眼就到毕业,我们必须做出抉择。

活着是为了什么?我常常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最终都将死去,活着绝不是为了等待死亡。勇敢面对,接受挑战,享受幸福。尤其是战胜了挑战后的快乐,我想,这就是活着的意义吧。


怎么办?我们已经深深的相爱了。我们都感觉到离不开对方,并且最大的愿望就是和对方白头偕老。可是,遥远的距离,不同的城市,双方家长的态度非常一致—反对,坚决反对。

我和我的母亲谈起过她。母亲决绝的告诉我,不同意。原因很简单,为我好。娶一个外地的女孩,首先是逢年过节来回跑,很麻烦;其次是对方的家长要照顾…难道这里就没有好姑娘了吗?母亲就像冰山一样立在了我们前面。只有让她融化,否则我们无路可走。

我带她去过我家一次,去之前,我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妈妈准备了一大桌菜,等我们回去。父亲听说我回来了,取消了中午的饭局,高高兴兴的回了家。父亲见到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出去上了车。

父亲中午没有在家吃饭,母亲很是客气的给她夹菜。

母亲的客气,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

也是许多年后,我理解了父母亲。一半是不愿意,另一半是我的突兀让他们措手不及。他们还没有想好怎样面对自己的准儿媳妇。


那天晚上,她哭了。她和我的妹妹睡在一个房间,妹妹很喜欢她。我们能最终走到一起,妹妹有很大的帮助。我们自小无话不谈,我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她一直支持我,尤其是关键的时候她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尽管用处不大,但我当时已是非常欣慰,毕竟这个家里还是有人支持我的啊。


我们没有去过她家。因为我们害怕。他母亲的态度和我妈妈的一样,并且更加决绝:“如果你一定要跟他,我就上吊。”

她的父母有两个女儿,另一个还小,当时只有十来岁。她就是她父母的希望,是未来的依靠,他们认为女儿嫁那么远是一件断了指望的事情。

不去她家,只是不愿见到一位母亲伤心。

毕业了,我说:“你等我,我一定要娶你。”

她说:“我等你。”


父母和我的外婆一起开车来学校接我,因为外婆没有来过省会,借这个机会一起来转转。我把行李放在车上,她在一边看我。

她和我父母和外婆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在我身后站着。

我打开车门,回头对她说再见的时候,才发现她已是满脸泪水。

母亲早已看到了,就叫她上车,一起去转转。

我的脑海里灵光一闪,我看到了命运的机会,我知道机会来了,她必须上车。

我把她拉上了车。


在省会很大的一个庙里转。母亲来的目的就是这里。

我们走在他们的后面。

我告诉她,我们的命运改变了,她必须让那位老老太太喜欢,只要她喜欢了,我的父母都没办法的。

我的父母非常孝顺,事事都顺着外婆。

老天爷,谢谢你让我姥姥来了。


把她送回学校,她第二天回家。我们回家的路上,外婆夸了她一路。

还是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外婆最疼的人是我,只要我喜欢的人,她就喜欢。父母也是一样,只要是我真的愿意,他们都会愿意。

他们最疼爱的人是我。

所以只要是真心相爱,就一定要坚持。天下的父母都是为了儿女。当然,他们一开始是坚持反对,但只要你咬牙挺住,他们最后就不再坚持了。

放弃了的,是自己放弃的。

所有的理由都只是借口。父母的反对,也许就是一块试金石。

电话,每天一个,信,几天一封。每晚我都在日记里重复我的思念。我怕她会变,怕她承受不了家里的压力,所以,我要让她感觉我就在她的身边,和她一起在咬牙坚持着。

那时人生的理想,就是娶她回家。

她说,家里又给介绍了一个对象,已经是第七个了,她都没有去见面。

我明白她的苦,她的难。我做了一个决定,去她家面见她父母。我要把我对他们女儿的感情告诉他们。

我告诉了她我的决定。


我踏上了北上的火车。

再见到她,黑了,瘦了。我心疼了。

她早已做好了饭,她的母亲在家。我知道,她的父亲躲开了我。

饭吃的很闷,我们都没有话说。

下午,她的母亲来到我的房间,没有开口,眼泪就下来了。

所有的话只有一个意思,劝我们放手,劝我们分开。

晚上,我见到了她的父亲,我把我想说的话告诉了她。

第二天,我回家。

至今我仍然敬佩我当时的勇气,我知道我的出现对她的父母而言绝对是震惊,我的话足以表明我的观点。

后来他们把女儿嫁给我,我知道也是我当时的坚决让他们让步,让他们同意。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我们之间的主要联系就是电话。电话里倾诉的是相思,是我们与家庭的抗争,是年少无知时的自以为是。

我知道,更多的是无奈。

一年了,分别后的一年,我寡言少语,对任何事情都没有热情。就连毕业后的工作,父母早已操碎了心,我却事不关己般的漠不关心。有时候,也想过放弃,但是意想到她的那双圆而黑的眼睛凝视着我,说道:“你要疼我啊。”我的心里就满是希望,就继续咬紧牙关坚持。

那年的秋天很美。阳光特别的好,天很高很远,很蓝。中午的时候,电话响了,我像平时一样飞快的抓起了电话。是她,没有错。我在电话里听到了她的哭泣,我问她:“怎么了?”

她哭了一阵后说:“分手吧,我撑不下去了。”


我没有哭,我非常平静的说道:“好吧…你…你一定要幸福.”

她还在哭,我接着说:“别哭了,好男人很多的,一定要找一个比我更疼你的。”


依依惜别,互道珍重。

我出了家门,站在街上,点燃了一支香烟。心里的感觉不是平静,而是轻松。好像背了很重的担子突然卸掉,整个人仿佛都站直了。

一个小时后,我还是感到轻松,我还在抽烟。

三个小时后,我还是感到轻松,还在抽烟。

天黑了。忽然这无边的寂寞全部向我袭来,我莫名其妙的非常害怕,我怕孤单。我知道,只有和她在一起我才不会孤单。

还有谁能像我这样疼她?

在学校的时候,她常把小手伸在我怀里取暖;下雪了,我把自己的被子送到她的宿舍;每个周末她回家,我送她上车,每个周日她回来,我一定在那里等了一个下午,那条校门口的小河,一定还记得我等待的身影吧?

还有那一片麦田,那一片树林,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

黄昏,就坐在树林里,我们一起等着看星星。

“我要是要星星,你会给我吗?”

她像所有小女生一样傻傻的问我。

“不会。我只能给你我所有的一切。就算将来有一天要饭,我也会把要到的都给你。”我回答。


星星出来了。我发现握烟的手在颤抖,我发现自己哭了。

我不放弃,我说过的。

疯了一样抓起电话,是她母亲接的.

“阿姨,小丽呢?”

“她不在家。”

“去哪里了啊?”我很着急的问道。

“去她同学家了。”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去哪个同学家了?我一下子想起了她说过的所有的同学。一个名字出现了,对,是王霞,她最要好的同学,她们是高中同学,我不认识的。刹那间,王霞家的电话号码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是她一次无意中提起的,可是我只隐隐约约的记起了后三位,怎么办?我又想起了他们家住的不远,我就按照她家的前三位加上我记起的后三位,中间从0-9挨着试。从1开始:“你好,是王霞家吗?”

“不是。”

2,“你好,是王霞家吗?”

“是,你找谁?”

“我找小丽,我知道她在你家。”


不是无巧不成书,而是真心感动了上苍,冥冥中一切早已注定。这个电话号码其实是老天爷告诉我的。

她接了电话,问:“谁呀?”

我哽咽道:“是我。”

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听到了她的声音,我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嚎啕大哭。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哭。

我听到她在那边一样的在哭。

很久以后,我终于说:“我部同意分手,我答应你的事情还都没有做呢…我就是要娶你…我不能没有你…我要给你幸福啊…”

她说:“我也不想的…我妈妈天天因为这个和我怄气…我受不了了…”

我说:“你不要管她怎么想啊,我只要知道你怎么想的?”

她说:“我愿意,我一直都愿意嫁给你啊…”


我的哭声许多人听到了,我的妈妈,我的妹妹。现在妹妹还拿这件事取笑我。放下电话,我见到了母亲和妹妹的眼睛也是红红的。

母亲说:“好吧,我同意了,只要她家同意,咱们家没意见。“

她后来告诉我,那天晚上她和她父母谈了很久很久,她的父母终于答应了。但是不和我谈,要见我的父母。

冰山只要有一丝裂痕,早晚也要融化。

我们到了她家,她的父亲出门迎接。和我的父亲亲切握手,酒菜早已准备好了,边吃边聊。

三杯茅台之后,我知道了她父亲也当过兵,和我父亲一年参的军,他在南方,我父亲在西北。

半斤茅台之后,我发现她父亲和我父亲已经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战友。

两瓶茅台之后,她父亲说道:“这么远,我们不放心,你们也可以理解。我想见你们,就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家庭…现在好了,知道是咱们军人的孩子,这门亲事我答应了。但是婚事要抓紧办…两个孩子太苦了。”


一个星期后,她带着介绍信来到我家,我们去领结婚证。

我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她穿着一件枣红色的外套,我们头挨着头的相片贴在了那个红色的本子上;照片上的我们,眼神中满是坚定,自信和幸福。

签字,钢印落下,她就是我的妻子了。


饭店。我要请我所有的朋友来分享我的快乐,满满的一大桌。

酒杯很大,我说:“谢谢大家一直鼓励我,支持我,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走不到一起的。来,连干三杯。”

三杯后,我又和每个人碰了一杯酒,然后,我醉了。

那时候饭店的套间还有卡拉ok,据说,我抱着麦克风唱了一晚上的歌。


婚礼在2000年的开始举行。一切顺利。我没有喝酒。

如果你的爱人不是你苦恋三年的人,你不会体会到我当时的幸福。

如果你的婚事没有我们这么多波折,你不会体会到我当时的幸福。

那一刻,我们觉得我们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凡事不可太圆满。爱人后来说,违天不祥。我们以为的幸福刚刚开始,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场突变就要袭来。

婚后不久,爱人怀孕了。我在高兴之余更多的是担心。要知道,我们都还太年轻,而且还都没有工作。怎么养活自己,怎么养活孩子?

我们不知道她怀孕了,当时我们住在她娘家,她吃着饭就跑了出去,开始呕吐,过了一会又是。一顿饭吐了三次,我以为是离开家了,她水土不服了,也没在意。直到她母亲微笑着告诉我,我才明白了。

家长们的意见又是空前一致,生。

那就生吧,新娘子转眼间成了准妈妈。天天吐的稀里哗啦的,我们很是心疼她。我在超市把所有能吃的东西全买了回来,看她能吃哪一个。谁知道,哪个也不能吃。可就是这样,她的脸色还出奇的好,皮肤比原来白了许多,也红润了许多,天知道是为什么啊。

春节过后很快就到了春天。新世纪的春天。我和爱人想,我们终于得到了爱情,应该开创自己的事业了。我们想,一边等家里的消息,一边准备自己干点什么,年轻人吗,总不会饿死的。

一切都很有信心,那个春天是我最有自信的时候。我已经看到春天,我们已经等到了春天。

十一

春节后的不久,表哥回北京,反正也是开车走,母亲,外婆,姑姑她们就一起去了。表哥还算有几个钱的,带着她们一起在北京玩几天。

家里就胜了我们几个。我和我的爱人,父亲和妹妹。我的父亲曾经是一位军人,在部队呆了大半辈子,从少年干到中年。转业后,在一家单位当一个小头目。父亲好酒,好像他们那一代人都是一样,喜欢热闹,喜欢喝酒。我结婚后,父亲变了,慢慢的戒掉了酒。一来是觉得做了老公公了,喝酒影响形象;二来是年底体检时发现自己患了高血压。我以前很烦他喝酒,我曾经对母亲说,我长大了不喝酒。现在,我也工作很多年了,也明白了父亲的苦衷,不喝酒是不行的啊。我现在也是酒场不断,很多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啊。

母亲不在家,父亲下午回来和我们一起吃完饭,又回去了办公室。大约八点多钟,他回来了。他说他头有点不舒服,想躺一会。我们谁也没在意。过了一阵,他让我拿一条热毛巾,我就取了一条放在了他的脑门上。我以为父亲可能有点发烧,也还是没在意,继续看电视。突然,我发现父亲起来了,靠在了卧室的门框上,我赶忙冲过去扶住了他,我问他:“爸爸,你怎么了?”

他说:“没事,给我拿个露露。”

我打开一听露露递给了他,才发现他已经倒不进自己的嘴里了,白色的露露顺着他左边的嘴角流了下来。

我这时才发现,父亲的嘴歪了。


我背不动他。


我咬着呀,硬把父亲背了出来。我不知道父亲得的是什么病,但一定是大病—他已经站不起来了。

爱人没有像我一样慌乱,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碰巧碰到了几位邻居,我们一起把父亲抬上了车。

爱人拦住我,递给我五千块钱。

医院到了,我又咬牙把父亲背进了急诊。

输液,挂号,交钱,大夫告诉我:“脑出血,住院吧。”

我害怕了,我的外公就是得这个病不在的。

和几个邻居把父亲抬到了四楼的神经外科(那时住院病人还要自己抬,医生不管的)。

办好手续后,大夫问:“谁是家属?”

我说:“我是。”

“你来一下。”我就跟着她进了一间挂着“医生办公室”牌子的屋子。

她递给我一张单子,上面写着“病危通知书”。

我问她什么意思?

她说了让我记到今天的话,她的话改变了我对医生白衣天使的看法。直到今天,医生在我眼里,就是要钱的债主,就是不管别人死活的魔鬼。

她说:“你父亲三个小时,啊,三个小时,活就活了,死就死了。签字吧。”

我的眼泪唰的喷涌而出,我哆嗦着在那张单子上签了字。一共三联,我签了三个名字,每一个字我都像写了很久。

上帝啊,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样的大悲大喜?如果真的是违天不详,真的是因为我的浡逆,我情愿不要爱情,我情愿用自己的生命换回我的父亲啊!

十二

我的父亲和共和国同龄。他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少年时,爷爷得了一场大病,父亲每天为了给爷爷抓药,学习成绩滑了下来。老师批评了他,他一堵气就不上学了,那时他刚刚高小毕业。父亲后来一直很勤奋,坚持自学,在部队读完了中专。父亲写得一手漂亮的字,从小就令我羡慕不已。爷爷病好了以后,父亲在老家教了几年书。那一年,部队招兵,父亲报了名,穿上了军装。像许多他的同龄人一样,部队改变了他的命运,提干,结婚,有了我和妹妹,转业,安家,父亲前半生非常的平顺。父亲很疼孩子,尤其是我。虽然对我常常严厉有加,但我能感觉到我是他的骄傲,他对我很有信心。有一年,父亲带着妹妹去了兰州,没有让我去,父亲的理由很简单:“他有本事,将来自己去。”

父亲的性格非常刚正,宁折不弯,颇有老军人的风骨。很多人告诉我,他的病和他的脾气有很大的关系。这一点我信,所以我现在比父亲圆滑。


已经很晚了,父亲输好了液,静静的躺在床上,我才想起要告诉妈妈,因为医生说明天手术。我走到病房的外面,感觉自己突然之间长大了。我拨通了表哥的电话,知道了母亲房间的电话。我不想和别人说,不想让太多人担心。此刻,我的心情是平静的,我觉得我要担起这个家,我能担起这个家,我不能慌。

电话通了,是母亲。我说:“妈妈,我给你说点事,你别着急。”

妈妈的口气已经慌了,她故作平静的说:“怎么了?”

我说:“爸爸病了,脑出血。”

妈妈说:“现在哪里?”

我说:“你别急,已经住院了,我都安排好了。明天手术。”

妈妈的声音颤抖着:“你照顾好爸爸,我们现在就回去。”

第二天早上,父亲的同事,朋友都赶到了医院,纷纷埋怨我昨晚为什么没有通知他们。我这时才反应过来,是啊,昨天我怎么没有喊大家?

我知道,我当时是慌了。

母亲,外婆,姑姑,表哥都到了。我让妹妹赶快把外婆和姑姑送回去。她们两个老太太泪汪汪的一定要看看,看了一眼父亲后,我送走了他们。母亲的泪水从见到父亲后就没有停过,但是她一点也没有慌。她去见了医生,然后打电话叫来了我父亲的一位战友,这家医院的副院长。母亲对他们说:“用最好的药,不惜一起代价治好他,拜托大家了。别怕,实在不行我就卖房子。”

十三

母亲和父亲年轻的时候,我的外公和爷爷在一起工作。后来就介绍了自己的孩子认识。父亲大母亲三岁,认识的时候父亲已经参军了。母亲只见到了父亲的照片,母亲也给父亲寄去了一张照片。这两张照片我都见到过,照片上的父亲一身军装,羊皮的军大衣敞着怀,年轻而英武,颇有几分杨子荣的味道。母亲也是穿着一件大衣,两条乌黑的粗辫子一直垂到腰间。

后来父亲给母亲写信,母亲给父亲回信。

第二年探家的时候,父亲给母亲买了一条红色的纱巾。

第三年探家的时候,他们结了婚。

浪漫有很多种。我知道,在那个年代,他们是浪漫的。

母亲开始时在家。母亲说,一年你爸爸探一次家,一年我带你们探一次亲。

最早是母亲自己,一走三千里,去看父亲。

后来带着我,一走三千里。

再后来带着我,抱着妹妹,一走三千里。

母亲给我们讲的时候,眼光里流露的不是痛苦,是幸福。

后来我们随了军,那年我五岁,妹妹两岁。

我至今记得我们全家去部队时的情形,父亲在麦场上打完了所有的粮食,带着我们离开了家。外婆在后面一直赶着,挥着手,喊着我的名字…

在部队,母亲一边上班,一边照顾我们兄妹。父亲每个星期回来一次,星期一就又走了。就这样,直到父亲转业,我们全家才有了天天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可是这日子,才十几年,父亲就病倒了。

十四

上午九点,父亲被推进了手术室。

下午三点,父亲被推出了手术室。

父亲的头上被一个白色的网兜罩着,头发已经被剃光了,嘴唇破了,嘴里塞着一个东西,医生说,是怕他咬自己的舌头。取出后,父亲的牙掉光了。打了麻药,可是还是疼的咬碎了所有的牙。

父亲的脸色是紫色的。他睡的很香,呼噜声很大,医生说,嗓子里有痰,等吧,等他醒吧。

我们就在床前等着。母亲找来了酒精,一遍遍的给父亲擦洗着胳膊和前胸。她不让我们干,一边擦,一边轻声念叨着:“快醒吧…你就这么狠心…丢下我们不管了?”

用酒精擦洗是因为病人手术后体温会升高,需要降温.母亲然后就开始揉父亲的胳膊和腿,医生说,病人二十四小时不活动,肌肉就会萎缩.

母亲用棉签蘸着水,轻轻的擦在父亲烧干的嘴唇上…

很久很久以后,我感觉到父亲手动了一下,再过了很久很久以后,父亲醒了.

死神没有带走我的父亲,我就要照顾好他.几年以后,有一位邻居因为一句话得罪了我.他对我父亲说:“唉,想开点吧,久病床前无孝子啊。“

我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我说:“我倒是叫你们看看,久病床前有没有孝子!”


父亲一天天好了起来,精神也好多了。他最后的记忆是让我给他拿一个露露。我望着他包着绷带的脸,说:“爸爸,你的嘴歪了。”

父亲歪着嘴苦笑了一下:“歪就歪吧,反正还长在脸上。”

我不常让爱人来,因为她挺着着个大肚子,我嫌医院人多,脏。我和母亲每天给父亲擦洗,渐渐的,父亲可以下床了。

我们搀扶着他,他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十五

亲戚朋友们常来看他,父亲很高兴,也很随遇而安。他还是像平常一样说说笑笑,有时还给我们讲个笑话。他的心态至今一直很平和,好像这场病是无关紧要的。他出院后退了休,那一年,他刚刚五十周岁。

父亲已经能够扶着拐棍走路了,医院让我们出院。

出院后的父亲每天坚持走路,拄着拐棍,十米,二十米,现在,父亲已经能走二百多米了。

我的爱人挺着着个大肚子,天天扶着父亲在街上走,医生让她多运动。她每天就和父亲一起散步。我不在家的时候,她给父亲洗脚,剪指甲。母亲坚持活动父亲那只不能动的胳膊,我们都相信父亲会好的,会好的和以前一样。

七年了。就这样过了七年。我有了自己的工作,爱人照顾家。今天的父亲,头上戴着我买的一顶绒帽,拄着拐棍,坚持在马路上锻炼。他是左手还是不能动,左脚也还是很部灵活。但是,哪怕就是这样,我们也都很满足。活着,就有希望,我们相信,他会好的。

更大的希望随之而来。父亲出院后不久,我的爱人给我生了一个儿子。他是父亲和母亲最大的欢乐,也是他让父亲出院后的心情一天天好了起来。现在,他是我父亲的领导:

“爷爷,你该出去走走了。”

“爷爷,不许抽烟!”

“爷爷,你怎么又剩饭了?”


感恩。现在,我常常想到这个词。感谢上苍,让我娶到了我的爱人,感谢上苍,让我的父亲大难不死,感谢上苍,让我的儿子平安健康。

十六

现在,我在乡下。乡下的星星特别的明亮,就像许多年前的夜晚。我想你,不是离不开家的温暖,而是这家里沉重的担子,怕你一个人扛着累,你担着,我心疼啊。

就像陕北民歌里唱的:“面对面搂着我还想你。”还没有离开就开始想你,现在,想你已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唯一的业余生活。

想你,是因为我爱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